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野花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老男人h)最新章节列表

    一转眼,年节已过。

    这一年是大宋咸定二年,辛酉,鸡年。

    正月初五。  野花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老男人h)最新章节列表    

    利州。

    清晨,皮丰一觉醒来,只见已一岁半的儿子不知何时被他婆娘余氏放到榻上,正在往自己头上爬。

    他哈哈大笑一声,抱起儿子就将那嫩嫩的小腿往络腮胡子上刮,逗得儿子咯咯直笑。

    “哈哈,我虎儿,小虎儿。”

    余氏正坐在一边纳鞋底。

    因皮丰如今任利州宁武军部将,每日领士卒往山道上操练,最是费鞋底。

    “我汉子,明日要归营了,今日初五,再去给安抚使拜个年?”

    皮丰已坐起身来,道:“我婆娘这话说的,好像我营房有多远似的,安抚使日日能见到,哪在这年节跑去给他添乱。”

    “也是。”余氏点点头,又低头纳鞋底。

    夫妻二人都不是话多的,皮丰起身自拿了块桉上的糕点吃,觉得这大过年的家里不热闹,打算开口说些什么。

    “今这日子好过啊,随手就有吃的,当年我在云顶城,山头上啥也没有,那日子过了五年,五年,哪曾想过能有今日,那年萧将军被姚畜生害死了,李大帅来……”

    这些话,余氏都不知听过几百遍了。

    皮丰也只会说这些,从李大帅入云顶城到收复利州,他能说上整整一天。

    “当年哪想过还能娶上婆娘,但打成都前,李大帅说了打下山,让我们都娶上婆娘。可惜弈将军没熬住,他那甲太重了,跑不动……”

    余氏道:“也亏得我汉子能打仗,打回了利州,就是选婆娘时挑了我这丑兮兮的驱口。”

    “说啥呢,我那不是看你……腚大嘛,娘说的,娶婆娘得娶腚大的,你看我虎儿多壮。”

    皮丰说着,这才想到一桩事,又道:“今日营里唱大戏,带你娘俩去看看吧?”

    “不去,回头我汉子又得送我们回来,多折腾。”

    “不折腾,大过年的,热闹热闹,这家里多冷清。”

    “我汉子要热闹,要不,我们再生一个?”

    年都过了五天了,皮丰不愿再折腾这些,道:“虎儿精神着,还是去营里看大戏,要不我去把院里柴噼了。”

    他放下儿子,披了衣服大步走到院中,抡起斧子掂了掂,莫名地竟有些失落。

    这日子当然是好,以往做梦都想。

    但就是忽然觉得,当年打成都、打剑门关、打利州时更有劲。

    如今军营里都他娘是些新兵蛋子,练了一批,拉走,再拉一批……哪像攻剑门关的时候,几十个兄弟跟着杨奔从那万丈深渊跳过去。

    “嗒。”

    一根柴禾被噼裂在地,皮丰转头一看,见新柴不多,起意想去山上再噼点,才想起来家里今年用了蜂窝煤。

    力气终是没处发散,闷得很。

    “冬、冬、冬……”

    突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部将!部将……”

    “怎地?蒙鞑子打来了?”

    “瞧部将说的,哪能打到利州来……”

    皮丰听亲兵附耳一说,眼一瞪,头已勐抬起来,举步便外往跑。

    “去给我找匹马来。”

    ……

    马蹄声急促,领着十余守军出城直奔了五里地,皮丰一扯缰绳,翘首以望,果见前方烟尘滚滚,一队骑士沿嘉陵江袭卷而来。

    “真是大帅来了?安抚使没说啊。”

    皮丰远远已望到了那队伍有二十人,一人三骑,个个都是精锐。

    最前方一人他还认得。

    “陆?陆小酉!”皮丰不由大喊。

    他与陆小酉并不算熟,对方是泸州军出身,只在打成都之后合练时见过几次。

    但今日再见,皮丰却觉心潮澎湃。

    他努力寻找着李瑕的身影,终于,只看到李瑕正拥着一个瘦小的男子共乘一骑?不由十分疑惑。

    直到那队伍近前了,皮丰才认出那该是个男装打扮的女子,不由又想帅府夫人真是巾帼英雄。

    ……

    “吁。”

    “宁武军部将皮丰!见过大帅!”皮丰一抱拳,吼得很是大声,想了想还补了一句,“见过帅夫人!”

    “不必多礼。”李瑕翻身下马,上下打量了两眼,道:“你如今骑术不错。”

    “小人……末将记得大帅说要练骑兵,复失地!”

    李瑕听着这洪钟般的声音,笑了笑,道:“精气神没丢,很好。我未告诉孔仙我来了,你怎么还出城迎我。”

    “若大帅到利州城门前了末将还不知道,末将这部将不当了。”

    “边走边谈,说说利州情形如何。”

    李瑕没有再与张文静共乘,翻身上了另一匹马。

    皮丰连忙策马跟上,落后着李瑕半个身位,一边说着利州近来之事。

    偶尔李瑕故意提速或放缓马速,皮丰也能保持着这半匹马的差距。

    渐渐地,利州城已然在望。

    李瑕毫无犹豫,径直驱马进城。

    只看到皮丰的热忱,听他说如今的生活,便可知利州的选择,孔仙的选择……

    孔仙就站在利州北城门处。

    他亦是忽然得知李瑕已到利州的消息,身上还穿着便装,靴子上还满是泥土。

    在去年六月,孔仙往汉中送妹妹成亲,之后刘元礼奇袭汉中,他便已与李瑕会过面;

    而在年末,他收到程元凤来信之后,亦是收到了李瑕的信,对许多事也心里清楚。

    “竟真是大帅来了,本以为是元宵之后才到。”

    “扰得孔安抚没能过好年了。”李瑕上前,与孔仙相互见过礼,道:“此行还要去成都、叙州、重庆,不早出发不行啊。”

    “明白,大帅带的人手少了。”

    “无妨,人带多了,又要携辎重马车,走不快。”

    孔仙眼神愈添敬重,抬了抬手,道:“请大帅随我上城头如何?”

    “好。”

    李瑕应过之后,方才向城头看去,只见上面都是披甲执箭的利州守军。

    一杆大旗飘扬,上书一个“宋”字。

    举步走过石阶,入目便是城外的嘉陵江。

    而城头上,一列宋军正押着七名被五花大绑的官员。

    隔得还远时,孔仙已一个个指过去。

    “利州通判,钟兴贤;签书判官厅公事,戴恂;录事参军,江正诚;州学教援,庄逸夫……”

    “他们犯了何事?”

    孔仙请李瑕走了几步,站到墙垛边,压低声音说起来。

    “钟兴贤之兄,在朝中任右谏议大夫。年底,钟兴贤收到其传书,向我试探大帅心意,之后,联络了利州诸官员……直到正月初二,他串联了参军江正诚,我实在不敢再纵容……”

    李瑕认为孔仙的处理颇有不妥,但也没说什么。

    “信呢?”

    “大帅过目。”

    李瑕接过,看了一会,再次扫了那七人一眼,举步上前。

    城头风大,春寒料峭。

    钟兴贤只穿了单衣,感到冷意。

    他眯了眯眼,远远看着孔仙与高挑挺拔的年轻人说话,不免好奇对方是何人,能让一路安抚使举动恭敬。

    但看到对方渐渐走近,钟兴贤才恍然回过神来。

    “李节帅?是李节帅否?为何与孔安抚擅自擒拿朝廷命官?!你莫忘了你食朝廷米禄,受先帝重恩!”

    “李节帅,万不敢犯叛国大罪啊,盖世功勋,一朝扫地……”

    而随着李瑕与孔仙越走越近,七名官员已有人开口喝骂起来。

    “李瑕,你欲效吴曦否?!孔仙,你欲助纣为虐……”

    “……”

    李瑕已上前,伸手,解开钟兴贤身上的绳索。

    几名官员都愣了一下,纷纷看向钟兴贤,怀疑他是不是认错了。

    眼前这人不是李瑕?但看那相貌举止与威风气度,正是传闻中模样。

    “钟通判,今日虽初次相见,你的政绩我却早有耳闻,屯田安民之事你办得很好;戴签书,去岁有士兵抢夺民财杀人灭口的桉子,你判得很好,正该如此严明军律;庄教谕……”

    钟兴贤又是愕然,抬头看向李瑕,脸色再次沉了下来。

    “李节帅,此事你与孔安抚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

    李瑕不等他说完,抬起手中信纸,道:“该是诸位给我一个解释才对,为何相互串联、指责我欲谋反?!”

    钟兴贤倒未想到李瑕如此直率便提出“谋反”二字,沉声应答。

    “这信上所言,桩桩件件又有哪件不实?当年,吴曦暗怀异志,依附韩侂胃而返还蜀地,枢密院何相公觉察其意图,极力阻挠,吴曦遂厚赂右相,得任兴元;而你,占据全蜀,厚赂官家贴身内侍,为谋川陕处置使,纵容官家,从不肯直言,如何不是暗怀异志?!

    蜀地财赋本由宗室亲王总领,吴曦想方设法,使财赋隶属宣抚司,手握军权、财权。而你,任川蜀以来,以战乱之名,始终不肯将财权下放至转运司,制置府总领,两年不肯转运钱粮入朝,反不停向朝廷卡要钱粮。

    你与吴曦相类,以厚?收买兵卒、听调不听宣、傲待朝廷下派之监察官员、于军中安插心腹……你比吴曦更甚!禁官钱入蜀、擅免税赋以博民心、擅自动兵陇西、勾结蒙古世侯,桩桩件件,反心昭然若揭,犹惺惺作态,当庙堂诸公与我等是瞎子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526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