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超短裙坐公交车好爽;迷倒漂亮女同事趁机玩弄

    方圆说道:“季杨杨离家出走有一周了吧,至今没有消息,妻子刘静又得了癌症住进医院,好像事业方面也遇到了不小的问题,老季心情不好可以理解。”

    童文洁劲儿劲儿地道:“哦,他心情不好就可以把气撒到别人头上?”

    “也不能这么说,说到底方一凡也有责任,如果当初他不弄恶搞图的话,事情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    超短裙坐公交车好爽;迷倒漂亮女同事趁机玩弄    

    “方圆,你这说的什么话?”

    童文洁理直气壮说道:“如果当初季杨杨不把法拉利开进学校,能有今天的事吗?”

    方圆想了想,觉得她说这话对也不对,但是想反驳吧,又找不到恰当的理由,还有几分不敢,索性闭上嘴巴不搭理她。

    “怎么了?没话说了?所以说你们这些男人,出了事就知道找借口推卸责任,没有担当的勇气,你看宋茜和英子,知道英子这次考了多少分吗?623分,从年级前三掉到了二十几名,这是乔卫东的错吧?他还有脸说这么做是为英子好,这不是推卸责任是什么?”

    “对对对,媳妇儿你说的对,千错万错都是乔卫东的错,他不应该依着英子玩玩具,更不应该欺骗老师。”

    童文洁瞪了他一眼,像个胜利者一样昂首挺胸往楼道走去,视线在一楼扫过时,还不忘撇撇嘴,嫌弃季胜利自己教育不好儿子,弄得现在工作生活一团乱麻,却像是一切都是他们造成的一样。

    方圆一句话都不敢说,闷头往前走。

    “我说方圆,回家后别提这件事,不然方一凡会觉得我们在说他。”

    “行,知道了媳妇儿。”

    “还有,以后不许跟季胜利学,方一凡要是也离家出走……我真的无法想象……”

    “我保证,保证不跟老季学,行了吧。”

    ……

    又过去几天,季杨杨还是没有消息。

    这次连刘静的父母也惊动了,朋友、同事、亲戚、警力、悬赏……几乎动用了所有手段,依然找不到他的踪影,都21世纪了,居然像是人间蒸发一样。

    事情已然如此,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刘静和季胜利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林跃偶尔会去医院探望,顺手买束鲜花,做点小吃什么的,刘静有他开导,情绪还算平静。

    关于季杨杨的情况,他比谁都清楚。

    18岁的叛逆高中生,离开家庭后或许会怀念曾经五星级酒店随便住,豪车随便开,馆子随便下的生活,却很少想父母找不到孩子会急成什么样子,当然,就算季杨杨反悔了,现在想回家,也没有这个能力。

    他认为对于这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二货,见识一下亲人保护圈外的世界有多险恶挺好。

    11月末,随着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潮南下,北京气温骤降,即便是火力旺盛,前几天还在穿卫衣、外套的男生,也不得不换上厚厚的羽绒服,骑自行车上学的还戴上了帽子和手套。

    外面冷得一张口就是成团的白雾,教学楼里还是很暖和的,学生们一如春秋的打扮,穿着校服在楼道里聊天打屁。

    王一迪拿着潘帅给他的艺考资料离开办公室,后脚林跃便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

    “咦,你有事吗?”

    “有,艺考资料给我一份。”

    潘帅愣了一下,对林跃的话倍感意外:“你是代蒋诺涵来的吧?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叫她自己来,正好我有也有几句话要对她讲。”

    蒋诺涵的成绩不怎么好,期中考试才考了480多分,不过听说这小丫头歌唱得挺好,参加艺考未尝不是一条出路。

    当然,某种程度上讲,接受了艺考,便意味着在常规学科的竞争上认输,以蒋诺涵的性格和父母都是北大毕业的家世,拉不下脸来见他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林跃说道:“我不是给她要的,我是给自己要的。”

    “开什么玩笑?我没空跟你扯皮,去去去,一边儿凉快去。”

    潘帅突然觉得自己跟这家伙讲话都是在浪费生命浪费时间,上次见过孔主任后,他分别找校长和樊勇聊了聊,最后搞明白了那两个人的想法,黄凯钧为什么让他不要急着就保送北外这件事征求林跃的意见,主要目的是不想学生分心,好好地备战市青少年体育锦标赛,他们两个是倾向于把刺儿头林送入体校的,因为各项训练数据显示,这个让全校师生头疼的问题儿童确实有问鼎奥运冠军的潜力。

    保送北外去搞语言和代表国家出战奥运会,哪一个更有前途?除非他成为一个出色的外交官或者大老板。

    选择前者多数情况利好个人,而后者呢?整个学校,乃至校领导和老师都能受益。

    所以甭管最终选哪个,他都是一只脚踏入重点本科院校了。

    何况从期中考试来看,这小子不是没能力,而是故意不往正路使劲儿,一天天净琢磨旁门左术,现在又来要艺考的资料,他想干什么啊?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

    “给不给?”

    “不给。”潘帅又补充一句:“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不懂啊?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抓紧时间备战锦标赛,拿个冠军回来,给学校……咳……也是给你自己争得荣誉和前途。”

    林跃说道:“不给是吧?那别怪我旷赛了,黄校长问起来我就说责任在你,而且你不觉得我画的画相当有水平吗?”

    潘帅一听这话,萎了。

    “好好好,给你一份。”

    他心不甘情不愿地把手里的资料递出去。

    不过话说回来,林跃的萨克斯吹得有多好,他的认识只停留在外甥女的描述上,但是在画画这一道,他是亲眼所见,确如上面所说,那是相当地有天赋,没准儿还真能进个央美、中美什么的。

    不过说到底还是偏门啊。

    林跃接过资料瞅了一眼,小声都哝道:“北电和中戏,选哪个好呢?”

    说完这句话,他起身离开,潘帅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北电?中戏?和美术有毛关系?

    “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他追到门口时人影都没了,赶巧撞见拿着参考资料走过来的李萌。

    “跟谁生气呢?”

    “还能有谁。”

    方一凡去了平行班,季杨杨离家出走一个多星期了,能让潘帅如此伤脑筋的只剩下一个。

    “又怎么了?”

    “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是你见过放着高铁不坐,跑去爬雪山过草地的吗?”

    “哼,我倒要看看他能玩儿出什么花样。”

    李萌很不高兴,因为忽然想到刺儿头转学过来那天的对话,她当时颇有几分嫌弃156中教学质量不行,冲刺班不想接收他的意思,现如今刺儿头净搞旁门左术,不往学习用功,别人兴许认为他是个奇葩,但是站在她的立场上,可谓赤果果的挑衅和藐视。

    “你看那些退役奥运冠军,有几个没有暗伤?你再看那些画家,多是死了以后才被热捧,恃才傲物的下场只能是被现实教做人。”

    潘帅不敢反驳,只是在一边微笑应和。

    李萌就是这么一个人,“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句话在她心里已然根深蒂固。

    ……

    林跃从办公室出来,正好撞见一群人围着方一凡吹捧。

    “方猴儿,你这跳舞视频都上快手的发现页了,太厉害了,有大火之姿啊。”

    “一百万点赞,整整一百万点赞啊。”

    “瞧这舞跳得,我也想学。”

    “五十块?你这也太黑了。”

    “……”

    王一迪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很不服气。

    “五十块学这个?五块我都不学。”

    方一凡急了:“王一迪,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啊?”

    “我实话实说啊,你这就是幸运,中彩票知道不?真的,网上这种视频多了,昙花一现而已。”

    “我说你个凤尾,哦不,你现在摸不着凤尾了,你现在是鸡头了,承认别人比你优秀能死吗?”

    “你不能这么讲,我这次没考好,也是平行班的第一,可比你这个倒数第一强多了,而且我根本不需要考那么高分。”

    “哎哟。”方一凡阴阳怪气地道:“还有人不在乎自己的成绩?你也要跟那谁学啊?就基础班趴窝的那谁……”

    后面的话没讲完,他一抬头,嘿,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正主儿来了。

    “林跃来了,林跃来了。”

    大家都知道这所谓的“就基础班趴窝的那谁”是谁。

    桌子周围的学生小声提醒身边人,免得说错话被记恨。

    虽说这家伙是个转校生,在春风中学根基浅薄,但是这两三个月的时间,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什么叫不是勐龙不过江,除了包括李铁棍、林磊儿、方一凡在内寥寥几人还敢跟他作对,连校长和体育老师都怂了,在死对头季杨杨离家出走旷课多日后,以前看不惯他的基础班同学搁他面前就跟耗子遇到猫一样。

    方一凡闭起嘴巴不再挑衅,但是并没有离开,因为那会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怕了林跃,何况恶搞动图的事件是他赢了——没有道歉,没有被告侵犯肖像权,反倒是季胜利被儿子当众羞辱,季杨杨离家出走的结果,反正在这件事上,林跃没有在他身上占到便宜。

    “咦,林跃,你也要参加艺考吗?”王一迪注意到他手里拿的东西,先惊讶,后了然,她可是做过他的听众的,知道他的萨克斯吹得有多好,相信以这样的水平参加央音、川音的艺考,极可能一鸣惊人,就算文化课水平很差,也极有可能被破格录取的。

    “是啊。”

    “也对,艺考要求的分数线比正常高考的分数线低得多,你只要好好努力,还是很有希望的。”

    嗯,这说话的语气,很王一迪。

    艺考?艺考的分数线比正常高考低很多?

    王一迪的话勾起了好几位成绩一般的学生的心思。

    “王一迪,什么是艺考啊?”王华华打断两个人的对话,道出大家心头所思,连方一凡都竖起耳朵倾听,因为直觉告诉他艺考对他很重要,以他全区15%以下的成绩,能不能上大学就看这一锤了。

    王一迪一看众人将目光集中到自己身上,顿时来了精神。

    “这艺考啊,就是艺术考试,像什么音乐,美术,舞蹈,表演,都属于艺考的范畴,正经高考400多分连本科线都过不了,但是艺考就不一样了,只要专业水平足够高,文化课水平差一些也有可能被破格录取。”

    这回众人明白她为什么说自己不需要考高分了。

    “对了,方一凡,你不是自诩有舞蹈天赋吗?就你文化课考得那点分,也就只剩艺考这条路了。”

    “什么叫自诩,我的舞蹈天赋是公认的好么?100万点赞什么概念,就是说全国平均1400人里就有一个看过我的视频。”

    方一凡很得意,觉得自己要火了,然而他把手机往前递的时候,王一迪不知道看到了什么。

    “等等,这是怎么了?”

    “惊讶到了吧?”方一凡以为她被七位数的点赞量惊到了,得意的同时,还用挑衅的目光瞟了林跃一眼。

    “不是,方猴,你仔细看看,好像有人在视频下面骂你呢。”

    方一凡闻言拿到眼前打量,其他人也凑过去一起观瞧。

    “没错,就是他,春风中学那个季杨杨的恶搞图就是他做的。”

    “什么玩意儿,同学失踪,同学的妈被气住院,他还有心思在这里跳舞?”

    “瞧那开心的样子,不知道该说他心大呢,还是冷血呢。”

    “看他尖嘴猴腮的面相就知道不是好人。”

    “我知道这个,姓方,叫什么凡的,学渣一枚,据说高三分班考的时候得了个全年级倒数第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转到了平行班,我怀疑他爸妈跟校长有见不得人的利益勾兑。”

    “谁能人肉一下这小子,我很想知道什么样的父母能教出这种垃圾。”

    “……”

    众人面面相觑,没想到方一凡乐极生悲,刚才还说自己在网上火得一塌湖涂,没过多久便骂声一片,关键是有人几乎叫出他的名字,这要被人肉了,那他父母的手机是要爆炸的。

    可能是为了印证大家的想法,咕都,手机屏幕显示有一条短信接入,内容很简单。

    “如果季杨杨有个三长两短,你还能安稳地睡觉吗?人在做天在看,小心着点儿。”

    方一凡的表情相当难看。

    王一迪没有过去,不知道他收到威胁短信的事。

    “方猴儿,他们是不是在骂你?”

    方一凡没有心思搭理他,大熊和王华华等人互相使个眼色,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散开。

    林跃冷笑道:“这个社会上还是好人多啊,唔,我很欣慰。”

    说完这句意有所指的话,他转身走了。

    “哎,你们为什么都走了,我还没有说完呢。”王一迪搞不明白状况,看看方一凡,再看看林跃,没心没肺的追上去。

    “林跃,你打算报考哪所学校?央音还是上音?”

    “北电。”林跃没有思考脱口而出。

    “什么?北电?”

    王一迪以为自己听错了,北电全名北京电影学院,是培养演员、导演、影视动漫制作人员的摇篮,就算有几个声音专业,跟音乐高校的教学内容也是风马牛不相及,他说他要考北电?这……这叫啥?这叫捧着西瓜捡芝麻,一般人完全无法理解。

    林跃又重复一句:“没错,北电。”

    “为什么啊?你的强项不是音乐吗?”

    王一迪问这句话的时候,黄止陶拿着一套模拟题由办公室那边拐过来,险些跟林跃撞个满怀,看到他的脸赶紧低下头,急匆匆离开。

    “黄止陶……”

    王一迪在后面唤了一句,想要问问她知不知道季杨杨的情况,不过黄止陶没有搭理她。

    “她怎么……哎,看来季杨杨离家出走的事对她打击很大啊。”

    林跃面露古怪,因为自从季杨杨当着老师和学生代表的面羞辱完季胜利,黄止陶一遇到他便低头跑掉,要说是思念季杨杨,倒不如说是对于季杨杨说的那句话无所适从——他萨克斯吹得好,篮球打得好,画画得好,模型做得好,懂得多,打架是一把好手,而且很会讲道理,很有同理心?你很仰慕他对吧?你仰慕他做他的女朋友去,还跟着我干什么?

    黄止陶在电视剧里主动追求季杨杨,怎么看都是一个很勇敢的女孩儿,眼下的表现看似与人设不符。

    其实很好理解,因为她无法接受跟季杨杨分手后立刻喜欢上别人的情况,这会招惹闲话,也会让她自我质疑,自我否定,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感情专一的好女孩儿。

    “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为什么要考北电?”眼见前面就是基础班,王一迪又把话题往回拉。

    林跃瞄了一眼低头含胸快行的黄止陶,直言不讳说道:“因为你咯。”

    讲完话他走入教室,留下王一迪凌乱在上课的铃声里。

    ……

    当天下午,平行班班主任陈奇找到方一凡,把一份艺考资料交给他,让他回家跟父母商量商量,要不要走发挥自己的特长,参加艺考这条路。

    陈奇属于那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要不是儿子买了房子,按揭压力很大,他才不会当什么平行班班主任。之所以关心方一凡这种日常调皮捣蛋,成绩又不怎么好的差生,也是想为升学率拼一把,本科达标率高,学校给的奖金可是很诱人的。

    方一凡拿着东西回到家里,跟爹妈一番讲解,童文洁一开始不同意这么做,后面方圆不断地旁敲侧击给她做工作,考虑到儿子的学渣本质,她最终妥协了。

    为了儿子能够顺利过关,读一个好大学,把姓林的小畜生比下去,也给她出一口恶气,童文洁第二天一大早就给陈姐打电话,求她推荐艺考老师,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陈姐给她介绍的艺考老师居然是乔卫东的女朋友小梦,跟她的关系嘛……说死对头也差不多,毕竟上次在瑜加馆,因为姓林的小畜生横插一脚,她跟宋茜被整得灰头土脸,里子面子全没了,眼下找到一个绝佳机会,不好好地奚落一下这个没有分寸的小三儿,怎么对得起这么多天来积攒未发的怨气。

    这一回,那个姓林的小畜生总不至于过来捣乱吧……算算时间的话,他现在应该市里参加青少年体育锦标赛呢。

    陈姐不知道她们认识,给俩人简单介绍一下,小梦说了说艺考的情况。

    “……其实我觉得吧,这个艺考还是要看学生的自身素质,还有就是家庭背景,综合因素,都挺重要的。”

    一听艺考对家庭背景还有要求,童文洁的眼睛斜了斜,阴阳怪气地道:“我想冒昧地问一下,您现在从事什么工作。”

    小梦心思微沉,知道童文洁没安好心,不过看在陈姐面子上还是很认真地回答道:“我是瑜加老师。”

    “哦,你看吧,这艺考生辛辛苦苦地被培养出来,花了家里那么多钱,自己也投入大量精力,结果出来教瑜加……”

    话里话外对瑜加老师的歧视就跟螺蛳粉里的酸笋的味道一样冲。

    小梦深吸一口气,在心里连说三遍“莫生气,不值得”,就事论事说道:“你如果真想让你的孩子参加艺考,就带过来让我看一看,如果条件不行,我会直言相告,你们呢,还有时间备战高考,因为我也是从高三过来的,现在都12月初了,刨去寒假也就只剩半年可以用来复习。”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520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