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霸道总裁绑我在床惩罚我;被老头做的死去活来

    “朝廷抄行会,停正店,还抓进士?”

    “哼!这么离谱的消息,你也来禀告于我?”

    无忧洞深处,听着无我子阴森的声音在洞窟内回荡,丐头伏于地面,身躯止不住地发抖起来。  霸道总裁绑我在床惩罚我;被老头做的死去活来    

    自从上次那个丐头被杀后,众人就惊恐地发现,丐首的情绪变得越来越不稳定,能躲就尽量躲着。

    直到这个他们也不相信,但经过验证后,似乎又确切无疑的消息,才不得不来禀告。

    而无我子嘴上说着离谱,却也清楚这個消息肯定是通过层层验证才禀报过来的,心头蓦然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他终究是首领,缓缓开口:“厚将行会在六大行会里虽是末流,但也有数十年的根基,和官绅来往密切,士大夫是他们的座上宾客,朝廷居然会为了对付我们,将这样的行会连根拔起?”

    丐头涩声道:“禀首领,这次朝廷恐怕是真的下定决心了,是太后下诏,那开封府衙的公孙昭四处抓人,仅仅一天不到,开封府大牢都快装满了啊!”

    无我子想到被针对的原因,就咬牙切齿:“我没杀郡王!没杀郡王!他们为什么就是不信!那公孙昭难道就只会冤枉无辜?”

    丐头心想无辜这两个字怎么也跟他们扯不上边,但又担心不已:“首领,如果厚将行会真的完了,我怕以后再也没有人敢与我们往来,那洞内兄弟的吃食去哪里弄呢?难道真的要每顿都去外面抢夺?那些江湖侠士怕是早就等着我们了……”

    无我子沉默下去,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纵观北宋的官宦世家,就没有几个有百年历史传承,无忧洞反倒持续百年,跟随着汴京一起崛起,蓬勃发展,朝廷始终剿灭不掉,无可奈何。

    于是乎在有心人的眼中,这么个源远流长的贼窝,就成了可以利用帮手,从极度厌恶,到渐渐接触,最后与之暗通曲款。

    无忧洞就帮厚将行会处理了不少事情,甚至这一届的会首能够成功上任,都与无忧洞贼子绑架了对头的儿女有关。

    很传统的商战套路。

    这种事情可一而不可再,但不得不说,关键时刻确实有奇效,对于家大业大的商会来说,花费点小钱,养着这伙朝廷听之任之的亡命徒,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可万万也想不到,这次遇到了一个痛失至亲的太后,和执法严明的判官。

    无忧洞逍遥百年,都没出事,偏偏今年,朝廷来真的了!

    厚将行会的死活,无忧洞根本不会在乎,可正如这位丐头所言,经此之后,谁还敢冒着抄家杀头的凶险,与他们合作?

    再加上之前运输食粮的队伍被杀,无我子不得不问道:“洞内食粮还够吃多久?”

    丐头道:“幸好之前外围的哨岗被拔,以如今洞内的人数,足以支撑半年。”

    这已经不是人话,无我子接下来所言更是歹毒:“半年不够,将那些无能的废物再驱出去一批,必须保持一年的存粮。”

    丐头迟疑着道:“首领,近来不能外出,他们已是怨言颇多,若是再驱赶,定然出事……”

    无我子冷冷地道:“就是知道他们聚众生事,必有祸乱,才要作此安排!现在乱,总比接下来存粮不够时乱的好,若不服者众,我自会开阵!”

    丐头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但很快眼神里也露出狠绝之色:“是!”

    ……

    “真是毫无人性,对外面人狠,对自己人也狠,现在就开始削减人口了。”

    李彦带着卢俊义和索超,来到石壁边缘时,下方的交易坊市内,已经传来激烈的争吵和厮杀声。

    对于无忧洞的贼人来说,要么杀人放火于他们是家常便饭,但凡罪责轻的,都可以流放等大赦天下,根本不需要躲进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要么就是被掳掠进来,与之同流合污,一起残害别的无辜之人。

    这样一群毫无人性的家伙,岂会乖乖听从吩咐,离开安全的核心区域?

    所以冲突直接爆发,兴奋与绝望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那是压抑在胸中许久的暴虐之情,彻底爆发开来。

    他们近来被压在洞内,憋了太久太久,既然不能对上面的汴京百姓发泄,那就举起武器,砍向自己人!

    卢俊义和索超面面相觑:“没想到这群贼人,这么容易就内讧了?”

    李彦目光一动,却是微微摇头:“没那么容易……你们往后退,退出百步之外,我要会一会那位首领!”

    “兄长小心!”

    两人依言照办,往后退去,李彦则往前走,眉心泥丸宫的法力聚于双目。

    印入眼帘的石壁纹路,陡然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他清晰地看到,那些凹槽凸显出来,化作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纹路。

    下方贼人厮杀的鲜血,在其中流淌,起初如涓涓细流,随即越来越快,仿佛一条血河,奔腾而过。

    根据洞云子所言,血符阵是以百人血祭为限,若是突破百人,以万人血祭为限,才是血河阵,万人以上的则是血海阵,有伤天和,凡人不可为之。

    下方的贼人厮杀固然惨烈,但一时间也死不到百人,更何况控制这种阵法也需要极高的道行,无我子并不具备操控血河阵的能力,可这一瞬间的气势也相当惊人。

    李彦凝神观察,这是他首次见识阵法的强度。

    水浒原剧情里,阵法是颇为出彩的,最著名的莫过于宋江研习了九天玄女赐予的天书后,摆下的九宫八卦阵,四斗五方排阵势,九宫八卦运兵筹,打得童贯十万精兵丢盔弃甲。

    如果算上征辽国的篇幅,那阵法就更多了,比如太乙混元天象阵,传说中的天界阵法,最后宋江破不了,又是九天玄女梦中授予破阵之策。

    那些与神仙有关的高端阵法暂且不说,且看这金华山传承的阵法,威力已经极大,对于修道者的道术法咒,李彦慢慢研究,有了应对之法,唯独阵法这个方面,还完全属于知识盲区。

    相比起洞云子那时以一人之血困住公孙昭,此次的鲜血有数十人的量,威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一股浓厚的血腥气味扑面而来,李彦早就屏住了呼吸,退出老远的卢俊义和索超,则感到呛人不已,直犯恶心。

    气味倒也罢了,关键是空气里一股粘稠般的窒息感,朝着人身上不断挤压过来。

    动手的贼子渐渐停下,不少人捂住脖子,感觉自己不能呼吸,有的已经哀嚎起来:“首领饶命!”

    在这样恐怖的威压下,一位道士大袖飘飘,踏空而至。

    虽然离地只有数尺,但这个出场的姿态,已经足够震撼,更为骇人的是,当道士伸手一招,一缕缕血丝飘散,在身前凝聚出一柄血色长剑。

    他五指一弹,血剑陡然消失,然后穿透五十步外一名贼子的胸膛。

    那人连惨叫声都发不出,就一命呜呼,然后整个身体的鲜血被肉眼可见的吸附出来,当血剑回归时,也一路淋下,滴落在众人的脸上:“再有不听号令者,杀无赦!”

    面对如此赤裸裸的杀戮警告,尤其是这等神仙般的手段,贼子们终于齐齐跪倒在地:“首领饶命!我等愿意听从首领吩咐!”

    无我子轻而易举镇压全场,心头十分满意,做出宣言:“无论外界局势如何,我都是无忧洞的主宰,朝廷能狠下心对付商人行会又如何,无忧洞的日子顶多难过一些,等到那太后死了,那判官被人报复,一切依然如旧,不会有什么改变!”

    众贼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七嘴八舌地道:“首领说的有理!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要再去上面,将这股怨气好好发一发!”

    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同样轻而易举地压过全场:“事到如今,你们还在白日做梦么?”

    众贼的目光立刻循着声音望向山壁,就见上端的隐蔽缺口处,一道伟岸的身躯屹立。

    由于角度问题,见不到具体相貌,却能清晰地看到一截枪尖,垂于身侧。

    “枪?”

    “是那个人!”

    众贼噤若寒蝉,敬畏的程度更甚刚才。

    无忧洞的处境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似乎就是一个用枪的凶神入洞,所到之处无一活口,比起他们这些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还要凶残,最后只能从尸体上辨别来者的武器和路数,再通知各方,远离此人!

    现在,这个肆虐无忧洞的凶神,竟堂而皇之地露面?

    “丐首,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死!!”

    根本不需要下面人催促,无我子惊怒交集,双手怒指,血剑拉出一道凄厉的血色虹光,狂袭而至。

    可与此同时,枪尖上的寒芒一起,空气里陡然涌出一股寒潮,似有层层叠叠的冰层诞生,与血剑撞在一起。

    “呲啦”

    一股沙哑难听的声音响起,血剑势如破竹的冲劲遭到阻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慢。

    最终虹光消散,血丝凝聚的长剑倏然回归,无我子飞起,探手接过。

    那嗡嗡颤抖的剑身,正是他此时心情的最好显照。

    因为一道不屑的声音,继续回荡在山壁之中:“最大距离果然只有五十步,就你这般水平的,也只能在这无忧洞内作威作福,当个老鼠里的首领罢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517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