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门卫又粗又大又长的紫茄子;你是不是每天都欠c

    短暂的惊讶之后,秦沐凌很快就平静下来。

    看来自己当初的猜测没错,这青莲叶虚影中的空间是可以继续扩大的。本以为要等到修为突破下一个大境界时,不过现在有了海量的灵气补充,这空间的成长便提前了。

    秦沐凌的目光看向了远处的碧蓝色灵石山脉,若是自己能够将一整条山脉中的灵气尽数吸纳一空,不知这体内空间能够成长到何等地步?  门卫又粗又大又长的紫茄子;你是不是每天都欠c      

    拥有独-立的法则、自成一体的高等洞天世界?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秦沐凌放下心思,

    开始凝神汲取着身下灵石山峰中的灵气,也就是在这雾幻秘境中了,若是换成太虚星空、哪里能找到如此便利的条件?想让这先天鸿蒙灵种快速成长起来,可不得等到猴年马月?

    有了秦沐凌这个无法以常理揣度的bug存在,六人身下的灵石山峰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异变,一抹死气沉沉的灰白以她们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快速扩散,抵达山峰边缘之后,

    再一丈丈地向下蔓延。

    这是灵石中蕴含的灵气精华被抽取一空后的正常现象,其实五位师姐只占小头,

    大头都被秦沐凌给吞掉了。

    两个多时辰以后,雪冰璇、程羽蓝、洛寰、洛婉卿四位师姐不得不结束了抽取灵气的行动,纵然她们都已是仙人之躯、修为处于羽化境后期,体内一次性能够容纳的灵气依旧是有限的。

    接下来,她们就得经过一段时间的专心炼化吸收了,而修为最高的祁雅澜仍在继续。

    当虞灵舟带着装满的三千多件大容量空间法器赶过来时,秦沐凌就会暂时停下,往返一次太虚星空,毕竟这才是正事。

    祁雅澜仅仅多坚持了两个时辰,就不得不停手,唯有秦沐凌一人依旧在原地巍然不动,此时身下高达千余里的灵石山峰已经有半截化为灰白色。

    五位师姐没有多问,静静地守在秦沐凌的身边,反正小师弟带给她们的震撼已经足够多了,也不差这一回。

    转眼间又是三个多时辰过去,先天鸿蒙灵种抽取灵气精华的速度明显有加速的趋势,

    整座灵石山峰都已化为灰白,并进一步蔓延到了地底深处。

    在秦沐凌的感应中,青莲叶虚影中的空间越来越大,从十丈方圆增长到二十丈方圆,然后是三十丈、五十丈……

    等到虞灵舟带着三千多件装满的大容量空间法器赶过来时,秦沐凌的体内空间已经成长到了接近一百丈方圆。

    作为代价,周围的数座灵石山峰已全部化为灰白色的石头山。

    “已经到极限了。”

    秦沐凌略显遗憾地说着,先天鸿蒙灵种反馈回来的讯息,让他明白除非是修为突破到灵神境,否则目前阶段体内空间已不可能继续成长。

    当然这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只可惜宗门暂时拿不出更多的大容量空间法器,何况人手有限,哪怕上百位长老不遗余力地忙活,短时间内也没法明显提升资源搜刮效率了。

    “小师弟。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雪冰璇问着,以现在的搬运速度,只怕一个月时间才可能挖空这条绵延千万里的巨型山脉。

    但是类似的超级灵石矿脉还有很多,或许直到雾幻秘境关闭时,能够运走的部分都不到其中的千分之一。

    秦沐凌沉吟道:“既然数量上无法提升了,那就只有从质量上想办法,不要挖这些灵石了,

    找一找有没有灵晶矿脉吧?”

    雪冰璇美眸一亮:“好主意,就这样定了。”

    灵晶矿脉更加稀有罕见,但极品灵石与下品灵晶的兑换比例是一百比一,价值差距上百倍,若是能够找到中品、上品的灵晶矿脉就更理想了。

    六人返回天舟楼船,秦沐凌花了片刻时间调理气血、凝练灵力,心平气和之后才开始耗费心血推算。

    “有结果了,东南方向三十七万里,那里应该有成规模的灵晶矿脉。”

    须臾之后,秦沐凌睁开眼睛说道,有无上气运助力,加上距离不算特别远,又没有别的大能干扰屏蔽,因此这事情推算起来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难。

    雪冰璇当即知会了虞灵舟和玥仪天君,经过快速交流,所有的长老停工返回天舟楼船,向着新的目标地域加速赶去。

    ……

    太虚星空深处,劫运宫总坛。

    幽深的古老殿堂里,灵雾升腾,宝光璀璨,数十道身影静静地坐着,磅礴的威压笼罩空间。

    古色斑斓、弥漫着神秘道韵的青铜莲花宝座上,劫运宫宫主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起:

    “……璇玑星宫的炎钦旸掌教已经答应了我们上次提出的条件,所以我们可以考虑,出手替他的那个宝贝儿子解决气运损耗的问题了。”

    长老们沉默了半晌,一个声音开口道:“他们既然愿意给出足够的代价,仅仅这件事、应允了他们也无妨,只不过一码归一码,打压制衡璇玑星宫的既定策略却是不能变的。”

    另一位长老出言附和:“没错,据我们的情报网络反馈,璇玑星宫目前实际掌控的势力范围,已经接近三家至尊道统的地盘,其重要资源储备、每年的总收益进项、太上长老团的规模、核心弟子的数量等方面,都明显超出了警戒标准太多,所以我们不能再坐视其继续发展壮大下去了。”

    “我的意见是,可以将皓月剑派的那位少宗主,以及另外几家至尊道统的天骄种子排在前面,让他们先行恢复。至于璇玑星宫的那两位,就多等个一年半载吧,理由也是现成的,合适的‘材料’不好准备,需要足够的时间去寻找,相信他们能够理解的。”

    既有合作,又有防范对立,这才是至尊道统之间的正常关系,一切的权衡取舍均以利益为准则。

    宫主道:“关于此事,本座和诸位长老的看法一致,所以已经议定的那些计划,就继续推行吧。嗯,前段时间梅清枫遇到的那档子事情,查出眉目了吗?”

    “回宫主,目前还没有。”

    罗羽绝长老说着:“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的确有身份不明的修士抢在她之前,取走了里面的天药机缘,只是对方似乎有某种特殊手段、亦或是秘宝遮蔽混淆了天机,以至于我们根本推算不出来任何有价值的讯息,所以此事的追查迟迟没有实质性进展。”

    天药可不是寻常资源,就是以劫运宫这样古老庞大的势力,都没法对这样的机缘等闲视之。

    梅清枫作为宫主唯一的嫡系传人,其能力天赋自然毋庸置疑,能够让她不经意间就吃了这么大个闷亏,还差点被其他道统的人围攻,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得到的。

    宫主思虑片刻:“罢了,这事情可以慢慢查,还有什么重要事情汇报吗?”

    罗羽绝长老立刻呈递上了一册玉简,同时说明着:“本次雾幻秘境开启到现在,已经四个月有余,排名前百的至尊级势力,它们各自的收获以及损失情况,还有这段时间内发生的某种些重要情况,都已经由长老们分析归纳出来,请宫主过目。”

    宫主抬手接过玉简飞快浏览了一遍,心里已然有数,这上面的内容不说完全准确无误,六七成的真实性还是可以保证的。

    得益于劫运宫秘密经营了数百万载的庞大情报体系,又有着诸多独步天下的天机推衍秘术,太虚星空中的很多事情、包括那些至尊道统中的秘辛内幕都瞒不过他们的耳目。

    宫主沉思一阵,说着:“别的都还罢了,惟独有件事让本座觉得疑惑不解,是天人族遗民高层通过特殊渠道传来的消息,他们说此轮‘收割’行动不甚顺利,迄今为止,秘境收获的气运远不如预期,你们觉得该如何处理?”

    元玄空微微冷笑:“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收割太虚星空修士的气运,是秘境中的天地法则在主导,最终收得到多少是他们自己的事,问我们做什么?”

    蒙镬思索着道:“根据我们能够收集到的数字,此次太虚星空修士伤亡可不少,比起往年的数字还要高出了些许,可他们却说收获不如预期,个中缘由……似乎有些不同寻常。不知他们究竟打算如何?”

    宫主道:“他们的意思,就是希望我们能够设法运作,让更多的太虚星空修士进入秘境送死,毕竟他们的那个计划已经到了关键阶段,对气运的需求尤其夸张,必须得有更多修士的牺牲才能满足要求。”

    “那么,代价呢?”

    “他们答应再送给我们五百个名额,外加一百件可以带出秘境的特殊法器,还有一批神药资源,并保证凡是劫运宫的重要人物,在秘境里面不幸陨落后,都可以拥有一次无损回归的机会,当然这种特殊名额只有三十个。”

    和其他的至尊道统不同,天人族遗民高层与劫运宫的关系、远不像外界以为的那样简单。

    也不知劫运宫使了些什么手段,居然说服了天人族遗民高层,最近十多万年以来,他们一直与劫运宫有着某些见不得光的交易。

    可想而知,这种事情一旦曝光,劫运宫在太虚星空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牺牲其他道统势力的修士来成全自身,还是与异族交易,无异于人奸叛徒行径。

    宫主道:“这个价码有些低了,我们需要一千个新名额,外加至少三百件可以带出秘境的高阶法器,议定的神药资源数量翻倍,特殊名额的数量要增加到一百个。”

    “只要他们答应了这些条件,我们可以发动宗门的关系网运作,蛊惑至少二十万散修进入秘境送死,只要他们准备好名额就行,我们会通过各种秘密渠道将名额以较优惠的价码卖给那些散修。”

    长老们互望一眼,纷纷点头,对这个条件还算满意,如今既然是天人族遗民方面有求于劫运宫,价码自然要开得高些。

    ……

    连绵无尽的崇山峻岭之间,修长的天舟楼船冉冉降落。

    “这次要小心些了,在这片山脉中生存繁衍的凶悍异兽数量有些多,想要安心挖掘搬运资源,恐怕不会有先前那样顺利。”

    秦沐凌说着,但凡是优质灵晶矿脉附近,由于天地灵气过于浓郁丰沛,使得这里的异兽灵禽都跟着沾了不少光,实力强悍且狡诈凶残,为了捍卫自家领地、甚至会联合起来消灭外来闯入者。

    “放心好了,以我们的战力,区区凶兽根本不在话下。”虞灵舟不以为意地说着。

    等到天舟楼船悬停在距离地面数百丈的高度,上百位长老齐齐祭出各自的法宝,结阵离开了楼船,谨慎地探查四周。

    片刻之后,反馈回来的讯息都是平安无事,方圆千里范围内,能够对长老们产生麻烦的异兽寥寥无几,让秦沐凌稍稍放下了心。

    根据他给出的大致区域位置,虞灵舟与几位长老又开始联手挖土,随着厚实的岩层土壤一层层地剥离,没多久就有了令人惊喜的发现。

    一条长达上万里、宽达近百里的淡青色矿脉出现在眼前,尽管规模较之以前的灵石矿脉有所不及,不过只看矿脉表面那莹润如水的清辉,还有散逸出的强大灵力威压,就可以确认这是货真价实的灵晶,哪怕品质只能算下品,其价值依旧在同体积极品灵石的百倍。

    接下来就是热火朝天的挖掘搜刮,连秦沐凌和五位师姐都加入了其中,装满了所有空间法器后再回归太虚星空。

    时间悄然流逝,很快就是三天过去,连着数条巨型灵晶矿脉都已被挖空,云梦天宫总坛的所有仓库群、洞天秘境早已装满,为此牧盈华不得不紧急发动太上长老们赶工,又架设阵法、营造出了数座新的洞天秘境来。

    天舟楼船一路南移,察探到的灵晶矿脉规模越来越大,在矿脉深处还发现了不少伴生的其他珍稀矿产,或是神药资源,均被长老们一分不少地卷走。

    这天,正当秦沐凌指引着虞灵舟发现一条全新的矿脉时,麻烦终于降临了。

    不知从何而来的乌云遮天蔽日,大地在连绵不息的震动中,一头与群峰等高,形似巨猿的生灵自极远处走来,通体被厚实的鳞甲覆盖,双眸如电,血气磅礴如海,所过之处飓风大作、山崩地裂。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508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