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粗大的玉茎挺进玉门,富婆和鸭男作爱全过程

    天气越来越凉了,女孩子穿得衣服也越来越多了,到校园逛一圈什么收获也没。

    我好歹也是一大作家啊,你们这些女孩子怎么就没点眼力见,见到我来不说脱衣服吧,媚眼总是要抛一个吧?

    就知道对我微笑,微笑有毛用哦微笑。    粗大的玉茎挺进玉门,富婆和鸭男作爱全过程    

    逛一圈回到教师公寓,二楼都不去了,膨胀到直上三楼,饿。

    敲门,开!

    张宣问开门的文慧,“我家媳妇在你们这吧?”

    文慧古怪地看他一眼。

    张宣又问:“我家媳妇是不是要到你们这吃早餐?”

    文慧认真打量他一番,在找今天他哪根神经搭得不对。

    张宣问:“早餐吃的什么?”

    文慧这次说话了:“牛肉面。”

    张宣自来熟地走进去:“牛肉不容易消化,你们几个女孩子肯定吃不完,我来帮你们吧。”

    文慧又看他一眼,莫名笑笑,进了厨房。

    四碗香喷喷的牛肉面端上桌,四人坐在老位置吸熘了起来。

    见张宣像个饿死鬼一样,杜双伶说:“你慢点吃,厨房还有。”

    张宣伸个大拇指:“这牛肉大爱。”

    见他碗里的牛肉片刻功夫就少了大半,杜双伶嫣笑着跑去厨房把盛牛肉哨子的砂锅捧了出来,一边帮他舀牛肉,一边嘱咐他慢点慢点。

    邹青竹羡慕,时不时插个嘴。

    文慧安静无声,小口吃着面条。

    邹青竹突然问张宣:“大作家,你真的欠银行几十个亿啊?”

    “嗯。”

    “那你不怕啊?”

    “为什么要怕呢?我可是3个月挣31亿的男人。”

    邹青竹拍拍胸口:“要搁我,我还是怕,几十亿光想想就睡不着觉。”

    张宣自卖自夸:“那你这是心里素质不行,你看我就算身负几十亿贷款,但吃喝玩乐没一样落下。”

    邹青竹说:“可能这就是成功人士和普通人的区别吧。”

    张宣赞同地点头:“你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邹青竹问:“你就不怕你妈担心么?”

    提到这个,张宣把视线投向了双伶,今天嘴抹了蜜一样:“不怕,家有贤妻,快乐似神仙。”

    杜双伶听笑了,抽张纸帮他擦了擦下巴上的一滴红油,轻声说:“我找机会跟两个妈沟通。”

    “哎呀,两个妈!两个妈!”邹青竹重重奚落了一句。

    张宣充耳不闻,抬头问邹青竹:“你和你家那位现在怎么样了?”

    提到这问题,邹青竹就有点苦恼:“怎么说呢,一般般吧,他寒假想要我带他回家。”

    张宣听懂了:“你不想?”

    邹青竹为难:“确实不太想,一来我还在读书,带回家影响不好。

    二来我感觉和他在一起总是缺点什么,没你和双伶这种相得益彰的感情。”

    得,见这姑娘这么认真,张宣不提这话茬了,转而问文慧:“明天就是元旦了,你什么出发去乌得勒支参加比赛?”

    文慧说:“后天早上。”

    后天早上,就是1号,张宣说:“去的有点早,是要提前去习惯环境?”

    文慧嗯了一声。

    杜双伶问:“叔叔阿姨会跟你一起去吗?”

    文慧说:“我爸走不开,我妈和两个姑姑、还有小姑父会跟着去。”

    邹青竹问:“他们什么时候过来?”

    文慧说:“今天晚上到。”

    张宣端起牛肉面汤,“来,同志们,干杯,祝文慧顺利晋级,一举夺魁。”

    三个女同胞盯着硕大的菜碗,有点蒙,无声几秒后,也是笑着端起菜碗干一杯。

    吃完早餐,张宣带着杜双伶回了二楼。

    一进门杜双伶就轻轻问:“你寒假是不是要在这边待一段时间?”

    “对,公司有些事,得年底回去。”

    说完,他反应过来了:“你要早点回去?”

    杜双伶微抬头怔怔地望着他,没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张宣明白缘由,抱了抱她就安慰说:“咱两日子还长,不在乎这一天两天的,到时候我让陈燕送你回去。”

    “好。”不知道为什么,杜双伶听到这话就安心了。

    元旦,元旦,每次元旦学校都有晚会。

    下午5、6节课,小十一找到他,撕一张纸条写:有兴趣没?明天要不要上台唱一首歌?

    张宣拿眼瞅她,回:当了学生会主席就是不一样,开始安排我了?

    小十一写:我就是问问你。

    张宣回:不去。

    小十一写:明晚文慧有钢琴表演。

    张宣有些意外,写:你不是把她视为你的情敌吗,你跟我她提干什么?

    凝视“情敌”二字几秒,小十一情不自禁笑了,把纸条揣进兜里,认真上课

    “慧慧,你这鱼做的比以前好多了,手艺超越了姑姑。”文舒说。

    晚上,文慧的妈妈和大姑、以及小姑两口子来了。

    张宣原本想请他们去外面吃饭,但文瑜笑着说:“我们四个做菜都是一把子好手,不用去外边,就家里吧,家里干净又方便。”

    得,张宣拍拍额头恍然大悟,怎么能忘了这茬呢?

    都是文家女人,文家女人从小就会做菜。

    就算周容是后来媳妇,也是必须学会做菜的。

    这么一算,加上文慧,可不是四个女人么?

    嗯,算上邹青竹,五个做菜的好手。

    张宣转头看向杜双伶。

    杜双伶轻咬嘴,一脸不好意思地笑,合着一屋子人,就她一个人不会做菜。

    一桌7人吃饭热热闹闹的时候,文舒一直在暗暗打量着张宣,看一个男人的穿衣打扮、说话吃饭,就能大致判断出他的生活状态好坏。

    张宣呢,黑色绒线衣、黑色休闲裤、白色板鞋,给人的感觉就是简单、纯粹、干净,气质醇厚,一点也不像个农村人。

    文舒注意到张宣喜欢穿宽大的衣服,衣袖都包了小半只手,证明这个人比较随性,注重舒适感,或者也可以说懒,在生活中属于能不动手就不动手的那种。

    当然了,这是文舒的第一印象,她之所以特意关注张宣,是因为小妹文瑜在她跟前说过好几次,就记在了心里。

    从三楼出来,杜双伶忽然对他说:“慧慧的大姑,一直在打量我们俩。”

    张宣没在意:“人家长期定居米国,思想受到了西方影响,说话做事难免有些直接。”

    “好像是这样。”

    杜双伶应一声就挽着他的手臂说:“今天吃的有点撑,我们到校园里走走。”

    “好,听你的。”

    两人从教室公寓出发,一直往惺亭方向走。

    晚上6点过,校园里的人比较多,比较热闹。

    在半路上,两人碰到了刘琳跟一个男生散步,杜双伶悄悄问:“听说你们宿舍的万军喜欢这刘琳?”

    “啊?”

    张宣很是诧异:“这事你们都听说了吗?”

    杜双伶悄咪咪地点头:“这在女生宿舍这不是秘密。

    有人力班的女生去理发,刚好看到那万军跟外面的理发店老板娘从一间屋子里出来,据说那老板娘的头发都是乱糟糟的。”

    张宣听得一愣,突兀地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万军看似隐秘的风流史,原来已经千仓百孔了么?

    看来得隐晦地提醒提醒他才行,不然容易出事。

    可是下一秒又想起了欧明,自从欧明上次劝说过后,万军就再也没跟他说过话。

    真是头疼。

    两人继续走,还遇到了两个意想不到的人,姜妍和姚韦,两女人也在散步。

    “老师。”两人打招呼。

    “诶。”

    面对这位大作家的招呼,国家结算课老师姚韦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应答好,只能原地露笑。

    待到两人过去,姜妍回望一眼就神神叨叨:

    “还记得前年我电话里跟你说的我老头子拉郎配的那事么?对象就是他。”

    姚韦笑问:“后悔了?”

    姜妍摇头:“有什么后悔的,不至于。

    只是有些感慨罢了,当时我看他第一眼就给他贴了个小白脸标签,看走眼了。”

    两人在校园里逛一圈,张宣把杜双伶送到租房后,就回了宿舍。

    今晚他回宿舍住,把主卧让给邹青竹和双伶睡。

    这样会多出一个床位给文家人住宿。

    宿舍就两人,欧明和沉凡。

    欧明咬着笔头在给沪市的笔友写信,务必要报一箭之仇。

    沉凡在旁边看书。

    听到门口有动静,两人齐齐抬起了头。

    “宣哥。”

    “宣哥。”

    “怎么就你们俩,其他人呢?”张宣问。

    欧明说:“你来迟了,刚还在打架呢,现在出去了。”

    张宣听得一愣:“打架?谁和谁打架?”

    欧明说:“老万和老魏。”

    张宣把门关上,拉过一张凳子坐下问:“老魏?不应该吧?为了什么?”

    沉凡解释:“老魏提醒老万注意影响。告诉老万,很多女生都看到他和老板娘暧昧的事情了,担心他的事被学校知道。

    但老万没听进去,就吵了起来。”

    张宣紧着问:“没真打吧?”

    沉凡搭话:“没真打,就互相指了指手指头,被我和老欧给拉开了。

    现在老万在气头上,去了学校外面的租房,估计近期是不会再回来住了哎。”

    张宣蹙眉,没做声了。

    欧明似乎不想多提万军的事情,问他:“宣哥,你今天怎么回来了呢?”

    张宣笑说:“想你们,就回来看看。”

    欧明起身说:“走,我请你们看电影。”

    张宣问:“去哪看?”

    “外语学院。”

    “三男人?”

    “三男人怎么了呀,出门三男人,要是缘分到了,中途就能变成三男多女。”

    “老欧,不愧是你,谈了7个女朋友的男人。”

    “嘿嘿,不是我老欧吹牛啊,我擅长和女人搭讪、牵手。”

    沉凡来了一句:“这个确实,就是中后期不给力,软绵绵的不像话。”

    欧明摸摸光头,“老沉你这话我就不乐意听了,不能挑软肋说啊,我老欧也在致力于饱暖思**,可问题是那些女生不让我思啊。”

    这二货,真是服了。

    想起刚才走过去那群女生用异样的眼神打量自己三人时,张宣头皮发麻。

    文慧走了,去了乌得勒支。

    张宣上课之余,就是写作,每个周末都要去工地转转。

    “张总,你来的正好,我正打算找你。”

    在商城巡视一圈,前脚刚走进办公室,后脚裘雅就跟进来了。

    张宣示意她坐:“这么急,出了什么事?”

    裘雅把门关上,然后把手里的一摞文件递给他。

    张宣莫名,接过文件查看一番后,脸上瞬间拉下来了。

    严肃地问:“确定吗?”

    裘雅点头:“当然,陈亚男收受供应商贿赂、放不合格产品进入商城属实,我已经掌握了全部证据。”

    张宣有点痛心。

    这个陈亚男也是公司元老了,当初还是李梅花重金从万佳百货挖过来的人才,能力非常强。

    没想到干出这种事,有些失望。

    张宣沉思小会,随后问:“还要其他人知道吗?”

    裘雅说:“还没向李经理汇报。”

    张宣明了,这李亚男在公司被贴上了李梅的标签,属李梅的嫡系。

    而裘雅被公司全体员工看做是老板的打手,专治各种不服气。

    张宣最后重申一遍:“我们做事要讲证据。”

    裘雅用坚定地目光看着他。

    对视两秒后,张宣吩咐:“你把证据拿过来,我打电话给李经理。”

    裘雅走了。

    张宣给李梅打电话。

    20分钟后,张宣问李梅:“你觉得该怎么处理?”

    李梅展示出了铁腕一面:“第一步报警,第二步召开全体供应商大会。”

    不谋而合,张宣道:“好日子过久了,是该给他们上上紧箍咒了。”

    会议室,等到高层骨干落座后,张宣平静地和众人对视,不言不语。

    一分钟如此。

    三分钟过后还是如此。

    一众人突然接到通知说开会,放下手头工作赶过来却见到这不正常的一幕,顿时心里在打鼓。

    5分钟后,张宣手指敲了敲桌面,说了第一句话:

    “在座的都是公司元老,都是给公司做了很大贡献的人,我还想着将来和你们一起见证奇迹,一起享受成功、享受财富,在这个高速上升时期我实属不愿意跟你们闹翻脸。

    但我接到举报,有人不作为,有人在挖公司地基,这让我很难过。”

    听到这话,众人心里一咯噔,面面相觑一阵后,纷纷暗自自省,是哪里出了纰漏?

    张宣眼睛从左至右在每个人身上停留几秒,说:“看在咱们共事一场的份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给某些人一个机会。

    自己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把不该拿的东西吐出来,公司会考虑从轻处理。”

    没人做声。

    张宣拍拍桌面。

    还是没人做声。

    张宣眯了眯眼,随即伸手拿起面前一叠材料,在手里来回掂了掂。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重重砸到李亚男身上:“你自己看!自己核对!看看哪一点是冤枉你的!”

    突然被砸,李亚男被咂蒙了!

    李亚男瞬间面如死灰,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站起身、捡起地上的文件查看。

    几分钟后,李亚男低头没了动作。

    张宣看一眼李梅,李梅会意说:“李亚男,警察就在外面,你自己去找他们。”

    听到警察,李亚男浑身一抖,,抬头望向张宣:“张总,我”

    张宣面色沉静,直接无视。

    李亚男目光求助李梅,李梅冷声道:“敢作敢当,别丢人现眼,你自己出去算你自首。”

    等了一分钟,见张总不理睬自己,李经理铁了心,公司同事也没一个人出声,李亚男绝望了。

    彻底绝望了,像泄了气的皮球转身去了外面。

    会议室的众人盯着李亚男后背,看着李亚男打开会议室门,步履蹒跚地走了出去。

    与会之人纷纷一凛,然后视线不着痕迹地扫了眼裘雅。

    裘雅对此视而不见。

    她眼观鼻、鼻观心地坐在那里,根本不在乎。她明白的很,自己的权利来自张总,只要把张总的意志贯彻下去,把本职工作做好,自己就是不倒翁。

    接下来就是开会,公司内部会议,供应商大会。

    在供应商大会上,张宣当众一口气取消了8名供应商的供货资质,以儆效尤。

    开完会后,李梅找到张宣:“是我的错,我没管理好。”

    李梅认认真真打量她一番,临了给她倒杯热茶:“行了,你这幅样子我可不习惯。

    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每个公司都有,今后多注意就行。”

    李梅接过茶杯,没喝,放一边说:“我这两天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觉得是时候建立一个新部门了。”

    张宣扬起眉毛:“监察部门?”

    李梅说对,“把阳永健调过去。”

    张宣秒懂,这是李梅安自己的心。

    阳永健是自己的人,以后把她培养起来,就相当于自己掌握了公司的一举一动。

    大事不拘小节,张宣不会谦让,同意道:“可以,去办吧。”

    吃晚餐的时候,阳永健问张宣:“你要把我调到新部门去?”

    张宣问:“听说了?”

    阳永健说:“李经理找我谈过。”

    “愿意去吗?”

    “我有得选择?”

    张宣说:“我需要你。”

    阳永健塞一块五花肉放嘴理,假装叹口气道:“我就知道会这样。

    自从接受了你的小恩小惠后,我这辈子除了身体不属于你外,其他都要被你剥夺了,想想都气。”

    张宣给她夹块肉,笑着落井下石:“但凡你生的好点,或者有气质点,你身体我也剥夺了。”

    阳永健瞪他,问:“你现在这么有名气了,怎么还没翻车?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宣不满了:“你希望我翻车?”

    阳永健摇头:“那倒不是,你翻车了我去哪里找这么粗的靠山?

    我就是佩服你的魅力,双伶竟然这么容忍你。”

    张宣滴咕,“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的好,如果换做是你,你品尝过后,你也会这样。”

    阳永健用快子戳了戳碗,“不会,要是我,我会把你的狗头砍下来。”

    张宣:“”

    姑娘太凶残,这个话题没得谈了。

    吃完饭,张宣问:“双伶放假就要回去,你呢?”

    阳永健反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张宣说:“公司开完年会。”

    阳永健想了想道:“那我到时候跟你一起回去吧。”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482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