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同性肉文(艳母风情)最新章节列表

    “你真回去休息?”王钟瞅着收拾东西的江远,非常明确的心塞中。他偶尔会迟到早退,但被领导要求的迟到早退,他是没有过的。而且羡慕。

    江远揉揉肩膀,理直气壮的道:“留着也没什么事了。行军床太难睡了,我要回去补觉。”

    王钟羡慕的鼻子脚脖子都要断掉了。谁不知道行军床难睡的,谁不知道加班熬夜是要搞坏身体,缩短寿命的……    同性肉文(艳母风情)最新章节列表    

    王钟哀声道:“黄队都要给你宿舍,你不要,宿舍很难要的……”

    吴军打断了王钟的话,道:“江远昨天爬上爬下的一天时间,那是真累了。案子反正破了,办案的环节,江远还有的学,不用着急。”

    案件侦破了,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了,那接下来就是刑警们深恶痛绝的办案环节了。

    办案是非常耗费精力的,如果将破案看作是吃饭的话,办案就等于是做饭合并洗碗以及收拾餐桌的工作。

    吴军其实也是不喜欢办案过程的。他的法医工作的戏肉部分,无非就是现场勘查,尸体解剖,外加一票的毒理分析等等,总工作时长加起来,20个小时足够,这次做的顺利,剩下的活计也不多了。

    放在几天前,吴军自然是要将这些工作中的大部分交给江远的,招新人的目的可不就是这个。

    但现在,看刑警大队长对江远的稀罕样子,看江远主动复勘而且取得巨大战果,吴军也觉得没必要将牲口工作法用在江远身上了。

    让江远稍微休息一下,回头再用起来,也算是遵循了黄强民的命令,属于可持续发展了。

    王钟很想强调,自己昨天也是爬上爬下了一天的时间,同样是累坏了虽然没有做出什么实际的成绩,但那是能力问题,并不是努力有所欠缺……

    看着江远迅速收拾好了东西,直接出门。王钟只能在后面喊一声:“等审讯出结果了,我给你说。”

    “好嘞。”江远摆摆手,自楼梯处消失。

    审讯花费的时间,却比江远预期的要久的多。

    到了第二天的下午,又要下班的时间,才有案情通报出来。

    江远的眼前,亦是立即跳出了任务完成的提示:

    任务完成:从头开始

    任务内容:对薛明案现场做重复勘查,以获得线索和证据。

    奖励内容:技能扩展一次。

    接着,江远的面前,就出现了三个技能的选项。

    1、重庆式单指指纹分析法弓型纹鉴定(LV3)

    2、蛋炒饭的制作(LV3)

    3、犯罪现场勘查(LV4)

    4、露营(LV2)

    江远的目光在第三项停留了许久,还是选择了第一项,重庆式单指指纹分析法弓型纹鉴定(LV3)。

    也就是一瞬间,该项技能就变成了重庆式单指指纹分析法(LV3)。

    少掉了备注的弓型纹,意味着全种类的指纹,都在江远的技能覆盖中了。

    江远内心不自觉的轻松起来。

    只懂得弓型纹的鉴定,在实际操作中,自然是有诸多不方便的,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扩展犯罪现场勘查(LV4)的缘故。

    就他本人的感觉来说,LV4的犯罪现场勘查,明显比LV3级的技能要强大些,至少跟刑科中队的同事们相比,LV4是明显的超过了同事们的水平的,其上线,可能是普通技术员竭尽全力都不一定能达到的。

    江远能够自信的做复勘,也是有这样的基础打底。

    相比之下,LV3级的技能,超越幅度就没有那么夸张了,它大约相当于是一名技术员纯凭经验,达到的高峰状态。而在这种状态下,江远自觉匹配指纹的时候并不轻松,像是面对之前的“高速服务区团伙窃油案”,他就接连放弃了两组指纹的比对。

    当然,按照技能等级来说,扩展“犯罪现场勘查(LV4)”或许是更划算的选择,升级到LV5的话,也许会带来质的提升。

    但是,通过指纹鉴定,能够直接破案的特性,更吸引江远。

    另一方面,犯罪现场勘查更耗费时间,也更偏向于现案,从维护社会稳定,彰显社会公正的高视角来看,感觉还可以再等等作为系统拥有者,江远觉得自己的视角应当是可以放高一些了。

    咚咚。

    王钟敲敲门,蹭了进来,开口就道:“听说了吗?”

    “你说。”吴军一副早就等着的状态。

    “嘿嘿。”王钟笑着,道:“凶器捞回来了,铁案了。”

    “真的捞回来了?”江远讶然。他家的好些房子都是能看见台河的,河水的流速虽然不快,但那么宽的河面,还有好几天的时间,还能捞到凶器,确实出乎他的意料。

    王钟撇撇嘴,道:“从外地请来的蛙人和潜水员啥的,今天带着人过去,一边指认抛扔凶器的现场,一边就地寻找,找到现在了。花的钱比黄队买的车都贵。”

    黄强民自己开的是一辆单位淘汰下来的帕杰罗。

    江远啧啧两声,这才是一个案子中的一部分,就肯花这么多钱,可以想见一个命案办下来,办案成本会有多少。

    就宁台县的家底,这样的命案多来几个,警局直接就得拉饥荒了。

    “凶器都找到了,犯罪嫌疑人是彻底认罪了?”江远又问道:“之前说犯罪嫌疑人的心理素质极差,我以为当天就把案子办完了。”

    “那是您想多了。”吴军道:“这可是命案,很有可能是要判死刑的,一举一动都得符合规范。比如人犯要送进看守所,审讯时间要符合规定,不能超时,不能夜间审讯,不能威胁……”

    “这么说,这次搞的还挺快的。”江远有些听明白了。

    “也就这样了,本来就不是职业罪犯。”吴军说着点点筷子,道:“这么说吧,我接触过的命案不少,越是那种预谋作案,准备的越充分的罪犯,进了审讯室,招供的越快。因为他们做那么多准备,本身就是害怕被抓。”

    “好像还蛮有道理的。”江远顺着吴军的思路,不觉点头,接着又问王钟:“凶手的动机是什么?”

    “这个就有意思了。”王钟早等着呢,自顾自乐了两秒钟,才认真的道:“凶手是被害人姘头的舔狗。”

    年过五旬的吴军知道什么是舔狗,但还是忍不住惊讶道:“卖**还有舔狗?”

    “想不到吧。”王钟吃了两口饭,咽了,再道:“嫌疑人一直劝说卖悳淫悳女上岸从良,都被敷衍,还被骗了红包,他找上受害人,是因为受害人帮着介绍了生意,包括当天下午,卖悳淫悳女去省城送外卖,就是受害人介绍的。”

    “他自己500一次,介绍人过去,2000一次?他抽头了?”吴军问。

    王钟点点头:“就抽那500。”

    吴军乐了:“白嫖呐。”

    “是啊。”王钟摇摇头,接着道:“嫌疑人也是知道了这个事,找上门,自称是想要劝说对方别再这么做了,结果发生了言语上的冲突,据说被害人说话比较难听,他一时激动,就掏了刀子,而且一刀致命,离谱不?”

    “更离谱的是第一次杀人,还在凶案现场洗澡?他怎么想的?”

    “就想把证据抹掉呗。这人还是正经的大学毕业生,毕业以后就在家考研,从父母那里要了钱,就给卖悳淫悳女发红包。他自称跟受害人不认识,就想把证据弄干净,出门以后也是东躲XZ的,希望能就此逃脱惩罚。”

    吴军听过更离谱的故事,但此时也不由摇摇头,却是从另一个角度道:“你别说,今天的案子,还真就是陌生人作案了。”

    王钟咳咳两声,连忙低声道:“黄队长之前判断,是熟人作案……”

    “点题的可是你了。”吴军瞥了王钟一眼。

    王钟苦笑。

    “说归说,这个案子,要不是小江去复勘了,可是说不准了。”吴军语气里颇有深意。

    王钟一愣,立即跟着道:“确实,陌生人作案,不脱三层皮,很难破掉的。”

    凶手和受害人之间没有直接联系,甚至没有交集的,就可以算是陌生人作案了。简而言之,就是凶手不在受害人的关系网络中。

    所谓恩怨情仇,都是基于人际关系的,警方最容易破获的案子,通常都是顺着关系网络破获的。

    而只要脱离了关系网络,无论是求财,还是一时意气等等原因,案件的侦破难度都会上升不止一层。动不动就变成名案的连环凶杀案为何令人头痛,本质上也是如此,假若没有证人或直接证据,不管是侦破还是定罪,都面临极大的困难。

    而对宁台县刑警队来说,任何案件挂上“陌生人”三个字,都得头痛万分,命案就更不用说了。

    “小江有点东西的。”吴军颇为感慨,突然觉得,自己梦想的不再搬尸的生活,似乎走近了,似乎又走远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472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