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痛仰小说免费阅读(jrs低调看)最新章节列表

    刘长笑着伸出手来,轻轻碰了碰刘勃的脸。小家伙安静的躺着,不哭也不闹,小嘴一张一合的,正在熟睡。

    刘长又要伸出手,刘盈却叫停了他。“不要弄醒了,让他安心睡。“

    刘长咧嘴傻笑着,“我这儿子长得像五哥啊,你看这脸,跟五哥一般圆,等他再长大些,我便带他狩猎,免得真长成了五哥那般五哥外出都得累杀三四匹战马”  痛仰小说免费阅读(jrs低调看)最新章节列表      

    在诸兄弟里,五哥刘恢是属于重量级的选手,他个头没有刘长高,可那肚子比刘长还要大一圈刘长也很重,可跟五哥不同,刘长的肉遍布在全身,当之无愧的小巨人,脸看起来也比较正常,而五哥的肉基本就是在肚子了,脸都胖的有些变形,不过笑起来很是和蔼,讨喜。

    两兄弟很准确的诠释了壮和胖的区别。

    先前刘恢来到长安的时候,祥这些孩子们便缠着他,在他身上捏来捏去的,安甚制还问他能不能枕着他的大肚子睡觉。

    刘恢也很喜欢这些犹子们,还陪着他们去玩,圆滚滚的身体跑几步就要大口喘气,也追不上这些小家伙们。

    听到刻刘长的调侃,刘盈瞪了他一眼,说道:“你五哥有富贵气,不许如此调侃!“

    自从经历了大哥的逝世之后,刘盈颓废了很长一段时日,甚制不近女色。

    刘盈曾对左右感慨:本以为力壮,今大哥已逝,何时又到我呢?

    在他身边的郎中听闻,顿时拥抱在一起,豪陶大哭,这些郎中们头戴用漂亮羽毛装饰的帽子,腰围贝玉带,脸上涂满脂粉,这么大哭,连脸上的粉都哭掉了。

    在这些郎中们的陪伴下,刘盈熬过了最艰难的时日,这段时日里,他确实没有近女色。看着面前刚这个出生的小家伙,刘盈或许是将对大哥的思念寄托在这个小家伙的身上,非常的喜欢,还给这个刚出生的孩子送了一套府邸。

    “大哥是十四日申时四刻逝世的这小家伙也是十四日申时四刻所出生的这是大哥舍不得我们呢。“

    刘盈笑着说道,他静静的看着这个犹子。刘长只是抱怨道:“我想要个女儿啊”

    “我有十四个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大哥有十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没有你还是慢慢生吧。”

    刘长生气的说道:“这是什么道理啊?你看别人家,都是以诗书传家,宣义给他的孩子留下魏国李相书,张相给两个儿子留申不害之书,还有太公兵法就我们这阿父,给我们留的都是什么东西啊。”

    “生儿子,玩郎中,一点正经的东西都没留下!“

    刘盈没有理会他的抱怨,反而是问道:“申不害之书?不疑那里有申不害的书??“

    刘盈也是个好读书的,刘长点了点头,“是啊,留侯那里就有啊,前几天安还问我一些申不害的事”

    刘盈顿时有些激动,他搓着手,“能否借来给我看看啊?”

    “你个尊黄老的读申不害的书做什么?”“当初我在天禄阁内不曾找到”

    “行,改天我给你借。”

    “多谢长弟,不愧是我家的乳虎!”

    “我要是借不来就是竖子对吧?“

    “没错!“

    “我发现你现在是连掩饰都不掩饰了”

    刘长瞥了他一眼,又说道:“不过,这书你可不能多读啊我听召公说,读申不害的书,读多了就会变成张不疑那样的人我怕你读多了再去造反。“

    刘盈笑了起来,他摇着头说道:“申不害在韩国为十五年的相,使得韩国国治兵强,无侵韩者,你也该多读读。”,随即,他很快反应了过来,“难怪留侯会有他的书留侯可是三代相韩啊也难怪张不疑会如此那申不害讲的便是君臣难怪啊,难怪。”

    “这么说,这个申不害是个谋反的行家?”“不是是忠君的行家。“

    “哦”

    两人正聊着呢,几个小家伙便笑着冲进了殿内,看到刘盈在这里,几个人顿时不敢闹了,急忙拜见,刘盈点了点头,安祥启三人便去看那年幼的弟弟。

    “阿父,他什么时候可以跟我学习啊?”

    “两三年!“

    刘长不耐烦的说着,又看着刘盈说道:“我想着你能替我去趟大姊的家里”

    “仲父!仲父!“

    “我们能带他去玩嘛?“

    “不行!“

    “二哥,你见到姐丈后啊”

    “仲父!我能抱抱他嘛?!“

    刘长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看着这三个烦人的小家伙,忽然笑了起来,“对了,二哥啊,这三个小家伙先前偷舞阳侯家的肉食,舞阳侯都告到我这里来了,要不你带着他去宣室殿好好跟他们讲述一下道理”

    听到这句话,刘盈顿时板起了脸。

    “还有这种事?我平日是怎么教导你们的?居然敢这么做?!哼,长弟,你放心吧,我会好好教育他们的,大姊那里,我稍后便去!“而那三个小家伙,此刻脚是满脸的绝望。

    祥紧紧拉着刘长的手,“仲父!你打我们一顿吧!打我们一顿吧!求你了!“

    刘盈一声令下,几个甲士拉着这几个小家伙就往宣室殿走。

    刘祥惨嚎道:“仲父!我可是你的亲犹子啊!你不爱我了嘛?!“

    刘长笑呵呵的看着他们被拖走,二哥这么一讲道理,大概是能讲三个时辰,让你们再插嘴!

    刘长弯下身来,在刘勃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才笑呵呵的离开了大殿。

    当刘长走出皇宫的时候,栾布和张不疑正等着他。

    两人看起来都相当的高兴。“恭贺大王!”“恭贺陛下!”

    刘长自然也开心,左右楼着自家的舍人,“不疑啊?你这成家了怎么也没有动静?“

    “为王事,少回家。”

    “这可不行啊还有你,布,你这再不成家可说不过去了。“

    栾布摇了摇头,“为群贤所害。“

    刘长正要说什么,忽然反应过来,瞪着一旁的张不疑,“你在这里做什么?你个堂堂御史,还有闲工夫跟着寡人四处乱跑?”

    “我本来是进宫去找陈侯的是陛下二话不说就楼着我往外走”

    “哦习惯了,你去吧,先忙正事。“

    “陛下的事便是天底下最大的正事!”

    刘长拉着下裳就要瑞他,张不疑便笑着躲开了,“陛下,那我忙完再来找您。”

    “哦,对了,你来的时候把申不害的书给我带上!“

    栾布无奈的看着张不疑离去,又问道:“大王,我们去哪里?“

    “周府!”

    周府内,周勃神色严肃的跪坐在上位,三个儿子坐在他的面前,都不敢言语。

    周勃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人,治军以严,他将这种治军的风法也带到了家里,对三个孩子非常的严厉,不苟言笑,哪怕是最小的儿子坚,也不曾听阿父说一句好话,周勃对他们的要求很高,常常通过打击他们的方式来逼迫他们进步。

    孩子里最年长的周胜之,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变得肆意妄为,成为长安远近闻名的纨跨,在没有遇到刘长的时候,他才是长安的熊孩子首领,无法无天,在历史上,这厮也是因为杀人而除国,弄丢了周勃的爵位。对比大哥的叛逆,亚夫则是选择接受,在治军的过程之中,甚制是逐渐变成了阿父的样子,同样的沉默,同样的强硬,不苟言笑。制于坚,则是中规中矩,比较听话,好读书。

    “条侯?

    周勃打量着面前的周亚夫,“倒也不是一无是处。”

    “只是你这般年纪就封侯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谨言慎行,切不可得意忘形。“

    “唯。“

    “坚你便安心读书,我们家出了两个将军,足够了。”

    “再多,那就不是好事了。”周勃认真的说道。周坚急忙答应。

    周胜之等了片刻,想着阿父会吩咐自己什么。

    周勃看着他们,沉默了片刻,“好了,都回去吧。“

    周胜之神色愕然,正要说话,周勃便示意他们离开。

    “仲父!”

    只听到一声大叫,当周勃抬起头来的时候,刘长却已经闯进了内屋,甲士们跟在他的身后,一脸的无奈,作为目前大汉食邑最多的侯,周勃足足有两百多位甲士,这是高皇帝和当今陛下所赐给他的,不过,显然这两百甲士遇到唐王也是白给,根本拦不住他。

    刘长不请自来,在这里也完全不客气,随意的坐在周勃的身边,对着门外的甲士叫道:“还愣着做什么?!去宰几只鸡带上来款待仲父啊!“

    甲士一愣,看了一眼周勃,急忙走了出去。“这些甲士啊,一点眼力都没有”

    刘长抱怨了几句,这才笑呵呵的看着面前那三个好兄弟。

    “怎么,仲父正在训他们?寡人不打扰,仲父继续便是!“

    “大王又有什么吩咐?”周勃很是直接的问道。

    为人严肃古板的周勃,非常不喜欢刘长,这次他答应刘长,也是因为韩信开口了。

    制于这位手握大权的彻侯为什么如此尊敬韩信举个例子,当初韩信谋反失败,被囚在长安,他去樊会府上的时候,樊会跪拜,口称大王,最后又毕恭毕敬的将韩信送走,而韩信则是深以为耻,觉得自己居然跟樊会这帮人混到了同一个程度,简直就是对自己的侮辱。

    周勃这位彻侯,自然也是在韩信这个深以为耻的范畴之内。

    这些跟随韩信作战的将军们,都跟樊会差不多,对他推崇有加。

    刘长咧嘴笑着说道:“仲父啊,我已经做出了决定。“

    “寡人准备以祥为河西王,以您为国相,暂时代替他来治理河西。“

    周勃皱了皱眉头,韩信觉得自己跟樊会他们混在一起很丢人,而周勃也觉得自己跟地方大臣混在一起很丢人,虽然那些在地方为相的基本都是侯,可侯毕竟也有高低之分。

    “仲父啊河西之地,可大有作为可往西域,可击匈奴,您别看如今的河西人烟稀少,连赵国都不如,可是一旦有贤人开始治理,这里定然会成为大汉最重要的宝地!“

    “能担起这样重任的,整个大汉,也就只有您可以做到了。“

    刘长的几句奉承,让周勃的脸色好了不少。“仲父前往河西,可以按着您自己的想法来治理河西,寡人也绝对不会过多的干预这正是大丈夫用武之地啊!”

    “大王我独自一人,难以治理,若是大王执意要派我前往河西,那就得给我一个帮手。“

    “哦?帮手?好,你说吧!你要谁?”

    “栾布。“

    “嗯??”

    刘长愣了片刻,随即苦笑了起来,“这人我正用着呢,要不你换一个?“

    “那陈平如何?”

    “额你要栾布是吧也不瞒您,寡人本来是想用他来取代周相的”

    刘长迟疑了起来,“也罢,河西地大,就让栾布暂时陪你前往吧,你做国相,他可以做太尉。“

    “不,大王,他做国相,臣可以担任太尉。“

    “好!”

    刘长向来就不是个扭捏的人,他大手一挥,便将栾布给叫了进来。当栾布听到自己要去河西当国相的时候,他没有半点的惊讶,只是点了点头,“好,我这就准备。“

    “不急!来,坐下来一同吃饭!”

    “你再催催那甲士,鸡怎么还没做好?!“

    很快,刘长就在府内吃起了香喷喷的鸡肉,他还一个劲的给周勃夹肉,“您多吃点啊,别跟寡人客气”

    看刘长那反客为主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刘长的府邸呢。

    刘长吃着肉,指着面前的三个家伙说道:“仲父有此三子,他们定然是以后的大汉栋梁!“

    这一次,周勃却没有开口打击儿子,只是点了点头,“但愿如此。“

    从周勃家里走出来之后,刘长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

    “这厮心思真多还非要将你带过去!”刘长坐上了车,满脸的不悦。

    栾布却笑了起来,“大王,河西本来就是要地,我去河西,也不是什么坏事。”

    “这厮很难相处,就怕你在河西受了委屈。“

    “大王多虑了,臣乃是大王之臣除了大王,谁敢让我遭受委屈呢?“

    栾布驾着车,带着刘长朝着皇宫行驶而去。刘长却苦着脸,抱怨道:“季布去了齐国,你也要去河西,贾谊要去赵国召平,张不疑,晁错日夜忙碌,寡人身边再也没有舍人跟随了。“

    “贾谊要去赵国??”栾布惊讶的问道。

    “你不知道嘛?我把周勃带走了,自然要给如意留个贤相啊,我已经下令让贾谊去赵国为国相了现在,他大概已经见到如意了吧。如意这厮啊,没什么本事,若是没有贤人辅佐他,迟早要把赵国弄得亡国啊。“

    “可贾谊那年纪真的能担任国相嘛?“

    “贾谊虽有才能,可阅历不足,一国之相啊那可不容易。”

    “怎么,你怀疑寡人的眼光嘛?家父可是高皇帝!“

    “高皇帝可不会用张不疑来担任三公啊”

    “你知道蒯彻是怎么死的吗?!“

    “我想这次大概是因为质疑大王用人而被烹杀的吧?”

    赵国,邯郸。

    贾谊赶来邯郸的时候,并没有得到赵王热情的迎接。

    进了王宫,拜见了赵王。

    赵王看起来也不是很高兴的样子,他失落的看着面前这年轻的贾谊,眼神满是悲哀。在知道刘长撤了周勃的相位之后,刘如意是气的暴跳如雷,赵国怎么能缺了周相呢?这以后可怎么治理啊?

    不过,想到大汉能征善战的将军这么多,他选择了忍耐,直到听闻那个年纪轻轻的儒生贾谊被安排为赵相,如意这才彻底绝望了。他上下打量了贾谊一番,随即问道:“贾生啊,你懂兵法吗?”

    虽然赵王并不热情,可贾谊却很平静,面对赵王的询问,他也只是摇了摇头。

    刘如意的神色更加失落。

    “贾生啊,我与你有亲可是,在大事面前,不能论私情,寡人虽然是你的舅父可若是你治理不好赵国,寡人还是要上书弹劾你的,你明白吗?”

    “大王,臣明白。”

    “嗯赵国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不比唐齐楚等国,也就比燕国好了一些耕地虽然不少,可青壮并不多寡人治理赵国很久了,唐国虽然帮助了不少,可这赵国还是没能有太大的发展以往只能是靠着卖靠着帮助令邻国来换取些物资”

    贾谊此刻却摇了摇头。

    “大王赵国的物资极多,何须跟邻国换取呢?“

    “我这一路走来,看到赵国各地的商贾,他们比长安之大贾还要富裕,以人为畜,奴仆无数,大王在赵国免税赋,治理地方,受益最大的反而是这些商贾!为富不仁,私自开采铜矿,铸造钱币”

    贾谊的眼神变得有些凶很。

    “大王可以在赵国内实行制度,禁止商贾的奢靡之风,严查为富不仁之人,强令他们释放隶臣”

    赵王惊讶的看着贾谊,急忙起身,“贾君,请坐下来慢慢说”

    “大王行仁政,又与民休息,这不能说是错的,可赵国的情况,与他国不同,想要治理好赵国,当以重典!大王要以身作则,令各地的官吏们动起来,效仿那秦国,每年进行考察,以耕地数量,产粮,户籍来对比,郡与郡,县与县,乡与乡,里与里,政绩优异者赏,差者罚!

    “贾相!就按您说的来办!“

    刘如意大喜,死死拉着贾谊的手,“您详细的”

    与寡人说说,寡人都听您的!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467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