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师尊裸侍跪趴等主人玩:寝室中的性事(H)

    我只是单纯的喜欢票子和美女而已。

    瞧瞧,只是人话吗?

    罗本婧也认真的点头说道:“我就喜欢你这不要脸的认真劲儿,比我家这老弟要直性子得多,起码敢说出来!”    师尊裸侍跪趴等主人玩:寝室中的性事(H)    

    罗本初就叫屈:“老姐,有你这么‘爱护’自己的弟弟吗?”

    “别不服啊!”罗本婧笑,“这是作为一个有政治觉悟人的修养,我不是批评你,我是在表扬你。”

    “对了,老侯,你什么时候把魔师平安牵到我们常陵市来啊?我可是记得你当时的承诺的,我现在是翘首以盼啊!”

    罗本初对着侯平安眨巴着眼睛。

    “这事现在不归我管了!”侯平安耍赖,反正生意上的事情,自己说了那么多话,许了那么多的承诺,而自己又不在公司里具体负责事物,你们爱谁谁。

    “不是……你这不是出尔反尔吗?”

    罗本初急了。

    “哈哈,让你信了他这一张破嘴!他就是个渣男,今天许了这个,明天又许了那个!”一旁的罗本婧哈哈大笑。

    在坐的几个,也就只有罗本婧敢这样笑话罗本初了。其他几个人都还是有些顾忌他的身份的不寻常,所以不会在这上面出格。

    罗本初指了指侯平安:“反正我不管啊!”

    侯平安哈哈大笑:“我来不来,得看你给我怎么搭个窝。”

    这一桌的欢乐气氛还是感染到了路人。

    吃吃喝喝的,弄到了大半夜的,都散了。侯平安也懒得回酒店了,准备直接去别墅那边住一晚上。

    只不过在回去的时候,一个人走在十一点多的常陵市的街头,看着形形色色的来来往往的人,又看着车来车往,灯火流溢的光,忽然觉得没有什么更满意的了。

    生活就该是这样,别说钱不钱的,感受这种繁华,身处其中,就是一种享受。

    走着走着,就忍不住蹦跶了起来,学着踢踏舞的样子,皮靴在街道油沙路面上踩得“踢踏”作响,还一遍手舞足蹈。

    路人都朝着他看过来,还有人指指点点的,还有人在笑。

    这怕是个傻子吧!

    但是他们谁都不知道,这路上的傻子,就是常陵市的大名人侯平安了。他们谁也想不到,侯平安会一个人在大街上瞎逛,还这么幼稚的不顾及别人眼光的胡乱跳舞。

    在他们的印象中,侯平安这种有钱人就应该出入豪车,保镖成群。

    这时候忽然旁边一阵骚动,有人在大声的呵斥吵架一样。

    很多人都不看侯平安了,而是朝着那边看过去,还有人围观了。一个精壮的二十多的男的,正一巴掌呼在了一个女孩的脸上。

    “我让你马币的装,装啊,还真以为自己多纯啊!”精壮男一把揪住女孩的头发,女孩又发出了凄惨的哭叫声。

    “痛痛痛”

    “痛尼玛币!”精壮男又准备一巴掌扇过去,结果手被人捏住了,心头怒火,扭头一看,是个男人,猛一甩手,挣脱了,“你特么谁啊!”

    “你特么骂谁啊?”侯平安好不容易管一次闲事,张口就喷国骂。

    “等着,敢走,老子剥你的破!”精壮男威胁完了女孩,猛一扭头,看着侯平安,“今天这事,你想管?”

    “想管啊!”侯平安自从有了女儿之后,就见不得女孩子被男人欺负了,更别说男人打女孩这种事情了。

    要是以后有男人敢这样对自己的闺女,老子灭了他全家。

    “想管你得有着本事!”精壮男不轻易动手,因为看着侯平安也不是好招惹的,那种混子头的王八气质,一下子就出来了,还是顾忌着没敢动。

    扭头就看那个女孩:“让你动了吗?你都敢自己挪动位置了,我让你动”嘴里音还没有落下,一巴掌就朝着女孩的脸扇了过去。

    这特么的看不下去了啊,侯平安一拳就冲着精壮男的脸过去了。

    “砰”的一声,那精壮男身子歪歪扭扭、踉踉跄跄的往旁边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发狠了,喊一声,“哥几个看热闹了,干死他!”

    顿时人群里居然冒出了好几个人。一看就是小痞子们的样子,花胳膊、假项链,黄毛戴耳坠的那种人。

    都这样了,那就干架啊!

    侯平安也没怕过谁,上来就干。一个人对四个人,居然丝毫不落下风,要不是这帮人不讲武德,有人动了刀子,在自己手上划了道口子,要不然皮都破不了。

    天昏地暗的干了一架,然后警察就来了。

    看热闹的还是有人看不下去,报警了。

    男人女人都一起被带到了派出所里了。女的由女警带进去审讯了,男的分开成两边,那边的四个人编了号,叫号进审讯室。

    侯平安享受单间,在另一件审讯室。

    “姓名”问话的人是个年轻的男警察,还有一个女警在旁边,估计是调节气氛用的,在一旁做着笔记笔录!

    “侯平安!”

    侯平安?男警察写下了这几个字之后,猛地就愣住了。这个名字好熟悉,扭头看了一下女警察,女警察也吃惊的转过头看了他。

    “欧雅泉?”女警试探着问了一句。

    “是啊!”侯平安有些晦气的说了一句,“我就是看不惯他打女人的样子,真的,我要是不出手,那女的就会被打死了……”

    “没那么夸张,你刚才说你是侯平安?对不起……我们得先核实一下!”女警比男警机灵一点,马上就站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不多一会儿,就有人进来了。

    其实事实已经非常清楚饿了,就是这男的问女的要钱,民间的贷款,这女的说了几次换钱,都没还上,还刷了那几人好几次。于是在今天晚上在女孩常去的一家酒吧堵住了她,于是就有了之前的那一幕了。

    侯平安这事儿吧,说见义勇为都是可以的,毕竟男的是动了手的,侯平安是属于制止。

    几个管事的都来了,搞清楚了事实之后,就给侯平安办理了手续,放人了。

    不过这事他们还是通知了童芸她们,结果就是好几个人都来这里领人。侯平安也不觉得不好意思。

    前世经常来的地方,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大摇大摆的出门的样子,让童芸都觉得脑壳痛。品牌形象啊,你这个当老板的,怎么就这么不靠谱?多大年纪的人了,还跟小年轻一样冲动?

    “你怎么回事?”

    坐上了童芸他们开来的一辆商务车,童芸面对着他坐着,没好气的问道。

    “我就是看不得打女人的男人。”侯平安翘着二郎腿,不得不说这种大型的商务车就是好,怎么坐着都行。还能睡觉,以后有时间了,肯定搞一辆。

    一看车标,是奔驰的,挺好的,明天找辜章明去。

    “侯总,侯老板,侯老师,大圣哥……求求你……以后做事靠谱一点啊,你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怎么还能跟一个小混子一样的?”

    童芸苦口婆心的劝说。

    “我倒是觉得挺爷们的!”周媛还对侯平安眨眼睛,表达自己对他的支持。

    “闭嘴吧,你这个八婆,就会纵容他,迟早会惯出事来的。先去医院吧!”童芸没好气的怼周媛,这俩死一伙的,骂周媛就是骂侯平安。

    先去医院搞了包扎,然后送侯平安回到了别墅。

    “向我保证,以后不惹是生非,不街上打架!”童芸在离开的时候,非要侯平安立个保证,操心啊!

    “我保证!”侯平安一本正经,看到的人以为他说的还是真的呢,“但是……不在街头打架,在床上呢?”

    “滚”

    童芸怒喝一声,扯着周媛就怒气冲冲的离开。

    周媛一边被扯的脚不沾地,还一边对着侯平安抛媚眼。说实话,这才是她认识的侯平安,什么身份地位,那都是狗屁,看不惯的老子就干死他,这也是周媛喜欢侯平安的地方。

    最后还张着口型对着侯平安,然后就被童芸强行的塞进车内了。

    “这么着急干嘛呢!”周媛慢条斯理的表达自己的抗议。

    童芸恶狠狠的:“我就是要让这家伙今天找不到门钻!”

    周媛:……

    第二天一早,侯平安就给辜章明打电话。

    辜章明正在店里呢,接到电话笑:“老侯,这么一大早打电话,肯定有急事!”

    “也不是,我就是来看看车。商务车,要那种顶大的,在里面可以睡觉,跷二郎腿的,嘿嘿,就是啥都能干的……”

    这最后那句话,再加上侯平安笑得“嘿嘿”的猥琐的声音,辜章明瞬间就懂了。

    “哦,明白,明白,安排上!”辜章明也笑得猥琐,“什么时候到?”

    “吃了早饭就过来!”

    “那行,我在店里等你!”

    只是辜章明想不到的是,明明说好了的吃了早饭再过来,一直等到十一点钟,才看到侯平安开着那辆JL的越野车过来了。

    辜章明迎上去,侯平安停好车,一看遥控锁,锁车门。

    “啧啧啧,怎么这么低调了?十几万的车拿来通勤啊!”辜章明调侃,“要不我送你一辆通勤车?”

    “就是个交通工具,啥车不是开?通勤足够了,得低调……”

    “哎呀,你这手是咋的了?”辜章明看到了包扎着手臂的侯平安,忍不住叫了一声,“这是被哪家的姑娘给咬了吧!”

    “咬个屁啊!被人用刀子划的!”侯平安于是将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

    辜章明就叹气:“上次不是给你说好了的吧,找个保镖啊。我帮你搞定,绝对的高手。而且即可以当司机,还可以为你出头,省得遇到这点狗屁倒灶的事情,还亲自下场。你又不是老大……”

    也是啊,说的有理。

    “那你给我介绍一个!”侯平安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466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