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妈妈的朋友2(狮情化欲)最新章节列表

   “嘘”

    远超常人的听力,让罗南捕捉到了脚步声,有一名警卫正朝这边巡逻走来。

    声音渐渐走进。    妈妈的朋友2(狮情化欲)最新章节列表  

    罗南听声辨位,闪身而出,那名警卫毫无觉察,就被他在脖子上捏了一下。

    警卫立即晕倒。

    罗南接住人,藏在一个柜子后面,拿起他的对讲机塞进兜里。

    伊尔莎已经找到路,指了一下:“这边!”

    她按下通话器:“海伦!”

    地下车库中,海伦通过入侵的电脑系统,黑掉了地下保险库的监控,同时提醒道:“你们只有五分钟!”

    伊尔莎说道:“足够了,你先撤。”

    海伦迅速收拾好东西,发动工程车,离开地下车库。

    罗南和伊尔莎转过一个拐角,看到一道独立的保险库,门是那种正统老式的双锁式安全门,正常情况需要两把钥匙才能同时打开。

    但这难不倒罗南,他有开锁大师的能力,取出工具稍微调试,花费不到两分钟,就打开了门锁。

    沉重的大门打开,罗南立即进入保险库,找到存放《独立宣言》的玻璃罩安全柜,取出十字剑,剑光闪耀,切开防爆玻璃,拿到《独立宣言》。

    罗南问道:“是不是它?”

    伊尔莎刚看过不久,扫了一眼,说道:“没错,是原本!”

    罗南随手卷起来塞进徽章空间,一把抓住伊尔莎,说道:“保持好平衡,不要吐了。”

    伊尔莎干脆抱住罗南:“走!”

    罗南发动瞬间移动!

    伊尔莎眼前发黑,天旋地转,异常难受。

    但这种感觉持续了不到一秒,眼睛就看到了正常景物!

    旁边就是林肯的大理石雕像!

    这是林肯纪念堂。

    罗南说道:“稍微喘口气。”

    伊尔莎双手紧抱罗南:“我没事!”

    罗南发动第二次瞬间移动,回到了希尔顿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伊尔莎眼睛能看清的时候,立即松开罗南,一屁股坐进沙发里,呼呼喘粗气。

    “没问题?”罗南取出《独立宣言》。

    伊尔莎稍微平复呼吸:“没事。”

    罗南看了眼《独立宣言》正面的文字,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伊尔莎接过来,翻看背面,羊皮书背面只有一行文字1776年7月4日签署的《独立宣言》。

    没有其他东西。

    “那個时代,就算隐藏文字或者图像,技术也不会太先进。”伊尔莎戴上特制的墨镜,没有发现,并不着急,取出一瓶酸液交给罗南:“用这个。”

    罗南拿了两张纸巾,酸液倒在上面,擦拭羊皮纸背面。

    伊尔莎问道:“有火机吗?”

    很多野外求生必备的东西,罗南这里都有存货,打着防风火机,炙烤羊皮纸。

    羊皮纸被火焰熏黑,开始变形。

    伊尔莎看到了文字,说道:“继续往下。”

    罗南继续烤,羊皮纸正面书写《独立宣言》文字的很多地方,开始发黑变形。

    这两个恐怖分子,根本就不在乎。

    反正不是自家的东西。

    “可以,我看完了!”伊尔莎摘掉墨镜,直接说道:“纽约,三一大教堂,藏宝图在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墓碑里。”

    罗南扣上火机,翻过来把烤的黑一团灰一团,又起皱变形的《独立宣言》扔在茶几上,问道:“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做什么的?”

    接着,想了起来,在《独立宣言》签署人和起草人的名单中,全部有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名字。

    “原来是美利坚的国父之一。”罗南一下就想通了:“难道这是他的后人留下来的信息?以汉密尔顿家族的能力,在《独立宣言》背后做点手脚不难。”

    伊尔莎了解的更多,大致上说道:“汉密尔顿是美国第一任财政部长,美利坚政党制度的建立者,已知的共济会成员之一,死于同政敌阿伦-伯尔的决斗,死后葬在故乡纽约的三一大教堂。”

    罗南好奇:“开国元勋死于决斗?”

    “好像是两人竞选总统还是纽约州州长之类的,伯尔输给了汉密尔顿,然后邀请汉密尔顿决斗。”伊尔莎说道:“两人开了枪,汉密尔顿打偏,伯尔射伤汉密尔顿,随即不治,大概是这样,我记不太清楚了。”

    能记得这些,还是最近追查宝藏临时查阅过资料。

    换成普通人,或许以为这是一个接一个耍人的游戏,但罗南与圣殿骑士团打过交道,宝藏存在的可能性很大。

    另外,氪金是下一阶段的目标之一。

    罗南说道:“看来我们要去趟纽约。”

    房门这时有节奏的敲响,罗南听出海伦大妈的呼吸声,过去开门。

    海伦大妈换了日常怀旧系列的衣衫,进来后略带诧异的看看罗南和伊尔莎:“你们速度真快。”

    罗南随口说道:“刚回来。”

    海伦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大口水,看到了《独立宣言》。

    她瞪大眼睛,盯着上面的毁坏痕迹:“这是原本?”

    伊尔莎说道:“原本。”

    海伦看似夸张,实则带着几分畅快说道:“上帝啊!你们把美国人最重要的立国文件毁了!”

    这东西现在没用了,罗南说道:“你喜欢可以拿去收藏。”

    海伦递给伊尔莎:“女士,还是你收着吧,以后可能用到。”

    伊尔莎卷起来捆住,收进徽章当中。

    外面不远处,隐隐有警笛声响起,罗南听得比较清楚,赶去国家档案馆那边的。

    “警方的车,看来被发现了。”海伦站在窗前说道。

    罗南说道:“发现只是时间问题。”他看了眼手表:“明天一早,我们开车去纽约。”

    伊尔莎应道:“可以。”

    …………

    国家档案馆,地下保险库。

    负责人艾比嘉尔博士一下电梯,就焦急的冲进最里面的保险库门口,存放《独立宣言》的安全柜空了!

    《独立宣言》不见了!

    这位历史和文学博士脑袋一沉,差点摔倒!

    扶住墙,按住晃动的胸口,艾比嘉尔博士想要进保险库,却被警卫拦住了。

    “博士,不要破坏现场。”警卫提醒道。

    艾比嘉尔点点头,现在的关键是找到嫌疑人,追回《独立宣言》。

    这里存放的可是原本!全美利坚最珍贵的一份文档资料!

    没过多久,警察和FBI全部赶了过来,但现场留下的痕迹,有用的东西不多,连监控都没有捕捉到嫌疑人图像。

    倒是在地下保险库一侧,厚实的混凝土墙上,开了一个能容成年人通过的光滑圆洞。

    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弄出来的,怎么看都不像是机器设备。

    因为失窃的是国家档案馆,丢失物品是《独立宣言》这种对美利坚异常珍贵的文档,带队过来的FBI特工级别非常高,比较了解超凡侧的一些情况。

    当即吩咐手下:“通知特事局,这案子与他们有关!”

    美利坚刚刚经历过严重的恐怖袭击,华盛顿上上下下正是最警惕的时候,电话打出去不到二十分钟,就有特事局特工赶到了档案馆。

    检查过墙壁上的洞之后,特事局的人没有推卸责任,主动揽下这个案子。

    《独立宣言》失窃,还涉及到超凡,案子立即上报,很快就来到弗林的办公桌上。

    弗林没有麻痹大意,立即找到霍克将军做了汇报。

    霍克将军看过初步调查报告,问道:“你有什么看法?”

    特事局快被那个恐怖分子折腾成惊弓之鸟,弗林很小心,很警惕:“我担心毁灭者又来华盛顿。”

    霍克将军也担心,但转念想了想,问道;“现场可有爆炸?”

    “没有。”

    “可有投掷类武器痕迹?”

    “没有。”

    说到这里,弗林稍微松了口气。

    霍克将军说道:“顺着档案馆的线查一下,不能大意。”

    弗林应声,准备离开。

    霍克将军又喊住他:“如果是毁灭者罗南,不要急于动手,我们需要集中优势力量,一举干掉他!”

    特勤局那边,唤醒了圣斧的传人,据说正在寻找富兰克林的学生,这些都是强大的战力。

    特事局这边,除了纽约的两名高阶法师,彗星公司那边还有底牌。

    …………

    华盛顿距离纽约不到四百公里,有高速公路相连,就算开车慢一些,半天也能赶到。

    进入纽约,未到曼哈顿之前,趁着海伦给车加油,罗南进入便利店,买了一份曼哈顿下城的旅游地图和景点介绍。

    纽约三一大教堂就在曼哈顿下城。

    这座教堂位于华尔街与百老汇大道交界处,最早由英国圣公会修建,目前是纽约最大的土地产权拥有者之一。

    “教会,总是富得流油。”罗南坐在后车座上,看着旅游介绍,颇为感慨。

    伊尔莎正在看地图:“你很缺钱?我记得你收入不少。”

    罗南实话实说:“开支很大!接下来还有天文数字的开支。”

    开车的海伦大妈插话道:“你使用的办法,耗资太大。”

    想想在伊拉克巴古拜,2000万美元买来的铠甲S用了一次就完蛋,多来几次辛迪加都撑不住。

    罗南平静说道:“没办法,我们面对的是美利坚。”

    汽车来到哈德逊河边上,通过林肯隧道过河,进入曼哈顿下车,堵车比较严重。

    伊尔莎看着繁华的大都市,说道:“如果宝藏埋藏在城市核心地带,怎么运走是个问题。”

    罗南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我这边有两件魔法储物装备,加起来差不多能容纳十几个立方,你那边有一个,回头我再找人去借一件。”

    杰丝手里有一件,在超凡黑市上买来的。

    罗南的储物装置里面,东西几乎都塞满了,重武器和炸药之类在黄石公园大规模消耗之后,又放入十几吨密度堪比黄金的魔化黑曜石等等。

    黑曜石和其他一些材料,暂时可以放在杰丝那里,杰丝手中也有一件法师徽章。

    罗南想了想,又说道:“纽约这边有个超凡集市,我曾经在那里买到过法师徽章,我托人打听一下,时间合适的话我们可以过去看看。”

    伊尔莎微微点头:“真要找到,东西尽量不要留给美国人。”

    罗南很好奇:“美利坚的国父们,会把宝藏藏在什么地方?”

    伊尔莎断定:“不会在美国之外。”

    确切点来说,必然在美国东部,可能就在纽约、费城、波士顿或者华盛顿某处,这样宝藏很难流出美国。

    顺着百老汇大道,来到华尔街的路口,相隔很远就能看到三一教堂高耸的哥特风格的尖顶。

    三一教堂现在是个旅游景点,对外公开售票,想要登上尖顶一览纽约风格,需要缴纳一笔不低的费用。

    罗南和伊尔莎伪装成一对普通的情侣,买票进入三一教堂。

    跟普通游客一样,先兴致勃勃的上了尖顶塔楼,站在塔楼上往下看,北边的大片空地上全是墓碑。

    周围没人,伊尔莎小声说道:“这边就是三一教堂的大墓地。”

    她以眼神示意其中靠近铁质围栏的棕黄色金字塔形石制坟墓,说道:“那就是汉密尔顿幕。”

    罗南在旅游地图介绍上看到过,已经认了出来。

    伊尔莎说道:“汉密尔顿曾经说过,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罗南淡淡的说道:“你相信吗?”

    放在正式加入圆桌骑士和MI6之前,伊尔莎对此深信不疑,这是文明世界最基本的原则。

    但现在?相信这话的人何止天真。

    伊尔莎提醒罗南:“小心瑞士银行。”

    罗南微微点头:“我只在瑞士银行账户存了一部分现金。”他也渐渐习惯用某些方式解决问题:“如果瑞士人真的要冻结我的账户,我只能说抱歉。”

    瑞士是中立国?中立国也不妨碍会爆炸。

    这对男女恐怖分子,在教堂这个“神圣之地”,一本正经的讨论起资金安全问题。

    罗南发动心灵之眼,切换到天上渡鸦的视角,观察周围形势。

    两人接着下楼,夹杂在一起下去的游客中,进入教堂北边的墓园。

    这边有专门卖花的地方,想要献花的人,可以掏十美元买花,放在墓碑前面。

    过后,会有专人把花收回来,继续卖给后面的游客。

    东边旅游行业的很多做法,都是跟着西方学来的。

    先山寨,再融汇惯用,然后发扬光大。

    罗南和伊尔莎各自买了一束花,进了墓园里面,这边埋葬着不少名人,最有名的自然就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这位美国国父。

    两人来到幕前,放下鲜花,简单观察,看起来跟周围的美国人一样,像是在缅怀。

    墓地露出地面的部分由石头垒成,方形的底座上面,是类似于金字塔形的尖顶墓碑。

    底座刻着汉密尔顿的一句话妥善管理国家的债务将是对国家的恩赐!

    坟墓后面,是人来人往的华尔街。

    哪怕正在闹严重的金融危机,行人仍络绎不绝。

    街道与墓地之间,只有一道不足两米的铁艺栅栏相隔。

    没有任何安保,更没有超凡者,除了人多不好动手外,其他没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

    罗南和伊尔莎很快离开教堂,又专门在附近看了一下,这边基本没有监控。

    绕到另一个路口,上了汽车。

    伊尔莎说道:“汉密尔顿的墓地临近华尔街,白天不方便动手,只能等晚上。”

    罗南赞同:“等凌晨再过来看看。”

    车子开向第五大道,罗南回头看一眼:“我们最好隐秘行事,尽可能掩饰行踪,在美国人察觉之前,就找到宝藏。”

    伊尔莎虽然第一次准备做挖坟的活,但观察的很仔细:“墓碑的石头不是正题,能拆解开,我们拿到东西,再进行回填,几天内起码不会有人发现。”

    海伦大妈插话:“挖美国国父的坟墓,华盛顿当局知道会不会发疯?”

    三人找到家五星级酒店入住,又讨论了一下晚上要做的事。

    罗南看眼时间,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找人借东西,晚上十点之前回来。”

    伊尔莎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

    罗南出门,下来酒店大楼,给杰丝打了电话,开车直奔长岛。

    楼上窗户前,海伦大妈放下窗帘,退后几步,问道:“女士,你不想知道他在纽约的朋友是男是女?”

    伊尔莎淡淡说道:“没有必要。”她看得很通透:“做我们这一行的,随时都可能会死。”

    海伦大妈叹了口气:“也是啊!未来,是种奢侈品。”

    伊尔莎看看时间:“走吧,我们出去买些工具。”

    拆美国国父墓碑这种高端工作,总不能用手去挖,出于基本的尊重,怎么也得用工兵铲之类的。

    一般铁的不行,要用合金钢的。

    希望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不会让人失望。

    …………

    长岛,纳苏郡。

    接到罗南的电话,正在处理投资的杰丝扔下手头的工作,立即让女司机开车返回长岛。

    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停在门前,杰丝不等女司机过来开门,自己推开车门就下了车,手朝司机一摆:“你先回去吧。”

    女司机等待老板进门,发现老板走路好像都在飘!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老板扭起挺翘的臀部,忽然就想到了看见主人回家的小狗。

    女司机打了个机灵,不敢再多想,连忙发动劳斯莱斯离开。

    杰丝进了门,见时间还早,连忙来到楼上,脱掉衣服去洗澡。

    洗完澡,站在玻璃镜子前,略微打量自己。

    该白的地方白,该红的地方红,改突起的地方丰满,该瘦的地方没有半分赘肉。

    “不化妆也好看!”杰丝轻轻拍打酡红的脸蛋:“莪是无敌的青春美少女!”

    说完,意识到不对!

    立马改口:“我是他的美少女!”

    这种念头起来,再也压制不住,那种从属于一个人的依靠,给她满满的安全感和幸福感。

    杰丝裹上浴巾,吹干头发,出盥洗室进入衣帽间,打开一个特殊的衣柜,犹豫不决:“该穿哪一套呢?”

    里面全是特殊的制服,能让人随时变成护士、学生或者女总裁之类的。

    杰丝选择困难症发作了。

    好想每一套都穿给他看,好想立即派上用场,好想……

    “还是等他来,让他做决定吧。”杰丝想了想,找出一套修身牛仔裤穿上,下了楼。

    坐在沙发上,伸长脖子往外看,根本坐不住。

    干脆拿了本书,出门坐在廊檐下面,翻起书来。

    书上写的是什么,一个单词都没看进去。

    终于,那道熟悉的人影出现在了门前。

    杰丝扔掉书,穿着高跟鞋就往院子门口跑,跑的太快,长长的金发在脑后飘起,阳光照在上面,像是一条金光闪耀的披风。

    门打开,人进来,杰丝却下意识停住,心里想却又不敢直接扑上去。

    心尖在颤。

    胆气不足。

    罗南回身关上门,冲杰丝笑了笑:“很漂亮!”

    “啊”

    杰丝兴奋的叫了一声,合身扑在罗南身上,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了他脖子上。

    罗南抱着她进了房门,坐在沙发上。

    杰丝舍不得下去,就坐在他腿上。

    都那么多次了,扮演过好多角色了,杰丝或许会胆怯,却不会有不好意思之类的情绪。

    罗南问道:“什么时候从罗马回来的?”

    杰丝的脸不停剐蹭胸口结实的肌肉:“上个周,你留在罗马的金币,处理了接近一半,剩下的需要等等,要不然只能当纯度不高的黄金卖。”

    罗南还不能完全确定建立灵魂圣殿需要多少黄金,说道:“可以,暂时先留在罗马。”

    杰丝继续说道:“卖出去的钱,我存在了瑞士银行的账户里。”

    罗南略微想了一下:“多分解几个账户。”

    “嗯,你放心,我会处理好。”杰丝低声问道:“你需要钱?”

    罗南简单说道:“不止要钱,还需要在纽约人口稠密处,购买一栋独立的房产,你暂时收集一下这方面的资料,最好放在曼哈顿。”

    杰丝指了指天花板:“这里不好吗?”

    罗南说道:“有别的用处。”

    杰丝放下心来:“好,回头我亲自去做。”

    她转而问道:“你这次在纽约待多久?”

    罗南说道:“天黑就要离开,我临时过来有点事。”

    就是来纽约挖个美国国父的坟。

    杰丝一下收紧双臂:“这么着急?”

    罗南笑了笑:“时间不等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464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