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想吃你吃扇贝里的珍珠;男朋友爆我菊啊好深

  媒体嘛,就是故意拱火的。

    热心传递弹药,恨不得两边打起来:“之前已经有好长段时间没有上节目了,今天特意上节目大谈特谈明来小姐,据说有很多揭秘……”

    荆小强刚跟宫泽一起下车,麦克风就塞得跟草船借箭的假人似的密密麻麻,积极的传递小道消息,晚点电视节目就要播出。    我想吃你吃扇贝里的珍珠;男朋友爆我菊啊好深    

    肯定是超级热门的收视率呀,您要不要说点什么?

    荆小强有点腻歪,前男友出来闹腾,还爆料前女友的揭秘,这很不体面呀。

    还好这年头手机摄像头没发明,包括便携式摄像机都刚上市不久,爆出燕照门的概率很小,毕竟那也是三五年前的旧事了。

    但旧爱把以前亲密时候的事情拿出来说,无论出于什么目的都是很LOW的行为。

    任何前任,都应该是通讯录里默默的名字而已。

    所以帮宫泽挤开麦克风,荆小强摆摆手:“没什么好说的,每个人都有做事说话的自由,但前提是以不伤害别人为标准,谢谢。”

    又有个记者抓住机会提问:“从你跟理惠小姐的关系来说,又出现跟明来小姐的亲密照片是不是不正常?”

    宫泽悄悄的举手树大拇指,但依旧低着头躲在荆小强臂弯下往前走。

    记者们顿时哗啦啦的拍照记录这个手势。

    激动,小情侣有矛盾了!

    巴不得当场吵起来。

    荆小强停步回应:“我觉得很正常,我有很多女性朋友,当然理惠有她的看法,这是我们私下探讨的分歧。”

    记者们更激动,这就是承认了!

    刚才那个记者赶紧:“是不是可以理解你和理惠小姐的感情出现了裂痕,出现了危机?”

    宫泽马上从荆小强胳膊探头:“胡说八道!没有!从来都没有!”

    荆小强哈哈哈的笑着抱住她的腰,把恨不得大骂一顿的美少女攥着走。

    记者们等了这么久,哪里舍得放他们离开。

    围追堵截,毛茸茸的麦克风一个劲儿往荆小强嘴边杵。

    荆小强无奈:“各位等了几个小时吧,有大把时间准备提问,结果就问这,你们难道就不能关注我们来到这里即将推出的音乐吗,作为艺人、明星,最重要的还是业务能力,理惠的新电影已经开拍两天,三天后我在东京的第一场摇滚演唱会也要登场,各位就不能问这些?”

    不,就关心八卦!

    好不容易挤出重围,抵达录音棚,潘云燕那亮晶晶的眸子,欲言又止的表情,分明也想打听。

    好在中森泰然:“换做以前,肯定会觉得心如刀绞,现在居然没感觉,甚至还有点好笑,好笑我自己差点为这种人丢命。”

    荆小强赶紧抓住机会对现场的美女们宣传:“看见没,看见没,大姐姐的以身说法,不要在渣男身上浪费青春年华,特别是你,你,你……”

    从宫泽、杜若兰到潘云燕都被他点到。

    美女们都不以为然,天海还敢带头唱反调:“罗桑,你说的渣男往往都对女生具有致命的吸引力,很多女生往往宁愿跟这种男生经历痛苦,也不愿意找个普通乏味的男生安安稳稳到结婚,根据我的经验,越是漂亮的女生,这种比例越高。”

    中森都不跟他站一边:“对啊,以前我的确会因为他辜负了我的心意觉得伤心和破碎,那么几年都沉溺其中,现在发现没什么意思,执着没什么意义,不甘心没什么意义,我非要勉强也没什么意义,但遇见你之后,我也没觉得曾经的经历后悔呀。”

    宫泽烦死了:“你到底要怎么样?!”

    中森太极八卦连环掌的慢悠悠:“要跟自己好好相处,把那些不被回应的真心,温柔的爱意都放到自己身上,把更多注意力往自己身上堆,这才是成熟的人生。”

    荆小强赶紧鼓掌。

    经历,真的不白费,姐介就是要靠谱得多。

    黑仔他们笑嘻嘻的在旁边看这边闹腾完才示意:“这边的设备、条件都太棒了!中森小姐刚刚录的新歌,非常棒,我想足以回应这样的八卦消息吧?”

    当然就是那首《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不过就是几十平米的小录音棚,设备器材都是这个时代的顶尖,特别是超出大多数国家地区的电子音效混响设备。

    都让人口水不已。

    须藤还瞧不起:“滤波、回响都有问题,声场设计还是不够严谨。”

    看来已经了解她身份的金牌录音师愣是没敢吭声。

    音乐才华,在世家面前屁都不是。

    还得是荆小强这样才华加商业魄力能镇住人。

    他摸着下巴的胡茬,听完中森的演绎:“过几天跟我们上舞台去表达回应?”

    中森优雅的小鞠躬:“这是让我最满意的安排。”

    宫泽还是要都哝:“那天说了是我的歌!”

    中森马上化身大姐姐搂住说好话:“罗桑不是给了你十几首电影里的歌曲吗?”

    荆小强回应:“谢谢,歌是她的,但唱还是你们来吧,若兰,你负责帮宫泽配音替唱。”

    杜若兰嗯。

    《歌舞情人》里面十余首歌,两首是女配角唱的,身为歌舞团成员,天海的唱功起码不拉胯。

    三四首是男主唱的,有两首女主独唱,然后其他都是男女声二重唱。

    宫泽提气,却又不得不按捺下去,她的嗓子是真的不行。

    使劲撇嘴。

    中森笑嘻嘻的咬耳朵开解她,还帮她鸣不平!

    因为黑仔马上让录音师把杜若兰的日文版录音放出来,荆小强就各种提意见!

    “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偏心,我唱歌你怎么从来都不提意见?!”

    包括上回在沪海抢拍之类,荆小强都不是提意见,而是各有各的特色。

    所以他解释起来也哭笑不得:“姐介,你都成名出道十年了,你唱腔特点早就有了自己的风格习惯,我提什么意见,我们这是美通一体化的教学!”

    这下连宫泽都活泼起来,难得跟天海、须藤都一起递上鄙视眼神:“偏心就偏心,还要找借口……”

    真是怪不得连黑仔他们都起哄,荆小强给杜若兰的歌曲。

    是从词曲到演唱技巧,甚至动作细节都全盘打造。

    差异巨大!

    比较一下在场所有人,杜若兰跟大家最大的区别不就是天赋过人嘛?

    这简直就是须藤、天海包括中森最不起眼的地方,男人,呵呵。

    宫泽好点,但差很远,也同仇敌忾:“怪不得他们到剧团第一件事就是讨论内衣!”

    中森不知道这个场景,天海偷笑点头作证,须藤吃惊自己的客户居然如此变态。

    其实在荆小强这里多简单,除了人家都是成名成腕的大神,哪里需要自己多说,主要还是好东西当然留给自家人。

    国籍这个东西,在他这里有永恒的界限。

    更何况,培养杜若兰的确具有非常划时代的意义,一个只能说中规中矩的嗓音条件,依托这种专业美声通俗唱法训练,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就能意味着美通教学能获得多大认可。

    杜若兰当然能听见小鬼子姐妹们的议论,不动声色的吩咐闺蜜:“拍下她们嫉妒的嘴脸……嘻嘻,这下我明白罗莉被开小灶的时候什么心情了,你还真不是带着私心的哦?”

    最后对荆小强说的,他简直如释重负:“你终于明白为师的苦心了!”

    杜若兰却趁着潘云燕跳过去拍照,悄悄小声:“可这份独享还是很容易让徒儿觉得感动啊。”

    荆小强语重心长:“如果仅仅为了感动,忽略了这份意义,那才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

    杜若兰嫣然一笑:“你说的,成年人不做选择,全都要!”

    果然是拿得起放得下,顺手抓起旁边的吉他:“还是这个造型?衣服要怎么配?”

    荆小强没忍住诡笑:“这会怕是就要走性*感路线了。”

    杜若兰飞快低头看眼:“啊?不是一直叫我不要把这当成特点吗……”

    荆小强解释:“两个原因,第一以前你是演员,演员的身体语言非常重要,你这太容易符号化了,一旦让人把注意力集中到这里对你以后的角色选择就很狭窄,但现在你是歌手,身体符号的重要性天然下滑,反而是需要些旁的特色来弥补你唱功的不足。”

    可能两人一开始就捣鼓运动内衣,杜若兰耳根有点红,但也能坦然面对自己的天赋:“嗯……只要不是卖烧就行,那还是太难为我了。”

    荆小强摆手:“不需要,第二就是我们现在在国外,整体风气还是要开放许多,反正只是舞台表演形象,最多也就是到我们第一次舞蹈表演那种尺度,运动内衣外穿而已。”

    杜若兰长舒口气:“那就行……”

    荆小强再跟黑仔他们商量了下,杜若兰换上把电吉他。

    那种之前民谣的气质瞬间洗掉,有点摇滚范儿了。

    接下来几天肯定还要跟着黑仔他们恶补下弹奏动作。

    杜若兰却已经有点脱胎换骨,按照荆小强刚刚要求的动态细节站到麦克风前面……

    荆小强甚至有点迫不及待的想看见她光彩夺目登场的样子。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461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