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强占青梅(h)(捣出白沫h)最新章节列表

    “好好,我答应你就是……快放开我,会被人看到……”外面巡逻士兵路过时候的甲胄撞击声清晰可闻,梵昵儿不敢剧烈反抗,只能哭丧着脸央求,如果被人撞上,她梵昵儿家族奕箭大师的英明可就一扫而空。

    “不准冷冰冰的,要热情洋溢的对我。”    强占青梅(h)(捣出白沫h)最新章节列表      

    “嗯嗯,我答应你就是……”梵昵儿只想快点脱身,连忙不迭的点头答应。

    “这还差不多。”周森得意洋洋的松开梵昵儿。

    梵昵儿坐起,慌忙整理衣衫,一脸红霞似火。

    “大师,王爷有请。”一个卫兵进来弯腰施礼。

    “好的。”

    “差点被发现。”待得那卫兵出去,梵昵儿心有余悸的瞪了一眼周森。

    “过来。”看着梵昵儿那娇嗔模样,周森心神又是一荡。

    “干什么?”梵昵儿看了一眼门边,迟疑了一下。

    “过不过来?”周森撸起袖子,一副你不过来我就过去的样子。

    “好吧好吧,我过来。”

    梵昵儿吓了一跳,一脸认命的挪到周森的身边,立刻被周森一把抱住肆意轻薄。

    “你真是我命里的克星。”梵昵儿脑袋埋在周森的怀里轻声呢喃。

    “这几天为什么对我如此?”周森问。

    “我怕……怕爱上你……”那卫兵还在门外,梵昵儿不敢大声。

    “这倒是,像我这种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如玉树临风的男人,是很容易被人爱上的。”周森大言不惭道。

    “就你贫嘴……”梵昵儿的纤纤玉指在周森的额头上戳了一下。

    “今天晚上陪我!”看着梵昵儿那娇羞的模样,感受着那娇躯散发的青春活力,周森已经是欲-火焚身。

    “不行……这里不方便……”

    “我不管,不然,我就到你那里去。”

    “……那……还是我来你这里吧,这里可是左贤王的营地,戒备森严……你不能到处走动……”梵昵儿的喘息越来越急促,一双蓝色的眸子已经是意乱情迷。

    “好,我等你。”

    “嗯,我先去见左贤王,你别乱跑,这里很多高手的……”

    “去吧。”

    “嗯。”

    梵昵儿站起,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丝和衣衫,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那入骨的冰寒消失得无影无踪,代之的是风情万种和无尽的温柔。

    当梵昵儿的身影刚刚消失,周森猛然翻身跃起,人就像离弦的箭一般奔向门口,用“静”小心翼翼的搜索着周围的动静。

    循着梵昵儿的路线,“静”一点一点的延伸。

    左贤王果然是住在那宫殿式的帐篷里面,看来,那家伙对自己安全有着绝对的信心,根本不担心被人发现他睡觉的地方。

    梵昵儿在那卫兵的带领下,进入了帐篷。

    就在周森的“静”刚要随之进入的时候,一丝警兆升起,几乎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周森收回了“静”,紧接着,一股铺天盖地的狂暴杀伐之气席卷而过……

    周森的身体凝固,宛若雕塑一般。

    那席卷而过的凶厉杀伐之气让他周身的汗毛竖起。

    这左贤王的营地,果然是藏龙卧虎!

    周森暗自骇然,再也不敢用“静”搜索附近,老老实实的盘坐,修炼“姿”,等待梵昵儿的消息。

    ……

    在那巨大奢华的帐篷里面,身形威武的左贤王雄踞上首,在他的背后,是数个手持巨盾的怒目金刚,在下首一侧,则是他的智囊团和一群军人。

    众人和梵昵儿都很熟悉,寒暄一番后坐定,梵昵儿也不啰嗦,开门见山把周森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她隐去了一些关键情节,她战败被俘还有和周森刀枪不入,在草原躲避大雨的事情都一介隐去。

    “不知道王爷是否有心?”梵昵儿端坐在左贤王一侧,一脸肃穆,仿佛冰山一般。

    “大师引荐,本王自然不用考虑,您说的那些条件,本王也能够一一答应,但是,听大师所说,那人乃大汉马贼,却又有功术之印,这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本王有些疑惑。”

    “王爷,我与那人,只是偶遇,起了爱才之心,至于其它,还需王爷自己决断。”梵昵儿何等人物,立刻把麻烦推得干干净净。

    “嗯,大师一番好意,本王自当放在心上,要不,先行暂住几天,本王还有些琐事处理,如何?”

    “也好。”

    听到左贤王说让她住下,梵昵儿突然想到和周森之约,脸上顿时一红,心脏一阵急剧的跳动,连忙起身告辞。

    “各位卿家?”左贤王看了一眼众人。

    “王爷,如果那周森真是梵昵儿所说的那般厉害,倒也算个人才,可以招揽。”

    “那人不知道到底是否有梵昵儿所说的有功术之印?”左贤王抚了抚摸短须,脸上露出思忖之色。

    “万爷,此事一试便知,明天风太师和呼延胜勇士会带贵客拜访王爷,不如,就找个机会让他们切磋一下,证实那人是否真有功术之印,顺便,也可以让那些客人知道我们匈奴之威武。”

    “如此甚好,只要证实那人真是有功术之印,本王自然会招揽重用。”左贤王眉头一展。

    ……

    左贤王和一群智囊团商量不提。

    话说浩哥。

    浩哥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一群乌合之众聚拢。

    在那些牧民穷追不舍之下,一群厨师工匠死的死,散的散,最后,被聚拢的人也才十七人。聚拢了一群残兵败将之后,浩哥连夜赶路,途中又遇上绵延不绝的暴雨袭击,又有两个工匠因为伤势发作而死亡。

    当一行人拖拖拉拉到达左贤王的牧场边界之际,总人数只有十五人。

    有了上一次血的教训,一群工匠再也不敢分散。此时,众人已经明白,这大草原就是一头吞噬生命的猛兽,唯有齐心协力,才有活着回去的可能。

    “那里就是左贤王的营地。”浩哥手指前方。

    在浩哥手指的方向,约十里之外,有一个椭圆形的湖泊,在湖泊的一侧,无数的帐篷星罗棋布。

    “浩哥,那些帐篷成百上千,而且有卫兵把守,我们根本没有办法靠近。”金小胖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

    “是的,根据线报,这营地长期驻扎的士兵就超过了二千,而且,其中有大量的高手,理论上,我们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靠近左贤王的营地。”

    “那我们怎么办?”

    一群人面面相觑。

    “大家放心,我有办法让大家神不知鬼不觉的靠近营地,而且,我们在营地里面,还有内应。大家跟我来!”

    浩哥一脸信心,大步走下山坡,朝湖边走去。

    “浩哥,我们的马怎么办?”

    “弃马!”

    浩哥头也不回。

    弃马!

    众人意识到不妙,本是跟上的身子又停了下来。

    “我们骑马根本不可能靠近营地,哪怕我们强行靠近营地,估计还没有找到左贤王的金帐就被绞杀,所以,我们务必要悄无声息地靠近营地。”

    “那我们到时候怎么逃走?”金小胖嘀嘀咕咕道。

    “我们有内应,他会为我们准备匈奴马,只要我们在约定的位置出现,就会有马。”

    “哦……”

    人们互相看了一眼,提心吊胆的跟随着浩哥身后,一路小心翼翼的销毁形迹,避免被追踪。

    下了山坡之后,又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到湖边,到了湖边之后,找了一处水草茂盛的地方隐藏形迹,然后,浩哥开始高手众人潜水之法。

    潜水很简单,就是在水中潜行,把一根伪装的特制吸管含在嘴里呼吸。

    浩哥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在水中潜行靠近左贤王的营地,因为,根据线报,左贤王的营帐离湖边不远。

    当然,说起来简单,其实还是需要训练,因为,从这里到左贤王的营地至少有二十里,也就是说,他们要在水中潜行二十里的路不能浮出水面。

    除了训练一群菜鸟潜水,浩哥还要通过一些特殊的通信手段告诉内应,所以,刺杀行动就决定在了第二天晚上。

    当一群工匠看到浩哥从水里面捞起大量器材之后,顿时放心了不少。

    很显然,浩哥早就为这次行动做好了准备。

    就在浩哥为第二天晚上的刺杀行动做准备的时候,周森一个人正在帐篷里面索然无味。

    梵昵儿出去之后一直没有到周森的房间,显然,她怕引起闲言碎语。

    周森又不能出去随便走动,闲得慌,只好淬炼龙甲,可惜,任凭他如何淬炼,那龙甲依然没有丝毫变化。其实,此时的龙甲,已经看不见了,除了肌肤上隐隐约约可见龙鳞的灰色图案,基本上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不过,那星星点点的金芒依然璀璨夺目。

    修炼了一个下午,周森整整吸收了两颗妖兽极品能量石,龙甲依然巍然不动。

    眼见龙甲无法淬炼,周森干脆淬炼那些储存在身体里面的妖兽能量石能量。

    当周森用两道若有若无的超能力淬炼妖兽能量石能量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因为,大量的能量在身体里面几乎已经质化了,身体里面奇经八脉都注满了能量。

    周森依稀记得,九天玄女曾经说过,妖兽能量石,本身蕴含着魔气,身体里面流窜的那股狂暴杀伐之气,正是和妖兽的本命之气,而妖兽,和人类的体质不一样,魔气与超能力本就水火不容,人类要想吸收妖兽能量石的能量,本就非常危险,轻则爆炸,重则粉身碎骨,形神俱灭。

    在修神界,灵兽的能量石很受欢迎,因为,灵兽的能量更平和,容易吸收。

    超能力者在吸收妖兽能量石的时候,都是用超能力炼化,然后溶解入生命的本源之中,再灌注到淬炼的兵器或法宝之间。

    按照沈慧敏所说,凭借丹炉炼制的灵药等宝贝,能够通过改善人体经脉,然后徐徐吸收。

    看来,自己有些急功近利了。

    周森一边思忖一边炼化能量,身体里面两道风驰电掣窜动的超能力越来越凝结,隐隐约约有喷薄而出的迹象。

    只是一炷香的时候,那宛若实质化的能量居然被完全炼化,那磅礴的能量就像泥牛入海一般无影无踪。

    为什么会这样?

    周森百思不得其解,他能够感觉到他的体质又发生了一些改变,但是,他的超能力自始至终都停滞不前,处于那隐隐约约的喷薄状态却又没有晋级的迹象。

    难道,自己的身体成了炉鼎?

    想到这里,周森内心激动得无以复加,因为,他可是记得,《无敌秘籍》的序里面曾经提到,人类乃是上天的宠儿,身体结构本身充满了无穷的奥妙和变化,只要确定了正确的方向,可以把人体炼制成一个炉鼎,而这个理念,与有异曲同工之妙,毕竟,周森本身就是一个炼器师。

    如果自己的身体就是炉鼎,那么就意味着,可以炼化任何宝物灵药。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那两道超能力,其实不是什么超能力,它们只是炉火而已。

    困仙链!

    想到这里,周森立刻摸出困仙链,开始用两道超能力淬炼困仙链,让周森感到诡异的是,原本实物的困仙链,居然立刻消失无形,幻化成为一缕青烟……

    困仙链!

    我的困仙链呢?

    “和尚,我刚才试着用超能力炼化困仙链,但是,那困仙链被超能力淬炼,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周森遍寻不到困仙链,顿时大吃一惊,急忙唤出释旦领询问。

    “啊……你……你炼化了困仙链?”释旦领一脸仿佛看到鬼一般看着周森。

    “有问题?”

    “大哥,你炼化了困仙链。”释旦领长叹道。

    “可是,我找不到困仙链啊!”周森一脸郁闷。

    “你已经把困仙链炼化进入了身体,进入了神台神识之中,自然是找不到。”

    “那有什么好处?”周森最关心的是有没有好处。

    “大哥,炼化神器,乃是每一个人超能力者梦寐以求的事情啊,肯定是有着莫大的好处。也就是说,那神器已经把你当成了主人,以后,就可以拿出来战斗了。”

    “我喊你大哥好不好!奶奶的,老子都找不到困仙链了,我还战斗个屁啊!”周森见释旦领老是说不到点子上,怒骂道。

    “咳咳……好吧……这个,和尚也不清楚……估计是你的超能力不够,虽然炼化了,却是没法与困仙链取得联系,不过,你可以查查神台,应该能够找到困仙链。”

    “神台……咦……我找到了,它悬浮在空中。”

    “悬浮在空中?”释旦领一双眼睛瞪得如同灯笼一般。

    “是啊。”

    “你那空中有多大?”释旦领急切的问道。

    “很大,看不到边,就那困仙链孤零零的悬浮在空中……怎么啦?”

    “苍天啊!大地啊!和尚一心向佛,潜心修行了数百年,神台才数尺方圆,你你……你居然看不到边……呜呜……这世道,这是什么世道啊……”释旦领痛哭流涕,悲痛欲绝。

    “咳咳……和尚,神台有什么好处?”

    “你可知道有一句俗语,‘心有多宽,天就有多大!’。”

    “嗯?”

    “神台的空间决定着超能力者的潜力,而神台的大小,有两种,一种是先天就有的,被成为逆天的天赋,而另外一种,则是后天修炼的,譬如一些人,原本资质愚钝,却因为后天的修炼和奇遇,也会扩展神台……”

    “具体一点。”周森打断了释旦领的唠唠叨叨。

    “好吧,具体一点,很简单,神台越大,你所拥有的私人空间就越大,那可不同于乾坤戒的空间,那完全是你个人的空间,在那个空间里面,你就是高高在上的王者。譬如,那困仙链,在你的空间里面,谁也抢不走了,你就是它主人……咦,也不完全是主人……”

    “此话怎讲?”

    “有些神器,慢慢会产生意识,拥有灵魂,甚至于能够开天辟地,拥有自己的空间。”

    “这么厉害?”

    “再厉害也不会超过自己的主人,哪怕是它们开辟了自己的空间,那也是神器主人的子空间,不过,神器主人,一般懒得管那些微不足道的空间……”

    “不懂……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神台也可以拥有生命一般。”

    “传说中的一些远古仙人,都有自己的神台空间,为他们提供源源不断的灵力。”

    “神台也可以产生灵力?”周森越听越糊涂。

    “是的,当一个空间诞生生命之后,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力量,其中,有杀戮之力,仙灵之力,信仰之力,形形色色,应有尽有,当然,空间主人也无法吸收所有的力量,只能吸取适合自己的力量……有些上古仙人,因为神台里面的灵力泛滥成灾,不胜其烦,会用法力把那空间剥离神台神识,扔到一些未知空间,让它们自生自灭,那些地方,被称为‘遗落的世界’,意思是没有主人的世界……”

    “神魔大陆会不会是是遗落的世界?”周森突发奇想。

    “不会,神魔大陆曾经经历过神魔大战,和尚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仙人的神台空间能够承受神魔大战的力量。”

    “哦……”

    “有人来了,咦……是梵昵儿……看那妞目含春色,难道,你把她干了?”释旦领精神为之一振。

    “干了……和尚,你能不能有点素质?”

    “大哥,你都干了,和尚我说说也不行啊!”释旦领一脸鄙夷之色。

    “……”

    “看样子,你今天晚上又要折腾了,孩子,悠着点,色是刮骨的钢刀啊……”

    “滚吧!”

    周森切断了与释旦领的联系,神识里面顿时安静了很多。

    “周森,你为什么不点灯?”一阵香风袭来,梵昵儿在黑暗之中轻轻摸到周森的身边。

    “反正要熄灯的,何必点着。”周森毫不怜香惜玉,一把把梵昵儿扯到怀里。

    “嘤……把灯点上,卫兵知道我来这里看望你,如果不点灯,会惹人怀疑的……嘤……周森,你真是我的命里的克星……”

    “良宵一刻值千金!”周森哈哈笑道。

    “别笑……必须得点灯!”梵昵儿吓了一跳,没有丝毫瑕疵的纤纤玉手掩住了周森的嘴。

    “好吧,点灯就点灯,你不怕点灯,难不成本少爷还怕了。”周森松开梵昵儿,点燃了油灯。

    温暖的灯光之下,梵昵儿娇艳如花,含羞带怯,在灯光之下更是惊心动魄。

    “周森,我有话说。”见周森一双眼珠子死死的盯着她,梵昵儿羞得一脸如同火烧云,连忙整理衣衫,挽起秀发。

    “嗯嗯,我先忍着,你说。”周森看着灯光下的梵昵儿,一脸如痴如醉。

    “左贤王已经答应了明天见你,你可要好好表现,不然,你的万头牛马,成群仆役和无数的美女都要落空了。”梵昵儿一脸意乱情迷。

    “嗯嗯,我一会好好表现,万头牛马无所谓,成群仆役也无所谓,关键是,那无数的美女啊……啊……”

    周森话还未落音,梵昵儿一把掐在了周森的大腿上,掐得周森疼得一脸扭曲,又怕惊动别人,只能发出压抑低沉的惨叫声。

    “还要不要美女?”梵昵儿气愤的盯着周森,玉手依然掐在周森腿上不松。

    “不要不要……”周森连连摇头。

    “如果你以后荣登十大勇士榜,我可以允许你还找三个老婆。”梵昵儿一脸羞涩道。

    “谢谢昵儿。”

    看着梵昵儿那羞涩的模样,莫名的,周森心情感觉无比的沉重。

    周森并非薄情寡义之人,他利用梵昵儿接近左贤王只是临时起意,他压根就没有想到冷若冰霜的梵昵儿会对他动情。

    “我果然还是太善良了。”周森暗自叹息了一声。

    “周森,你怎么啦?”梵昵儿立刻看出周森情绪有些低落,“你是不是担心没法登上十大勇士榜?别担心,以你的实力,登上榜单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呵呵……”周森无言以对。

    “周森,熄灯吧。”梵昵儿一脸妩媚的看着周森。

    “你不怕他们知道?”周森一愣。

    “迟早也要知道的,我不怕。”梵昵儿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似的。

    “不,我喜欢点着灯,我喜欢看着昵儿。”

    周森强颜欢笑,此时的周森,他的心脏莫名的一阵刺痛。梵昵儿居然毫不顾忌自己的清白名声,由此可见梵昵儿的决心,而这种决心,对周森无疑是沉重的负担。

    梵昵儿并不知道周森内心所想,听到周森说喜欢看她,一脸娇羞,心中却是窃喜不已。

    正所谓是女为悦己者容,周森的话,无疑极大的满足了梵昵儿的虚荣心。

    在橘红色的灯光之下,两个人影纠缠在一起……

    今天的梵昵儿为了弥补前些天对周森的冷落,显得格外的热情洋溢,而周森却是有些心事重重。

    哪怕是在那狂暴的冲撞之中,周森都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自己是否太优柔寡断?

    自己只是这颗星球的一个过客,梵昵儿也只是他的敌人而已,为什么会对她的未来担心?

    不行!

    不行!

    不能再优柔寡断,不能!

    ……

    灯火摇曳。

    梵昵儿慵懒的躺在周森的怀里。

    “周森,你们大汉帝国的男人都是薄情寡义之徒,你会是吗?”梵昵儿轻轻的抚摸着周森的胸膛,数着那龙甲上那一颗颗璀璨的金色星星,她很惊异周森的纹身居然如此独特。

    “不会。”

    “我知道你不会。”梵昵儿轻轻笑着。

    “为什么?”周森一愣。

    “感觉。”

    “感觉……你相信你的感觉吗?”周森苦笑。

    “我相信,我是奕箭大师,而奕箭,最重要的就是用感觉来驱使箭矢,而不是用弓弦。”

    “我觉得,这与奕箭应该是两回事。”

    “一样,奕箭要用心,而看人,一样要用心,我相信,我不会看走眼……你……你只是有些好色……”

    “不是有些,是非常。”周森一脸义正言辞的纠正道。

    “我知道。”

    “你不担心?”

    “担心,当然担心,但是,担心有用吗?在草原上,平庸的男人才会娶一个老婆,不凡的男人,谁不是妻妾成群,如果昵儿想要找一个不平凡的男人,自然就要接受那个男人所有的缺憾。”

    “你会接受那个男人所有的缺憾?”周森心中一动。

    “是的。”

    “所有?”

    “是的!”梵昵儿斩钉截铁的回答。

    “不后悔?”

    “不!”

    “哪怕那个男人抛弃了你?”

    “啊……”梵昵儿赫然坐起,盯着周森。

    “我只是说说。”周森叹息了一声。

    “如果你抛弃了我,那只能说,我还不够好!”

    “昵儿,你可知道,大汉帝国虽然也是三妻四妾,但是,男女是平等的,女人并不是男人的附庸,更不是男人的奴隶,你是奕箭大师,你是一个有着独立思想和人格的人,要有自己的主见,男人并不是女人的唯一,女人也可以拥有自己的事业。”

    周森发现,匈奴女人和大汉帝国的女人完全不一样,在她们骨子里面,依然是男尊女卑,男人就是天。

    在大汉帝国,女性地位是很高的,贞节观念极为单薄,哪怕是再嫁也不为失节。在大汉,公主再嫁、三嫁的案列不胜枚举,而在庙堂之上,甚至于允许命妇与百官杂处,着装方面,更是奇装异服,经常举行盛大的宴会互动。

    总体来说,大汉帝国的女子个性张扬,社交频繁,男女之间的交往比较自由、公开,不拘礼节。

    在帝都,不禁宫廷后妃、官人、女官、公主、达官显贵的妻妾婢女参政,还有普通官员的夫人,以及社会上拥有特殊地位的女巫、女尼等。

    在受教育方面,各个阶层的妇女都在不同程度上有接受教育的机会,连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姬妾、婢女、歌姬等,也表现出了非凡的音乐舞蹈和文学才华。

    在帝国的声名远播的万花楼,就是各类才华出众的风尘女子集散地。

    万花楼,不仅仅是男人声色犬马的地方,也是文人墨客舞文弄墨之地,在万花楼,有些歌伎,才华横溢,艳名四播,就连一些权高为重的高官和大文豪也会放低身段,慕名拜访……

    ……

    反观匈奴,女人极少有接受教育的机会,而且,女人大多都是男人的附庸。

    在匈奴,很多部落之间会互相掠夺,而妇女,就是最重要的战利品,在这种风气的熏陶之下,女人基本不会有什么地位,在很多牧民的眼里,女人就是生育的机器,很多匈奴女人,一辈子都在生孩子,生十几个的不算多,生二十几个数不胜数。

    只从夜蓉成为匈奴的功术之王后,匈奴女人的地位才略微好转,但是,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梵昵儿一族,因为世袭“奕箭大师”这一尊崇的身份,相对来说,梵昵儿的社会地位是相当高的,但是,面对匈奴的文化背景,梵昵儿的思维依然无法超越,被局限在这大漠之中。

    “昵儿,你应该去大汉帝国走走。”

    “大汉帝国……我也想,但是,我们家族肩负着传授族人骑射之术的使命……”

    “使命!什么是使命?”周森轻轻挽起梵昵儿垂落的秀发,淡淡道。

    “我们家族的任务和责任。”

    “每一个人都不是为别人而活着的,应该有自己的灵魂。何况,任何一个位置都是可以被取代的,匈奴一族,离开了你,一样会生存下去,至于你们梵昵儿一族,没有了你,立刻就会有第二个梵昵儿继承你的家族事业。”

    “是的,每一个人的位置都可以被取代……周森,如果去大汉,你会陪我吗?”

    “如果情况允许,我会的。”周森不敢轻易承诺,模棱两可的回答道。

    “嗯,有机会,我一定要去大汉走走……”梵昵儿玉臂轻轻揽住周森的虎躯,轻轻的呢喃着,一脸小女人的幸福。

    “你得回去了。”周森附耳轻轻道。

    “我要睡你这里……”下定了决心之后的梵昵儿胆子大的吓人,居然肆无忌惮要留在这里过夜。

    “不行,你得回到自己的帐篷,不然,别人以为我是吃软饭的男人。”

    “谁敢说你吃软饭,我就杀了他!”梵昵儿杀机凛然。

    “你看,你这样子,我活脱脱就是一副吃软饭的模样了。”

    “……好吧,我回去。”

    梵昵儿很在乎爱郎的形象,又是一番不可描述之后穿上衣裳,整理发丝,当她走出周森帐篷的时候,她仿佛立刻变得一个人,那风情万种的脸上已经变得冷若冰霜,一脸神圣不可侵犯,周围执勤的卫兵都是一脸畏惧,不敢正视。

    哎!

    眼看着梵昵儿的背影消失,周森无奈的长叹了一声。

    周森能够感觉到梵昵儿对他的眷念和依依不舍。

    “和尚,这女人喜欢上我了,怎么办?”周森唤出释旦领问主意。

    “喜欢就喜欢嘛,像你这种男人,很容易招蜂引蝶的。”释旦领一脸不以为然。

    “什么我这样的男人……”

    “你这种男人,骨子里坏,但是,却总是装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最容易打动女人的心了,放心,这还只是一个开始,以后,你会慢慢的适应,对女人你会更坏,更无情,更绝情,现在,你只是还没有习惯而已。”释旦领打断了周森那令人恶心的自恋,挖苦道。

    “会吗?”周森一阵失神,他想起了奥琳,想起了司徒冰川,想起了明空明闲。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随!你现在还只是一个凡人,待得你修成大道之日,自然会挥起利刃斩断情丝,到时候,你或许会满天下追杀你牵挂的女人。”

    “啊……为什么要追杀他们?”周森大吃一惊。

    “要想得道成仙,必定要看破红尘,斩断七情六欲,而情-欲,乃是最大的魔障,很多求道之人在大道将成之人却功败垂成,主要是因为他们舍弃不了俗世的牵绊,忘却不了俗世的富贵浮华。”

    “那神仙伴侣怎讲?”

    “呵呵,你说说,传说中的神仙,有多少夫妻?”

    “……”周森无言以对。

    “除非,你能够证得大道,让你所有的牵挂的人都一同成仙,咦……那就是俗称为鸡犬升天……不过,那鸡犬升天的故事,也只是带走鸡犬,要想带走人类,也不是那么容易。”

    “明白。”周森若有所思。

    “和尚想了一辈子也没有想明白,你只是被提点一下,居然就悟了,真个是人比人气死人啊!”释旦领一脸悲愤之色。

    “和尚,你卖力保护本少爷,本少爷升天的时候,顺便把你也一起带走。”周森哈哈笑道。

    “放心,和尚现在和你是一根绳子上面的蚱蜢,万一你死了,和尚哪怕不死,也永远只会是一个无主的恶灵,别说是修成正果,哪怕是散仙也是不可能的。哎……和尚还要拯救黎民苍生于水深火热之中,和尚不能死啊……”释旦领本是悲天悯人的表情到了后面,又变成大义凛然,一脸正气。

    “噗嗤……”周森正在喝水,差点一口呛道。

    “喂喂,你不能小看和尚,和尚有一颗崇高的心,虽然和尚现在贪生怕死,但是,那都是为了黎民百姓的福祉啊……”

    “好吧好吧,我要休息了……对了,明天我就要见左贤王,那左贤王身边高手如云,到时候,你要盯紧一点,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你放心,这大漠之中虽然高手众多,但是,真正可怕的只有那功术之王和第一勇士巴图,其他的人,和尚还没放在眼里。不过,你也要小心了,按照匈奴的习俗,会有筵席为你接风洗尘,以示尊重。在宴会之中,会有很多地位很高的人,其中不乏高手,你要刺杀左贤王,务必速战速决,一旦陷入重围,哪怕是和尚,也是无能为力了,毕竟,和尚还未完全炼化那阴阳船。”释旦领道。

    “不好!记得上次芷兰说过,那风太师和呼延胜与左贤王交往极深,万一他们陪同左贤王……”经释旦领一提醒,周森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那事情可就麻烦了。也就是说,你只要出现在筵席之上,立刻就会暴露身份,和尚可是打不过那风太师。”

    “是的。”周森暗自苦笑,与梵昵儿每天做那不可描述之事,却是忘记了如此重要的大事。

    “你唯一接近左贤王的机会也没有了,好吧……和尚要休息了,你好自为之吧……”

    “和尚,和尚……你奶奶的也太不讲义气了吧!”周森大骂道。

    “和尚是你豢养的恶灵,只管杀人,不管出主意。”

    “……”

    现在,周森所仪仗的就是对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有释旦领这支奇兵,而且,听梵昵儿说,匈奴人对功术之印有着盲目的信任,他们认为,功术之印乃是上天对匈奴人的另眼相看,所有拥有功术之印的人,都是上天的宠儿。

    现在,已经失去了偷袭的机会,而用功术之印获得对方的信任也化为了泡影。

    怎么办?

    怎么办?

    周森一筹莫展。

    如果无法接近左贤王,根本就谈不上刺杀左贤王。

    当然,如果周森有着强大的势力,完全可以单枪匹马杀进左贤王的金帐,问题是,周森还没有达到那样的神通。很显然,左贤王身边是高手如云,不然,早就被金瓜天神斩杀。

    至少,周森就感觉到,在这营地之中有个高手坐镇,因为,他开始用“静”侦察的时候,虽然是小心翼翼,却依然差点被对方发现,这足以说明,那人的实力非常强大,强大到他根本不是对手……

    怎么办?

    难道现在连夜逃走?

    这一夜,周森辗转难眠,最后,他还是决定静观其变,如果有机会就刺杀左贤王,打不赢就跑,反正以他的速度,在那茫茫的大漠之中,他们根本追不上。哪怕是有人追上,他也是不怕,因为,他还有奕箭之术。

    想到自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周森又松了一口气。

    现在,周森只能乞求那该死的风太师和呼延胜没有在左贤王这里。

    这种几率很大,毕竟,大家都很忙。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456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