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她跪在他腿间低头含顶端 (禁忌亲生欲h)最新章节列表

   ‘这一窝都是些什么鬼怪!’

    客厅角落,猫咪缩在堆满了灵石的猫窝中,偷偷观察着在客厅角落戴着耳麦敲键盘喝热茶的少年。

    她听旁人称呼他为惠岸行者,心底总归是不太信的。    她跪在他腿间低头含顶端 (禁忌亲生欲h)最新章节列表    

    据她所知,这个名号是观音大士弟子、托塔李天王二子、闹海大神二哥的专属名号。

    不可能吧?

    在这几个未成仙小修士的家里,住着传说中的神话人物?

    再说,神话人物不可能打游戏还三连跪吧?

    她上她都行。

    可这少年自身恐怖的气息,让她一颗猫心乱颤,完全不敢直视。

    对比下自己面对三位天仙大佬的感觉,这个少年的实力,绝对是在啸月大人之上的,还高出一大截的样子。

    而让灵沁儿更惊讶的是……

    萝莉控竟然能跟这个少年有说有笑的!

    没有半点身为小修士的自觉。

    这个少年姑且不算,其他几人多多少少都有点‘问题’。

    从他们的聊天打趣中,灵沁儿得知了不少讯息。

    那个留着毛刺头、戴着大金链子的社会哥竟然是天将转世,怪不得现在就有归墟境巅峰的修为。

    不对,他是天将转世,怎么才归墟境巅峰?各位转世仙人不是十多年就恢复元仙、真仙境修为了吗?

    蓝星总共三百六十位转世仙人,大部分都在前线与妖魔拼杀,没想到在这里还窝着一位。

    确实有古怪。

    那个月无双妹子还挺不错的,算是这里唯一的正常人类,人漂亮、说话也好听,怀里软绵绵的。

    灵沁儿眯眼笑着,随后又想到了李智勇。

    那应该是四人小队中最不起眼的存在,高高瘦瘦挺白净的,嘴边总是带着人畜无害的微笑,略有些不起眼。

    但灵沁儿的灵物本能和社会阅历告诉她,这个叫智勇的家伙有点深藏不露。

    甚至,如果不是月无双主动为她介绍,她几次都忘记还有这一号人的存在。

    这确实十分古怪。

    最让灵沁儿感觉古怪的,还是自己如今名义上的主人;

    好吧,实际上的主人,名义上的伙伴。

    等周围渐渐安静下来,灵沁儿趴在灵石堆中才突然想到,自己此前参与特训班前期考核时,周拯的修为境界似乎才是……锻体境?

    这才几个月?

    怎么就神荧境了?他怎么就神荧三阶了!

    据说有人拍到过他抱着啸月教官逛街的照片;

    也曾听传闻,他跟东海龙宫的三公主殿下关系密切;

    还有上次在好多群聊流传的动图和视频,这家伙似乎也是转世仙人,正面迎战气息恐怖的海中巨妖,让萝莉控小队一战成名。

    他真是转世仙人?

    “喵。”

    灵沁儿突然竖起耳朵,警惕地看向门外。

    那里有一抹冰蓝仙光闪过,束发持剑的冰柠仙子出现在门外,动作很娴熟地拉开屋门,对惠岸行者微微颔首。

    “行者。”

    “仙子过来了?”木吒含笑打着招呼,“他们四个刚进去修行。”

    灵沁儿眨眨眼,赶紧化作人形乖巧跪坐,对冰柠低头行礼。

    冰柠对灵沁儿颔首致意,随后便道:“我是来找行者,有一股灵力即将进入蓝星,可能是为行者而来。”

    “是吗?”

    木吒略微皱眉,看了眼屏幕:“稍等,我先打完这局,却是不可随意坑队友的。”

    “行者随意,我去喊他们出来,稍后若起战事,也该让他们做些应对。”

    冰柠随声应了句,长剑背负身后,漫步到了山水画前,随意点出一指。

    灵沁儿不由垂头丧气。

    她就……在仙人眼里挺没存在感的说……

    ……

    半个小时后;

    小队别墅的楼顶。

    周拯小组成员一字排开,灵沁儿化作本体坐在屋檐上,轻轻甩动着尾巴。

    冰柠、啸月与木吒坐在花园的圆桌旁,两位本地守备仙人如临大敌,木吒却是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他们各自抬头眺望,天边有颗黑红色的流星缓缓划过。

    李智勇道:“未落向我们这边。”

    “好浓烈的妖气,”肖笙双眼微微眯了起来,“其中又掺杂了一些佛光。”

    周拯对此倒是毫无所感,背着手看着那天边残留的痕迹,目中带着几分向往。

    天塌下来反正有个高的顶着。

    他就是觉得,这般无拘无束穿梭在星辰大海,就很自在。

    “应该是来找我的,”木吒温声笑道,“各位不必太过担心,就算是善财没有被制住,也不敢当着我的面胡来。”

    啸月闻言立刻对西线的统帅传信。

    冰柠提醒道:“行者的封禁尚未恢复。”

    “无妨,”木吒笑道,“不只是有善财的气息。”

    啸月话语一顿,突然扭头看着木吒,似乎比之前更紧张了些,嗓音都变得有点颤抖:“那头黑熊也过来了?”

    “不错。”

    啸月急道:“那可是能跟齐天大圣四六开的猛人!他要是看这里妖族顺眼,我们不是糟了!”

    木吒端起茶水抿了一口,目中满是笑意,也不多解释,只是道:“几位稍候片刻便知。”

    周拯几人自然也听到了木吒的话语,此刻倒是多了几分期待。

    果然,不过几分钟,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现在别墅区外的马路上,手提一只三尺直径的莲台,莲台上坐了个满脸不忿的童子。

    好个莽汉:

    体壮多须络腮胡,肩宽双人胸毛捂。

    紫金袈裟打绑裤,臂腿同粗筋肉鼓。

    看那童子:

    大红肚兜朝天辫,唇红齿白眉生烟。

    嘴叼柳叶目斜见,口蕴真炎焚千年。

    这两位来头当真不简单。

    一个是黑熊成精,曾在黑风大王称,善使长兵有神通,修行多年慕佛法,西游路上斗大圣;

    一个是大妖爱子,火焰山中习真火,八卦炉墟得三昧,五行车前悟空退,本名唤作牛圣婴。

    此刻,这童子明显是被莲台禁锢了身形,一手托着下巴、满脸写着烦闷。

    那壮汉辨认了下方向,向前踏出一步。

    周遭景色向后退却,他似只是平常迈步,而画中之景自行挪动。

    待壮汉站定,已是在木吒面前。

    壮汉放下童子,对木吒低头行着佛礼,粗着嗓音道:“见过惠岸师兄,老师传信,命我前来接应师兄。”

    木吒起身行佛礼:“有劳熊师弟走这一趟,为兄出了点差错,如今却是半点仙力都用不得了。”

    “师兄怎了?”

    黑熊精皱眉向前,持着佛礼对啸月和冰柠匆匆行礼,握住了木吒的手腕。

    “切,”那童子冷笑道,“这颗星辰上最强的妖不过是那头重伤的老蛟,不会吧,不会吧?惠岸师兄你连老蛟都打不过?”

    木吒眯眼笑着,也不着怒。

    黑熊精眉头越皱越深,与木吒对视一眼,眼底满是疑惑。

    “没什么大事,”木吒轻声道,“回山后请老师帮我解开封禁就可。”

    “师兄,小僧有些不解。”

    黑熊精沉声道:

    “此地焉有如此大能?就算是大能,怎可如此欺凌洛迦山修者?

    “这般说封就封,若师兄有个三长两短、或是受辱于狂妄妖魔,又当如何?

    “小僧为老师亲点守山之神,对此事自不能坐视不管,还请师兄说那元凶是谁,小僧前去为师兄讨个说法,而今正逢乱世,却不可弱了洛迦山之威名!”

    楼顶,周拯和李智勇对视一眼,在各自眼底看到了差不多的感慨。

    好文雅的黑熊。

    “对啊!谁啊!”

    圣婴大王皱眉道:

    “虽然师兄你斗法不怎么行,但封你修为就是打你脸,打你脸那不就是打我红孩儿的脸?我爹说了,出来混就是争这个脸!我去帮你搞他!”

    “这其实有些误会……”

    木吒轻吟一二,抬头看向屋顶。

    周拯对那壮汉露出了和善的微笑,尽量让自己看着人畜无害一些。

    他一个神荧小修,真的,何德何能。

    冰柠提着连鞘宝剑向前迈出半步,挡在了黑熊精与周拯之间。

    ……

    诶?这又是要干什么?

    灵沁儿只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了,从楼顶跑下来后就躲在自己的灵石猫窝中,偷瞄着这几个气息恐怖到让她几乎没办法喘息的存在。

    黑熊精?红孩儿?洛迦山?

    真是她所知的那个洛迦山吗?

    周拯此刻盘腿坐在了一朵氤氲宝光的莲台上,那个大名鼎鼎的黑熊精站在前方,对着周拯行了个佛礼。

    灵沁儿仔细盯着周拯的侧脸,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认识下这个今后的‘小伙伴’了。

    他面容初看十分清秀,算是‘标准的东方男瓜子脸’,眉角方正却不显狰狞、鼻梁微挺也不觉浮夸,额头与颧骨等宽且比下颌略宽一些,双目间距适中。

    老传统审美了。

    周拯面色有些无奈,善意地提醒了句:“前辈想帮我探究下前世记忆,我自然是感激的,但这事确实有凶险,我本人对这个也不是很在意……”

    “阿弥陀佛。”

    黑熊精对周拯再行礼,正色道:

    “虽说是为探究惠安师兄被封禁之事,但终究只是满足小僧一探究竟之私欲。

    “此事为难施主,若施主不嫌,小僧有一篇锻体之法,可供真仙及真仙境之下的修士修行,乃小僧之心血。

    “以此算作小僧对施主造成困扰的补偿。”

    言说中,黑熊精一甩斗篷,在袖中取出了一卷玉简,抬手推到了周拯面前。

    周拯略微推辞,手却是握住玉简不想松开了。

    黑熊精的锻体法?

    这是什么层次的功法?

    根据周拯现阶段了解到的秘闻,西游对妖魔而言是一场劫难,对天庭而言是彻底奠定对三界统治的‘大事件’。

    黑熊精一介草莽、山野大王,本身没什么后台,也没什么背景,硬是凭着手下过硬的本事,跟孙悟空激斗了两场稍占下风,被观音大士看中带回洛迦山封做守山大神。

    这家伙的炼体功法……冯队说不定都有希望突破境界了!

    周拯笑眯眯地将玉简收入储物法宝中。

    “前辈施法就好。”

    “切,”红孩儿嘴角一撇,“你这功法送出去没十本也有八本了,别的本领没学多少,好为人师的毛病还真没落下。”

    黑熊精笑而不语,木吒也是讪笑了声并未多说什么。

    显然,他们两个对红孩儿的嘴,早就见怪不怪。

    黑熊精缓慢踱步,不断打量周拯身周的气息,一双宽厚的大手掐了个不动明王印,口中念诵洛迦经文。

    只见他身周泛起淡淡金光,背后生出一圈宝轮,本有些粗糙的面容越发神圣。

    “且慢!”

    冰柠突然出声,黑熊精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只见冰柠左手一翻,拿出了……三角杆、稳定器、高速摄像机,在一旁组装起来,调整好了角度。

    “开始吧。”

    周拯:……

    “阿弥陀佛,”黑熊精行了个佛礼,抬起一掌,对周拯缓缓推动。

    霎时,诵经声响大作,佛光将这栋别墅完全笼罩。

    周拯背后生出淡淡云雾,此刻闭目凝神,面容映着佛光,也平添了几分神圣之感。

    云雾中开始凝出淡淡人影,八只正反转动的金轮再次浮现,金光洒满屋舍。

    “咦?”黑熊精喃喃自语:“天道?”

    他目中泛起了浓郁的好奇,弓步向前、手掌横推,像是面前有一堵无形之墙,紫金袈裟无风自动,头上的戒箍也闪烁亮光。

    周拯蓦地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威压。

    他睁开双眼,入目是黑熊精的身形,却仿佛看到了一座巍峨高山,黑熊精立于山巅之上,手持长枪、仰头怒吼,背后有大佛巨妖之影。

    妖佛双性!

    忽然!

    周拯背后金轮停下旋转,八只金轮的纹路、符箓再次相连,居中打开一道竖眼,竖眼中仿佛饱含周天万物、璀璨星河!

    “不好!”

    黑熊精面色突变,一直空闲的大手对侧旁凭空猛抓。

    竖眼迸出一束金光,直直打向黑熊精面门,那金光似已锁定乾坤!

    但黑熊精当不愧是洛迦山守山大神,此刻犹自能后退半步,近乎将这束金光的锁定扯断,大手抓住红孩儿的朝天揪,把红孩儿连人带莲台提到了身前!

    红孩儿瞠目欲裂:“我!”

    嗡

    金光打落,黑熊精与红孩儿同时抛飞,各自砸在了啸月布置的结界上,倒是没多少力道。

    周拯背后云雾翻涌,那金轮和竖眼同时消失不见。

    黑熊精跳起身来,目中闪烁着几分兴奋,仔细打量周拯,口中不断低喃:

    “面容见似未见,背负天道封禁,小僧竟抵挡不得……施主到底是谁?小僧元神竟也被禁住了。”

    周拯刚想问候几句,就听咔咔几声轻响,身下莲台裂开一道缝隙。

    不用他招呼,李智勇、肖笙、月无双默默向前,沾走了一点莲台逸散出的精华。

    “我早说了,”木吒摇头轻叹,“又一只莲台毁了,老师八成是要训斥你我。”

    “呵呵呵……哈哈哈!”

    角落中,红孩儿慢慢自禁锢它的莲台上站了起来,那莲台竟已破碎!

    他胸前的红肚兜耀出火光,双目多了两缕红烟。

    “天助我也!哈哈哈!今日本大王就逍遥而去!你们又奈我何!三、昧、真、火!”

    冰柠身形一闪,满屋尽是玄冰之影,道道冰棱立刻就要凝结爆发!

    啸月背后显露凶恶虚影,天狗食月神通立刻就要硬拼三昧真火!

    “哈”

    红孩儿张嘴喷出一道半寸长短的小火苗,随后就……哈出了一缕缕白烟。

    “诶?我火呢?!”

    啸月与冰柠各自收工,凑到摄影机后开始讨论周拯背后异象。

    “啊,小僧去开局游戏了,”木吒笑眯眯地说着,“两位师弟也不妨来试试,这颗星辰上的法器着实有趣。”

    周拯含笑看着这一幕,感受着体内涌动的宝莲之力。

    这种事,来几次他接几次啊,多来几次直接带自己队员飞升了!

    成名仙魔,就是任性。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448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