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爱爱小说(激烈粗口H)最新章节列表

    杜英的话还未说完:

    “而余也不合适再待在陈留,明日便动身返回长安吧,草原人有可能南下,大司马的态度也晦暗不定,偏生大司马的心思又直接关系到荆蜀的风向,因此长安······的确需要有人来坐镇。

    这一次,诸位放手一搏, 余来坐镇后方、安稳人心。”    爱爱小说(激烈粗口H)最新章节列表    

    权翼和袁宏对视一眼,半喜半忧。

    喜的自然是杜英这个主心骨终于知道要安稳了,他也不想想自己有多少天没回到长安了?

    虽然长安一直以来都有手腕足够的人坐镇,谢道韫也好,王猛也罢,都是能服众的,而且如今都督府上下, 在拥护都督的指挥上,并没有什么异议, 但是杜英终归是整个都督府的老大,是他们所有人已经选定的未来的陛下。

    都督天天在前线最危险的地方乱晃,谁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至于忧的,自然是能让杜英隐隐都感觉到危机和难以决断,这天下大局,总给他们一种仍然还有诸多变数的感觉。

    毕竟在此之前,杜英给都督府上下呈现出来的能力,不能说全知全能,但其对于战场和天下大局无与伦比的掌控能力还是让人信服的。

    现在都督都开始有担忧和顾虑,这让权翼和袁宏也都紧张了起来。

    只是不知道,王猛亲自主持河东战事,会让整个战局最终走向何方?

    对于王猛,都督府上下的信任程度显然就比不过杜英了,不过好在王猛本身超然的身份,也让都督府的诸多文武并没有什么危机感,大家都知道这位都督的师兄不会贸然卷入下面的斗争之中。

    如果说杜英是在巧妙地维系着整个都督府各个派系的平衡的话,那么王猛就是超然于众人之上、冷眼旁观。

    当然, 也正是因为他的冷眼旁观、不偏不倚,所以才会让都督府上下愿意看着王猛处于现在的超然位置上。

    杜英盯着舆图,并没有察觉到袁宏和权翼已经悄无声息的告退,此时在他的心中,只剩下感慨:

    兜兜转转,还是王猛来对付慕容垂。

    不知道这场冥冥之中似有天意的对决,最终会是什么结果?

    “夫君?都已经没人了,还不歇息么?”新安公主困倦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她披着衣服、转出屏风,揉着眼睛,显然方才是睡下了,但也没有睡好。

    杜英轻声说道:

    “我们明天就要动身回长安了。”

    “哦······哦?”新安公主打了一个激灵,“这么快?”

    杜英打趣道:

    “得带着新媳妇回去见公婆呀。”

    她害羞的捏着裙裾,转身就要跑,但是被杜英一把拽住了,杜英低头凑到她的耳边:

    “之前说要惩罚你,还没有落实呢,可做好了准备?”

    被爱郎的手一摸,新安公主本来就软了几分, 此时扭过头, 迎着他灼灼目光, 声音也变得愈发软糯:

    “那, 夫君打算如何惩罚妾身呢?”

    杜英想了想,神情肃然:

    “菊花开,菊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新安公主:???

    彭城。

    新签订的协议,墨迹未干。

    罗友拿起来终南纸,纸张厚实有韧性,现在已经是大江南北读书人的最爱,偏生这纸所产之地并不是文风鼎盛的江左,而是在江左很多人眼中已经不啻于荒芜的关中。

    后来,人们觉得这又没有什么好惊讶得了,关中的商货琳琅满目,终南纸已经渐渐地从原来的拳头产品变成了关中特产之一了。

    而一样随之转变的,其实还有人们的思想。

    原来关中已经不再是荒蛮之地、胡人纵横,或许我们也可以去关中看看,或许我们也可以前往这一片等候着更多人去探索和开发的沃土。

    等到了这样的思想逐渐形成潮流的时候,后知后觉的朝廷以及荆蜀世家等等,都已经没有办法再阻止人才和人口的大规模外流了,甚至他们连和关中为敌,至少是在经济上为敌的资格都没有本地的民生经济都已经和关中牢牢挂钩,若是生硬、一刀切的阻断民间和关中的往来,那么会直接摧毁本地受关中的影响而有所提振的民生经济。

    这随之掀起的动乱,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不可想象。

    在不久之前,建康府百姓暴乱,要求朝廷正视和关中的贸易合作,妥善解决居高不下的失业问题,就已经是明证。

    此次暴乱虽然失败,但是朝廷在这其中展现出的不妥协和强硬手段,让百姓和朝廷离心离德,最终的结果还是朝廷为了安抚民心,不得不做出大量的让步。

    因此现在至少在民生后勤上,关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而一场战争,打的显然不只是哪一支军队骁勇善战,还有后勤民生。

    罗友盯着眼前的这一张终南纸,联想到了这些时日来从荆州向关中迁移的人口数,也只能深深地叹一口气。

    不过他倒也没有觉得非常遗憾,昔年的大司马府中,人才济济,罗友位列其中,不上不下,属于说出来的话可以听、可以不听的地步,可是现在,大部分的幕僚都已经离散,郗超不在的日子,罗友就成了桓温之下第一人。

    所以人才的外流,对于他自己,并非什么坏事。

    “罗兄?”阮宁温润的声音在对面响起。

    罗友这才恍然回过神来,自己拿着纸,本来是为了吹干,结果并没有动嘴去吹,现在纸上的墨迹反倒是向下浸染了些,显得自己的这个行为有些痴傻。

    罗友讪讪一笑,放下纸,沉声说道:

    “抱歉,出神了。”

    阮宁微微颔首表示无妨:

    “兄台认为此间条款可有异议之处?”

    罗友的目光重新落在纸上,端详起来。

    阮宁则好整以暇,端起来茶杯慢慢的品着。

    这几日当真是费劲了口舌,眼前的这个罗友,能够被大司马选中主持如今大司马府的诸多事宜,显然也不是完全依靠捡漏上位的等闲之辈。

    双方最终议定的条款,主要围绕的还是两部分,一个是关中和大司马府对于青州的分割,双方已经约定以巨野泽为界限,巨野以南、济水以北的慕容恪归杜英来收拾。

    巨野泽以东的慕容儁,则归桓温对付。

    为此,杜英让出琅琊之地,但并非完全交给桓温,而是双方共管,以求能够共同维持住和渤海的联络。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448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