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bl不行太快了(玩弄玉茎h)最新章节列表

    1月29号,星期二。

    又是一个忙碌的日子。

    早晨,温良窸窸窣窣的爬起床,下楼就看到苏俭正在摆餐盘。    bl不行太快了(玩弄玉茎h)最新章节列表  

    她已经做好了简单的早餐。

    煎鸡蛋没有焦,牛奶温度刚刚好,面没有湖。

    手艺正经还行。

    照例是先捏了捏小李让的脸蛋瓜子,直起身,温良看到一旁站着的苏俭,也顺手捏了下她的小脸蛋:“有过日子的味道了。”

    苏俭呆了一下,下意识点了下小脑袋:“嗯。”

    “吃饭。”温良当先坐下,没留意到苏俭的神色。

    饭桌上,李让叽叽喳喳的说这说那。

    最后忽然说道:“我想去公司看看妈妈。”

    回到羊城的第三天,小李让总算想起了她亲爱的妈妈。

    是的!

    这么几天下来,她连近在迟尺的家都没回,就更别说去找妈妈了。

    玩得都不知今天是何日。

    能想起来也是不容易了。

    “好。”温良没逗她,笑着应了下来,“那今晚得回这边来住。”

    李让想都不想就点头:“行!”

    又看向了苏俭。

    “上午我还想出去玩。”

    “好。”

    “去哪里。”

    “那我得想想。”

    “不许想。”

    “那不行。”

    苏俭和李让一大一小叽叽喳喳的交流着,反正都不大。

    每每看到这种光景,温良都有点担心将来的孩子。

    苏俭也要明年本科毕业,不学无术的她已经不打算读研了,这时间过起来可是很快的,那时候结了婚总得生个娃儿吧。

    这当妈妈的都还是个娃儿。

    分明去年还比这成熟呢~

    ……

    饭后,苏俭简单收拢餐盘,提到了目前网上最热的课本事件:“博浪这次被人当枪了吗,我看到有网友在讨论,说这种撕开潜在利益的事情直接被安在了博浪头上。”

    “无关紧要。”温良的意思很明确,“没碰上就算了,毕竟我已经在墙里提过了,如果再主动搞事情显得我不信任老平头,但现在是自己找上来的,不可能为点蝇头小利被人转移视线,必须支持到底!”

    苏俭对此深表支持:“毒课本这种事情,影响深远,是应该支持到底。”

    转而问:“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

    温良直言不讳:“老苗头说平爷爷新官上任,这个事情来得正好。”

    “至于具体会发展到什么程度,现在也说不好,一切才开始,我只想看人头滚滚,不想停!”

    苏俭不由笑了下:“虽然我也想看,但是,温良呐……你这么说,是不是有点自大了,你没有决定权的。”

    “不一定。”温良笑笑,“博浪都无惧被当枪使,如果事情进展不如意,那就再过分一点……”

    说着,温良看向苏俭:“别忘了,中文综合社交第一的平台是小橙书,没了国内还有海外国际版,我看谁敢跟我赌一把决心!”

    “有本事杠到底,那就把互联网炸了吧,掀桌子谁不会?”

    苏俭听得有些无奈:“可是如果这么过线,博浪也没有以后了。”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次被掀开都不能一查到底,那么整个未来都会慢慢消失。”温良面色平静的说,“毕竟,文化是一个民族的血脉啊。”

    “老一辈早告诉我们了,谁如果胆敢在教育问题上动手脚,那就是敌人,要坚决彻底的消灭。”

    苏俭神色凛然:“是我想得太小我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你是对的。”

    温良没多说。

    这个事情不是利弊能衡量的,必须用最简单的对错来衡量,错就是错,必须要根除。

    …………

    …………

    磨磨蹭蹭,9点多温良才带着李让走进博浪。

    径直将李让送去了汪婉瑜的办公室。

    见到李让,汪婉瑜先是笑了下,然后板着脸羊装不开心,李让赶紧凑进了汪婉瑜的怀里,妈妈长妈妈短。

    温良没多待,转身走出了汪婉瑜的办公室,去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屁股都没坐稳,李泽就走了进来。

    比立夏都来得快。

    看看李泽,又看看立夏,温良做了个手势:“立助,你先说吧。”

    立夏只说了一件事:“雷军雷总的航班晚点,要十一点三十五分才能抵达羊城,您与他的会见时间是不是改为安排在下午?”

    “我觉得行。”李泽居然抢在前面开了口,然后赶忙道,“温总,我的事情跟雷总有点关系。”

    温良从善如流:“那就安排在下午。”

    立夏应声离开办公室。

    随后,几乎不来公司的秦正居然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

    反正也没坐稳,温良索性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去到了会客区,嘴上说着:“你们今天是闹哪一出大事情啊?”

    李泽开门见山:“关于自研手机SoC外售。”

    温良提壶泡茶,有条不紊,一副你继续说,我在听的模样。

    李泽当然不会犹豫,简明扼要的表述了想法:“我们自研的手机SoC已经进入了与华虹华力微对接的阶段,将采用华力微目前最稳定的40nm工艺制程,考虑到我们现在的手机终端设备其性能,我们初步计划对外销售来摊平成本。”

    “此前中兴也是委婉的提起过希望能从我们这里拿到核心芯片级解决方桉,需求是有的。”

    “另一方面,小高粱与博浪终端之前的对接很顺利,根据小高粱的需求,我们在小高粱的沟通过程中,共同进行了市场大数据分析,确定了市场需求范围之广泛度,预测至少可以在国内市场销售出3000万台!如果有良好的供货模式,这个数字会突破7000万,是自研芯片最天然的推广工具。”

    “这里面有一个核心关键,公司内部多次进行大数据分析,得出了几乎相同的结论,哪怕在如今智能手机时代还处在崭露头角的阶段,如果没有良好的应用生态支撑,定位为高端的机器受众也不会忍耐,只有最低端系列的用户受众有忍耐基础。”

    “就像只愿意掏山寨机价钱的人,是很少会关心手机系统自带了无数应用这种烦人事情的。”

    “红米的定位就是千元以下极致性价比,可以……为我们探路。”

    李泽陈述的理由,温良都能理解,用红米系列去初步建设全新指令集应用生态的适应度确实是一条最有利的路线,风险基本转嫁了出去,还能开辟出新市场。

    温良直接问:“小高粱有这个效率吗?”

    李泽肯定的回答:“如果是我们的方桉,当然有,他们早就完成了第一代模型产品,只是更换几乎标准规格的零部件而已。”

    然后温良就看向了秦正:“小秦不想说说你们这个快节奏戏法是怎么变的。”

    秦正的回答很简单:“我们的研发时长至今是一年零一个月了,中间还用ARM方桉积累了经验,从指令集完善到现在也过去了一个半月,有这种效率很正常。”

    末了,秦正又一板一眼的补充:“而且,也是你说要不计成本的换时间。”

    温良敏锐的意识到了这里面的问题:“花了多少钱了?我印象中40nm只是备份方桉,为的是必要时节约流片成本,而且不一定能把细节复制到台积电的28nm工艺。”

    秦正向来板正,不善言辞,更不善撒谎:“新追加了25亿预算,还有15亿多。”

    温良感觉问题有点大:“半月不见预算增加到了30亿?还花掉了15亿?”

    偏在这时候,秦正还补充了一句:“其实如果单算芯片的综合研发成本,已经超过了25亿了……”

    于是,温良看向了李泽。

    李泽双手一摊:“有些小细节你可能忘了,在正式决定采用全套ARM方桉出一款芯片之前那些研发成本没被计在星海1的综合开发成本中。”

    “所以如果算上这部分,星海1的综合开发成本是10亿左右……嗯,我知道,雷军他们开发红米一代损失4000万就在着急上火了,但两者不是一个等级的东西。”

    “这个部分大概就是相差5亿的样子……”

    温良恍然,啧啧称奇:“哦~难怪我当时念叨五亿学费,博浪实验室一些同事那么激情,妈的,原来是理解错位!”

    “之前还说踏马200万台覆盖成本,250万台都只勉强覆盖开发成本,还不算踏马的硬件成本,减去5个亿算法是踏马很不一样,都抵100多万台星海1的销售额了。”

    “后面这20个亿又是怎么回事?”

    李泽一一回答:“星海1那块芯片加上到年底的研发经费差不多是5个亿,其它的都是这个月花掉的。”

    “其实也没怎么花钱,毕竟算综合的嘛,人力成本要算进去,现在月薪酬支出差不多就要5000万了,一般研发消耗一个月5000万挺节约的,其它的就是芯片上烧的。”

    “不过不是一款,是8款。”

    “手机2款,个人电脑2款CPU、2款GPU,服务器2款CPU,你说要尽快建立起IPD流程,说要跨越一代,所以就齐头并进了。”

    “另外,除了手机上的两款是真有两种规格的核心以外,其它的所谓两款是对照开发,谁厉害选谁。”

    温良一点没惊奇,还很满意:“干得不错,第一代就该这样,莽就完事了。”

    又问:“招多少人要这么大的人力成本?”

    李泽回答:“新招了1000人左右,微电子方面水平标准线以上国内外能邀请动的华裔工程师,95%以上都来了博浪终端,平均每人每月综合薪酬3万。”

    温良追问:“就是还有邀请不动的是吧?”

    李泽颇有唏嘘的说:“主要集中在硅谷,一部分还是在观望中,要不是星海1芯片很能打,这1000人都凑不齐。”

    末了,李泽主动提到了40nm的事情:“两方面的考虑,一是我们自己的星空半导体是华虹主要帮忙规划,工艺有一脉相承特点,将来芯片肯定是自产,算是先行适应;

    另外就是投入的成本太高了,不把芯片卖点出去,我压力很大。”

    “哦,对,如果要全部完美出片,大概……还得追加投入10亿左右,上限大概是30亿。”

    温良无所谓的道:“花吧花吧,半导体几百亿研发都烧进去了,还差这点零头?”

    他不在意第一代高精尖硬件的研发成本投入。

    搞出来就行。

    总归是有用的。

    大方面的都了解完了,温良喝着茶,随口问:“个人电脑和服务器处理芯片的开发怎么忽然一起开始了?”

    李泽回答:“本来是先开始服务器的,南沙的数据中心群土建部分早就完工了,这个月有十分之一的区域完成了机房布置投入运营;

    空闲区域很大,内部提出方桉,想搞云服务实验服务器,用自己的处理器,调试、优化都更方便,毕竟Xyun也在基于星辰内核开发。”

    “后来小秦说反正都开始了,干脆全部开始,说不定不同开发小组之间还能碰撞出火花。”

    这时秦正露了个笑脸,接过话头:“事实也是这样,手机SoC的率先对接产线就属于碰撞出来的火花。”

    “那还不赖。”温良欣然道,“既然都到这份上了,下午我跟雷老板谈一谈,索性对外售卖芯片的章程也这么定下来,暂时只售卖低端芯片。”

    “更复杂的章程先不考虑了。”

    “时间线能确定吗?”

    李泽回答:“能,还是之前的流程,4月份内部下线,之前跟国外的老银沟通过了,他确定能在4月份内部下线自研编程语言与配套的集成开发环境,到时候可以先推出支持安卓apk包的版本。”

    温良讶然:“这么快?”

    李泽只说了一个字:“钱。”

    “别问,反正预算5个亿没顶住,一句话,之前全中国闲置的超算资源里,有85%被我们租用了。”

    “集团现在工程师岗位的人有多少了?”

    “1万多,小组工作室都有180多个了,你忙着搞萎落稳定大后方,我们也没闲着。”

    “牛逼。”

    最后李泽还提了个有意思的事情:“高通派了一个大团队盯着我们连续拜访了10天,希望我们放弃自主设计芯片,给出了茫茫多的优惠条件。”

    “小秦说他们技术实力不强,比苹果弱很多,才会想要靠市场手段,所以这也是我想拿下小高粱的原因,雷老板太踏马能在发布会上吹了,高通的名气都被他吹起来了,高通真正牛逼的是基带啊,过去踏马还是买基带送芯片呢!”

    “雷老板还提议他们把系列搞起来,之前的名字太复杂了,现在好了,低中高三系列都分出来了,妥妥给人一步步搞好了抢占市场份额的基础。”

    “本来我们不对外的话,跟高通根本都不算竞品,它的竞争对手是联发科、三星、德州仪器之类的,但我觉得这个市场能挣钱,我们缺钱的嘛。”

    温良也是……无言以对。

    高通的实力过去现在将来都不咋的。

    这个移动芯片厂商混乱割据时代,菊厂仗着拉了胯了的K3V2,也是叼都不叼高通。

    其它不说,国内市场高通真是被雷氏对比法抬起的名气。

    它之前真就是一个买基带送芯片的公司。

    Adreno系列的GPU是收购来的,CPU用的是ARM方桉,每次但凡敢去魔改CPU必翻车成为火龙。

    说白了,高通算是市场主导型公司,跟ARM一个尿性,根本不可能有苹果那种对性能图腾式的追求,只要没对手,立马摆烂。

    事实就是在没有麒麟的日子里,高通从888开始一路摆烂。

    综上。

    博浪又多了一个市场竞争对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446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