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好紧放松不下来\bl受磨桌角到高潮

    本来千秋雪还担心自己在洛阳全无根基,不知道哪些该不该得罪,但现在这钟煌老婆也跟来了那就不客气嘎嘎乱杀了反正在别人看来,钟家有人参与了!那就让钟家顶锅吧。

    说话之间,前方的喊杀声越来越近,雾气却越来越浓,甚至还隐隐听到洪水奔腾之声。

    大张沉声道:“是阵法!不想死的不要跟进。”    好紧放松不下来\bl受磨桌角到高潮  

    众玩家二话不说:“好咧, 发帖去了!”

    “一姐小心啊,等你胜利好消息,讲述大战情况……”

    说完一哄而散。

    千秋雪懵了,本以为他们会义无反顾跟进的,结果就是个这?好吧,说明他们是见过世面不头铁。

    进入!

    系统提示:警告!您进入未知阵法。

    下一刻,千秋雪只感觉自己脚下积水瞬间淹到膝盖,前方的皇宫更是半淹在一片洋汪之中。

    千秋雪惊了:“这……这么厉害?”

    钟夫人冷冷道:“混元河洛小阵,越往里面就水就越深,现在退出换个其他门还来得及。”

    千秋雪惊问:“能有多深?”

    “小阵嘛,大概顶多淹到脖子吧。”

    杜娟说道:“若是如此,倒也无妨,我这正好有一灵兽符能用上。”

    说完甩手扔出今天投降的夔牛灵宠符,然后一只有如推土机体型的牦牛轰然出现。

    杜娟笑道:“我们就坐在牛背上。”

    大小张一跃而上伸手相拉:“夫人请!”

    钟夫人沉声道:“不必!”

    说完手中的伞转了一圈,豁然有如直升机般将她稳稳升到牛背上。

    大小张惊住了:“这钟家还真是家学渊博!”

    千秋雪更是惊懵了:“夫人竟然有如此修为!这钟煌真是何等福气?”

    钟夫人哼声道:“我也只不过是人丑就要多读书而已。”

    感觉就像是原配显本事示威一样?

    千秋雪很尴尬:“夫人有如此贤能何必在乎面貌”

    钟夫人冷冷道:“不在乎?那我们元神互换身躯吧!”

    千秋慌了:“夫人可别开玩笑。”

    钟夫人冷冷道:“是你先开玩笑。”

    小张却乐了:“我觉得,可以试一下,感觉很好玩的。”

    千秋雪急了:“这不是好玩的事啊。”

    钟夫人沉声道:“当然不是好玩的事,只要互换,我就可以残留记忆修为在你身躯里,等换回来的时候,你自动学会我的一些技能,这可顶你多少年的修为?我见你目光中有神光涣散,这是元神不整缺了一位精魄,正方便互换换成其它人要么太强互换不了,要么太弱生死攸关, 你这情况正好不过。更何况, 有了我这身份,你在钟家也是要什么有什么,在这洛阳城虽谈不上是横着走,竖着走是没有问题的……”

    真有这互换技能?她说的元神不整是看出我有个分身?

    千秋雪极度不适应:“夫人,这个”

    钟夫人冷笑:“对于修仙之人,身躯只是白日飞升后留下的一副臭皮囊而已,你执着于身躯那也不过如此。”

    什么臭皮囊?我要肉身成圣好吧。

    千秋雪找理由推脱:“夫人,我这是淬毒之身,玉骨冰肌之体,不能行男女之事的。”

    钟夫人眼神一亮:“那就更好啊!我保证不损你身躯清白,顺便帮你精进一层!”

    千秋雪不耐烦了:“夫人,你为何”

    钟夫人愤愤道:“我心意难平,就是想当一回美女,这样吧等会你们不要出手,看我手段,要是这些手段都不入你眼,那就没什么可谈了我保证你们在洛阳混不下去!”

    千秋雪大小张都惊懵了!这钟煌老婆究竟是多霸道,多扭曲?

    不过千秋雪大概也理解她了,修仙之人最忌讳的就是心意难平啊!但是再怎么难平,我也不可能把身躯换给她啊?

    说话之间, 前方厮杀震天,豁然是数以千计……这是啥?只看见水面上露出个帽子?

    大张也楞了:“这是金甲傀儡术?”

    钟夫人说道:“有点见识。这是五行金遁中的一门,金甲傀儡在陆上笨拙迟缓难堪大用,但泡在水中却能灵活很多。而对方官军泡在水中却是脚步虚浮难以发力,自然不会是这铁甲的对手那么,你们可有有效手段?”

    小张为难道:“要是几十上百个也就算了,但这么多……除非找出幕后施术之人吧。”

    钟夫人傲然一笑:“混在洛阳的幕后施术者无不老奸巨猾,岂是那么容易找到所以还是看我手段吧。”

    说话间,钟夫人随身抽出一本长长的书卷,书卷有如纸龙飞舞半空,然后无数烟气组成的字符有如天女散花般砸进铁人身上,并渗入其中。

    小张惊住了:“文气?!”

    钟夫人傲然一笑:“不错。这些傀儡说到底就是内部贴了几张驱动符,身处水中更是雷火难劈,那就用文气渗入符中涂抹修改让符失效。”

    果不其然,这些铁甲人开始摇摇晃晃不成队列了,前排的傀儡很快就被官军砍头收割!

    千秋雪看的目瞪口呆,按照她说的文气涂改原理,那这儒门的法术是吃死了道门术士啊?

    钟夫人显然看出千秋雪之所想:“所以说儒道之争,不仅仅是儒门能提供汉朝最需要的大一统,即便是法术上也能把那些用符纸的术士克制的死死的!这可是大道,没个一二十年四书五经寒窗苦读的融会贯通是不可能有此境界的,入姑娘慧眼否?”

    千秋雪虽然震惊,但这换躯是如论如何难以接受的猛然间,千秋雪看见纷乱的军阵前方有一个马头露出水面!

    千秋雪来劲了,立刻就要找回场子:“钟夫人,那马可是当年马援进贡给光武帝的贡品?”

    钟夫人楞了一下:“好像……有这么一说。”

    千秋雪也傲然一笑:“我也有一门绝学!若是夫人觉得还行,我们可以当闺蜜好友啊,若是夫人觉得我还不配,这三位可都是”

    大小张也干咳一声:“山野闲人,这个这个……”

    钟夫人沉声道:“三位超凡脱俗,是我自惭形秽了!好吧,我也不是那种强人所难之人,先让我看看你的手段!”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434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