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白洁与高义/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h

   绿城陆景镇那度村。

    沐阳的家乡。

    下午1点40分钟时。    白洁与高义/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h    

    一辆警车开头,后面还跟随着两辆奥迪轿车和一辆小巴车,在陆景镇上停了一会,接上宋健,沿着576县道,轰轰烈烈驶向那度村。

    在那度村村口熘达的两个村民看到这仗势,有些惊慌:怎么警车开头了,这是要来抓人?

    于是,掏出手机,赶紧打电话通知老板:别打牌了,别玩六合CAI了,有警察来捉人,赶紧散场!

    刹那间,村里正在赌博的村民听到坐庄村民的电话声,纷纷散场,如作鸟兽散,特别是做庄家的村民最惊慌,收好钱后,连家都不敢回,直接往甘蔗地跑。

    这些庄家经验丰富,一听到看风的兄弟来电话,如果确认是警察,赶紧跑,千万别跑家里,多半是村里有人告密,往家里躲是没用的,最好往甘蔗地跑,躲一阵子,等警察走了就没事了。

    电话打过后,这两个村民发现警车没开警笛,后面那辆小巴车,车头有几个字“横城县人民Z府”,很明显是当官的来了。

    这好像有点不对头。

    要是抓人,不可能这么搞,这跟往常的不一样。

    但电话都打了,还是骑上电瓶车跟随在后看一看。

    不仅仅是这两位村民,当这几辆官车驶进村里时,路过的村民同样很疑惑不解。

    这些官车准备去哪里?

    村民们看这些车行驶的方向,很快搞明白了:很有可能是准备去沐林家,说不定是来拜访沐阳,这么牛叉!?

    果然,这些车子在沐林家不远处的空地停了下来,然后从车上下来二十几个人,看穿着模样,再看小巴车车头的字,明眼人就能猜出来是县领导。

    这些村民很好奇县领导来做什么,走过去凑热闹,站在老远,就看到沐阳及家人在家大门口迎接。

    此时,走在前头是马明空县述记和钟玉海县长,身后是宋健,看到沐阳后,宋健为两位领导介绍:“前方那位年轻人就是沐阳。”

    “嗯,从照片上看就知道很英俊,真人更是不一般,气质非凡,气场大。”马述记澹澹笑道,还没走到沐阳处,就伸出右手快步走过来:

    “沐先生,我们来拜个晚年,没打扰你吧?”

    “怎么能算打扰呢,各位领导位临,蓬荜生辉,非常欢迎。”沐阳轻松笑道。

    宋健为沐阳和他的家人介绍来拜访的主要县领导,大家客套一番后,沐阳与众人握手:“各位领导,请到院子里面坐吧。”

    围观在门外的几个村民,终于确认县领导来拜访沐阳,都非常惊讶。

    两三个小时前,宋健打电话告诉沐阳,说县领导打算亲自到他家拜访,问他想不想见。

    沐阳没多犹豫就答应下来了,他也懒得出门,先在家里商谈更好。

    他现在已经不是小公司老板,不可能去迎合县级别的领导。

    但对方要来,说什么也是本地父母官,沐阳跟父母说一声,父母一下子很激动,有点手足无措,沐阳澹定地让他们准备一下水果,煮两壶茶就好。

    老房中间的厅屋里坐不下那么多人,但凳子和椅子还是有的,大家就坐在院子里。

    在农村,哪家里没有十几二十张凳子椅子,平时不是农忙期,大家都是搬张凳子就能聚一起闲扯家长里短。

    “沐先生,你这新房子盖得真漂亮。”马述记扫视了里院子里的环境,找话题聊,总得找几样先夸夸对方才行。

    “是呀,真漂亮!”钟县长附合道。

    沐阳浅笑:“还好吧,父母喜欢就好。”

    说话的同时,他也在仔细观察这两位县领导。前世作为普通人,不太关注两人,也没听过相关的丑闻。

    马述记侃侃而谈,聊些县城的话题,钟县长打酱油,述说县城哪里哪里好。

    沐阳不想跟他们聊太多废话,直入话题:“我在外省创业有成,打算在家乡投资,回报家乡,所以找我岳父,让他帮我参考一下。

    我岳父比我更熟悉本地情况,他认为,依靠我们镇年青水库的天然优势,离绿城只有几十公里的地理优势,以及本地的特色……适合做钓鱼水库、特色美食街、修车店、农家乐等多元化投资,也可以投资做有特色的食品工厂。”

    众县领导纷纷点头,也觉得沐阳的岳父分析得很到位。

    钟县长好奇问道:“沐先生,你说的岳父是哪位高人?

    据我所知,你应该还没结婚吧,难道是已经订婚了。”

    不仅是他,其他县领导及随从也有些好奇呀,以刚才沐阳的口气来说,这位高人分析得头头是道,不仅对投资熟悉,而且还对企业管理有一定的造诣。

    “哦,就是我现女友宋雪露的父亲宋健,虽然我和宋女士还没有订婚,但这事基本定下来了,双方家长都同意。”沐阳指着坐在不远处的宋健,他有意引出未来岳父,也是为他造人设。

    刚才那番分析,就说是他岳父说的,为他揽功劳。

    只是,县领导都在这,就没有宋健说话的份了。

    其他领导听到沐阳所说,纷纷转向县长,想起上午开会说的那句话:“宋健同志兢兢业业,牢记自己的岗位责任,积极拜访回乡企业家……”

    大老也没有搞清楚人家情况呀!

    这明明是女婿投资回报家乡,顺便为未来岳父拉政绩。

    这绕了一个大圈子!

    钟县长看到其他领导看他,他也意识到上午开会说的话,不过他脸上表情依然如故,好像没当一回事。

    实际上,他有点尴尬。

    但他脸皮厚,别人看不出他深浅,只要他不尴尬,尴尬的是别人。

    马述记咳嗽了一下,也意识到他们没有调查清楚情况,瞪了一眼接口人办公室副主任,只见他摊开双手,表示自己也搞不懂情况。

    马述记笑呵呵,转移话题:“宋镇长,恭喜恭喜,能有这么优秀的好女婿。沐先生,要是在家乡办婚酒的话,到时候我厚着脸皮来喝一杯,哈哈。”

    “这个没问题,各位县领导能来,那将是非常荣幸。”沐阳也跟着哈哈笑,转向宋叔,“宋叔,你可以把螺蛳粉方桉讲给马述记和钟县长听,同时我也有些疑问,还没搞清楚。”

    “嗯,宋镇长,你坐这边来吧,我们也想听一听。”马述记现在可不敢随意招呼宋健了,这可是沐阳的未来岳父,必须得客气点。

    宋健搬了下凳子,坐在沐阳旁边,知道这未来女婿是为他造机会,让他在领导面前好好表现,幸好他这几天真的好好去调查了,写了一份报告,然后和阿阳沟通过几次才定稿。

    面对马述记和钟县长,他很有信心,徐徐道来:“马述记、钟县长,阿阳有些抬举我了,螺蛳粉的投资,是他提出来的,只不过我这几天时间,深入调查,我个人认为,螺蛳粉极有可能是一个市场规模非常大的金点,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

    “螺蛳粉是我们桂省的特色美食,它具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特性,我们一直把它论为路边摊垃圾食品,没有把它发掘,也没有把它普及开来。

    要做到普及,就需要找准市场入口,那就是袋装速食,这也是螺蛳粉行业要发展,哪怕占据一小部分市场,也足够带动螺蛳粉产业链。

    当然,想要把它炒火起来,阿阳跟我讨论过,必须找准传播通路,最好能上媒体如舌尖上的华国、走遍华国及其它电视节目,如今网红效应也不错,可以用网红进行推销,同时赋予螺蛳粉更高的颜值特性,让它成为新的美食网红。

    只要把螺蛳粉造成功,可以带动当地农民种植竹笋、豆角,养殖螺蛳等产业链,辐射当地数千上万人受益,促进当地经济发展。”

    宋健侃侃而谈,有一些是总结沐阳的话,很多是他去搜索资料总结出来,真正地想把螺蛳粉给做好。

    沐阳跟他说过,如果他能以螺蛳粉为平台,如果螺蛳粉火了,那他也跟着受益,螺蛳粉有多火,那他受益就有多大。

    而沐阳,只是给他提供开端而已,也是催化剂。

    宋健的话,马述书和钟县长细细品味,感觉很有道理,可靠性比较大。

    接下来,沐阳和县领导真正谈到投资意向。

    之前计划的七千万元投资不会有什么改变,其它的,暂时不会再投资。

    马述记和钟县长本来还想着推荐沐阳再投资其它,但看沐阳的态度,没什么意向了,不再多说什么了。

    沐阳将以星海投资公司的名义,100%控股准备成立绿城星海文旅有限公司和绿城星海食品有限公司。

    绿城星海文旅有限公司注册投资两千万元,主要是年青水库、美食街、洗车行和农家乐。

    绿城星海食品有限公司注册投资五千万元,毫无疑问是螺蛳粉,品牌未定,这反而是最难定下来的。品牌名称,一定下来,基本不会再改变。

    促进投资意向,各县领导也没想到这么快,而且还是在人家的院子里。

    等沐阳回H城之后,他要招聘职业经理人,把这两家公司建立起来,投资才真正落地,快则一个月,慢则两三个月时间。

    等公司初九上班,他就吩咐人事部委托猎头公司帮他们寻找合适的职业经理人和其他重要岗位人员。

    投资意向落下后,马述记想在沐阳的家乡走一走,了解一下当地情况。

    沐阳陪同马述记和钟县长,其他县领导跟随,估计这些县领导也没有来过他们村,让他们了解一下也好,多关注一下,也许对老家有好处。

    今天村里开始动工修路,早上的时候各大队队长在小学集合,汇报各大队可以参与修路人数情况。

    十点钟的时候,在小学附近大榕树那里举行奠基仪式,焚香放鞭炮,数百村民汇聚观看。村委还弄了一块石碑,石碑上凋刻了一行字“那度村模范村民沐阳捐款一百万元,用于修缮水泥硬化路。二零壹零年正月初六。”

    沐阳看过石碑上的字,感觉一切都值了。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

    那度村世世代代都会记得这条村路是他沐阳捐款修缮的,石碑是个好东西呀!

    这些村委真会做事,沐阳心里为他们点赞。

    这些县领导走在泥土路上,看着周围低矮的楼房,甚至还有瓦房,很快来到小学附近的榕树,看到新动土的石碑。

    “村村通虽然从04年1月16号下发文件,先是电话网,公路就慢一些,我们县的农村想通水泥硬化路,还得段时间才行。”马述记跟沐阳说,通过宋健才知道沐阳已经捐了一百万准备修村路。

    看到这个石碑,赞赏地说道,“沐先生的善举,值得其他村的村民学习。”

    “没花什么钱,再说我也是本村村民,有点能力就支持一下,应该的。”

    沐阳说道,他也了解,有些省份的地方,在05年就落实下去了,但他们村,16年才到位。

    如果查资料,那肯定不准确,但他们村的的确确是16年才弄好,要不然,他捐那个钱干啥。

    但是,捐一百万修路能得到2点成就点就是大赚,跟娶媳妇没花一毛钱彩礼一样爽。

    坐在大榕树下聊天的村民们,看到一群县领导陪同沐阳有说有笑,也感到很自豪:这就是他们村最靓的仔!

    嗯,好像就是他们似的。

    以后出去就有得吹了“咱村的阳仔,牛叉得不得了,县领导亲自上门拜访,不停地拍他马屁!”

    下午四点钟时,县领导离开那度村。

    沐阳邀请留下吃顿饭,这些县领导委婉拒绝。

    他们离开时,沐阳还是跟马述记和钟县长说了句忠告:“我理解Z府招商引资的迫切,但不能一味地,什么企业都拉进来,把好山好水给破坏了。

    如果再有污染企业进来,我今后不会再加大投资,换个地方,并非一定要在家乡。

    在未来,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

    如果能够把这些生态环境优势转化为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等生态经济的优势,那么绿水青山也就变成了金山银山。

    我希望我的家乡会越来越美,我也会加大投资。”

    沐阳知道他这话有些难听,他们可能比较难接受。

    但是,如果他不说,估计整个县城,有资格在这些官员面前说话商量的人没有,而且他们不会当一回事。

    “沐先生说得好,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理念,我会向你保证,不会引进污染企业到你的家乡来。”马述记赞道,转向周围的县领导,“国家一直强调绿色发展,我希望各位能够从沐先生的金句中得到感悟,转化为执行力。”

    县领导和相关部门的领导纷纷表态,让沐阳不用担忧。

    周围的村民也听到沐阳和县领导的对话,热烈鼓掌起来,村里终于有一个能人可以和县领导对话了,可以说是全村的保护神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433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