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是公交车谁都能上(婆媳纵欢)最新章节列表

    当宽袍面具,腰悬长刀的李彦出现在面前,洞云子激动起身,稽首行礼。

    李彦打量他:“你使用鬼器后,可有不适之处?”  我是公交车谁都能上(婆媳纵欢)最新章节列表      

    洞云子道:“多谢前辈关心,这些鬼道之器确实阴邪,小道准备了那么长的时间,只用了邪引之式,法力才能保持纯澈。”

    李彦点头:“那就好,剩下的取出,予我一观。”

    洞云子将法器取出,分别是鬼烈披甲、厉魂燃血和三根噬心刺。

    李彦伸手,五指遥摄,噬心刺飞起,在他的身前微微旋动,一缕缕漆黑的光气弥漫开来。

    之前他尚未激发泥丸宫,储存法力的时候,只是感觉到这些鬼器气味难闻,予人很不舒服的感觉,此时就能清晰的察觉出,一旦接触到这种鬼道之器,里面一股股微不可查的怨气就疯狂激发,无孔不入地钻进生灵体内,尤其是修道之人,会与法力缠绕,不分彼此。

    因此使用这等鬼道之器,稍有不慎,就会落得个性情大变,道行尽毁的下场。

    那童贯将这些法器交给洞云子,让他去刺杀公孙昭,是真的够阴毒的,一毁毁两个,都省却杀人灭口的功夫。

    李彦问道:“童贯那边可有催促?”

    洞云子道:“他们不再催促,反倒是让小道稍候再行动,如今京城内风声鹤唳,他们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刺杀公孙昭。”

    李彦看着他:“那你呢?经此之事,觉得如何?”

    洞云子稍稍沉吟后,回答道:“起初看到朝廷反应,京营禁军调动,小道是有些惧意,甚至后悔的,是不是该收集罪证,让朝廷论处,但后来也明白,那根本不切实际!”

    “童贯让小道刺杀公孙判官,固然是私心恶念,但也确实是我等行事的办法,若无我等除恶,如向宗回那般地位的贼子,又有谁能奈何?”

    “善恶终有报,若朝廷不公,那我等就予他们一个报应!”

    李彦看着他眉宇间的坚定,露出欣赏:“你能看清自己的道路,很好。”

    每个人都有定位,若是成为体制内的官员,李彦会维护那个带来权力和秩序的制度,比如大唐世界,既然选择了内卫为官,无论是贺兰敏之还是武后,都不能用刺杀的方式解决,否则衍生出的问题会更多更乱。

    想要江湖人快意恩仇,就别当官,浪迹天涯,行侠仗义,而当了官,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否则就得收起江湖上打打杀杀的那一套,学会运用体制和规则行事,合理合法地灭敌。

    不过来到大宋世界后,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他已经对于局势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也不准备融入这个无论是好官贪官都在疯狂内斗的朝廷里。

    在这样的情况下,明明被体制排斥在外,却反倒用体制内的手段去解决问题,受其束缚,那就是愚不可及的事情。

    屁股决定脑袋,话粗理不粗,偏偏坚持自己的立场,其实并不容易。

    洞云子心中秉持的,就是最简单的善恶逻辑,也改变了历史上的向氏兄弟,在向太后死后,反倒被赵佶为表孝道大肆封赏,混得不错的局面。

    李彦再加以总结:“我们针对的从来不只是外戚,甚至现在都不只是太后,而是这个腐朽的朝政和浑噩的世道,伱或许不知,负责查办此案的公孙判官,和言官集团开始争斗了……”

    洞云子哑然,他自然不希望自己被抓,但听到在这个颜面大损的关头,朝廷还不忘内斗,冷然道:“真是不知所谓,他们既然喜欢斗,那我们就让朝廷颜面再失,向宗回已除,接下来就是向宗良,小道已经准备好了!”

    李彦道:“有了弟弟的惨死,这位永嘉郡王府上的防备,可要森严多了,若是只有你去,势必过度动用鬼器,不可取。”

    洞云子激动地道:“前辈的意思是?”

    李彦颔首:“此番我亲自出手,你为我压阵!”

    洞云子想到无忧洞中,两人合力清除贼子的,虽然自己只负责打光,但也算并肩杀敌,顿时万分期待起来。

    只是心中又不免有奇怪,压阵是什么意思啊?

    不是刺杀么……

    他也取出一个面具戴上,正在思索间,就见天空黑点下落,那头极为神骏的鹰儿划着变幻莫测的弧线,降落下来,飞到李彦肩头,与他亲密地挨了挨。

    洞云子语气羡慕:“前辈训练的这神鹰真有灵性,便是那些御兽派系里,整日喂服灵药,都无这般趋吉避凶的天赋。”

    李彦摸了摸鹰儿:“其实这不算是天赋……去吧,好好侦查!”

    鹰儿点了点头,振翅高飞,在上空盘旋,化作高空的眼睛,发出指引。

    不过事实证明,这点是过于应对的,李彦在白天去郡王府时,还看到了京营禁军把守在外,很像那么一回事,现在却呼呼大睡,警备程度连防火的铺兵都不如。

    反倒是府邸里面,脚步声不断,门客在来回巡逻,还有豪奴呼喝的声音,让众人加强戒备。

    向宗回刚死不久,正是草木皆兵的时候,这个时候豪奴难免紧张,而久经阵势的门客,反倒是比较放松的。

    贼人再嚣张,刚刚杀了一位郡王,难道还会来杀第二位?

    那大宋朝廷的威严何……

    “谁?”

    正在此时,从府邸正门处,闲庭信步走入的一道伟岸身影,打破了他们的思绪。

    根本未及反应,来者腰间的刀就已神奇地跃至手中。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那道如神似魔般的身影,宛若镜中花月,又似梦幻迷离,瞬间出现在面前,刀背拍出,然后他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压阵的洞云子享受到了最真实的视角,看着前辈大模大样地走入府中,身影如神龙掠起,又似游龙飞下,惊鸿似的一闪,来到了呆若木鸡的门客面前,刀背拍出。

    此刀名为“不老梦”!

    悄无声息的冲刺展开,一个个门客被拍晕在地上,来不及发出惊呼。

    不过里面的布置终究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弓箭声很快嗖嗖响起,占据了有利地形的门客,尖叫着开射。

    然后他们更加恐惧地发现,来者的身上升腾起一股煊赫的黑色火焰,形成一套略显虚幻,却又真实到能够抵御箭矢的甲胄。

    法器鬼烈披甲。

    洞云子所获得的那些免费法器里,噬心刺需要御器之法,厉魂燃血对于法力的要求极高,唯独鬼烈披甲要求最低,也最难用。

    因为在甲胄“穿”在身上的一刹那,一股呲呲的声音就开始响起,仿佛在灼烧血肉。

    这是一柄再明显不过的双刃剑,伤敌,亦伤己。

    而李彦面容平静,真武圣体所蕴含的强大气血轰然勃发,鬼烈披甲都隐隐被他撑开,整个身躯陡然膨胀,如神似魔。

    他右手持链子刀,左手扬臂,长臂展开,宽袍的大袖横飘了起来,如另一柄刀,轻灵如舞,惊心动魄地横掠而出。

    一路所至,除了门客倒下的声音,整个郡王府邸安静得不可思议,让后方的洞云子,除了惊叹再无其他。

    李彦从正门飘然而入时,他就意识到今晚的刺杀,有些与众不同。

    但哪怕一再提升期待感,仍旧被狠狠的震撼,想象不到天底下竟有这般的武功。

    武功至死,已入道境,早已不是单纯的争强斗狠,杀敌破阵,而是孕育出一股独特的美感。

    “武道与法器配合,确实好用!”

    而李彦自始至终保持着稳定的心态,也明白他能如此尽展千秋诀的刀法,与周身那层鬼烈披甲是分不开的。

    到了他这般武学境界,双拳早已可敌四手,在军队中冲杀也可以办到,但要耗费的精力势必巨大,同时也有顾此失彼的可能。

    而法器的存在,很好地弥补了这个缺陷,让武道可以尽展锋芒,所以这群武艺看起来还行,可与他存在着巨大差距的门客,人数优势也荡然无存。

    为了不表现出已经来到一次的熟悉感,他将外围全部清理了一遍,才迈入内宅。

    这里已经被惊动,一个个严阵以待的门客和护卫,在一位看起来也武功不俗的豪奴带领下,打气鼓劲:“为郡王效忠的时刻到了,禁军支援马上就到,我们……”

    话到一半,戛然而止。

    因为当刺客出现在面前时,他不可思议地发现,对方的武器居然都未出鞘,身上也无丝毫鲜血。

    这是刺杀??

    外围的门客,是许多临时雇用来的,与永嘉郡王关系不深,自然也就没有必要遭此无妄之灾。

    而这内宅之中,就是与向宗良有着密切关联的豪奴和门客了。

    铮!

    链子刀自此出鞘!

    一道闪亮的刀光,映在每个人的瞳孔之中……

    骇人嗡鸣震荡,忽若风雷回响!

    ……

    房内的向宗良已经醒来,正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脑海中回想着哪些人会对自己兄弟恨之入骨,但人数太多,只剩下一团乱麻。

    忽然。

    外面寂静下来。

    屋门缓缓开启,一道状若神魔的身影,将他完全笼罩在阴影之下。

    “饶……”

    连一句话都未说出,这位永嘉郡王的脑袋已经飞了起来。

    天旋地转之间,他脑海中所想的,不是面和心不和的弟弟,还有那个太后妹妹,而是自己的荣华富贵。

    “本王……真的……不想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431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