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文笔超好反复看的高H,和熟妇的同学麻麻

    “李妹妹,今日总督下令,三天后我就要率浙军拔营去苏州了,周边倭患严重,苏州也不平安,你肚子越来越大了,还是留在应天养胎待产吧。”

    朱平安抱着李姝温存了一会后,说了即将移营苏州的消息,劝她留在应天。  文笔超好反复看的高H,和熟妇的同学麻麻      

    朱平安才说完,就感觉大腿像是被一只千年蝎子精蛰了一样,挨了一掐,差点没叫出声来。

    反应过来时,李姝早就挣脱了怀抱,在对面气鼓鼓的瞪着自己了,仿佛在看一个负心汉一样。

    “朱平安,我大着肚子,不远千里从京城来到这个小镇上,图的是哪个平安”

    李姝挺着大肚子,委屈的红着眼睛,又嗔又气的瞪着朱平安,一语双关的反问道。

    “还不是为了你这个没良心的”李姝说着,眼泪就跟着流了下来,我见犹怜。

    孕妇本就情绪容易激动

    “我知道,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朱平安起身将李姝搂在怀里安慰道。

    李姝在朱平安怀里不满的扭动,欲挣脱怀抱。

    “我是心疼你舟车劳顿,不想你跟着受累。”朱平安抱着李姝,靠在她耳边,温情脉脉的说道。

    李姝这才不扭了,老老实实的被朱平安抱在怀里,不过还是哼了一声。

    “我想近近的陪着你,我想生产时,有你陪在我身边,我想你第一时间看到我们的宝宝,我我怕生产时万一有什么不测,也还能再看你一眼”

    李姝将脑袋靠在朱平安肩上,软软的说道,说到最后时语气都有些哽咽了。

    自古以来,女人生孩子,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尤其古代医疗不发达,分娩风险更是非常大。女人生孩子,有可能会遇到很多难以预料的危险,如血栓、大出血、难产、胎位不正、胎儿身子太大、产道太窄、产妇身体太弱、产妇忍受不了剧烈而漫长的疼痛等等……无论对妈妈还是对孩子而言,都堪称“过鬼门关”。李姝对此有所担忧,也属常情。

    “呸呸呸,说什么呢,怎么会有不测,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有不测的。”

    朱平安抱紧了李姝,心里有些自责,李姝的年纪还是小了些,都是自己贪欢。

    “朱哥哥轻点,我快喘不过来气了”李姝又感动又好气嗔道。

    朱平安忙松开了些,讪讪的挠了挠头,然后一拍脑袋,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册子交给李姝,解释道,“哦,差点忘了,这是我为你生产做的准备。”

    “你还懂生产?”李姝看到这本名为分娩准备事宜》后,惊讶的不行。

    “以前不懂,看书请教,总结经验,自然也就懂了些。”朱平安解释道。

    除了翻看了医术,请教了医师外,更多的是了解的现代生产的经验知识。

    李姝顿时感动,没有去拿书,而是握住了朱平安的双手,娇声道:“朱哥哥不用再费心了,你平日用心公事,都夙兴夜寐的,不用再费心研究这些女人家的事了。我做好准备了,药材啊用品啊都备足了,还请了王姨来,王姨是京城有名的妇产圣手,尤擅长接生,经过王姨的手,都平安顺遂呢。”

    “我知道伱都做好了准备,不过,准备的再充分也不为过。”朱平安握紧李姝的手,一脸认真的说道。

    “好吧,那看看你怎么准备的。”李姝靠在朱平安怀里,打开了这本名为分娩准备事宜》的小册子,娇声读道:“第一章,准备一個温暖干净的产房。”

    “我研究了书籍,总结了四季生产数据,发现夏天生产多顺遂,冬天生产相对困难些。盖因天气的缘故,夏季天气温暖,体感舒适,在温暖的环境生产,产妇感到舒服,利于分娩;冬季天寒地冻,那么冷的天,生孩子要遭罪;如果在冬季,能准备一个温暖干净的产房,肯定利于生产。你分娩就是在冬天,所以要给你准备一个温暖干净的产房。”

    朱平安解释道。

    李姝闻言,顿时眼睛一亮,有一个温暖的房子,在暖和的环境下生孩子,能舒服些,少受些罪,自然是极好的,而且宝宝出生后也不怕冷了。

    想到这,李姝眼睛眯成了月牙,“朱哥哥倒是细心,那到了苏州,让人临时在住所改造一个地龙,房间里多少也能暖和些。嗯,到时候再多放几个火盆,多烧热水,门窗闭紧些,加上门帘。”

    “火盆就免了,别到时候煤气中毒了,反倒不好了。”朱平安闻言,连忙摆手。

    “什么是煤气中毒?”李姝讶然。

    “煤炭等燃烧不充分,会产生一种有毒气体,如果房间不通风,就会让人不知不觉中毒。”

    朱平安简单解释道。

    “哦,好像听王姨说过,京城富贵人家有人中煤炭毒”李姝若有所思,“可是没有火盆,只靠地龙的话,室内的气温也暖和不了多少。”

    “放心,我让营里的匠师,在闲暇之余做了一套暖气设备,炉子加装储水箱,储水箱连接暖气管道,到时候安在产房里。炉子放在室外,暖气管道布置在产房里,利用热水产生热气循环加热,能使室内的温度如初夏半暖和,既安全又暖和,还干净卫生。”朱平安抱着李姝说道。

    “暖气设备能令房间如初夏般暖和?真的假的?”李姝惊讶的张大了小嘴。

    虽然知道朱平安从来不说大话,可是听到这么违背常理的事情,依然觉得难以置信。

    “我何时骗过你。等一到苏州,就给房间安上暖气,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

    朱平安一脸自信的说道。

    “咯咯,你说‘一到苏州’,那就是同意我去苏州喽。”

    李姝眨了眨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樱桃小嘴微微弯起,一笑百媚生。

    “我敢不同意嘛。”朱平安扁了扁嘴。

    “咯咯”李姝高兴的娇笑着,回头亲了朱平安一口,“朱哥哥,你真好。”

    “是你真好。我朱平安三生有幸。”朱平安回吻李姝。

    “你小时候可不是这么想的。”李姝一双大眼睛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的白了朱平安一眼,开始翻旧账了。

    “小时候不懂事。”朱平安脸红。

    “骗子,那你还教我们唱那劳什子混账啪啪歌你,你分明早就对我蓄谋已久了,坏人”李姝瞪了朱平安一眼,整个人像是一个熟透的水蜜桃一样。

    朱平安更脸红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408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