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人妻白臀挺立迎合|摆出羞耻的姿势 老师

  最上和人无奈地蹲在咲良彩音身前,说尽了安慰的话语,她依然不依不挠地哭着。

    大有将所有睡着的邻居,全部哭醒来围观吃瓜的架势。

    “我说,你差不多可以了喔,再哭下去,就真的有些招人烦了。”  人妻白臀挺立迎合|摆出羞耻的姿势 老师      

    最上和人试着伪装出强硬的态度,而咲良彩音抬头瞅了他一眼,继续哇哇大哭起来。

    头痛地抓了抓头发,最上和人索性站起身,便要离开。

    咲良彩音眼疾手快地扯住他的裤脚管,哭得通红的鼻子,一抽一抽的。

    “你……你要去哪?”

    最上和人没好气道:“怕你着凉,进屋给你带件毛毯出来。”

    “你就不能先让我进屋么!”

    最上和人盯着她看了许久:“那你要进屋么?”

    “进!干嘛不进!我现在就去你屋子里,把祈之助带走!”

    “哈?意义不明,有沙她又不在我家。”

    “什么!竟然是去情人旅馆了?!”

    最上和人毫不客气地敲了一下咲良彩音的脑袋。

    “想什么呢,我与她只是吃了个晚饭而已,她已经回家了。”

    咲良彩音捂着被他敲过的地方,蹲坐在地上,渐渐止住了哭声。

    “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

    咲良彩音忸怩许久,脸色忽然绯红起来,支支吾吾地道:“万……万一其实祈之助还在里面,你想……想……想3……”

    “喂!”

    最上和人立刻打断了咲良小姐的危险发言。

    “我先说好啊!那种事我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谁管你啊!”

    最上和人被气笑了,迈开大步往屋里走去,身后的咲良彩音犹豫了半秒,跟了过去。

    进屋之后,咲良小姐先是确认玄关有没有清水有沙的鞋子,旋即犹犹豫豫地脱了鞋,跟着最上和人走入客厅。

    两只眼睛不断向周围瞟着。

    最上和人没搭理她,走进厨房,开始清洗水池里的餐具。

    咲良彩音站在楼梯前,心情摇摆不定。

    最上和人注意她许久了,无奈叹道:“想上去看就上去吧,不会有人的。”

    “哼……我,我才不在意呢!”

    又在嘴硬了。

    最终,咲良彩音还是没上楼去,不知道是相信了最上和人说的话,还是不敢。

    傻傻地站在料理台前,看着最上和人洗碗。

    蓦地,一道突兀的声音,在这寂静的空间响起。

    一度盖过了水池内的水流声。

    “咕~”

    最上和人眼皮微抬,扫了一眼咲良彩音、

    她抿着嘴,微红着脸颊,一言不发,好似刚才的声响,不是她肚子里发出来的那样。

    “没吃饭?”最上和人问。

    “气都气饱了!吃什么吃!”

    “咕~”

    显然,最上和人明白了一个道理,生气是气不饱的。

    咲良小姐此时的脸色颇为窘迫,因为打给最上和人的那通电话,导致她晚饭气得吃不下。

    现在看见了最上和人,见他没有与清水有沙在一起,总算是松了口气。

    于是,饥饿感悄然而至。

    最上和人叹了一口气,无奈问道:“想吃点什么?”

    “唔……”

    咲良彩音安静地看着他,似乎是在踌躇要不要开口。

    见他迟迟不说话,最上和人只能换种方式。

    “正好我饿了,准备做些宵夜,咲良小姐若是愿意赏脸,能陪我一起吃么?”

    咲良彩音露出吃惊的目光,见最上和人一脸正色,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当下忸怩道:“如果……如果是那样的话,本小姐陪你一起吃,也不是……不可以。”

    啊~啊~真是麻烦的家伙。

    “是是是,我明白了,那先请大小姐稍等一会儿。”

    少女皱了皱可爱的鼻子:“什么嘛,听起来像是在哄小孩儿似的。”

    我可不就是在哄小孩么。

    最上和人想。

    咲良彩音坐在料理台前的椅子上,安静地看着最上和人做宵夜。

    “呐,屑人君。”

    “嗯哼?怎么了?”

    “今天,为什么会与祈之助一起吃饭?”

    最上和人早料到她会问这个问题。

    “她说有事要与我商量,便一起吃饭了。”

    “有事商量?什么事?”

    “谁知道呢,她也没说。”

    “哈?意义不明。”

    其实并不是意义不明,至少最上和人认为不是。

    说有事与他商量,是纯纯的扯谎,那个女孩子,只是单纯的想一起与他吃饭而已。

    最上和人看得出来,但没有当面点破。

    咲良彩音则表现得有些无法释然,一直抿着嘴在思考什么。

    “屑人君,以前与祈之助交往过吧。”

    最上和人抬头看她:“有沙说的?”

    “是我自己亲眼看到的”

    最上和人没有说话,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你与岛田君还有宫野桑喝醉的那天,我带你回家,然后遇见她了。”

    最上和人听说了,那天是咲良小姐送她回家,她与清水有沙的相遇,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也正因此,她才会在那天晚上,说“我讨厌你伤害祈之助”这种话。

    毫无疑问,这是出自咲良小姐的真心。

    即便喜欢着同一个男人,彼此之间存在着名为情敌的身份。

    她还是会将自己的温柔,分享给身边的好友。

    所以才说咲良小姐是个天真的家伙。

    而最上和人也不讨厌这份天真。

    他承认,咲良彩音是个很有魅力的女孩子。

    倘若没有与小西沙织发生的那件事,在经历清水有沙的事件,变得不愿接近女性后。

    被这样麻烦而可爱的女孩子纠缠,一点点向他展露坦率,逐渐发现她身上的美好。

    想必,自己是会被她吸引的。

    一定。

    最上和人停下手中的动作,缓声说道:“谢谢。”

    “是在为什么而道谢?”

    “我一直以为,那晚是有沙送我回家的。”

    咲良彩音目光平静:“是祈之助这么说的?”

    最上和人不予回应。

    “没什么大不了的,倘若立场对调,我或许会做与她同样的事情。”

    她笑得还算释然,似乎是没往心里去。

    “咲良的话,不会做那种事的。”

    咲良彩音颇为意外的撇他,旋即嗤笑一声:“你该不会是自以为很了解我吧?”

    “我没有那种傲慢的想法,也从来不认为人类能够互相了解,只是……

    在我的印象中,咲良你一直是个,正直得有些过头的家伙。

    大抵是不屑于去做那种事的。”

    咲良彩音眨着漂亮的眼睛,就这样看着他。

    “这是在夸我?”

    “你说是便是吧。”

    “真是不坦率,一点都不可爱。”

    最上和人闻言,眯眼轻笑起来。

    “或许吧,但是咲良你坦率或是不坦率的时候,倒是都挺可爱的。”

    “唔!!……别!别突然说这种难为情的话啊!变态!”

    最上和人笑笑,不语。

    良久,她望着墙壁上的时钟,略有些出神。

    少女轻声呢喃:“终电,要没有了呢。”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389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