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被同桌摁在男厕所;槟榔像b

    “我是噩梦,天天都可骚扰你。

    与你遇着在路途,你莫退避。

    我是愤怒,分分钟可烧死你。    被同桌摁在男厕所;槟榔像b    

    几多虚假的好汉,都睇不起。”

    前车的车门打开状态,劲爆的音乐声传了出来。

    车里的人听不见,但是外面的人笑容满面,头还跟着音乐的节奏点着节拍。

    “我赌1000万,下一下就能砸开,有没有人跟我赌?”

    龙志强的弟弟龙志飞神采飞扬,笑看大哥砸窗。

    他年纪不大,28岁。

    旁边的娇媚女郎兔兔嚼着口香糖说道:“那我赌2000万,还要两下才能砸开。”

    龙志飞扫了眼,下身的超短白色牛仔,修长大腿,年轻充满弹性。

    上身红色吊带,不仅露出了事业线,也露出了黑色的弧形花边,极具诱人。

    可惜,是大哥的女人。

    “博士,你说几下?”龙志飞不服的偏头问道。

    文质彬彬的博士推了推眼睛,看着玻璃专注道:“两下吧。”

    砰!锤子再次落到玻璃镜面,确实没碎。

    “2000万哦。”兔兔挑了挑眉,娇笑。

    “我又没说跟你赌。”龙志飞拉着脸轻声不满道。

    然后他就看见了一双锐利深沉的眼睛,让他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惧怕,哪怕这个人是他大哥。

    龙志强扭过头来沉声道:“是你自己提出的赌局,你就要遵守承诺,我们做事,讲规矩,这次从你的份额里扣2000万出来给兔兔。”

    声音不容置疑。

    “哦。”龙志飞心在滴血。

    龙志强扭回头就看见车里的司机举着一把枪对准了他。

    利家的保镖,有持枪证的!

    龙志强微微摇了摇头,然后继续抬手,砰!

    第三锤,镜面粉碎!

    龙志强像扒拉垃圾一般,用锤子扒拉着碎玻璃,然后蹲了下来,对着司机道:“我们求财,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是如果你开了枪,你们都得死,我说清楚了么?”

    司机捏着枪,几次想开枪,但是眼神看见另外站着的几个人就下不去决心,最终还是放下了手去。

    “你们不要伤害少爷。”

    龙志强点点头,看着后排的利泽巨道:“我说了,我们是求财,是你自己下来,还是我帮你?”

    嗖,通道头,有车开了过来,有减速观看,但是最终还是一闪而过。

    龙志强浑不在意的笑了笑:“如果警察来,大家都不好办。”

    “我下来。”利泽巨咬牙,这个时候没有更多的选择。

    开门下车,然后被龙志飞带上了前面的私家车。

    龙志强从车上跳了下来,拍了拍手,对司机讲:“交代你两件事,第一,我会打电话给你的老板,让他在家里按时接听电话,第二,千万不要报警,免得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麻烦你把话带到,谢谢。”

    下了车的司机面色很沉,但是果断点头。

    龙志强努嘴点了下头,伸出手:“车钥匙和手机给我,我需要一些时间离开,不介意吧?”

    非常小心,这样一来,司机根本没可能立即报警,等到能报警的时候,劫匪的车子都不知道开到哪里去了。

    司机只能乖乖照做。

    龙志强笑着转身上车,嗖嗖,两辆车飞快驶离。

    司机拔腿狂奔

    滴滴。

    周瑜摁了摁大铁门的门铃。

    不愧是首富的豪宅,占地500多平方米,光围墙就有三米高。

    腾,密闭大门中央,一块铁片移开,露出了一个壮年男子的脑袋,打量了他们一下,微微一愣:“周sir?”

    好好的大门,搞的跟牢门一样,狱警给重型犯人送餐也是移铁片,再配上高墙

    周瑜微抿了下嘴笑,照程序出示证件道:“国际刑警,有事找你们老板。”

    “请稍等。”

    铁片合上,铁门的小门马上被打开。

    格格的嘴巴都成了O型,据她办案的经验,这些富豪人家神烦警察打扰,一是本身不犯事不怕事,二是总要彰显下富豪的脾气,结果这么容易就进去了?

    “老板可能在休息,周sir稍微等一下,我问一下。”

    “请便。”

    保镖马上拿起对讲机询问。

    周瑜趁机也观察了下首富的豪宅,四层高的城堡造型,宅院的墙壁到处都雕刻着精美的花纹,有一种中世纪欧式宫廷风的感觉。

    傍山而建,房子后面都是葱绿密集的树木,至于豪宅内,青青草坪,修整得体。

    果然华丽。

    以后考虑买一套。

    格格也在看,嘴里没说什么,但是眼神里很明显的流露出羡慕的神色。

    观察的时间保镖已经拿到了回复,一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周sir,我带你们过去。”

    “好的,谢谢。”

    三个人进门,在客厅,周瑜见到了利老板,戴着副黑色方框眼睛,笑容满面,头发有点秃。

    “周sir可是稀客。”利老板伸出了手:“前些日子我看报纸,说你买了长江实业的股票,为此还升了两个点,我代表股民可得谢谢你。”

    周瑜和他握了下道:“这是利老板你经营的好,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周sir,请坐,还有这位madam,怎么称呼?”

    “叫我格格就行。”

    “格格,好名字,阿香,上茶。”

    沙发上,利老板笑着问:“周sir此次前来是有什么事么?”

    周瑜把可能有绑匪的情况说了一遍。

    利老板眼神低垂,稍微想了下道:“也就是说周sir现在也不确定他会袭击的对象是谁咯?”

    周瑜点头,神情严肃道:“从概率上来讲,肯定是在几个顶级富豪上来选,91年他的胃口就是一亿三了,总不能到现在为了几千万忙活吧?利老板你说呢?”

    利老板点了点头,绑匪肯定要现金,能在几个小时内拿出起码一亿多的富豪全香江都没几个大概二三十个吧,不算拆借。

    别看有些人身价高,那都是股票还有不动产,和现金完全是两码事。

    表面光鲜,暗地里欠债累累的人多的是。

    如果不止一亿多,那这样的人就更少了,龙志强的目标肯定是几大富豪。

    他笃定。

    “那周sir希望我们怎么做?”利老板问道。

    “加强保卫,如果真不幸被选中,我希望不管是谁,都能第一时间通知警方。”

    这也是周瑜选择利老板的原因,一家一家跑太麻烦,而且让利老板去打电话通知下,肯定比他自己去要好使。

    “好的,那我知道了,我会增派人手。”

    保镖对利老板这种人物来说就是小钱,既然危险,每个家庭成员多加十几个,小意思。

    叮铃铃,叮铃铃,家里的座机响起起来。

    利老板对着周瑜歉意的一笑,随手接了起来:“喂。”

    “老板,二公子被绑架了!”

    司机跑了很远,终于找到了一个公用电话,他不敢拦车借电话,借了肯定要当面打,他怕消息泄露。

    “什么?”利老板勃然变色脱口而出,眼神不自觉的看了周瑜一眼,正好和周瑜对上。

    “他说会给你打电话,还让你一定不能报警,要不然就会撕票!”司机急促的说道。

    利老板顿了顿,好好的想了一会,语气稍微缓和了点:“行,我知道了,我马上处理!你5分钟再打给我。”

    啪,电话挂掉,利老板对着周瑜歉意一笑:“不好意思,周sir,公司有点业务出了问题,我得马上去书房处理一下,要失陪了。”

    “哦,没事,反正该说的也说了,希望利老板能早点帮我向其他人通知一声。”

    “我会的。”

    “那告辞了。”

    周瑜和格格起身离开。

    利老板强颜欢笑送到门口,马上返身坐会沙发旁,焦急的等着电话再响。

    他刚才特意说了,5分钟。

    要不是怕周瑜怀疑事情处理的太快,他都想说一分钟。

    叮铃铃,叮铃铃,电话比约定的早了一点点。

    “喂。”利老板瞬间拿起,沉着声道:“怎么回事,你马上仔仔细细说一遍。”

    “利老板在等电话?”一个中年男人的嗓音。

    利老板心中一沉,他家里的电话很保密,一般人根本不知道,他已经有了猜测。

    “你是谁?”

    龙志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利老板难道猜不到我是谁么?”

    “你想怎么样?你别伤害他,条件可以谈。”

    身为首富,除去刚知道消息的震惊,这一刻,他已经静下心来,儿子必须要救。

    “爽快,不过电话里谈显不出诚意,高尔夫球场怎么样?你应该知道是哪一家。”

    龙志强说的话非常隐晦,能点明,但是全程不带关键信息。

    “可以,什么时候。”利老板连忙问道。

    “时间还早,就现在吧,我在球场门口等你,我也想和利老板打一场高尔夫球。”

    “好,我马上过去。”

    “等你。”

    嘟嘟,利老板把听筒慢慢的放下,表情木然。

    龙志强甚至没留下一句威胁的话就把电话挂了。

    对面说话的语气一点都不急躁,但以他识人的本事,更能听出其中的威胁之意。

    光明正大要见你,不怕你报警,因为你不敢!

    他确实不敢,要不然刚才就不会让周瑜走。

    周瑜是很强,要不然他就不会见周瑜,以他的地位说句大实话,警司算什么东西?多了去了。

    他见周瑜看中的就是周瑜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后面的能力!

    他也相信周瑜迟早能抓到龙志强,但是现在被绑架的可是他儿子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387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