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学霸把学渣带到图书馆做/性开放国度小说

    智氏这一次对齐国的入侵,看上去非常诡异。

    先有田氏两次弑君的行为,再有齐国公族的存在,并且智氏是带着齐君壬的梓宫归国,一路上并没有遭到抵抗。

    这么成功的入侵要归功于齐国频繁的内乱,田氏本身也是持位不正,还有那一帮齐国公族的摇旗呐喊。  学霸把学渣带到图书馆做/性开放国度小说    

    田氏人人喊打之下,大多数齐人并不感觉意外,原因是晏婴已经先行做过预告,早就论定田氏会祸乱齐国。

    有了晏婴的那个“预言”在前,再被有心人拿出来老调重弹,舆论的发酵会是怎么样,取决于晏婴在齐人心中的份量会有多高。

    对田氏非常不幸的是,晏婴在齐人心里的地位并不低,一下子就让田氏更加悲剧了。

    说名声有用,没有真实的硬实力,没人去找不痛快,有再坏的名声都能活得有滋有味;有坏名声并且遭到有实力的人来针对,坏名声的坏处就被体现出来了。

    所以了,还真是应了那一句话:事在人为。

    智瑶在占领“临淄”之后,第一件的事情是为齐君壬操办丧礼。

    齐君壬在位时间非常短暂,他作为公子时期没有犯下什么罪大恶极的错事,继位之后更来不及做一些什么。因为他死在权臣的迫害之下,肯定会得到更多的同情,尤其弑君的还是田氏,同情效果被加倍了。

    智氏从入侵者的身份转为帮助齐国公室主持正义是会让一些人的思维感到错乱,只是谁让田氏做的一些事情更加恶劣呢。

    田氏已经知道事不可为,他们在一整个冬天里面进行迁徙,没有搬走太多的财帛,向东转移了大量的人口以及粮食。

    忙着做那些事情的田氏,他们不但没有做任何抵抗的准备,同时也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管那些盟友。

    本来作为田氏盟友的齐国贵族,他们在得知智氏必然出兵之后已经足够慌乱,再看到田氏的所作所为,一下子变得更心乱了。

    “多人前来痛哭,请求饶恕罪行,言及诸般之事皆是田氏所为,二三子皆被蒙骗。”

    “此番已翻然悔悟,皆愿意出兵为国铲除乱贼。”

    “齐国公族争论不休,为兵强马壮计,终愿赦免罪行,使其出力杀贼。”

    智瑶听了并不感觉意外,齐国公族本身的力量就被消灭得七七八八,他们迫切希望能够增强实力,有那么多贵族送上门来,怎么可能不知道去抉择呢?

    “我家坐视即可。”智瑶说道。

    现在的时局还不允许齐国就此灭亡,智瑶所想要的局面是多足鼎立,有了田氏,怎么能够缺少齐国公族一方呢。

    田氏继续存在下去,会有利于智氏继续在齐国横行,齐国公族一时也不敢将智氏抛到一旁,其他国家想参与到分食齐国,绕来绕去也就田氏与齐国公族两方的选择。

    立出两个靶子对智氏有利,智瑶不会轻易摧毁其中的一个,下一次再有动静就是齐国真正灭亡的时候了。

    事实就是那样,局势的明朗对智氏非常有利,智瑶才不会将局面非要弄得更加复杂。

    齐君壬的葬礼肯定无法操办的隆重,应该邀请前来参加丧礼的各方却是一定要通知到位。

    这样一来,齐国的新任君主是谁,他们的管理班子会是怎么样,一切的一切还有待纠扯。

    明眼人能够看得出齐国已经陷入最危急的时刻,有心去救不止要有一颗聪明的脑袋,还要拥有能够作为支点的力量,要不然还是继续装湖涂吧。

    “外面为何喧哗?”

    智瑶肯定是在“临淄”城内,不会住进宫城,却是一定会把控宫城。

    这种行为瞒不过聪明人,他们会看出智氏才不是来齐国主持公道,分明是显露再明显不过狼子野心,更不要说智氏军队正在清扫“临淄”周边的城邑了。

    过来闹事的人叫高无邳,看他的氏就知道是什么成份。

    齐国的高氏和国氏氏是两个比较特别的家族,甚至可以说有些超然。

    田氏想要把控齐国,他们在削弱齐国公族之后,接下来要对付的就是高氏和国氏。

    事实上,田乞之前就设计让鲍氏针对高氏和国氏,三方进行了非常惨烈的攻杀。

    因为有田氏暗中帮助鲍氏的原因,国氏和高氏又被断绝了来自外部的支持,使得鲍氏成了最终的胜利者。

    后来,鲍氏遭到清算就是田氏进行推动,再看田氏轻易控制住了齐国朝堂,一手左右逢源再加挑拨离间无疑是让田氏玩得非常漂亮。

    现在,田氏面临了这样困局只证明了一件事情,也就是依靠阴谋始终不敌真正实力,他们的诸多阴谋变成了在为智氏做嫁衣。

    高无邳被请了进来,看到智瑶便破骂道:“竖子!欺齐国无人乎?”

    一瞬间,除了智瑶之外的所有人都做了利刃出鞘的举动,愤怒地瞪着高无邳,只等智瑶一声令下就要将高无邳剁成肉沫。

    智瑶被骂的得一脸稀奇,说道:“足下意欲求死,何故前来寻瑶?往寻田氏,自可得忠义之名。”

    稀奇就对了。

    这一辈子,智瑶还是第一次被人当面骂,并且还是骂竖子这种极度折辱身份的用词。

    真的!

    智瑶长这么大,从小到大第一次被骂,以至于连他都忘记骂人应该怎么骂了。

    很现实的原因,智瑶哪怕不是嫡长子,受到了智跞和智申的宠爱,自小又那么懂事,乃至于从六岁就在为家族创收,得到的赞誉数之不清,着实令智氏上上下下喜爱,怎么可能挨骂呢?

    外部?作为智氏敌人的那些,他们在面对智瑶时会端着身份,骂也是在背后骂,反正不会当着智瑶的面骂。

    所以了,算上上一辈子,时隔二十多年之后,智瑶再一次被骂,真真是有了恍如隔世的效果。

    高无邳有点迷了!

    骂人,还是追到了住所来骂,骂了之后对方没有勃然大怒也就算了,怎么会是一脸的稀奇,眼眸还带着那么明显的笑意啊?

    难道是智瑶天生犯贱?

    还是智瑶作为胜利者在嘲笑失败者的无能狂吠?

    总之,高无邳先给一愣,随后骂得更凶更难听了。

    第一次被骂有新鲜感,智瑶不会勃然大怒。

    除非是犯贱,要不然没有谁会喜欢被骂。

    智瑶听下来,大概听出在骂什么,给了豫让一个眼神。

    得到示意的豫让持剑上前,十分轻易就将高无邳控制了起来。

    遭到控制的高无邳还在骂,被豫让用剑柄狠狠地给嘴巴那么一下,变成了“呜呜”声的哀鸣了。

    其实就是骂智瑶没有晋国卿族的光明磊落,像是地老鼠那样与田氏狼狈为奸一起谋算齐国。

    晋国的卿位家族在列国确实基本没有好名声,不过从来都是直来直去,有什么不爽或图谋都是直接施以武力,真不会去搞什么阴谋诡计。

    智瑶有谋算齐国吗?那肯定是有的。

    说智瑶跟田氏一起算计齐国则是没有的事了。

    顶多就是智瑶知道田氏的谋算,一些事情上一再推波助澜,推着田氏干起来节奏更快,来不及夯实基础。

    步子太大会扯到蛋这种事情,智瑶可是深有体验的。智氏在智瑶收不住节奏的情况下,好些事情都吃了太急切的亏。

    高无邳并不是这一段时间过来找……,或者说求见智瑶的唯一一个人,只是除了高无邳来求死之外,其余齐人无一例外都是过来谄谀。

    大环境就是任何齐人都无法无视智氏,不管他们对齐国的现状是什么想法或什么看法,智氏俨然已经能够决定齐国的命运,讨好智氏来保证获得生存,乃至于从中获得好处,会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齐国的公族在巴结智氏,不能怪异姓贵族也凑过来,别说还有一个崔氏在前面当榜样了。

    崔氏?不是姜姓的那个崔氏,就是位于济水北岸得那个崔氏,他们是姬姓来着。应该是周王室某个分封诸侯的后裔?

    姬姓却不是一国之君或公族身份,一般就是某个失去国祚的公族后裔,姬姓的智瑶也是那么回事。

    至于后面怎么那么少看见“姬”这个姓的人,其实就是春秋称氏,后面氏变成了姓而已。

    最先归附智氏的那些齐国贵族,他们比谁都迫切希望齐国赶紧完蛋。这是作为叛徒的共性,他们绝对不希望背叛的对象会越变越好,那样会显得自己有眼无珠,相反投靠了新的主人,旧主被打成无法翻身的失败者,才能显示出他们的眼光与睿智。

    所以了,目前为智氏奔走的那一批原齐国贵族,他们的表现非常卖力。

    智瑶对待前来的齐人,会接见不是对方出身高,便是名声比较大,他们没有给智瑶找不痛快,智瑶指定不是表现出嚣张跋扈的一面。

    现在智氏要给愿意合作的齐人春风一般的温暖,能争取到多少人心就努力去做。

    当然了,谁给脸不要脸的话,就要见识到什么就狂风骤雨再加电闪雷鸣了。

    总而言之,智氏用在齐国的武力暂时是够了,德行方面确实缺得有点厉害。

    也就是齐国自己乱得不行,要不然哪怕智氏再怎么武德充沛,想像这一次那般高歌勐进,几乎还是不可能的。

    智氏对齐国的武力使用只是一种辅助,接下来智瑶还会继续放大招的……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386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