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一把扯掉乳罩揉搓双乳(公车诗晴)最新章节列表

    虽然周拯再三说不用,但肖笙还是不放心地跟了上来。

    轻轨站厕所。

    周拯麻利地收起法宝制服,解开衬衫领口的扣子,戴上了在肖笙那里借来的大金表、小金链,以及一副路边摊买的十元墨镜。    一把扯掉乳罩揉搓双乳(公车诗晴)最新章节列表    

    必要的伪装罢了。

    他也考虑过是否报警,但第五工业岛某些区域的社会环境,报警真不一定有什么用。

    每个城市都有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哪怕有仙人、修士暗中扶持,人性的恶也会在一个角落集中释放。

    小姜所在的那个位置,差不多就是这种情况。

    肖笙完全不用多做什么伪装,只需要把印着‘不是’两个字的法宝风衣脱下来,那毛刺头、大金链的搭配,活脱脱的就一位大哥级人物……身后跟着的头牌打手。

    “班长你别急,”肖笙安慰道,“你小伙伴不会有啥事,我这丹药多的是,哪怕他真的就剩半口!呜呜!”

    周拯赶紧捂住肖笙的乌鸦嘴。

    小姜罪不至此,罪不至此啊。

    十多分钟后;

    一家外墙四四方方、挂满了霓虹灯牌的三层建筑内。

    震耳的鼓点,让手机电量瞬间充满的电音,还有那些在舞池中扭动跳动的男男女女,给了周拯一种如今是太平盛世的错觉。

    这里看起来只是一家普通的夜店,肉眼仔细观察也没什么犯罪行为,顶多就是擦边球性质的服务。

    肖笙双眼放光地看着DJ台,目光完全没有为那些晃眼的大腿蛮腰所阻碍。

    周拯在吧台点了一杯价格不算便宜的鸡尾酒,慢条斯理地喝了两口:“哥们,在哪边看比赛?听人介绍过来的。”

    酒保指了下标着卫生间的角落。

    周拯端起酒杯对酒保举了举,仰头将酒水吞了下去,双手揣在口袋,转身走入人群。

    在周拯赶过来的路上,对小姜手机的定位已经中断,最后显示就是在这个位置。

    与肖笙擦肩而过时,周拯传声叮嘱:

    “厕所位置里面有两部电梯,我用灵识探查过了,这里地下还有三层,应该是赌场和黑拳场子。

    “我先进去,你隔个一两分钟再进来,守在负一楼就好,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立刻撤退求援。”

    肖笙对周拯挑了挑眉,随后继续晃来晃去,认真学手艺。

    周拯也不多管他,转身进了角落走廊,看到了女厕旁边,被两名西服壮汉守着的两部电梯。

    随着周拯靠近,有个壮汉扭头摁了电梯的下行按键,另一人上下打量了周拯几眼,抬手拦住了周拯。

    “客人看着有些面生。”

    周拯随手在兜里抽出仅有的几张大额钞票,甩到了这个壮汉怀里。

    这可是以前他一个月的生活费!

    壮汉接住钞票,把大脸笑成了一朵盛开的野菊。

    “尊贵的VIP客人,我们需要做个简单的安检,确定您身上没携带武器。”

    然后拿着一只圆环,象征性地在周拯身上扫了扫,躬身请周拯进入了电梯。

    走廊外假装路过的肖笙眼前一亮。

    用钱砸人的感觉,还真不错嗨。

    于是,他暗中准备了几张纸币,等了两分钟,就揣着口袋、嚼着口香糖,漫步走了过来。

    壮汉摁开电梯,象征性地对他点了点头,随后继续交叠双手、目视前方,完全没有开口阻拦的意思。

    肖笙走进电梯的时候,还忍不住扭头看了他们两个一眼。

    这是几个意思?

    瞧他不起?

    肖笙嘴角一阵抽搐,听着电机转动的声响,灵识弥漫全场,很快就找到了已进入地下二层的班长。

    地下二层有个环形看台,正中是四方的擂台,上面正有两个身强力壮的女人在不断拼杀,打的拳拳到肉、血沫横飞,看的肖笙各种皱眉。

    事实证明再强壮的女人打架,也都喜欢薅头发。

    环形看台上的几百个男女兴奋地大吼,他们手里抓着一张张票据,应该是买了一方的胜场。

    比起遭乱暴力的负二层,肖笙明显对负一层那宽敞明亮、到处都是兔女郎的赌场更感兴趣。

    当然,赌场不赌场的不重要,古代的凡俗这些场合多的是……

    “凡间真不错啊。”

    肖笙挑了挑眉,一边欣赏各处的美景,一边用灵识探查各处角落。

    很快,他对周拯传声:

    “班长,地下二层有很微弱的妖气,赌徒里面也混了一些灵物,不过实力都比较低。”

    周拯的一缕传声钻入肖笙耳朵:

    “联系冯队,晚点让本地警方过来把这个窝点端掉,我这边已经录了很多证据。”

    “班长找到小姜了吗?”

    肖笙传声问着:“各个角落我都搜过了,没找到重伤或者重病的人。”

    “他可能已经被转移,要先找到这里管事的,”周拯看向角落那锈迹斑斑的铁门。

    周拯心底划过几幅画面。

    意气风发的少年戴着拳击手套、踩着灵活的步子走出铁门,外面是一阵阵欢呼呐喊的声浪;

    鼻青脸肿的少年坐在铁门后的角落,拿着消毒药水给自己伤口慢慢包扎着;

    少年提着一些蛋糕之类的‘稀罕物’,偷偷找几个比自己小一两岁的家伙分享时,他们几个的目光写满了崇拜……

    周拯闭上双眼,心底叹了口气。

    虽然他没有主动提起过自己靠打黑拳赚钱,但很明显,他可能给小姜做了一些错误的示范。

    灵识已经探查了此地许多遍,找不到小姜的下落。

    周拯已经不打算继续等下去了。

    他逆着人群面对的方向,迈步走向那处铁门。

    几个站在看台高处的西服壮汉迅速发现了他的异常,他们在蓝牙耳机中说着什么,离着周拯最近的两名保镖立刻迎了上来。

    “先生,这边禁……”

    咚!

    周拯身形一闪,阴暗的角落传来两声轻响,两个壮汉靠着墙角慢慢躺了下去。

    他身形不停、继续向前,一脚踹开铁门。

    正换衣服的几个男女拳手扭头看了过来,外面大批看场子的保镖迅速朝着这里汇集,开赌场的第一层和搞特殊服务的第三层,立刻也有支援涌来。

    “哥们,认不认识姜力?”

    周拯低声问。

    有个肩上绑着绷带的拳手挑了挑眉,大拇指对着角落晃了晃,随后露出几分讪笑。

    那里有一堆染血的绷带,以及一只被踩碎了屏幕的智能手机,还有两件衣服。

    那拳手道:“他被接走了,说是去接受治疗,你懂的……他想赚钱,结果用药次数过多,把自己身体搞垮了。”

    “谢了。”

    周拯拉上铁门,后面有些阴暗的走廊中,十多个体型彪悍的保镖一拥而来。

    闷响声接连不断。

    哟呵,班长动手了?

    负一楼赌坊中央,肖笙打了个响指,四只符箓自他袖口飞出,悬浮在了四方角落。

    肖笙一个健步跳到旁边赌桌上,大喊一声:

    “各位!向我看齐!我宣布一个事!”

    这群男男女女立刻抬头看了过来,有几个兔女郎反应神速,已经拿起了胸前挂着的手机,打开了快捷摄影功能。

    肖笙咧嘴:“赌博毁一生,当心妻离子散啊各位。”

    “你特么!”

    嗡

    四只符箓同时闪烁,空气中荡起了细微波痕,负一楼的数百个凡人同时昏睡。

    肖笙双手揣回口袋,淡定地跳去手扶电梯,那四只符箓依旧悬浮在此地,避免有人中途醒了成为漏网之鱼。

    比起肖笙的昏睡符法,周拯那边就直接多了。

    负二楼,拳场。

    环形看台上的人群哑然无声,两名在擂台上的女拳手也有点手足无措。

    走道上躺满了昏迷的看场保镖,一侧售票处那几个兔女郎被吓的花容失色。

    那个突然出现,轻描淡写打昏这些壮汉的人影,此刻正冲向看台后方的贵宾观赛区。

    透过厚厚的防弹玻璃,能看到贵宾室里那些男女慌乱无措的模样。

    半分钟后,周拯踹开了贵宾室的铁门,迎接他的是几声尖叫。

    周拯问:“大老板是谁?”

    那些穿着暴露的年轻女孩被吓的不敢出声,几个男人倒还算镇定,同时看了眼角落的位置。

    他们只是来搞消费的,自然不想平白挨揍。

    角落中,有个穿着白色西服的中年男人,慢慢放下雪茄。

    这人对着一旁的两名壮汉使了个眼色,后者动作迅速地掏出一只小瓶,在里面倒出了两颗指甲盖大小的丹药,各自吞服。

    “我就是这里的老板,”中年男人笑着起身,向前走了两步,“这位兄弟身手不错,想必是哪家宗门中的高手吧,不知道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姜力在哪?”周拯问。

    中年男人双眼一眯。

    那两个吞了丹药的壮汉呼吸开始粗重,身躯骤然膨胀了两圈,嗓间发出两声低吼,动若迅雷地扑向周拯。

    周拯眼皮抬都不抬,等两人一左一右扑近,右拳不紧不慢地抬起。

    两道残影,两声闷哼,这两个壮汉身躯倒飞撞在墙上,无力地瘫倒在地。

    周拯张开左手,一侧两把水果刀轻轻颤鸣,随之飘到了他掌心悬浮。

    “姜力在哪?”周拯问。

    大老板喉结颤动了下,笑道:“道友可能误会了,我不认识姜力……啊!”

    这人惨叫着坐倒在地,肩上插了一把水果刀。

    周拯迈步向前,随手将一只沙发扔向身后,堵住了门口。

    另一把水果刀抵在了大老板额头。

    “打电话让你手下送他回来,给你五分钟,”周拯低头看着这个中年男人,“他没了,你也没了。”

    “我叫,我马上叫!”大老板嗓音在不断颤抖,“大哥我不知道姜力是你罩的,我错了,错了……”

    周拯瞄了眼那两个倒地不起的壮汉,眼底划过了少许思索。

    微弱的妖气。

    ……

    姜力被抬回来的时候,面色发白、气若游丝,整个人已经近乎没了意识,模样也有些吓人。

    这本该是个浓眉大眼的年轻小伙,此刻却不人不鬼

    一根根血管凸出了表皮,浑身缠绕着斑驳的妖气,额头拱出了两个血包,手背铺了密密麻麻的青色鳞片。

    周拯蹲坐在一旁,用力做了个深呼吸,已经大概知晓了发生什么事。

    他身后,肖笙悬浮在半空,此前接连甩出十二张黄纸符,将地下三层所有普通人催睡。

    肖笙皱眉问:“班长,这怎么回事?”

    周拯手指点在姜力额头,一缕灵力汇入其中,保护住了他已被妖气侵蚀的魂魄。

    随后,他走去被他打昏的那两名壮汉,在他们怀里摸索出了两只瓷瓶,扔给了肖笙。

    肖笙打开瓷瓶嗅了嗅,皱眉道:“低劣的培元丹,不过混杂了妖血。”

    “它们应该是被当成了兴奋剂来用。”

    周拯轻轻呼了口气,看着缩在角落中不断露头的‘大老板’,紧紧攥拳,却又慢慢松开。

    公事公办吧,自己今天已经动用了私刑……

    正此时。

    “都不许动!”

    扶梯处传来了一声大吼,一群身穿灰色制服的人影冲了进来,举枪对准了贵宾室窗户。

    他们带着‘第五工业岛治安管理所’的臂章。

    之前还唯唯诺诺的大老板,立刻露出了几分狞笑;

    他抬起还能动的胳膊,作出投降状,一双狭长的双眼露出狠毒的目光。

    “兄弟,我主动认罪伏法,进去关一两年自然有办法出来;你砸了我场子,毁了我的地盘,打了我这张老脸,这笔账,咱们改天再算。

    “我可听说,很多修士也接黑活。

    “都在这红尘俗世,谁还不图这三瓜俩枣呢,你说是不是?”

    “哎!我去!你特么!”

    肖笙立刻就要上去,却被周拯抬手拦了下来。

    “我来吧。”

    周拯在肖笙手里拽过了一只瓷瓶,在里面倒出一颗染了妖血的丹药,漫步走到那大老板面前。

    大老板脑子转的够快,突然面色大变,立刻就要转身呼喊。

    但一只大手已经摁住了大老板的后槽牙,将两颗妖血丹塞入其中。

    大老板低头怒吼着,额头渗出鲜血,迅速爬满了紫色鳞片。

    周拯踹碎贵宾室的防盗玻璃,迎着下方十多只枪,拽着大老板脖颈跳了下去,将大老板扔到了这群治安官脚边。

    随后,周拯看向带头的那名‘治安所’长官,甩过去了一张小绿本。

    “特殊调查组除妖。

    “在场人员立定站好,等待接受记忆清除。”

    带头那人的面色蓦地变白,仔细验证着手中的小绿本,有些手忙脚乱地立定敬礼。

    “是!长官!”

    周拯点点头,在储物护腕的最里面角落,找出了一只脏兮兮的拳套,慢条斯理地戴在右手。

    除恶务尽也是他的原则。半分钟前刚刚加的。

    “这是除妖的法器,”周拯很认真地解释了一句。

    随后,他低头看着那目光越发暴虐,身体不断抽动的大老板,一拳砸向对方下颚。

    黑血飙射,溅了前面几个治安官一脸。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377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