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你顶我十下我只叫一声表情包(超级婬娃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孟正被捆得只能跟条毛毛虫似地在地上乱扭,一看到他倒霉的样子,徐向阳不免感到幸灾乐祸。

    “林叔叔,你这算是犯罪了吧?”

    “没办法,一时间忍不住。”  你顶我十下我只叫一声表情包(超级婬娃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林明远说。

    “谁叫我看到这人的脸就想要揍上去呢。既然两边都撕破脸了,我也就不忍着了。”

    一听这话,孟正干脆不动了。显然是觉得自己没必要受皮肉之苦。

    “叫你来,是想问问该怎么处理这家伙。”

    林明远在床沿边上坐下来,双手交叉支撑着下巴,安静地看着他,眼神如有深意。

    “你在未来见过他,对不对?”

    徐向阳点点头。

    “这样啊,难怪你对他很熟悉……”

    男人若有所思地颔首。

    “那我有个疑问,假如我现在就杀了他,会不会造成时间悖论?”

    明明是在说杀人,语气却很轻描淡写。他要不是现在这种精神状态,恐怕还不至于此。

    徐向阳感慨了一句,又觉得听见“时间悖论”这种词,从身为科学家的对方嘴里吐出来有点怪怪的。

    “不至于吧。”他回答道,“人总是会死的,而且,林叔叔你不是不相信时间穿梭这回事吗?”

    “放到现在可难说了。哪怕再微小的可能性,我都不想错过。”

    徐向阳抿嘴沉默。

    是的,他能明白男人的心思。

    林明远已经承担起了足够惨痛的代价,才走到这一步,自然会想方设法排除所有的意外因素。

    要是因为一点点细节功亏一篑,所有的努力和付出就全都白费了人一旦产生这样的想法,自然而然地就会开始钻牛角尖。

    “要是你现在就杀了他,未来就会发生改变,我与星洁的命运的确有可能变得不一样。因为未来的孟正……是死在了我们手上,具体时间就是我穿越回来前的那一天,也就是十年之后。”

    “懂了。”

    林明远抓抓头发。

    “不论如何,总得想个办法处理他。”

    直到这个时候,徐向阳才突然意识到,对方恐怕是早有打算。

    林明远叫自己过来,不是为了询问他的建议,而是打算向他展示“某种东西”。

    “你应该觉得庆幸。”

    男人俯下身,直视着孟正的双眼。

    “我已经有将近十五年没有再使用过我的能力。自从学生时代开始,我就对自己发过誓:我的能力太过危险,为了避免被他人利用、为了保证自己不会失控,从今往后,我要只做个普通人,靠自己的头脑和理性活下去。”

    “尽管当时的我从未料想到,就算舍弃能力,依然逃脱不了被利用和失控的命运……”

    林明远冷笑了一声,手掌攥紧成拳。

    “不论如何,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徐向阳很惊讶。同样惊讶的还有孟正,被绑住的他瞪大了眼睛。

    “听这话的意思,林叔叔,你难道……”

    他本来真的以为对方只是个普通人,甚至连通灵者都不是。

    “是的,我是灵媒。”

    “换句话说,你其实早就能看见我?”

    “当然。”林明远说,“不过,那时候我觉得还需要观察你一段时间,毕竟我不可能随随便便让一个陌生人跟在我女儿身边。”

    在解释了徐向阳的疑问之后,男人将注意力重新转回到孟正身上。

    “我正好有能力对付你。虽然打破了誓言,但这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尝试,算是情有可原……反正往后,它就不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在讶然之后,徐向阳越听越觉得好奇:

    林明远具备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能力,竟然能让他说出这种话?

    如果自己这位岳父实际上是毁天灭地的神媒级别,这种忧虑倒是可以理解,但从他之前的表现来看,明显不是。

    若是他拥有源自佞神的压倒性力量,那世上的绝大部分问题都不再是问题,包括地球上的其它灵媒、以及来自异世界的威胁;

    而如果是夜郎自大的井底之蛙,可能因为一点点超出常人的长处便产生这种自作多情的念头。

    但林明远可不是一般人。他虽然在国外当了十几年普通人,却一直在从事远境相关研究的世界顶级实验室工作,见过的灵媒不知凡几,这种“误解”不可能出现在他身上……

    “我知道怎么对付你这种人。”

    徐向阳正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林明远已经开始按照他的内心所想来“处置”孟正这个人了。

    男人的唇角微微上扬。他的脸庞因为长时间的疲惫和营养不良而变得干瘦,布满血丝的眼球表面在昏暗的房间里泛着虹光,令他此时露出的微笑亦变得狰狞。

    林明远伸出大手,像铁钳似地牢牢抓住对方的下巴。

    “就算现在杀了你,恐怕还觉得自己是在为理想献身,死得其所,对不对?”

    “抱歉,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我不会让你觉得自己像个英雄、像个殉道者,我会让你的人生变得足够可悲,直到死前才会明白真相,在临死时想起一切的你,怨恨自己为什么会活到这个世界上……”

    “你将死不瞑目。”

    仿佛要将这段时间以来内心积蓄的所有愤懑、焦虑和痛苦全都发泄出来,林明远一字一顿地说,背后泛起莹莹的光。

    无论是徐向阳还是孟正,此刻都看得一清二楚:

    一头样貌奇特的邪灵出现了。

    它像是透明的、膨胀起来的粉红色热气球,浑身流动着晶莹剔透的光芒,缺乏光线的黑暗房间恰似深海环境,让它看上去就像是漂浮在海中的水母。

    但和表皮柔滑漂亮的水母相比,只要凑近点就会发现,这头邪灵的外壳很明显有着大量褶皱,沟壑回路连绵成片,更像是放大后的核桃……

    当然,还有更精准的形容:

    这是一颗正在发光的人类大脑。

    在大脑邪灵的底下,自深处蔓延出无数细长飘动物,不知道该称其为“神经组织”抑或“触须”。

    在看到这邪灵样貌的刹那,徐向阳登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是的,他见过它。

    “这不就是……孟正被班长大人杀死时出现的邪灵吗?!”

    人类大脑状的邪灵慢悠悠地飘到孟正脑袋上方,无数触须像章鱼触手上的吸盘,攀附在青年的太阳穴、额头和脖子上,这些细小的神经丛顺着鼻孔、眼眶、嘴巴乃至脊椎骨深入……它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侵蚀目标的大脑。

    很快,徐向阳便看见孟正的皮肤有大量青筋暴起,像是有无数寄生虫在底下爬行。

    少年打了个寒颤,下意识转开视线。

    “……不……别……不要!”

    孟正的眼球猛地朝着外面凸起,发出凄厉的惨嚎。

    林明远甚至故意替他解开了手臂上的绳子。孟正完全没有逃跑的想法,只是抱着脸在地上来回打滚,一边嚎叫着。

    这声音显然会引起他人的注意。但林明远只是挥了挥手,邪灵的力量扩散开来在徐向阳的感知中,这波动并不强烈,但已经足以让脆弱的电力系统失灵整栋招待所都陷入了一阵不安的嘈杂中,人们在走廊上奔跑呼喊,于是房间内的声音便被这噪音的海洋暂时吞没;接着,林明远转过头来,一声不吭地盯着在痛苦中挣扎的孟正。

    孟正的十根指头死死覆盖着脸庞,指甲和指节一同使劲,生生在肌肤上扣出数道血痕,伤口深可见骨。半响后,他不再吼叫,只是从喉咙深处挤出几声饱含痛苦的呜咽。

    折磨他的绝不仅仅是肉体上的痛楚,这点听他如今嘴里呢喃的声音就知道了:

    “别……别……不要……我不想忘记……别夺走我的记忆……”

    ……听着倒是很可怜。

    但现在,比起为孟正的遭遇感慨,更令他心惊的是林明远所展现出的灵媒能力。

    徐向阳回忆起和孟正的几次见面,包括对方的言谈举止,现在回想起来都有种不自然的味道。

    十年前他性格上确有些魔怔,但相比起十年后那狂热执著,简直和疯子没有两样态度好像又算不了什么。

    这难道都是林明远在今日种下的“果实”所致?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

    林明远没有看向他,声音淡淡地回答道。

    “没错,我的灵媒能力包括精神控制和对记忆的篡改,你可以简单地将其归结为‘洗脑’。”

    “这种能力的效果十分弱小,对乙级以上的灵媒就没用了,只能用来对付失去抵抗能力的普通人,和像他这样的低等级灵媒。”

    “除此以外,还有种种限制:比如一次只能对一个对象生效。因为想要长时间保证洗脑效果,这头邪灵就必须潜伏进对象的大脑里,我就无法再操纵它了。“

    “修改记忆的过程同样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所种下的‘虚假记忆’不能违背他原本的性格和行事原则,要是骤然间性格大变,不止是周围的人,自己都会察觉到异常而一旦出现破绽,能力就会立刻失效。”

    “这种邪灵的本体极其孱弱,别说对付别的邪灵,就连宿主的精神状态的改变,都有可能直接杀死它……”

    “无论如何,哪怕有着这样那样的限制,这仍然是一种极其危险的能力。”徐向阳评价道,“一旦曝光出去,别的灵媒可不管你的力量能不能对他们起效,他们只会提前处理掉你这种威胁。”

    “是啊,我明白这个道理。影响他人心智的超能力很常见,但在此之上篡改记忆的能力,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拥有。”

    林明远沉声回答。

    “所以,我必须保密。不止是为了别人,也是为了自己。”

    ……

    又过了半小时的时间,邪灵趴伏在孟正的脸庞上,青年人的整个脑袋都被密密麻麻的触须包裹住,还有几根触角在耳廓附近不安分的进进出出。

    它的大半个躯体已经没入了孟正的头颅,即将和青年融为一体。

    孟正不再发出惨叫,他平稳地呼吸着,像是陷入一场漫长的安眠。

    看样子,他的大脑已经被彻底侵蚀和操纵了。

    “那么,接下去要怎么做呢……”

    林明远深深叹了口气。随即,他伸出手,开始尝试利用自己的力量改写孟正的意志。

    在这个过程中,徐向阳始终保持沉默。

    在林明远离开后的十年里,星洁生活得并不算幸福,孟正真正在他们面前露脸,又是近十年以后的事情:但眼下林明远唯一能利用的人就只有孟正,可以想见他确实做过准备。

    他究竟种下了什么样的记忆呢?

    “首先,是最重要的一点:必须保证林星洁与神媒,以及和人工灵媒制造实验有关的信息不被泄露出去。”

    林明远并没有隐瞒的意思,他一边操作,一边自言自语,又像是在特意告诉给在场唯一的知情者听。

    “以我的能力,大概能保持十年效果,考虑到他自私的性格,这种程度的命令应该能被接受。而且,我看那群人的反应,孟正应该没有对他们完全说出实话,所以还有挽回的余地……要是这边的事情已经被观星会那边知晓,我就没有挣扎的必要了。”

    原来如此。

    徐向阳叹了口气。

    眼下,孟正找来的那群人已经找上门了,要是没有他人干涉,星洁肯定会在短时间内带走,连向外界请求援助的机会都没有;而如今还是个小学生的女孩,和她身为普通人的母亲,更不会有抵抗的能力……

    所以,他只能利用孟正来阻止。

    这的确是不得不做的事情。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在难熬的寂静中,林明远额头冒汗,嘴唇发抖,显然这一操作记忆的过程对他的消耗同样巨大。经过一阵漫长的深思,他写下了第二条根植于孟正潜意识内的“命令”。

    “第二条……不能破坏、干涉林星洁和林素雅的生活,你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观察’。”

    这是为了防止孟正失控而做出极端行为所设下的【安全阀门】。

    既然林明远想要利用孟正,这一条自然必不可缺。

    徐向阳回忆了一下过去发生的事情,虽然孟正的确对星洁的存在展露出非同一般的执著,执著到恶心的程度,但他确实没有试图伤害她的行为,甚至连接近少女的企图都没有,反倒是和自己交流得更多些。

    ……

    不知不觉间,拉拢的窗帘里开始透进熹微的光,照亮了昏暗房间的小小角落。

    ……天亮了。

    聚精会神旁观着林明远使用能力的徐向阳,在无意间察觉到已经过去一整晚的时候,不禁陷入了一阵奇妙的恍惚。

    他意识到,此刻的自己,原来离真相如此之近。

    伴随着林明远种植下的记忆渐渐生效,在“尚未发生”的十年间所发生的事情,属于林星洁的过去其全貌轮廓,终于被一点点地勾勒出来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360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