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和公发生了性关系公(往下边塞水果)最新章节列表

    慕容平咬着牙:“背信弃义,出尔反尔,这跟兵法没关系,怪不得他慕容垂后面有这样的报应,诸子相争,以致灭国,而那慕容麟也是谋反不成,给先帝所斩杀,这些都是他们违背承诺的报应!”

    慕容镇勾了勾嘴角,脸上闪过一丝不以为然:“这世上没什么天理报应的话,并不是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要不然,苻坚和前秦也不会败亡,我问慕容垂的时候,他冷笑着说,难道我们西燕将士当年起兵反秦,以怨报苻坚的恩德,最后杀了苻坚,又一路之上多次火并诛杀西燕首领,本就是缺德无义之人,难道还要指望别人对我们讲恩德和信义吗?”  我和公发生了性关系公(往下边塞水果)最新章节列表    

    慕容平勾了勾嘴角:“这,这个好像,哎,叔父大人,你和爹爹当年为啥要跟着西燕走啊?给慕容垂这样反驳也没话说。”

    慕容镇没好气地说道:“乱世之中,人不由命,哪伦得到我们作主?我当年也不想叛秦,也念着苻坚的好处,可是慕容冲他们起兵造反,秦人开始无差别地屠戮我们鲜卑慕容氏一族,我除了加入西燕军自保,还有什么办法呢?”

    “至于后面,我们无非是为了生存,象野兽一样战斗,他们上层中层的大将名臣们杀来杀去,我们这些下层将士哪知道?还不是只能听令行事。最后还算运气好,跟的是慕容永,算是他的心腹,才活了下来,要知道,当年多少西燕名将就这样死在自相残杀中了?!”

    慕容平叹了口气:“这权力就是世上最惹人眼红,你争我夺的东西,叔父大人,你既然是慕容永的心腹大将,后来慕容垂又怎么会放过你呢?”

    慕容镇叹道:“慕容垂,也就是黑袍,确实也算得上是一代帝王,我虽然当面大骂他,但他说他是为了慕容氏的存续起兵,慕容永起兵叛秦,也参与了多次西燕的政权屠杀行动,从慕容冲开始杀了三四任燕主,是反复无常的小人,这样的人,绝不配统领大燕,而他慕容垂在战场上欺骗敌人,是为了打赢此战,减少更多的流血,属于兵法的范围,并不是背信弃义。”

    慕容平眨了眨眼睛:“那他可以让前军投降后让他们离开战场,何必这样赶尽杀绝呢?”

    慕容镇摇了摇头:“那是因为他要驱使放下武器的前军向后逃跑,冲散后面军队的阵型,而如果是他接受前军的投降,为他们让开一条通道,那反而可能是后燕军会出现混乱,给慕容永反败为胜的机会。从军事角度,确实如此。”

    慕容平咬着牙:“但这毕竟是杀父之仇,对叔父你,也是杀兄之恨,这么多年,你就这么忍下来了吗?我可忍不了!”

    慕容镇的眼中冷芒一闪,看了看四周,对着周围的几名亲卫沉声道:“你们管好出城的部队,让他们迅速列阵,我这里暂时不需要你们守护。”

    几骑心领神会,驰骑而去,而慕容镇也带着慕容平走到了边上一处僻静之处,叔侄二人站到一起,慕容镇低声道:“败军之将,何敢言勇?再说你当时还没有长大成人,我得先把你养大。再图将来。慕容垂看在我是西燕难得的勇将份上,加上要安抚人心,所以放过了我,还让我带兵,只是每次都暗加限制,绝不让我真正地长期拥有自己的部队。我对此也心知肚明,所以,我不敢向你透露当年的情况,就是怕你一时忍不住去报仇,反而赔上性命!”

    慕容平恨声道:“老天有眼,让他后燕国破家亡,慕容垂也算是遭了报应,只是他居然变成了那样不人不鬼的样子,难道,是想逃避亡国的责任,装死躲避吗?”

    慕容镇摇了摇头:“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慕容垂后期加入了那个什么天道盟,似乎是有什么让人返老还童,延年益寿的药物,而他也因为一心求长生,而不理国事,这才会让诸子相争,最后国破家亡,后面他就以国师的身份跟着慕容德,来这里建国,自己则在后面暗中操纵。其实,我大燕的皇帝,一直是他,就算慕容德,也不过是他放在前台的一个傀儡而已!”

    慕容平点了点头:“那叔父你屡次顶撞黑袍,甚至公开地指责他开启战争,招惹东晋,就是因为知道了他的身份吗?”

    慕容镇叹了口气:“那时的我可不知道黑袍居然就是慕容垂,这点还是他后来回到广固时主动向我公布的,还当着你们的面,我跟你是同时知道此事,震惊的程度,不在你之下。他把俱装甲骑交给了我,是为了在晋军大敌当前之时,维持我们内部的团结,也是想惺惺作态,表现出个为临朐之败负责的态度。哼,这一切,倒是跟他一向的假仁假义相符合,只有我才知道,他不过是想借此战自保,先过了刘裕这一关,以后再继续以大燕的力量,追求那长生邪法罢了。”

    慕容平咬了咬牙:“现在我们手上有俱装甲骑,何不借机诛杀老贼,然后跟刘裕和谈罢兵呢?”

    慕容镇的眼中冷芒一闪:“我们跟慕容垂的恩怨,只是我们鲜卑人内部的矛盾,跟刘裕可是外敌的矛盾,就算要跟慕容垂算账,也得等打败了刘裕再说,我的两个儿子都死在晋军手中,我俱装甲骑几乎人人都有亲友死于敌手,这个仇,不比一已私仇大上千倍百倍?!”

    慕容平的脸上闪过一丝愧色,低头道:“小侄思虑不周,一时失言,还请叔父大人原谅!”

    慕容镇叹了口气:“平儿,我不怪你,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一时间突然知道这件事,难免激愤难忍,口不择言也不奇怪,但是,覆巢之下,难有完卵,且不说我们此时想找慕容垂报仇,是不是将士们会追随,就说我们这时候就算杀了慕容垂,广固必破,到时候我们全城鲜卑人都成刘裕和晋军的刀下之鬼,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吗?私仇先放一放,忙完了国事公事,再说其他!”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352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