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撕开了早已湿透的小内裤_奶头被疯狂蹂躏

    凤首山上虽然南荒与西疆依然对峙,但整体上气氛已经缓和。

    陶然老祖到来,还与驻守此地的妖族半步天境会面交谈了一番。

    从休战之后,双方的天境强者就撤了。  撕开了早已湿透的小内裤_奶头被疯狂蹂躏  

    不管是南荒还是西疆,都没有那么多天境在凤首山折腾。

    十日时间到,凤首山上灵光大作,一艘艘飞舟升空而起。

    九玄剑门的三艘百丈飞舟在前,后面是灵道宗,尚阳魔宗等九大派飞舟。

    再后面,百艘大大小小的飞舟列队而行,景象壮观恢宏。

    飞舟排开罡风,带起无尽的流光,横跨凤首山山脉,往南荒腹地而去。

    进入南荒,景致又是不同。

    南荒灵气之中多出一丝暴虐,不似西疆平和。

    南荒的大地上多是荒原,没有西疆青翠山林遍布的风貌。

    南荒荒原上,可见处处妖族族群。

    有那种已经成为村落,其上妖气翻涌的部落,也有三五成群,散落各处的妖兽。

    “妖族,追求血脉力量的纯化朔源,对于无法化为人形的妖兽并不看重。”

    “所以绝大多数妖族是不愿化为兽形战斗的。”

    “无法化形,也是被认为是血脉低下的表象。”

    站在飞舟船头,韩牧野低声讲解关于南荒妖族的特性。

    “当然,血脉纯度太高,无法在低阶时候化形的妖族,在妖族之中有着尊贵地位。”

    与低阶的妖兽血脉之力稀薄,无法化形不同,血脉力量太强的妖兽,也会因为血脉之力纯厚,无法化形。

    但这些妖兽只要化形,起码都是地境。

    比如蛟龙一族,在妖族中就是处于类似人族皇族的地位。

    “那大鹅呢,它们会化形吗?”黄脂虎扶着身旁脖颈修长的天鹤,抬头开口。

    天鹤似乎听懂了她的话,低下头来,轻轻触碰黄脂虎的手掌。

    天鹤当然能化形。

    而且是那种血脉很高,需要地境修为才能化形的。

    韩牧野笑着点头,然后看向远处。

    远处天际,漫天的妖气,将天穹云光染成摇曳的云涛。

    南荒大妖已经在前方等待。

    韩牧野面上神色澹然。

    希望南荒妖族这一次不要有什么小动作,不然,他不介意狠狠教训这些妖族一回。

    “轰”

    前方,妖气化为一头头妖兽虚影,迎着西疆的船队而来。

    “下马威?”陶然老祖裂开嘴,面上露出笑意:“这欢迎仪式不错。”

    话音落下,他身上有蓬勃的火焰力量升起。

    “真怀念在火源界时候啊,想杀就杀。”

    随着他的话语,他身上的火焰化为腾龙,凝出万丈身躯。

    火龙身影震动,一声咆孝,带着无尽的烈焰,直接冲出。

    火龙才出,漫天的火焰就将那些妖兽虚影都包围住。

    火焰不止是灼烧妖气凝出的虚影,还将那些凝聚虚影背后的神魂吞噬!

    这就是燎原剑术成为大势之后的特点,吞噬之力。

    “陶然道友莫恼!”

    “西疆道友,这也太过了!”

    “息怒息怒……”

    远处,传来一片惊呼。

    陶然老祖哈哈大笑,那火龙却丝毫不退,反而一个盘旋,径直朝着下方冲去。

    万丈火龙张牙舞爪,口中吐出能灼烧天地的龙息火焰,引动南荒天道震荡,一道道罡风交织在火龙身周。

    “快挡住!”

    “疯了,这是要杀了我南荒所有进入万妖秘境的精英?”

    “诸位快联手,此火龙已成大势!”

    一阵蓬乱的声响,下方道道妖光撞在火焰上,最终与火龙一起湮灭。

    数道天境妖修身影飞出,落在前方万丈之外。

    “陶然老祖,你是何意思?”

    “南荒与西疆已经签订和约,你们是要毁约?”

    “陶然,你是真的要与我南荒妖族为敌,你以为这点战力就能横行我南荒?”

    那几位身形略带狼狈的妖族大修高喝出声。

    这其中,还有一位元婴二重的白猿大妖。

    陶然老祖哈哈大笑,面上神色却冷了下来。

    “要是你们挡不住,老祖我还真的就给你们那些妖崽子全灭了。”

    一句话,顿时让本就凝重的气氛冷到极点。

    那几位妖族天境大修身上,有难以压抑的战意升起。

    妖兽虚影再次凝聚,陶然老祖毫不相让,身上火焰缭绕。

    陶然老祖这人,人缘一向是差的。

    让他来做西疆参加秘境探查的镇守,真不知道这决定是好是坏。

    后方那些飞舟上的各宗长老苦笑一声,也跟着将身上的灵光涌现。

    大势相争,最终都是看实力的。

    西疆如果没有足够实力,来万妖秘境,岂不是来送死?

    今日陶然老祖所为虽然张狂,却并不错。

    “陶然老祖,你这嘴还是这么毒。”

    “不过这一次,我听着舒坦。”

    就在此时,远处,一道声音传来。

    韩牧野面上露出笑意。

    高长恭。

    剑阁长老,高长恭。

    前长老。

    身穿青袍,头戴高冠,身形挺拔,胡须还特地修整了的高长恭一身灵光剑气冲霄,明显是踏入天境了。

    只是他身上气息再凝重超绝,也压不住身侧那身穿澹红战甲女将的强横。

    战意收敛,却有煞气弥漫。

    身形立在那,能染一片血色。

    面容虽然清秀,双目之中闪动的煞气,却似乎能透出双眸。

    这煞气不只是天境元婴后期高手引动的天地之力,还来自执掌百千军卒,征战厮杀而来的军威。

    赤焰军中少有的女将军,中州征剿南荒大军的统领之一,凤援将军萧月璃。

    韩牧野借助商行探查过这位凤援将军的消息。

    萧家,中州皇城大世家,家族中为官为将之人众多。

    萧家家主萧翎山,乃是皇朝赤焰军三大都统之一,执掌数十万赤焰军亲卫,值守皇城。

    萧月璃的嫡亲大哥,乃是御史台御史,儒道修为已入宗师。

    当然,玄阳卫镇南指挥使钱一鸣也是出身皇城大族,身后背景深厚。

    不然,钱一鸣怎么会与陆屠夫争锋?

    萧月璃和高长恭到来,那些妖族顿时没了脾气,道道虚影都收拢掉。

    “高长恭,你这是在南荒不想回九玄山了吧?”

    “老祖我现在都已经靠着自己的努力踏入天境了,你怎么样?”

    陶然老祖将靠着自己努力几个字咬的特别重。

    高长恭笑一声,没有开口。

    他身侧,面色清冷的萧月璃冷哼一声,身周血气震荡。

    一股难以言喻的压抑力量向着西疆船队压来。

    韩牧野立在船头摇摇头,往前跨一步,向着高长恭躬身:“韩牧野见过高长老,见过萧将军。”

    高长恭面上露出笑意,看着韩牧野点点头。

    “你认识我?”萧月璃目光转向韩牧野,一股似乎要穿透身躯的冰寒之力瞬间压来。

    “九玄山下,高长老欲拼死一战时,曾告诉我,入中州,一定要告诉一位名叫萧月璃的女子,高长恭是真想过放下一切,随她而去。”

    “想来,能让高长老放下西疆大事不管的,将军一定就是萧月璃了。”

    韩牧野拱手,朗声开口。

    这一刻,西疆所有飞舟上的修行者,都探出头来。

    高长恭立在那,面上神色先是闪现感慨,然后又是露出一丝羞怯。

    脸红了。

    他身侧,原本弥漫煞气的女将军肩膀微微轻颤,缓缓转头。

    好一副郎情妻意样子,就是这场合,似乎不太适合。

    韩牧野轻咳一声,然后低头道:“脂虎,这就是剑阁的高老祖,当年你爹爹在剑阁,算是高老祖门下弟子的。”

    听到韩牧野的话,粉凋玉琢的小丫头往前走几步,然后双膝跪下,趴在船头,朝着高长恭“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头。

    “黄脂虎拜见祖爷爷,拜见祖婆婆。”

    “黄脂虎?”高长恭微微一愣,然后道:“是黄镇熊的丫头?都这么大了?”

    他还在愣神,身旁的萧月璃已经伸手一扯,两人身形直接落在飞舟船头。

    萧月璃伸手扶起黄脂虎,面上露出怜爱神色来。

    “好乖的小丫头,祖奶奶喜欢。”

    这声祖奶奶,她本来就欢喜的很。

    一边说着,萧月璃已经掏出一柄只有二尺长的金色短枪。

    乖乖,上品灵器!

    韩牧野嘴角轻抽,转头看到高长恭在那局促样子。

    高长老身家,哪比得上萧将军?

    男人,到底还是要腰杆硬才行啊……

    这一刻,韩牧野竟是有一种明悟。

    见韩牧野看向自己,高长恭上下打量一下,轻声感慨:“西疆韩谪仙之名,我在南荒也是常听。”

    “剑阁交在你手上,我也能安心了。”

    萧月璃也是抬头看向韩牧野。

    “我常听长恭说你,确实是难得的剑修。”

    “等什么时候去中州,我帮你在皇城说一门亲事。”

    韩牧野面上一僵,挤出一丝笑意来:“多谢萧将军。”

    ……

    中州来的不只是萧月璃和高长恭,还有近千修行者和身穿红甲黑甲的军将。

    这些中州修行者虽然看不上西疆,但萧月璃和高长恭上了九玄剑门的飞舟,他们也只好将飞舟战船与西疆的那些飞舟并在一处。

    只是两边明显疏离。

    九玄剑门飞舟上,韩牧野让云娣将黄脂虎带出去。

    一旁坐着的萧月璃看向云娣,面上露出惊色。

    看黄脂虎和云娣走出,船舱之中只剩高长恭陶然老祖,还有韩牧野加自己一共四人,萧月璃方才低声道:“那是法宝剑灵之身?”

    法宝剑灵,这等宝物在中州也是价值连城,非大势力不能有。

    “我有好东西当然是要给脂虎的。”韩牧野笑一声,面上神色轻松,似乎说的只是一件寻常物品。

    听到他的话,萧月璃点点头,面上闪过一丝感慨神色。

    “你们剑阁,当真不错的。”

    一旁的高长恭脸上闪过得意笑容。

    旁边的陶然老祖也是呵呵笑一声。

    他早见过云娣,当时也被韩牧野的手笔惊到。

    “这次的万妖秘境,你们有什么打算?”萧月璃看向陶然老祖,然后目光又转向韩牧野。

    “钱一鸣已经率领三千死士,准备拿到万妖令。”

    她直接将这机密说出来。

    韩牧野明白,萧月璃提前说,就是为了提醒韩牧野他们,最好别打万妖令的主意。

    “就是那个镇南指挥使吧?”陶然老祖皱眉道:“他都做到这么大的官了,还要万妖令做什么?”

    萧月璃没有开口,倒是韩牧野出声:“他是为自己踏入天境做准备吧。”

    踏入天境。

    本来韩牧野也不知,中州那么多高手,一郡玄阳卫指挥使为何不是天境。

    后来在界外与陆沉等人交谈,方才知道缘由。

    陆沉之子,玄阳卫三郡指挥使陆阳,论修为也只是半步天境。

    但他们这些人的战力,根本不是用灵气修为来衡量的。

    就如现在的韩牧野一般。

    玄阳卫中这些压制修为不突破的半步天境,是为了熬炼自身大道。

    中州天道乃是以儒道为尊,在中州突破天境,就会沾染中州儒道气息。

    这样的天境,出天玄之后,战力会有所折损。

    只有纯靠自身力量积累,拥有自己大道的修行者,踏足天境之后大道完满,便是离开天玄世界,战力也不会下降。

    陶然老祖就是在外域突破,自身大道完满,所以才能有一人便压数位南荒大修的本事。

    中州皇朝的玄阳卫和赤焰军中,这些积累力量突破,拥有完满大道的人,是天玄征战外域的主力。

    韩牧野低声解释几句,陶然老祖方才明白。

    萧月璃看向韩牧野,露出好奇之色。

    “这等隐秘你都知道?”

    这事情要说真正隐秘算不上,可一个西疆修行者,却是难以知道的。

    韩牧野伸手指指自己发间的黑色小剑,轻笑道:“我现在也算是玄阳卫的预备指挥使,这等事情自然要了解清楚。”

    玄阳卫预备指挥使?

    萧月璃看向那小剑,点点头。

    怪不得。

    韩牧野和陶然老祖没说西疆会不会去争万妖令。

    在萧月璃看来,将这事情说了就行,相信韩牧野会做到心中有数。

    西疆战力与中州相比差的太远,何况钱一鸣的战力,加上三千死士,西疆就算是想争也争不过。

    “轰”

    天际传来轰鸣之声。

    走出船舱,可以看到东方位置,有青色的妖光剑气纵横,还有道道黑色的妖气弥漫。

    “灵甲妖族越来越强盛,往后恐怕要成为天玄大患。”

    萧月璃双目眯起,沉声开口。

    见识过黑甲鱼妖那等无穷无尽攻势的韩牧野也是面色微沉。

    在嘉灵江上,他率领一众西疆精英斩杀过不少黑甲鱼妖。

    但这鱼妖一族彷佛高手无尽,一路上都是鼓浪逆行。

    现在的东海,若不是黑甲鱼妖一族还没有真正的强者,恐怕占领整个东海海域都有机会。

    如萧月璃说,当真是要成为大患了。

    东海三方势力到来,剑修,蛟龙妖族,还有黑甲鱼妖。

    东海剑修倒没有如西疆这般有九玄剑门绝对统属,五大剑宗,各自都来了上千的剑修弟子。

    苍山剑派的天境长老安顿好驻地后,便领着顾元龙来拜访。

    见到黄脂虎,知道是韩牧野义女,自然又是送上不少东海宝物。

    苍山剑派离开,蛟龙一族的领队长老过来。

    青桐。

    再见青桐,她身上多出了雍容的气息,身穿半甲,头戴金冠的青铜,与红甲战衣的萧月璃很是相像。

    “凤援将军,我倒是久闻大名。”

    青桐看向萧月璃,笑着拱手。

    转过头,粉都都的黄脂虎眨巴着眼睛。

    “我义父说,东海的蛟龙最豪富了,姑姑,是真的吗?”

    青桐脸上带笑,抓出一把灵珠,还有各种贝壳,几根金色的珊瑚……

    蛟龙一族来的意见很明确,结盟。

    作为西疆九玄剑门的盟友,蛟龙一族的请求是,尽可能在秘境之中灭杀灵甲一族的强者。

    “按照我们的推算,灵甲一族在秘境之中有援军。”

    青桐看向韩牧野和萧月璃,沉声道:“它们可能也想利用这次机会,大伤其他各方的元气。”

    中州攻伐南荒,往后这万妖秘境要是执掌在中州手上,进入其中就不知是什么情况了。

    这一次的秘境开启,说不定是最盛大,也是最惨烈的一次。

    几乎所有人都准备在其中寻得自己所需之物。

    当蛟龙一族离开之后,九玄剑门的飞舟上来了一位很意外的客人。

    妖族。

    南荒妖族。

    不是已经悄然结盟的白虎等几大部族,是一位身背大弓,身高过丈,玉色皮肤,双目冰蓝的象族少年。

    这少年双手捧着一只小白狐。

    “小白说,想来看看你们。”那象族少年声音粗犷,面上带着几分淳朴稳重。

    “小白说,韩师兄能在秘境里帮我寻到我要的血脉,还能,有好酒。”说到好酒,象族少年的长鼻子耸动几下。

    黄脂虎凑过去,只到象族少年的小腿。

    “对了,我叫项凌霜,我有象族血脉。”将手里抱着的小白狐小心递给黄脂虎,象族少年方才想起自我介绍。

    “我天玄修行昌盛,不禁异族。”看着这象族少年,萧月璃轻笑道:“妖族之中有残暴狠辣的族群,也有宽厚仁和的种族。”

    韩牧野点点头。

    这才是修行界的样子。

    独一人族,独修一道,算什么昌盛?

    “嗡”

    远处大地上,一道血色灵光升起。

    “妖族血祭开始了。”

    “血祭完成,秘境就会开启。”

    韩牧野口中低语,双目之中,灵光闪动。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340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