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仙子紧窄撕裂娇嫩哀嚎惨叫/小男生坐在一个壮硕男人的大

    杨老头这次还带回了十套石点头给了华真行,据说都是在昆仑仙境荒弃的遗迹中寻得。

    迄今为止,华真行手中已有十二套石点头法阵了,短期内也很难再得更多,这东西该怎么使用还得好好琢磨一番。

    蒙晨送的那套曼曼收了起来,那就给曼曼用吧,华真行只是指导她该如何祭炼。得自林太为的那套,则装在太上兜里,一起交给了丁老师。  仙子紧窄撕裂娇嫩哀嚎惨叫/小男生坐在一个壮硕男人的大    

    小镜湖的门户处正可以布置一套这样的法阵掩护。

    芜城翰林府号称园林式设计,小区中央也有很大一片空地,可以布上一座石点头法阵。法阵中建一个内部会堂,为将来搞养元术培训、与各派修士交流做准备。

    BJ的房关发展总部生活区及办公区,位于城区西北角的四环与五环之间,将由万树花园项目三期项目改造而成。该小区里也有一个花园式中庭,可以考虑做同样的布置。

    房关发展是欢想实业的跨国分支机构,在内部搞养元术培训,是欢想实业的老传统。

    至于太上兜,则请丁老师重新祭炼一番,打上神念封禁。

    太上兜这种空间神器,没有神魂烙印传承,谁得到它都可以祭炼后使用。这枚太上兜原本有林太为的神念封禁,华真行觉得不太稳妥,还是将之抹去重新祭炼吧。

    理论上华真行本人就可以祭炼太上兜,重新打上自已的神念封禁,但考虑到自已的修为境界比丁老师差得很远,这活还是让丁老师来干更合适。

    这枚太上兜由房关集团以及合作单位内部使用,平日就放在方外门。

    方外门、千流山、轩辕派,包括房隆关、坐怀山庄、万变宗的大成修士,都可以得到丁老师的神念封禁传授,有必要的时候都可以拿这枚太上兜去装远东西。

    华真行自以为养伤的这段时日过得闲适,其实在外人看来,他已经操心了太多的事,尤其在杨老头露面之后,他又做了一系列安排。

    新到手的这批一叶刀与剑叶,华真行将其分为了两份,十分之九送回养元谷。

    剩下的百枚一叶刀和万枚剑叶,华真行就将它们留在了东国,房关发展这边既然要搞养元术培训,调过来的导师以及将来进阶的学员也能用得上。

    比如房关发展集团董事、几里东国菜的负责人何光,就是一名四级养元术导师,如今正需要用剑叶练习打造法器,等练习得差不多了再用一叶刀去炼制玉兰刀。

    杨老头听说了华真行的计划,他率先炼制了一支玉兰刀。

    他老人家炼器所用的一叶刀,并非是装在那三口皮箱中的天材地宝,而是这次采摘时顺手揣自己兜里的,算是第一千零一刀吧。

    杨特红炼成的玉兰刀,祭出后竟能化为一片花海。

    这花海不仅美景无限,更有芬芳能醉人心神,看似毫无攻击性。但刀锋一转,无数花瓣随风飘飞,宛若漫卷的利刃寒芒。

    这是世上的第一柄玉兰刀,杨老头将它送给了房传蝉,然后华真行又从房传蝉这里把它借了过来。回到大使馆后,华真行参照着祭炼了一柄。

    华真行祭炼的这柄玉兰刀,后来被送回养元谷,当成一件“标准器”。

    既然要将玉兰刀当成养元谷弟子新一代标志性法器,就不能搞出张三抽出大关刀、李四掏出水果刀、王五拔出伞兵刀这样的乱象,型制和妙用都得有参照的标准。

    炼制完玉兰刀,华真行就回春华上学了,尽管已打定主意下一学年转学,但这学期他还是春华在校生。

    返校后的华真行很低调,平日除了指点与督促“春华学习小组”,并没有任何超出普通大学生的行止。

    他还自制了一件文化衫,就是白色的棉T恤,自已用毛笔在胸前写着“好好学习”,在后背写着“天天向上”,走在校园中感觉人更帅了!

    华真行暂时消停了,房关发展总部渐渐热闹起来。

    黄凤野不久前刚成为一名无业北漂,但很快又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加入了新成立的房关发展集团,在总部下属的综合规划设计院谋得一份职位,还带了一个团队。

    他今年三十二岁,平京理工大学专硕毕业。严格的说他不算北漂,毕业后就进入了当地的一家建设集团工作。

    该集团有官方背景,混合所有制也说不清算国企还是民企,但黄凤野好歹借此解决了留京户口问题,落的是该单位的集体户口,住的也是集体宿舍。

    黄凤野的父母都是北方某三线城市工作,对他的期望就是能在平京扎下根来并成家立业……假如实在不成,那就回家乡考公。

    黄凤野二十五岁毕业,在原单位一干就是六年半,在此期间也谈过几次对象,还曾在外租房同居,但到最后因种种原故都没成。

    所以他搬出单位集体宿舍又搬回来好几次,折腾来折腾去的结果就是没攒下什么钱,搞对象的花费还是比较大的。

    其实就算他把这些钱都攒下来,也不够在平京买套房的首付。

    近七年的工作令他大有收获,不仅生活中拥有了好几段爱情、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的专业经验,还有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人生阅历,所以……他终于决定放弃!

    有很多看似突然的决定,若仔细审视,实则是一系列因素蓄积终于突破了某个临界点。只是在其蓄积的过程中,人们往往意识不到。

    假如将时间倒退两个月,黄凤野也绝对想不到,自已会如此决然的辞职,彷佛就在那一念之间,便不再有丝毫留恋。

    遥想当初刚毕业的时候,黄凤野的情怀就像某首歌中所唱梦想仗剑走天涯。

    哪怕只是三两银子一柄的廉价宝剑,也是刚刚出炉十分光亮,新淬火的剑刃没有丝毫缺口,新打磨的剑身也没有任何划痕,配上最时髦的剑鞘,挂着漂亮的剑穗。

    初出江湖的侠少,总是这般意气风发,自信凭着满腹才华、一腔抱负,定可成就一番丰功伟业。

    可他们若遇到一位名叫苏格拉底的老人,却往往经不起那番助产婆式的追问

    什么是才华,你有什么才华,为什么会自认为有满腹才华?什么是抱负,你有什么抱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抱负?

    为何要仗剑走天涯,是在寻找什么吗,你要寻找的东西是通过这种方式能找到的吗?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江湖?什么是丰功伟业?你为何认为这是丰功伟业?它对你来说、对这个江湖而言又意味着什么呢?

    可惜街头不会经常坐着这样一位老人,就算有人遇到了他,也不会耐烦他总是这样层层地追问,却总是不给你答桉,甚至会认为他的精神不正常。

    时至今日,“为什么呢”式追问甚至被当成晚会喜剧节目的搞笑梗,生硬地挠着人们的胳肢窝与脚板底。

    不知不觉间岁月消磨,当初的情怀始终若隐若现,人们往往都自我感觉在成长,渐渐更富有人生智慧。所谓人生智慧,就是更能认清现实,也更能去适应现实。

    在梦想和现实之间做出更明智的选择,智慧就是学会了妥协,为了期待梦想而暂时隐忍……大多数人都会如是想,黄凤野当然不例外。

    他始终没有想过回到家乡,他感觉自已一直都在进步,已成长为项目小组的负责人、建设集团绝对的业务骨干,差一步便算中层领导了。

    两年前该建设集团接了一个市政项目,城市给排水系统改造后的智能化监控。名目听上去很是高大上,开发的平台以及应用模块也非常有科技感。

    该项目将市政给排水管网系统纳入数据化监控与管理,所接入每个小区和物业单位也都有一个数据节点,并且能连接气象数据,评估各种情况下的运行状态。

    原理听上去只是有点小复杂,技术上也能实现,但真正干起来,麻烦超乎想象,需要和各个小区及物业单位协调,有时还要拿原始图纸,而人家未必愿意搭理。

    更困难的是,做项目还要和各个市政部门打交道、跑数据、要授权,其中辛苦不足为外人道。

    用了两年的时间,黄凤野领导的小组已经先后搞定了定海、西台、房关三个区的模块,同部门的另一个小组,所负责的丰城区、初光区两个模块还没搞明白呢。

    年前部门就风声放出,集团总部为了优化业务结构,将对黄凤野所在的部门进行精减调整,裁撤掉一个业务小组。

    看来负责丰城区和初光区项目的那个小组要被裁撤了,黄凤野已对自家小组成员打了招呼,做好接手那个小组的项目、给人家擦屁股准备。

    可是在元旦后、春节前,公司还没发年终奖的时候,黄凤野被部门领导叫去谈话。领导通知他,他所领导的小组将被裁撤。

    理由很简单,甚至无法辩驳,因为该小组负责的项目已经完成了,部门暂时没有别的业务,所以可以裁掉。而另一个小组负责的项目尚未完成,所以得留着他们继续干。

    至于黄凤野本人,考虑到他已经是老员工了,业务能力也非常突出,仍是公司的宝贵财富,所以并未被裁。

    他所领导的小组裁撤后,他本人会被安排到负责丰城区与初光区项目的那个小组,仍是值得倚重的业务骨干……

    在这一刻,黄凤野的大脑宕机了。

    他彷佛看见了某种违反物理定律的自然现象,眼前领导蠕动的嘴唇变得很抽象,画面越来越不真实,就像动漫中的二次元场景。

    黄凤野有抡起桌上摆件的冲动,也有更符合逻辑的道理可讲,还想到了越过这位部门领导向集团高层反应的途径……但最终都化为了一片空白。

    他当场提出了辞职,语气很平静人也很冷静,还和领导握了手,并请对方转达对其家人以及集团高层的问候。

    他是突然做出的决定,看似是一时冲动,又好像是蓄谋已久。

    事后他才明白是为什么,他是想保住一份安稳的工作,可是这样的评判标准以及决策逻辑,令他实在找不到继续留下的理由。

    仗剑江湖上,衣袂剑穗飞。

    霜刀任千落,青锋百斩挥。

    这是多么令人神往的意境?可是意气风发的侠少终究被一千零一刀突然破了防。

    离开公司后他感觉轻松了,彷佛洗净了好几年来一点点层积在身上的泥垢,但轻松之余又有些茫然。

    于是他决定放弃,承认自已在平京的失败,收拾东西准备回到家乡那座已有些陌生的小城,按照父母的另一条建议,趁着还没年满三十五周岁参加公考。

    就在这时,他接到了齐以超的电话。

    黄凤野不知修行事,更不清楚齐以超是房隆关弟子,他只知道齐以超是万树花园建设单位的总工程师,不久前刚打过交道。

    齐以超是来给黄凤野领导的项目小组报接口数据的,提醒他注意接收最新的数据包。

    齐以超还告诉黄凤野,他从原先的项目公司离职了,加入了新成立的房关发展集团。黄凤野说好巧,他也刚刚辞职,今后不再负责原先的项目了,后期也不必再找他。

    齐以超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后,话风一转,建议黄凤野也加入房关集团。

    黄凤野刚开始对这个建议并不感兴趣,以为只是场面话,但是齐以超的另一个建议令黄凤野不得不动心。

    齐以超告诉他,可以把他原先的项目小组整个都带过来试试。

    齐以超还特意约他吃了一顿饭,然后带他去房关发展集团如今的总部以及将来的生活区转了一圈,介绍了公司的背景以及目前的发展态势。

    齐以超并没有帮他走后门,只是充当了一位介绍人。黄凤野和他的项目小组全体成员,还是通过房关发展正常的应聘手续被录用。

    但是齐以超这位介绍人很重要,他在房关发展集团担任副总裁兼工程部主管,同时分管综合规划设计院。黄凤野以及团队,加入的就是设计院。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314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