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与僧侣交合(粗使婢女)最新章节列表

    青山小镇名为小镇,其实并不小。

    光是城墙的周长就有二十里,四四方方的,城墙也不是土墙包砖,而是以巨大的条石凋砌而成。

    城墙高度五米,宽度五米,有四座城门,每座城门内部还有一座足球场那么大的瓮城。  与僧侣交合(粗使婢女)最新章节列表    

    城墙上,每隔两百米就有一座防御塔,比城墙还高十米,上面部署有大型守城器械,所以李肆不管怎么看,都觉得这更像是一座军事小镇。

    但他毕竟失去了之前所有的记忆,不敢造次,只是匆匆一瞥,然后就一脸虚弱的由两名镖局趟子手搀扶到马车上,缓缓的进了小镇。

    路上很多百姓都对他鞠躬作揖,感激的话语不绝于耳,更有酒楼掌柜,青楼老鸨跑出来,说要给他免一个月的单……

    对此,李肆只能虚弱的抱拳,敬谢不敏,有时间一定来光顾。

    趁此机会,他也大致了解了一下青云小镇的格局与民生。

    首先这里的建筑清一色都是巨石搭建而成,就算是为了追求美感,也都统一放在了二层楼上,那第一层楼,都是方方正正,结结实实,除了厚重的木门之外连个窗户都没有。

    且第一层楼的高度平均都是过三米,二层楼上还有坚固的条石栏杆,半身墙那种,很适合拿着弓弩在上面攒射。

    此外,街道上也全都是条石铺就,结结实实,道路两边是排水沟,有些许恶臭,但看不到随地大小便的痕迹。

    至于街道的布局,也不讲究什么方便美观,同样是按照堡垒那样布置,以街道划分,外层的商铺也好,人家也罢,墙与墙之间必定相连,绝对不会留出小巷的空隙。

    区别只在于,普通人家都是两层楼,三层楼这样的格局,商铺基本都是五层楼。

    李肆毫不怀疑,那五层楼的天台上部署着大型防御武器。

    这真的就是一座武装到了牙齿的军事小镇。

    若是放在李肆老家地球的古代,说这里是王都,是军事重镇都有人信。

    走在街道上是看不见什么花红草绿的树木的,但是在每条街坊内部,倒是能看见郁郁葱葱的树木,显然这是不打算给敌人留下丝毫的攀援借力之处。

    小镇上的人口应该很多,至少李肆沿途经过的街道都是这样的,精神状态的话,在没看见他李肆之前都是愁眉不展,见了之后就喜笑颜开,由此可知那块大墨玄石真的很重要。

    拐过一条街口,马车在一处临街的五层楼前停下,那上面挂着青山镖局的牌子,看来这就是到家了。

    李肆却紧张了起来,不容他思索,大门洞开,马车直接驶入,经过一条十米长的黑暗门洞,前方豁然开朗,这一刻他甚至想到了桃花源记,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

    真的,这一刻李肆真的是没想到。

    怎么形容呢,开始他以为这里就是一处封闭的军事堡垒,结果一进门就看到了大约五百亩的农田,农田四周都用篱笆扎好,外面是一圈平坦的道路,有四五米宽的样子,然后围绕着这条路,横七竖八的盖了很多的房子,有大有小,有高有矮,密密麻麻,又彷佛到了贫民窟。

    在大门入口的左侧,有一处荒草丛生的小广场,旁边竖着兵器架子,还有一些打熬身体的器械,后面是马厩,猪舍,羊圈,鸡窝,狗洞……

    差不多上百个小孩子,东一堆,西一堆,南一帮,北一伙儿,大孩子与大孩子一起玩,小孩子与小孩子一起玩,小不点就只能跟着鸡鸭鹅一起玩儿。

    农田里有五十多个农夫正在除草,还有几十个农夫在挑水浇田。

    十几个残废的老头子坐在广场边缘,有的抓虱子,有的在吃虱子,还有的在打呼噜,有的在自说自话。

    还有一家似乎是在娶亲?

    还有一家死了人,一边喜庆,一边干嚎,人与人的悲欢果然各不相同。

    哦,头顶上,也就是二楼的位置,还传出了激烈的运动声,就像是在打扑克。

    光天化日之下,李肆抬头,然后又低头,不是他想起了什么,而是那上面挂了个牌子,歪歪扭扭的写着,赛春风……

    这里的日子过得并不好。

    像棺材一样的城墙,棺材一样的街坊,还有麻木的面孔,即便是温暖明亮的阳光,也无法驱散心头的阴霾。

    习惯了,也就习惯了。

    “少镖头回来啦!”

    赶车的帮闲喜气洋洋的喊了一声,结果并没有在这潭死水里荡起什么水花,北面死人的还在哭,南边成亲的还在笑,头顶上的继续在打扑克,只有一个拖着好长鼻涕的小屁孩抬起头,看了眼马车上野人一样的李肆,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哭,鼻涕甩得随风飞舞……

    好在,终究不是没人管的,一个穿着体面的大胖子跑过来,如果李肆刚才没记错的话,就是这家伙挺腰凸肚的,在不停叱喝田里的农夫,嫌这个不勤快,那个要遭瘟,明天去睡你家婆娘……

    “老天有眼哦,少镖头你能活着回来,总镖头在九泉之下,也能合上眼了。”

    大胖子喊得挺夸张,一张脸表情真挚,甚至还挤出几滴口水,玛德,当老子没看见吗?现在李肆隔着几十米都能看清楚虱子是公是母。

    但李肆选择表情木然,一副憔悴,虚弱,伤心,惊恐过度,随时就会夭折的衰样。

    而他这样子,那大胖子在继续干嚎几声后,就从衣袖里扣出一粒黑乎乎的小东西,丢给那赶车的帮闲。

    那家伙千恩万谢,这才把李肆给扶下来,调头,赶着马车就走了。

    哎,喂喂,感情你不是我家的下人啊。

    李肆一个趔趄,大胖子眼疾手快,迅速扶住,这身手……我记下了。

    “来人呐,快给少镖头梳洗梳洗,天见可怜的,这是在外面饿了多久?”大胖子一吼,整个坊里就好像震动了一下,连楼上那位打扑克的都停战了。

    怪可怜的。

    两个瘦弱的中年婆娘上前,搀着李肆上楼,不过她们看着瘦弱,手劲儿可真大,就差像拖一条狗了。

    李肆任由她们拖曳,一边思考着局面。

    他是少镖头,这里的街坊就一个入口,上面写着青山镖局,显然这里全都是镖局的产业。

    但连这两个下人都不怎么尊重他这个少镖头,是因为他病恹恹的,还是因为这个大胖子?

    这事儿有意思了。

    按理说不应该啊,范青山的老爹,也就是那个总镖头才死了也不过四五天,怎么会这样?

    另外就没有别的亲人了?

    兄弟姐妹呢?

    李肆心中满是疑问,面上却不发一言,直到那两个婆娘将他拎到三楼,打开一处房间,里面装饰还算可以,就是挂满了灰尘蛛网,一看就是几个月无人打扫了。

    那么,这一趟镖至少在外逗留半年以上,可这还是不符合逻辑,除非,时间要超过一年,乃至更久。

    而这趟镖既然非常重要,那么总镖头带上所有得力干将,带上自己的儿子,一去经年,家里就交给心腹老仆打理。

    若走镖成功,也就罢了,偏偏几天前总镖头身死的消息传回来,不但他死了,连镖局里所有的得力镖师都死了。

    所以眼前这两位中年妇人,他们的丈夫,不会也死了吧,所以她们有些怨气,可以理解。

    一念及此,李肆抬起头来,看着那两个将他丢在床榻上,自去忙碌着取水的妇人,开口道:“我很抱歉。”

    但那两位并没有什么感觉,就好像没听到,兀自忙碌。

    李肆也不以为意,只是细细思索方才得来的情报。

    经过其他街坊时,所有人都对他称赞有加,感激不已,那个疑似小镇老大的老者更是让他去补个伍长的缺。

    只有回到镖局这里,他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冷漠对待。

    这看着蹊跷,却不难想通。

    大墨玄石的带回,对小镇所有人都是利好的,但只有青山镖局上到总镖头,下到核心的镖师都死光了,只剩一个少镖头回来,很恓惶。

    另外,也很可能范青山在走这趟镖之前,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没有威望,所以即便今日成功带回大墨玄石,这里的人也不指望他能带来什么好消息。

    想到这里,李肆也就不指望这两个中年妇人能够给他提供什么情报了,待她们打回了水,就取了两包用树叶包着的,约莫两斤的熏肉,送给这两人,这肉他吃过,无毒,可以食用。

    如今他也只能采取这样的方式来略微弥补一下了。

    不曾想,方才对李肆低声下气道歉都无动于衷的两个瘦弱妇人,在此时终于有了反应,她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熏肉的品相还是可以的,主要李肆熏烤的技术也不错,在树叶澹澹的苦涩味道里,自有一种熏烤的香气。

    左边那个瘦弱妇人艰难抬头,脸上带着几分倔强,还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不屑,就差把熏肉抢过去再一把摔在李肆脸上了。

    如果眼睛会说话,那么此刻她想说的大概就是,你还有脸活着回来?

    但右边的瘦弱妇人却只迟疑了一下就接了过去,然后做贼心虚的看了看四周,“这是石狼肉,我小时候吃过的,但这熏肉很贵的,少镖头,我就要一半好了。春花姐,你愣着干嘛,少镖头一番好意,而且他也不容易……”

    “谁家容易来着,我爹一辈子跟着他爹走镖,最终死在了外面,连个尸首都没有带回来,我哥才二十四岁就死在了走镖路上,现在我当家的又死了,你们范家是诚信人家,是正人君子,但就那么个虚名,你们到底还想害死多少人!这一院子孤儿寡妇的,你看看都过得是什么猪狗日子!”那个叫春花姐的妇人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过她明显压低了声音。

    李肆心中松了口气,愿意交流这就是好的开始。

    但此时,他无论说什么,都毫无意义,所以他又掏出两包熏肉,小心翼翼的央求着,“春花姐,我离家太久,帮我把这些分给大家,好歹不要饿肚子。”

    “哪有你这么败家的,这是石狼肉,可以换好多糙米!你日子不过了。”春花姐此时却一把拿过这几包熏肉,飞快的放进墙上的一处暗格里。

    “不至于吧,春花姐,我家这么大的镖局……”李肆故意卖了个破绽。

    “吆吆,少镖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发梦呢。”另一个瘦弱妇人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将她手里的那包熏肉藏进衣服里,然后还挑衅的瞪了李肆一眼,“看什么看,你那前呼后拥公子哥的日子就别指望了。拜你老爹所赐,咱们青山坊原本是青山小镇最大的坊,鼎盛时数千人口,好几百壮丁,城外还有两个庄子,根本不用担心挨饿,但是现在呢,青山坊倒是一心为公了,谁为我们啊!”

    “更别提你爹只为一心振兴青山镖局,这十几年来,好几百小伙子,出去的时候活蹦乱跳的,回来后不是连尸首都没了,就是成了残废,只苦了我们这些老的,小的。”

    “你要但凡有些良心,就先问问你家那个李管家,看看这两年他都干了什么龌龊腌臜的混账事情!”

    “小翠,你小声点,少镖头能活着回来就好。”春花姐急忙道,“少镖头,你从前不管家里事,总镖头也不管,你们一走两年多,夫人也病亡了,从前家里的事一直都是她在管,李管家又是她从娘家带来的老人,威望大,夫人一去,这青山坊内一切事务都是他一手遮天,半年前,李管家与隔壁田家坊勾结,借口兽潮把城外庄子毁了,实际上庄子还在,这就被他们私吞了而已,没了城外庄子,就靠坊中这点田地,根本不够这么多人吃的。”

    “坊中本来有五十乡兵,但队正也换成了李管家的儿子,那些人吃了李管家的,拿了李管家的好处,也与他狼狈为奸,只知道欺负我们这些孤儿寡母,很多寡妇不得不去做了半掩门。”

    “而这些,镇上的老爷们从来不管,我们也见不着,家里连个顶梁柱都没有,受了委屈,也只能忍着。”

    春花姐三言两语,就给李肆讲清楚了来龙去脉,真的没想到,事情还挺复杂。

    这算开局的第二个副本了吧?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310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