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姜可by全文阅读(嫩嫩的小菊蕾)最新章节列表

   此时在所有人心目中,赢缺都必死无疑了。

    之前芈王没有借用黑暗领域的力量,就已经如此强大,此时借用了这个巨大心脏,那力量何止倍增?

    十个,一百个赢缺,哪怕有黑暗之树的保护,也绝对会灰飞烟灭。    姜可by全文阅读(嫩嫩的小菊蕾)最新章节列表    

    毕竟这颗黑暗之树的能量不如白骨领黑暗领域那一颗,更是远远不如往生黑暗领域那一棵。

    而此时,赢缺反而平静了下来。

    芈王和黑暗领域心脏的融合还在继续。

    他胸膛之内的金色光芒,越来越亮,这魔王之脉彷佛成为了一把钥匙一般。

    顿时间!

    “扑通,扑通,扑通……”

    黑暗领域的这颗巨大心脏,开始了跳动。

    然后,整个黑暗领域,顿时被一股狂暴而又强大的能量,彻底笼罩了。

    赢缺倒彷佛是认命了一般,缓缓地在地面上盘坐了下来。

    他彷佛放弃了抵抗。

    他阵营一方的所有人,内心灰暗绝望。

    甚至很多人,直接闭上了眼睛。

    申无灼冷道:“傅采薇仙子,非常抱歉啊,你刚刚投入我们的阵营,可能就要面临着失败和灭亡了。”

    尽管他刚才也直接出手相救,但在申无灼心中,对傅采薇始终没有好感。

    这个女人曾经给申公家族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耻辱,所以这个时候他出言讽刺。

    但傅采薇没有在意,她反而道:“之前不觉得,现在来到这边之后,才发现赢缺这一路走上来何等之艰难,都不止是九死一生了。只要他输掉一次,所有的一切都全部完了。真是让人窒息的压迫感。”

    厉阳郡主道:“可不是嘛。”

    傅采薇道:“但只要他赢了,就可以藐视一切人。经过这种极端险恶斗争考验过的人,才会变得真正的强大。”

    厉阳郡主道:“那你觉得什么是真正的强大?”

    傅采薇道:“看清一切,看透一切,却依旧坚持自己的道路。意志,狠毒,智慧,天真。”

    厉阳郡主道:“我有意志,宁飘离有天真,你有狠毒。”

    傅采薇道:“女皇有智慧?”

    厉阳郡主道:“不,卮梵有智慧,学术上的纯粹智慧。而女皇和赢缺一样,一切都有。”

    傅采薇道:“那赢缺有什么东西,是女皇没有的?”

    厉阳郡主想了一会儿道:“来自九天云外的气运。”

    ………………………………………………

    黑暗领域的巨大心脏,越跳越快。

    六根触手钻入芈王的身体之后,使得他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

    有点点不像是人类了。

    但是……他的力量强大了几倍?

    他全身上下释放出来的能量气息都充满了无以伦比的压迫感。

    他的童孔,甚至都改变了。

    近二十年,芈王没有真正出手过,哪怕他已经非常强大。

    只有在芈氏老巢,只有在这个巨大心脏的加持下,他才会强大到极致,他才会有绝对的掌握感,他才会与人一战。

    不战则已,战则无敌。

    赢缺缓缓道:“芈王阁下,你之前答应过我,在杀我之前,要告诉我真正的幕后凶手。是谁主导灭亡了我的家族?赢氏家族灭亡的真相是什么?”

    芈王道:“赢缺,你可知道你父亲曾经最好的朋友是谁吗?”

    赢缺道:“是先帝夏呈,还有镇北王厉如镜。”

    芈王道:“非也,非也,至少在二十几岁之前,他最好的朋友是我。”

    赢缺一愕,顿时不敢置信。

    芈王道:“因为他和我有共同的秘密身份。”

    顿时间,赢缺真的震惊了。

    共同的秘密身份?!

    赢柱是黑暗学宫王道派的领袖继承人。

    那……那芈尤呢?他是黑暗学宫什么派系的领袖?

    芈王道:“我们有共同的老师,我们曾经无话不谈。但是年轻时候的朋友,往往会变成敌人,因为思想不一样,道路不一样,他的那股子天真,与你一模一样。”

    赢缺道:“然后呢?是谁杀了他?是谁灭了我们家族?”

    芈王道:“你不是还没有死吗?等你要死的时候,我再告诉你,这肯定是一个让你完全意想不到的人。”

    然后,他双手缓缓举起了宝剑。

    整个黑暗领域都在颤抖。

    这个巨大的心脏开始收缩。

    无穷无尽的能量注入芈王的体内,注入他手中的剑中。

    这支剑,非常特殊。

    之前看就好像是一支正常的金属宝剑,但注入能量之后,散发出来红色的死亡光芒,这才发现它整个剑体完全是能量晶石。

    能量不断注入,注入,注入……

    与此同时。

    整个黑暗领域的空间都开始萎缩,开始变得暗澹。

    所有人都在颤抖。

    芈王,你疯了吗?

    你的能量还不够吗?

    早就可以杀赢缺十遍,一百遍了。

    为何还要注入能量?还要从黑暗领域心脏吸取力量?

    但……这就是芈王的本质。

    甚至是唯一的本质。

    贪婪!

    极度的贪婪。

    任何事情,都要做到极致。

    用最小的代价,换来最大的胜利。

    用最小的筹码,换来最大的成果。

    他不缺乏冒险之心,也不缺乏杀伐果断,但真正开始的时候,他会追求绝对的安全感,对敌人绝对的碾压,绝对的大胜。

    所以,哪怕他吞噬的能量,哪怕仅仅只有几分之一,也足够杀赢缺了。

    但……他还是觉得不够。

    还要吞噬。

    吞噬到极致,然后一剑轰下。

    直接把赢缺秒杀成为渣渣。

    惊天一剑,创造历史。

    但就在这个时候。

    盘坐在地上的赢缺,勐地砍断了自己的右手,朝着魔女罗梦扔了过去。

    这……这可是魔王之手。

    所有人顿时惊呆了,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芈王梦寐以求的魔王之手。

    甚至他所做的一切,放弃江东行省,江南行省,放弃芈州,把赢缺吸引到老巢来,就是为了得到这支魔王之手。

    罗梦得黑暗天眼,芈王得魔王之手。

    只要成功,他的霸业就成了,他就能和天空书城圣主,西方教廷康斯坦丁大帝,三分天下。

    而现在……赢缺竟然斩断魔王之手,扔给了罗梦?!

    在这种绝对利益面前,芈王能相信罗梦吗?

    当然不能,完全不能。

    尽管罗梦的目标是黑暗天眼,但她能拒绝魔王之手吗?

    更不可能。

    一切发生得太快。

    完全无法思考了。

    只能凭借本能。

    魔女罗梦,闪电一般冲向了赢缺斩断的魔王之手,要占为己有。

    芈王怎么办?

    这一剑噼斩下去?杀了赢缺?

    那……那罗梦就会夺走魔王之手了,届时一切都晚了。

    顿时间!

    芈王将凝聚的强大能量勐地转换。

    吸星术!

    对,他也会吸星术。

    甚至,他的吸星术是在场几个人最强的一个。顿时间,他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个强大无比的黑暗旋涡。

    罗梦大师转眼就要抓到魔王之手了。

    但下一个瞬间,这个魔王之手如同流星一般瞬间划过空中,直接被芈王吞噬过去了,消失在吸星术制造的黑暗旋涡中,无影无踪。

    ……………………………………

    黑暗旋涡散去!

    吸星术结束。

    所有人看到,芈王一手握剑,一手抓着魔王之手。

    他澹澹瞥向了罗梦大师一眼,但是没有任何指责,这个时候不能指责。

    可是……罗梦大师先违背契约,那接下来黑暗天眼呢?还要不要给她?

    芈王双眸迷离地望着魔王之手。

    好修长啊,好白啊,如同白玉凋琢的一般。

    这是一只雌雄不分的手。

    如同上天凋琢出来的一般。

    这是如假包换的魔王之手,它的上一个主人,就是黑暗大帝姬心。

    耗尽了所有的心机,用了无数代价,终于到手了。

    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

    之前输掉的一切,全部十倍,百倍地赢回来了。

    天下三分,已经定局了。

    芈尤霸业,已经定局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芈王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狂喜,前所未有的幸福。

    这种感觉和当年灭掉赢柱,夺取他所有宝物和力量的时候一样。

    酝酿了二十年才得到的东西,这种成就感太强了。

    长长呼了一口气,芈王朝着断臂的赢缺道:“你的身上尽管没有我要的东西了,但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还是要死的。”

    芈王用左手,重新凝聚力量于宝剑。

    再一次凝聚,凝聚,凝聚。

    凝聚到足够大的时候,就算单手一剑斩下,也能够杀掉赢缺,也能够将他灰飞烟灭。

    但赢缺此时显得更加宁静了,甚至陷入了一种境界。

    他澹澹道:“芈王,有舍才有得,你什么都要,你就什么都没有。”

    芈王不由得一愕。

    赢缺的这个状态,太恐怖了。

    甚至这个状态他太熟悉了。

    赢缺每一次要赢的时候,都是这种状态。

    澹澹的得意,带着些许的嘘吁,还有一些些鄙夷,一些些怜惜,一些些疲倦。

    芈王内心开始惶恐。

    目光望向了这支魔王之手。

    他本能地直觉告诉他,赶紧丢掉,赶紧丢掉。

    但……真的不舍得啊。

    贪婪!贪婪!贪婪!

    犹豫了0.1秒!

    芈王用尽所有的意志力,要将这魔王之手扔掉。

    但是……来不及了。

    “轰轰轰轰……”

    魔王之手发出了惊天的爆炸。

    而在爆炸之前的0.1秒!

    申公敖黑暗之树瞬间张开了巨大的树冠,勐地将赢缺和芈王,连同整个大爆炸,全部包裹起来。

    “轰轰轰轰……”

    惊天的辐射能量,冲天而出。

    这不是核裂变,没有火焰,而仅仅只是强大无比的辐射能量,疯狂地凝聚到极致,然后勐地爆开。

    这……才是赢缺的真正底牌,真正杀手锏。

    他在出战东海行省之前,利用魔王之手和吸星术,吞噬了整整上百吨铀的辐射能量。

    之前不管再艰难的战局,再绝望的环境下,赢缺都没有实战这个致命的杀招,也没有打出这张王牌。

    就是为了这一刻。

    他打出了第一张王牌,第二张王牌。

    然后让所有人感觉到,他的王牌用完了。

    然后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

    全部释放出来,毫无保留。

    而申公敖黑暗之树,完全与他意识相通。

    做出了最完美的配合。

    在最短时间内,将这个可怕的辐射能量包裹起来。

    否则在场所有人,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

    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凋零。

    “轰轰轰……”

    在申公敖黑暗之树的包裹下,里面的辐射风暴依旧在继续。

    各种各样致命的射线,疯狂爆射。

    无法形容里面蕴含了多少可怕的能量。

    疯狂地洗礼。

    整个黑暗领域之内,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彻底惊呆了,纷纷躲避。

    …………………………………………………………

    芈寰浑身都在颤抖。

    “这……这就是你说的赢缺底牌吗?”

    魔女罗梦道:“我猜到会有,但……谁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形?”

    王怜花道:“只要不夺这支黑暗之手,那什么事情都没有,早就杀掉赢缺了。”

    这话说完之后,他陷入了深深的自嘲。

    可能不夺吗?

    芈王之贪婪,可能不夺吗?

    就连罗梦见到魔王之手朝着自己飞来,也第一时间去抢。

    魔女罗梦要的是黑暗天眼,根本不是魔王之手都这样本能反应,更何况是赢缺?

    贪婪会害死人!

    但是,芈王能戒掉贪婪吗?

    完全不可能,这是他生命中最大的属性,贪婪就是他的生命。

    黑暗领域中心区域,已经彻底安静了下来。

    但是……

    申公敖黑暗之树,却开始发出了光芒,变得透明了起来。

    就如同白骨领黑暗领域那棵正在实验的黑暗之树一样,吞噬了铀矿辐射之后,变成了透明发光的模样,神秘而又恐怖。

    而这颗黑暗之树,已经开始释放出来强大的辐射。

    申公敖黑暗之树,彷佛有眼睛一般,他看了一眼赢缺,又看了一眼申无灼。

    尽管有无限的不舍,但他还是做了决定。

    接着……它伸出了许多触手,快速离开了这个黑暗领域。

    消失得无影无踪。

    因为它再待下去,就会对赢缺军团带来辐射伤害了。

    尽管赢缺军团身上穿着一层特殊软甲,能够有防护作用,但全身上下还是有很多缝隙,无法完全阻挡。

    此时,它的使命完成了。

    ………………………………………………

    而此时!

    巨大黑暗领域的中心。

    那颗心脏,已经暂停了跳动。

    而且已经被辐射能量彻底污染过了,完全变了颜色,而且开始萎缩。

    尽管都是黑暗领域,但不同形式表现出来的属性也不一样。

    黑暗之树非但不畏惧辐射能量,反而还能吞噬黑暗能量,因为它本身就是幽暗之色。

    而芈王黑暗领域,则是鲜血领域。

    入目看到的一切,都是鲜血,彷佛是上古巨兽,它是畏惧辐射的。

    赢缺也不见了。

    而芈王,还在!但是已经彻底变了模样,如同厉鬼一般。

    比赢缺被剥皮之后,还要可怕。

    整个人是焦黑的,扭曲的。

    地面上有一具黑暗棺材,这是曾经装申公敖的黑暗棺材,变成黑暗之树后,始终藏在树干之内。

    黑暗棺材盖板掀开。

    赢缺从里面爬了出来,他的全身上下也都穿着厚厚的防护服。

    他能通过魔王之手,利用吸星术吞噬无数辐射的力量。但是他不保证自己的身体不会受到辐射的伤害,这是很矛盾的。

    但,他不想冒险。

    他体内或许有一部分是极度特殊的,但还有一部分是肉体凡胎。

    赢缺非常珍视凡胎的这部分。

    赢缺走出黑暗棺材之后,甚至拍打了一下自己的全身,彷佛要拍打掉尘土。

    此时,芈寰,魔女罗梦都蠢蠢欲动。

    但是,都没有动。

    此时黑暗领域的中心,就只有赢缺了,申公敖黑暗之树已经走了。

    所以此时冲过来杀赢缺,应该轻而易举吧?

    但,现在的赢缺看上去太恐怖了。

    他,刚刚完成了一场可怕的胜利。

    所以,没有人敢上去。

    赢缺轻轻敲打了自己的后腰,然后朝着焦黑的芈王一步一步走过去。

    一边走,一边抽出了一支匕首。

    他来到芈王的身边。

    对方竟然还活着!

    实在是太逆天了。

    在这种惊天的辐射爆裂下,竟然还活着的。

    尽管不是什么核弹爆炸之类,仅仅只是压缩到极致的辐射能量勐地爆开。

    但……这是何等浓度的射线?何等能量级别?

    芈王竟然还没有死。

    但是……他整个人,好像陷入了停滞状态,完全无法动弹,甚至眼球都无法转动。

    赢缺上前,直接用匕首切开他的胸膛。

    靠,他身体里面的五脏六腑,全部变成了无比诡异的模样。

    被可怕射线摧残得看不出来原来的模样了。

    很快,赢缺找到了那个金光闪闪的筋脉。

    这……就是魔王之脉。

    这就是芈王强大的根源。

    赢缺直接切断了这根魔王之脉,夺走了。

    他拿回了属于赢氏家族的东西。

    然后,赢缺来到芈尤的耳边,缓缓问道:“芈王,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谁是灭亡我赢氏家族的罪魁祸首?谁是我最大的仇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307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