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噗嗤噗嗤噗嗤再深一点-总裁摸着她胸前的蓓蕾

   “好家伙……这么猛?”

    冯不归嘴唇微微开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堆起的妖物身躯上,满身浅伤的他几乎脱力。

    刚才爆发有多狠,现在脱力就有多难受。

    正有一道道身影在冯不归身周掠过。  噗嗤噗嗤噗嗤再深一点-总裁摸着她胸前的蓓蕾    

    他们冲到前方妖魔修士激战处,迅速摁下胜利的天平。

    几名仙人在空中挥袖洒落道道仙光,布置结界、压制对方高手、封锁了妖兵退路。

    还好支援来的快,但凡迟个十几秒,估计只能给他收尸了。

    冯不归浑身新添了十多道伤痕,此刻却不着急疗伤,目光继续锁定依旧冲在最前方的周拯。

    这才几个月?

    这家伙怎么就从一个刚开始修行的小菜鸟,突然变得这么猛了!

    周拯的背面看起来也有点凄惨。

    他背部有几处利爪抓出的血痕,所幸伤口并不算深,此刻也被一层冰晶包裹住,没有多流血。

    周拯前身有盾牌护着倒是没多少伤势,只是短发染了不少鲜血,额头有几处渗着鲜血的爪痕,差点就给他挠破相。

    但他的战斗力非但没有被伤势影响,反而越发彪悍。

    周拯紧紧抿着嘴唇,目中露着凶光,左手持大盾护持自身要害,右手紧握法宝级横刀,身周环绕着淡淡金光,冷不防就是一刀劈出去,多能精准命中前方妖兵的身躯要害。

    冯不归又想起了刚刚他与周拯被围攻的情形。

    那气势,那场面!

    周拯一路拉风带闪电地从天而降,完全就是他一个人反包围了一群妖魔!

    弄得冯不归都有点自信爆棚,差点就招呼援兵退了让他们俩单干。

    “现在的年轻人,了不得啊。”

    冯不归在内兜摸出了只剩一半的烟盒,挑了一截还算完整的卷烟,叼在嘴里点燃,吧嗒吧嗒地抽了几口,缓缓吐了口烟雾。

    “队长!啊!流了好多血!”

    冯不归摆摆手,示意自己的队员先去干妖魔。

    他在仔细研究周拯的动作。

    能明显看出,周拯的对战经验并不算丰富,有很多法力和力道都浪费了,对战的姿势也有些多余,灵活有余却不够凶猛,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此刻的实力。

    周拯在战斗中的成长速度十分惊人,仿佛每多一分钟,就能完成一次战斗技巧的进化。

    给冯不归的感觉就仿佛是……

    这是个天生的‘打手’。

    冯不归经验也足够老道,他早就发现了,周拯能凭借先天境七八阶的修为,表现出比他这个先天大圆满高出一大截的战力,主要归功于包裹他身体的那层灵力。

    两人此前能支撑两分钟之久,这份灵力,还有周拯那出色的雷法,功不可没。

    当然,客观因素更重要。

    这些妖兵比较水,虽然卖相和数量十分吓人,但并没有道行超过三百年的‘高手’在。

    总之,能活过这两分钟,冯不归感觉十分侥幸。

    之前尬舞那事儿不提也罢。

    一点逃命的小本领罢了。

    “我去!谁敢动老子班长!”

    空中有怒吼声传来,冯不归夹着烟抬头看了眼,嘴角微微抽搐。

    现在的年轻人,不从天而降就不会凹造型了吗?

    肖笙踩着那只大葫芦从天而降,脖子上的大金链子光芒闪耀,甩出了璀璨流光。

    穿着蓝色风衣的月无双从侧旁疾驰而过,一把弯刀横扫,两只妖兵迅速身首异处。

    远处,已经趴在车顶架起枪的李智勇,见状略微思索,将狙击枪收了起来,跟一群特警一起观战。

    十多分钟后;

    战局被几位仙人清扫完毕,因为提前准备好了包围圈,这里发现的妖魔无一漏网,击毙大半、抓获少许。

    仓库中堆了两百六十多只普通妖兵,三十多名幸存的工作人员被解救。

    一侧角落中,几名仙人已开始施展手段,在几名领头的妖魔口中问话。

    角落中,一群修士围在周拯和冯不归身旁,脸上写满了尊敬,不少年轻女孩的眼神流光溢彩。

    尤其是最先赶到的那批修士,他们亲眼见证了那激烈的巷战,看到了冯不归与周拯背靠背站在妖兵尸体堆上搏杀四方的画面,此刻依旧热血激荡,然后偷拍了几张照片。

    周拯与冯不归都是赤膊坐在那,几名细心的女修忙前忙后,帮他们处理好身上的伤势。

    敖莹并未露面,此刻化作玉石被周拯护在掌心,也为周拯渡过一层层灵力。

    几位气质出众、穿着长袍的道长向前,对周拯和冯不归含笑问候,说着一些官方鼓励的话语。

    什么大功一件、通报嘉奖、奖励丰厚,多了不少世俗烟火气。

    周拯却只是皱眉看着地上的衣服。

    虽然他现在有不少补贴,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但……可惜了,这两件衣服本来就没穿几次。

    等那几位特殊调查组的领导离开,周拯轻轻松了口气。

    一旁冯不归咧嘴笑着,拍了拍周拯肩头。

    “班长,已经探听清楚了,”李智勇的传声响起。

    周拯抬头看向身侧,不少修士随着周拯的视线,才注意到一旁不知何时站了个年轻修士。

    李智勇嘴角含笑,嗓音在周拯耳中响起。

    “此地都是低阶妖兵,通过冷链运输渠道,化作本体装成冻肉混了进来,他们行动统一,目的很可能是要在隆辰市制造骚乱,意图扰乱前线军心。

    “现在仙人们的调查点有三处妖魔通道的参与者,妖魔使用的修士阵法,这批妖魔归属于哪方势力,后续复天盟应该会采取对等报复,派仙人去该势力后方偷袭。”

    周拯略微点头,对李智勇笑了笑,后者像是路过般,背着手飘然走远。

    这家伙,也不知为什么,行事总是如此低调。

    “小周,”冯不归嘿嘿笑着,“去喝一杯?咱俩现在可以光明正大养伤了,哈哈哈!”

    周拯还没来得及点头,周围那些年轻队员先急了。

    “队长!你还喝酒!这伤势能喝酒吗?”

    “要不要给队长你加一盒头孢啊?那个效果快。”

    “队长您就安分养伤吧,养好伤我们哥仨陪你喝!”

    冯不归挠头笑着,突然想起了什么,眼底泛着少许后怕。

    “嘿,差点忘了,我喝不过这小子,算了算了。”

    周围男修们当即一惊。

    ……

    啸月教官听闻手下仙人禀告第三工业岛特殊行动组的战果时,表情很是淡定。

    它当时就躲在暗处看来着。

    有一说一,低阶修士的战斗,尤其是主修肉身的低阶修士战斗,还真是赏心悦目。

    但啸月看着这份战绩表,以及战绩表上那排第二的周拯,却始终笑不出来。

    咋回事?

    刚才偷看周拯血战妖魔的画面,此刻依然盘旋在啸月的狗脑袋中,久久挥之不去。

    为啥会感觉那么熟悉?

    啸月陷入了思考。

    就仿佛,这个身影自己远远见到过,也是类似围攻的情形,但周围都是些威压恐怖的黑影,那个身影就站在这些黑影之中,上击九天、下战幽冥……

    他是谁?

    啸月想看清这道身影,突然道心一颤,看到的只是一片空白。

    连带着,它心底刚浮现出的画面,也被直接抹去。

    这是!

    啸月狗耳朵竖了起来,浑身毛发一根根炸起,双眼突然化作血红,又迅速恢复正常。

    它抬头一看,来禀告消息的几名仙人,此刻已是贴着墙根站着,表情大多带着几分惊怕。

    “咳,”啸月咧嘴笑了笑,“不要怕,一时心情激动,没控制住威压,没事你们就先下去吧,战绩表上的前两名重奖,就不要通报了,免得引起大妖的关注。”

    几位仙人连忙答应,迅速开门溜走。

    啸月吐了口气,身体跳起,凭空直立了起来,两条后腿像模像样地交叉,两只前爪慢慢下抵,摆出了狗式打坐。

    很快,啸月慢慢飘了下来,已经确定了一件事。

    它刚刚被天机所涉,蒙蔽了一些本该有的记忆。

    天机不可露。

    “诶,不对……卧槽!天机还在?天庭不是都碎了?这什么情况。”

    啸月一阵瞪眼,坐在那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

    “干杯!”

    几只啤酒杯碰在一起,那香醇的麦酒在碰撞中不断荡漾。

    一旁干坐的冯不归和周拯表情完全不一样,前者了无生趣、额头挂满黑线,觉得眼前摆着的大桶果汁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

    周拯就淡定多了,他又不喜欢喝酒。

    还是在周拯和冯不归上次喝酒的小餐馆,两张桌子拼起来,就能让七八人聚在一起吃吃喝喝。

    敖莹此刻躲在周拯身边,面前摆着……一瓶‘忘崽’牛奶。

    就很合适。

    来帮周拯和冯不归庆功的,有冯不归的两名下属,还有周拯小组的所有成员,肖笙喝了点酒就起了谈兴,整体氛围也颇为热烈。

    有个妹子还主动跟李智勇搭讪,结果没过几句话,这妹子就把头扭到了另一侧。

    “班长,下次你记得提前喊我啊,”肖笙满脸遗憾,“这风头都被你出了,我跟智勇啥都没混到啊。”

    周拯笑道:“回去分你一颗奖励的灵石,不能再多了。”

    “小周,”冯不归在旁嘿嘿笑着,“等这段时间过了,我陪你练练拳脚?感觉你没系统的学过,很多力道都用错了,砍妖的时候下手角度也有问题。”

    周拯眼前一亮,端起橙汁就凑了上去:“一言未定,冯队你可不能反悔!”

    “哈哈哈哈!”冯不归端起橙汁一饮而尽,说不出的畅快。

    一旁端着菜过来的老板娘,皱眉看着冯不归衣领后面露出的绷带,忧心忡忡地道了句:“冯队,这是给您加的菜,您多注意营养。”

    “谢谢,哈哈哈,赚大了!嚯,这么补?”

    周围队员表示实名羡慕,对冯不归一阵起哄,老板娘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离开。

    “瞎喊什么,”冯不归骂道,“赶紧吃吃完滚蛋!我们两个能修养几天,你们还想偷懒不值班?”

    “急了急了,”肖笙笑的直拍大腿,“你没喝酒脸红个什么。”

    两个女队员继续挤兑调侃,敖莹在旁跟着乐。

    周拯含笑看着,目中带着几分感慨,仿佛想到了小时候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那段……

    他突然愣了下,隔着小饭馆的橱窗,看着街道对面的一道人影,对方也在注视着他。

    她穿着黑色的连体胶衣,沐浴在下午五点的阳光中,被描绘出了出众的女性轮廓,吸引着周围不少男女的目光。

    但她身材多好、腰肢多细……这都不重要。

    她那张带着几分惊喜、急切的脸蛋,那双浸润了少许泪水的双眼,都仿佛一击重锤,砸在了周拯心坎。

    记忆中,那已经模糊的身影,缓缓变得真切。

    ‘你的名字好奇怪耶,你是包拯吗?’

    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背着手,站在夕阳中轻声说着。

    ‘以后我就是你大姐了!被欺负了跟我说!’

    六七岁的她得意地对自己举着大拇指,后面还是两个喜欢欺负其他孩子的淘气鬼。

    ‘谁打的你?找他去,他们欺负人还有理了是吗!咱不怕!’

    十一二岁的她留着短发,嘴里整天嚼着泡泡糖,说话痞里痞气的,一副酷酷的样子。

    然后……

    ‘对不起呀,没打过他们,连累你又被打了一次。’

    周拯后退半步,视线锁定在马路对面的女人身上,脚下朝着一旁迈了两步,带着同桌队员的疑惑和问候,朝门口走去。

    他步伐在加快,心底划过的画面越来越快。

    是她。

    那个豆蔻年华第一次穿长裙时,在自己面前转圈的家伙;

    那个喜欢跟自己一起去打架,一起鼻青脸肿的大姐头;

    那个敢直接拦在福利院门口的挖掘机前,最后被几人硬拉都拉不走的傻蛋;

    那个穿着黑裙,一步步消失在自己视线中,六七年没有音讯……

    ‘小拯你觉得,这世界对我们公平吗?’

    小拯!

    马路对面的女孩用力咬着嘴唇,竟不顾红灯直接走入前方车流,奔向周拯。

    刺耳的喇叭声大作,刹车声此起彼伏。

    她刚跑过中线,一辆双箱货车刹不住,直接对她撞了过去。

    周拯猛地惊醒,身形立刻就要冲出去,口中急忙呼喊:“燕儿姐!车!”

    唰。

    眼前只是一花,周拯瞳孔倒映着空荡荡的街路,以及那辆呼啸而过的货车。

    他略微低头,看到了她的马尾辫;身体的触感随之而来,一双柔软的手掌紧紧抱住了他的后背,那看似是连体胶衣的衣服,却有着一种轻盈柔软的质感。

    刚才……她身形闪烁了下……

    “小拯,找到你了。”

    橱窗中,几个队员双眼放光地看着外面这一幕,李智勇眉头紧皱,肖笙却是神色凝重。

    噹噹。

    敖莹手中的牛奶罐滚落在了地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281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