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狠狠地要H|用力挺进怀孕老师的小说

    “连我也被杀了,好厉害!”

    “你现在和她对上,胜负如何?”

    “呀!”

    武英殿的内书房,传出内容有些奇怪的交谈声。    狠狠地要H|用力挺进怀孕老师的小说    

    黑色绣金丝凤纹袍的姜姞和胭脂色裙装的狐狸精,一左一右,依偎在赵淮中身边,共同观看面前倒映出来的影像。

    画面被分割成了两部分。

    妖神七雀占了画面的一小半,显化出七颗鸟头,妖身狰狞,一边扇翅飞翔,一边开口吐火。

    从赵淮中三人的角度看,她像是被困在某方秘境当中,挣扎着要脱困,但明显拉胯,没成功。

    她的挣扎已经有段时间。

    当发现用尽手段也无法脱困,七雀的神色逐渐慌乱,十四只鸟眼中同时透出惊骇之色。

    被困在这里,无法出去,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另一副画面里,是刚来的太清圣母。

    她显化出丈许高的战斗身,四手四臂握四剑,仗剑行凶,还在兴头上,刚噼死了画面里的狐狸精。

    狐狸精大惊小怪的尖叫了一声,旋即回应赵淮中的询问:

    “我现在和七雀对上,大概难分胜负,与太清圣母交手,则要差她一筹。”

    狐狸精线条娇媚的脸上,精致的眉梢微蹙,抿着嘴沉吟:

    “混沌妖主,妖皇,不知用什么手段,将这些远古的大妖神,逐一复活。

    妖族的力量每时每刻都在递增。

    若非陛下也在保持速度,不断突破境界,现在的局面很难预料会是什么状态。”

    又道:“关于妖兵为何能不死,我倒是有些猜测!”

    “嗯?”赵淮中示意狐狸精接着说。

    “所有事物都要遵循生命最根本的规律,真正的妖兵不死是不可能的。”

    赵淮中又嗯了一声。

    这个显而易见。

    狐狸精续道:“混沌妖主的原身,是从一团开天辟地时便存在的混沌里化生出来的。

    他本尊的那片混沌,似乎具有掌控岁月的可怕力量。

    我怀疑,他们可能是借助具有特殊作用的先天器物,诸如陛下之前曾获知,娲皇造人所用的某件先天圣器,还有阴间的轮回器物,和混沌妖主的力量相合。”

    赵淮中:“你的意思是妖主在先天器物的帮助下,自己形成了一个轮回,在其中逆转生死?

    唔,也有可能是加速了生死的过程。

    妖兵不是不死,而是在死亡后,快速轮回。

    我们看到的是妖兵循环往复,其实他们不死的过程,在某个特定的空间内,可能经过了很多年,只是他们复活的地方,和我们这方天地存在时间的不同流速,所以看起来不死,能迅速出现?”

    说起来有些复杂,但细品确实有可能。

    这就像一个时间悖论形成的时间差!

    包括一些特殊的洞天秘境,也和真实的三界时空,存在时间上的差异。

    要是妖族拥有一个时间流速和三界不同的洞天秘境,在其中进行布置,就能形成时间差,让妖兵在其内蕴育成型,而后重新出现,得以循环。

    理论上成立。

    狐狸精道:“以我对妖族的了解,虽然还有没想通的地方,但大概是这样。

    混沌妖主的力量,结合先天器物,在某个特定区域,诸如妖墟内部的小天地,循环使用妖兵,我觉的是有可能的。”

    狐狸精的判断和赵淮中,老子等人一段时间来的猜测思路差不多。

    但其中还有碍难之处,关于妖兵不死,线索没能完整的连接起来。

    “太清圣母察觉到异常了。”

    姜姞指了指眼前的画面。

    太清圣母已经发现情况不太对。

    她收了攻势,目光闪烁地打量周围。

    关于太清圣母和七雀赶过来行凶,却像是进入平行时空另一个咸阳诡异现象。

    原因是赵淮中利用了先天灵宝孽台镜。

    当初他也是在秦军大规模攻入康伊后,才逐渐发现了孽台镜的存在。

    这件宝贝当初被赵淮中找出来时,便是隐匿在地下,将整个康伊倒映其中。

    此刻,它被赵淮中重新祭炼,藏在咸阳的地下,镜内倒映出了另一个镜像般的咸阳。

    于是赵淮中将其送入地下,用来护持咸阳。

    当太清圣母和七雀先后赶来,其实还未走到真正的咸阳,便进入了地下的孽台镜覆盖的区域。

    而后的经历,都是在镜中世界发生的。

    连赵淮中当初也没能第一时间,发现孽台镜藏在康伊的地下,可见这件先天灵宝的隐匿属性有多强,七雀和太清圣母前来,察觉不到异常,进入了镜子的范围,再正常不过。

    镜中倒映咸阳。

    七雀杀过来后遭遇,包括看见的蒙骜,都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是孽台镜照映出来的蒙骜,存在空间上的错位,邪门之极。

    她击杀蒙骜等人时,就像是刺入了另一个时空,杀得是镜子替换出来的镜中身。

    如今的孽台镜,被赵淮中重新祭炼过,比当初的孽台镜,要更可怕。

    且赵淮中还催发了九州母鼎和炼妖壶的先天气机,对孽台镜形成辅助。

    所以七雀发现不对,在镜像中用尽手段,累拉了也没能成功逃出来。

    这时,太清圣母也经历了之前七雀的经历。

    她站在镜中的咸阳宫里,眼中发出两缕光芒,宛若剑芒。

    在其目光扫视下,虚空都被切割破碎。

    然而太清圣母同样没能找出其他异常,只是心里的不安和悸动无比强烈。

    她的眉心忽然浮现出一张阵图。

    那阵图内有一股气机溢出,和太清圣母相合。

    她轻啸了一声,一剑斩出。

    戮仙剑、绝仙剑这两柄先天神剑和阵图的气机相合,共同催发下,镜中世界的虚空,顿时出现一道裂痕。

    咔嚓!

    镜中的咸阳宫,咸阳城,被斩杀的诸多秦人将领,都出现了一瞬间的虚幻。

    太清圣母终于洞察到了这镜子里的真实情景。

    她手持先天器物,修行也比七雀要高深,所以能及时发现问题,破开虚妄。

    蓦地,太清圣母释放的先天剑气光芒大作,身形腾空,往剑气噼开的裂痕中冲去,想破开镜中世界。

    但就在这一刻,高空中迎头打来一股力量。

    这股力量,蓄势以待,同样融合了先天灵宝的气机。

    而太清圣母处于镜中世界,周边的整个天地彷佛都是其对手,处境不利到了极点。

    轰隆!

    镜中世界,在两方力量的碰撞下,彻底崩溃。

    太清圣母从镜中冲出,但已是满身血污,一条手臂,连同其握持的绝仙剑,都掉落在镜内。

    下一刻,她催发阵图中的先天之力,想要脱身,但已经来不及了。

    赵淮中再次打出一击,太清圣母刚出来,又被逼了回去,第二次跌入镜中世界。

    另一边,七雀察觉到镜中空间的不稳,也想趁机逃出,却被赵淮中一拳打中脑门。

    她的一颗头颅瞬间炸开。

    “人皇,你敢杀我,我妖族必血洗你秦地……”

    赵淮中翻手又是一拳。

    他利用孽台镜,融合炼妖壶和九州鼎,每一击都占尽便宜。

    这一拳打出,七雀竭尽全力,在镜中飞腾变化,想要躲避,但没有任何用处,第二颗脑袋也炸开。

    赵淮中遂又放出气机,进入镜中显化出三头六臂的法身,探手抓住了七雀。

    六条手臂分别抓住其双足和翅膀,以及剩下的头颅。

    呼!

    七雀口吐火焰,但法身体内气机外溢,化出了祖龙的龙头,张嘴一吸,便将七雀的火焰尽数吞入腹中。

    法身手上发力,撕掉了七雀的双翅,双足,鲜血泉涌而出。

    七雀的叫声凄厉。

    她之前的威胁终于变成了哀求:“人皇陛下,你若放了我,我必有回报……”

    喀嚓!

    又一颗脑袋被法身撕掉,骨茬森然,血肉蠕动。

    “人皇……”

    第四颗脑袋爆裂,大妖神七雀已经奄奄一息,仅剩的三颗脑袋满是骇然和惊恐。

    镜子外,赵淮中的视线看向镜子深处。

    太清圣母被逼回镜子里以后,正在横冲直撞,发疯般想要杀出来。

    她眉心浮现出一枚印记,力量节节拔高。

    与此同时,孔圣人和庄周,联袂来到咸阳宫,进入书房。

    “人皇唤我二人过来,为了何事?”

    孔圣人身形高大,坐在矮席后极具压迫力,但声音温和,语速永远都是温吞吞的,放的很慢。

    他和庄周是收到赵淮中的消息,说有事相商,才赶过来的。

    “朕有个计划,或许能弄清楚妖族的秘密,包括妖兵不死的原因。”

    赵淮中说:“所以请几位圣人过来商议。”

    庄周和孔圣人讶然道:“人皇有什么办法?”

    赵淮中从容道:“妖族当前最大的依仗有两个,一是能唤醒远古大妖,第二个是妖兵不死,所以不怕消耗,在和群仙的交锋中,颇占上风。

    这两个秘密,若不弄清楚,很难对妖族形成有效遏制。”

    “我们应对妖族,最大的劣势就是不知敌,对妖族的安排,秘密,全都有所不知。

    朕在想,能不能往妖族内部插一根钉子,帮我们探听消息。”

    庄周摇头道:“不容易,之前就想过。

    但妖皇的力量,经验,都达到造化境巅峰,只要他稍起疑心,运转力量,连思维也能看穿。

    安插人手进去,地位低了,探听不到重要消息,地位高了,能接触到妖皇,又不可能瞒过他。”

    孔圣道:“不仅如此,我人族和妖族有根本的不同,想进入妖族本身就很困难。便是我等几人亲自出手, .暂时化为妖身,瞒过普通妖族不难,想瞒过妖皇却不太可能。”

    “若一旦被发现,折在里边,损失太大,不如不去。”

    “两位圣人说的没错,但正因为往妖族安插探子不易,一旦安排进去,效果肯定会很好。”

    赵淮中气定神闲:“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我们对某些妖族做了手脚,但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成了我们的探子,不知不觉中就帮我们做事。”

    赵淮中是通过地书连接九州卷,探听到天庭的诸多秘密,尝到了天庭一夜游的甜头,才生出了新的想法。

    他回头指指仍被困在镜内空间,惨不忍睹的七雀。

    “朕没把她打死,就是因为她还有些价值。”

    赵淮中:“两位圣人不妨看看,这七雀大妖的主头里有什么?”

    庄子和孔圣人神色惊讶,扫了眼面前的影像画面,眼睛发出微光,仔细观察镜中的七雀。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270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