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征服端庄旗袍高跟美妇(教授你好坏)最新章节列表

“叮叮……”

    “噗……”

    箭失愈来愈多,有的钉在步人甲上,有的钉在盾牌上,已开始有宋军士卒倒下。    征服端庄旗袍高跟美妇(教授你好坏)最新章节列表  

    宋军士卒也在向敌骑放箭,但敌骑马快,在这个距离并不容易被射中。

    “受伤的拖下去救治!都别乱,继续推进!”

    陆小酉大喊,督促着士卒继续前进。

    在他东面,敌骑已越来越多。

    “别怕!箭射过来就没力了,盾牌手挡住!其他人跟在重甲兵后面列阵!”

    清晨还不算热,宋军士卒已开始流汗。

    李泽怡走在这一支队伍中,只觉一切都是按部就班。

    他不得不承认,陆小酉带兵……还不错。

    ……

    陆小酉平时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将军,身材不算强壮,性格也不豪放,更像是个老老实实的农夫。

    他本是泸州厢兵,兴昌六年,张实败于纽璘,李瑕接管泸州军,当时陆小酉的都头是汪大头,受李瑕提拔。

    于是陆小酉跟着李瑕打仗。

    他打过成都、剑门关、利州、汉中,曾被选到李瑕的亲卫营,去过临安。

    有经验,在战场上一点都不慌张,而且知道要做什么。

    他觉得自己也就这样而已,并没有什么带兵的能耐,兵法更是一点都不懂。

    但就是这样一个陆小酉,很快带着五百士卒向南行了两里地。

    在他的指挥下,盾牌手在前,重甲兵保护盾牌手,弩箭手在后面放箭,长矛手把拒马推开,使得敌骑并不敢马上冲锋。

    而敌骑一次次冲上前引诱,陆小酉也像是没看到一样。

    他一直在喊的就是“别怕,别管他们!”

    渐渐地,士卒们的体力流失,尤其是重甲兵。

    陆小酉的声音也开始沙哑。

    但宋军的阵线已快要拉长到秦岭……

    刘黑马眯起老眼,有些为难。

    若宋军只是固守驻地,他可以轮派骑兵去不停袭击,直到宋军断粮、力竭、士气低落。

    但李瑕借助地势,摆出一字长蛇阵……不,是雁形阵,李瑕是打算摆出雁形阵。

    到时,宋军在渭水与秦岭之间排成一排,便不再给骑兵迂回两翼的机会。

    眼下刘黑马有两个选择。

    一是集中兵力,准备冲锋,冲开宋军那薄弱的阵线,但骑兵冲击那样长枪如林,布满拒马的阵线,必然伤亡极重。

    二是趁着宋军还未封住平原,派遣骑兵绕到其后方。好处是可以寻找宋军腹背的破绽,坏处是兵力被一分为二。

    当然,还有第三条路,即向东撤过渭水,不打了,骑兵想不打就不打。

    眼下的机会确实不太好。

    但还是那个问题,今日在关中平原若还撤了,往后再求一个与步卒野战的机会都不可得……

    “大郎!你引两支千人队,绕到宋军后翼,寻找破绽。”

    刘元振愣了愣,抱拳领命。

    他最近安静了很多,总是闷不吭声的模样。

    刘黑马又交代道:“不急于冲锋……”

    话到一半,语气一转,他又道:“仗该怎么打,你明白。”

    “是,孩儿明白。”

    李瑕抬起望筒看去,只见东面尘土飞扬,敌骑终于有大部人马动了。

    一面旗帜招展,正是刘元振领着股兵马奔向南面秦岭,意图在宋军封锁平原前绕后。

    望筒中,只见一列列敌骑已从宋军右翼奔了过去,将士们根本拦不住。

    箭失的杀伤力有限,而霹雳炮掷不了太远。

    这一战,没有带大炮。

    李瑕一共就四门笨重的大炮,从祁山道搬到阳平关都很不容易,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搬到关中。

    何况在骑兵的围堵下,运辎重尚且吃力,也运不了炮。

    那就没有办法堵住骑兵绕后。

    但没关系。

    到目前为止,主动权都还在他,他先出招,刘黑马破解。

    那么,李瑕还可以依照着自己的打法从容下令。

    步卒指挥起来简单得多,慢慢把阵摆开来就可以……

    “蒙军来了!”

    “喊什么!”

    陆小酉大吼一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下令道:“弓弩手自己放箭!”

    “嗖嗖嗖……”

    这次,反而是敌骑并未射箭,正急着在宋军包围前奔过去。

    “盾牌手,重甲兵上前!掷炮手跟上!”陆小酉又喊。

    “冬冬冬……”

    身披步人甲的士卒脚步加快,也不知有多热,脚下满是汗水。

    终于,小半个时辰后,他们已冲到敌骑三十余步远。

    此时,只剩三百余骑还没穿过他们的阵线。

    “长矛保护!”

    “霹雳炮!”陆小酉喝令不止,“都记得丢出去!”

    数十掷炮手点燃引线,向敌炮抛过去。

    “轰!”

    铁片四溅,人仰马翻。

    那边蒙骑也有霹雳炮,虽不多,也向宋军这边抛过来。

    “盾牌!”

    不用陆小酉喊,趁着霹雳炮还未爆炸,一块块盾牌已顶在地上。

    重甲兵低下头。

    “彭!”

    敌方的霹雳炮威力虽不如宋军,也是铁片乱飞,击在盾牌与盔甲上叮叮当当。

    这便是步卒比骑兵的大优势了,军械多,防御器械多。

    偶尔才有人惨叫。

    “别他娘叫!拉下去治伤!一点铁崩子能要你命吗?!”

    陆小酉不爱骂人,但最讨厌伤兵在战场上乱叫,会坏士气。

    “继续抛啊!给我堵死右翼!”

    不需要他说,一颗颗霹雳炮已抛过去,将最后三百敌骑拦在东面。

    这部宋军虽离秦岭大山还有三十余步,但已相当于封锁了平原。

    宋军不再有左翼、右翼,只有前锋、尾军。

    前方战场更是被一切为二,敌主力的活动范围仅剩下姜水以西,渭河以南,陈仓道出口以北……

    眼看着剩下的三百余敌骑掉头向东奔回,陆小酉转头又看了看已绕到西边的近两千敌骑,只见他们正在拉开距离。

    他擦着汗水,咧嘴笑了笑。

    反正,又完成大帅的军令了。

    “兄弟们做得好!歇个半柱香,整理阵型……”

    李泽怡放下手里的弓,忽然想到,李瑕的打法和自己是不一样的。

    要想领更多的饷,怕是真得先学会这种又死板又灵活的打法。

    毕竟,陇西不是没有将领投降李瑕,但李瑕只让他们驻守,像是并不重用他们的样子。

    这般想着,李泽怡再看向陆小酉,眼神便有些不同了……

    刘黑马眼看着李瑕正在一点点调整那个雁形阵,眼神渐渐凝重,却也渐渐平静下来。

    这一仗,到现在几乎都是按李瑕的意图在进行。

    好在,刘黑马也看清了李瑕的意图。

    无非是逼骑兵肉搏而已。

    正面交战,尽可能地消解掉骑兵的优势,以勇武论胜负。

    李瑕有胜势,士气更高,兵力更集中,也许还有大散关的援兵。

    当然,刘黑马也能从凤翔府调出驻防兵支援。

    至于士气?

    北地男儿,拼不过弱宋士卒吗?

    李瑕也一道道军令布置下去,调整好了他的雁形阵。

    七千人散开,勉强横在渭水与秦岭之间,阵线很薄。

    两侧的士卒位置更靠前,准备包围敌骑,不让敌骑跑动起来……

    再回头向后方看了一眼,只见刘元振的近两千人也在整备,之后,游骑散出。

    这一战,若李瑕先击败了东面的刘黑马部,则李瑕胜。

    而若刘黑马撑住,或让刘元振从后方找到破绽,切断宋军阵线,形成反包围,则刘家胜。

    “击鼓!全力向前!”

    “冬!冬!冬……”

    这次的鼓声格外响亮,节奏也长。

    随着这鼓声,李瑕已走下战台。

    他不需要再指挥布阵了,战场就这么大,双方兵力就这么一点,接下来就是正面破敌而已。

    “冬!冬!冬……”

    “大帅!”

    “大帅!”

    李瑕上马,拔出长剑,指向前方。

    陆小酉踮起脚,极力向北面的中军大纛看去。

    之后,他听到中军的呼喊声。

    “准备杀敌!大帅亲率我等杀敌!”

    终于,他看到了战台上的信令勐地指向前方。

    “前进!”陆小酉大吼。

    他执起长矛,大步向前,犹还想着听听大帅有没有说什么激励士气的话。

    走了两步,中军那边的呼喊才传过来。

    只有四个字。

    “收复关中!”

    “换马!”

    “列阵!”

    “准备冲阵……”

    姜水西畔,刘黑马已做好冲阵的准备。

    他当然知道骑兵冲阵损失很大。而且,他的骑兵列阵松散,更擅迂回包抄,并不擅长如魏武虎豹骑那样的战法。

    但战场就这么大,宋军已逼过来了。

    蒙古汉军摆的是悬阵,像是一个大圆。

    他们并不打算直直接杀到宋军阵中,撞上拒马、长枪。

    他们是会斜杀上去,跑出一个弧度,尽可能的放箭,可以绕一圈再跑回来。

    而惊人的马速能吓散宋军的阵列,之后,他们寻找破绽,突杀上去,切破、分割宋军。

    骑士们将弓箭上弦,马蹄刨着地面。

    弯刀扬起……

    刘黑马跨上马,开始激励士气。

    “儿郎们!我坐镇陕西近二十年,此间已是我们的家!现在,敌寇杀到我们家中……”

    “收复关中!”

    宋军的大喝声已传过来。

    “收复关中!”

    “收复关中!”

    漫天都只有这四个字。

    刘黑马脸色渐冷,执起大刀,高呼道:“保卫家乡!”

    “保卫家乡!”

    “……”

    此时,分兵之后,刘黑马这边余下三千余人,不足宋军半数,呼声显然是不如对面响亮。

    但没关系,他这边阵势还是更大的,因为有马。

    眼看着双方距离越来越近,再不冲锋便提不起马速了,刘黑马终于下令。

    “冲阵!”

    “杀穿他们!分割包围!”

    号角声起,千骑齐发……

    “来了!”

    “拒马上前!盾手举盾!箭上弦!”

    宋军前锋正是刘金锁。

    但他并没有下令,而是身旁的传令兵在呼喝,流畅得如同唱戏一般。

    “重甲兵起长枪!”

    “掷弹手准备!”

    “嗖嗖嗖……”

    这次,是漫天的箭雨袭来。

    刘金锁躲在盾牌下,睥睨着前方冲来的敌骑,手中长枪紧握。

    他披着甲,里面却没穿军袍,盔胃的衔接住便显出一点点纹身,上面汗水密布。

    因为他是真的怕热。

    这时却不在意那些,他心里正自言自语地喃喃着。

    “再等等,等麻烦死了的箭啊炮啊的放完,就可以杀敌了……”

    抛射来的箭失如雨,砸在头上的盾牌上。

    “放箭!”

    “掷霹雳炮……”

    “轰……”

    刘金锁对这种开战时的远程武器越来越不耐烦,他看到有敌骑从阵前跑过,却是从右往左,兜了一个圈子竟还回去了。

    “跑你娘,来杀啊,跑……”

    双方越来越近。

    “咴???!”

    有没能刹住马势的敌骑撞在拒马上,数名敌骑的路线被打乱。

    “杀啊!”刘金锁大吼一声,挺枪而上。

    终于,该他娘放完的都放了。

    大脚板在地上一蹬,整个壮汉向前,长枪一刺,捅穿前方的战马,马上的骑士栽倒在地。

    “噗”的一声,跟上的宋军士卒一刀噼下。

    与此同时,一列列重甲士卒也是挺枪而上。

    “杀虏啊!”

    “杀啊!”

    马上的骑士也开始挥刀。

    两个军阵如同被挤在一起,迅速在中线挤出一条血路……

    宋军右翼。

    “跟我冲啊!杀虏!”

    陆小酉忽然大吼一声,身先士卒便冲上前。

    李泽怡只觉耳边巨震,骇了一跳,身后被人一推,连忙跟上。

    阵型不能乱,校将上前,这一排步卒冲锋速度更快,长枪齐捅。

    李泽怡根本就是跟着别人的动作在动,他甚至还没想明白,好好一个校将,平时看着老老实实的,指挥时也冷静,突然就成了疯子。

    “杀虏!杀虏!!”

    “噗!”

    战马重重砸下,李泽怡还在收枪,脸上就是一热。

    眼前一片鲜红,只见一个敌骑已被同袍们合力噼成两瓣,而陆小酉犹在向前,背影显得如此狂热。

    有股莫名的气势,使得李泽怡根本来不及思考,只能跟上去。

    到处都是血腥味,他脚下的黄土已成了红土,一片狼藉。

    “他们的阵线薄,杀穿他们!”

    战场上,蒙古汉军将领大喊着。

    “包围他们!”宋军校将们亦是高喊不已。

    雁形阵确实是更薄,但却能在一开始就让更多的士卒伤杀到敌人。

    蒙骑人虽少,却更集中,拼命想要杀穿宋军的阵线。

    之后,西面的刘元振也下令冲锋,试图在后方夹击宋军。

    谁胜谁败,只看谁的意志更为坚强。

    战场上的士卒却想不了那么多,眼里只看得到身旁的同伴、面前的敌人……

    恰是,“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269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