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入了70岳的深处,in荡修仙女主

    这幅字画没有丝毫灵机的波动,墨迹淋漓酣畅,笔势磅礴,蕴含着极为康慨浓烈的情绪,却是一幅出自凡人之手的山水绘卷。

    不过,无始山庄庄主却仍旧看得津津有味,甚至颇为入神。

    忽然间,他感应到了什么,当即打出一道简单的法诀。    入了70岳的深处,in荡修仙女主    

    山庄大阵立时出现一个缺口,下一刻,一道血色刀气横掠长空,自苍穹之上,一斩而下,正好穿过大阵缺口,飚射入山庄内部。

    殿中,庄主随意伸手一抓,已然隔空将刀气抓入掌心。

    凛冽刀意徐徐散去,却是丝毫没有伤人之意,而是露出其缠裹的一封玄底血字信笺。

    望着这封与传闻之中一般无二的书简,庄主面色没有任何变化。

    这刀意,一望便知,是重溟宗那位裴仙帝送来的!

    他心念微动,已然打开信封,只见里面一张短笺,字迹寥寥:“新降之仙,为磨砺心性,请与贵庄庄主一战,以证大道。”

    “此战时间、地点,皆由庄主定夺。”

    “同为上界仙人,料想贵庄必不至于使本仙失望。”

    “重溟宗圣子,裴凌。”

    看完战书,庄主稳坐不动,丝毫没有如其他宗门那般,迅速召集太上长老议事的意思。

    他随手将战书放到一边,尔后取出一块陈年硝制的美人人皮,铺开笔墨,亲手研浓墨汁后,这才提起紫毫,在象牙般的人皮上挥毫写道:“吾等俱是仙帝临尘,便母需来下界的那一套了。”

    “好勇斗狠,争强好胜,此乃无知下等仙才乐于沉溺之举。”

    “吾辈仙帝,只论道心。”

    “惟微子手书。”

    写完之后,庄主周身气息流转,瞬间爆发出一股恐怖无比的气息。

    其注目面前的人皮之上,人皮顿时如同一道牙色电光,激射而出,转眼便从山庄之内消失无踪。

    庄主继续欣赏刚才的凡人字画,同时等待着裴仙帝的回应。

    ※※※

    无人深山之中。

    稠密枝叶交错纵横,绵延无尽,停留其间的血轿艳丽瘆人,四周死寂一片。

    轿中,裴凌正在闭目养神。

    但没等多久,他忽然睁开双眼,朝一个方向望去。

    片刻后,一道牙色电光,直奔血轿而来。

    裴凌伸手一招,电光瞬间穿透重重空间,出现在他的掌心。

    其入手质地绵软光滑,隐约之间,竟彷佛佳人的肌肤,定睛一看,正是一张细腻光洁的人皮。

    人皮之上,字迹墨色未干,显然是刚刚写上去没多久。

    扫了眼上面的内容,裴凌微微诧异,无始山庄庄主惟微子,居然这么快就给了回应?

    不过,这只论道心,却不知是何意思?

    想到这里,裴凌心念微动,面前的人皮立时无火自燃,于暗紫色火焰之中化作一捧灰尽,尔后被阴风卷着扬出血轿。

    紧接着,他取出一张簇新的符纸,写上一行简短的云篆:“那不知惟微子仙友,想要如何论道心?”

    尔后,裴凌再次给这张符纸注入刀意,松手之后,符纸化作血色刀气,破空而去。

    珠帘微荡,映照裴凌平澹无比的眼眸。

    反正现在有真仙意志出手,无论无始山庄庄主要比什么,他都接着!

    ※※※

    无始山庄。

    纯白鎏金的大殿之中。

    一炉灵香徐徐燃烧,清澹香气与窗外草木芬芳融为一体,愈显灵动活泼,令人心旷神怡。

    庄主惟微子正细细感受着作画者的落笔、走势,没多久,却再次察觉到熟悉的刀意。

    他没有迟疑,立时伸手一抓,一张蕴含着强大刀意的符纸,转眼出现在他手中。

    望着符纸上的云篆,惟微子微微点头。

    此方世界,表面上看上去,九大宗门平起平坐,共掌天下。

    但实际上,除了他们无始山庄之外,其余八大宗门,皆是些鼠目寸光、道心蒙尘的下等仙!

    盘涯界看似广大,不过一隅幻境,若不堪破虚妄,长生终究幻梦一场,沉沦无尽,道骨化劫灰……此等真相,无始山庄从起初便毫不吝啬的与诸多修士一起分享,然而除却主动投入山庄的仙尊、仙帝们之外,那些侥幸得到仙缘的下等仙,却总是嗤之以鼻,不以为意。

    其沉迷于幻境之中的身份地位,只顾追求力量、利益,浑然忘记,道心才是根本所在!

    才是他们冒险临尘的真正目的!

    尤其是伪道,自顾不暇,还要为这方幻境幻化出来的凡人们汲汲营营,完全就是舍本逐末。

    所谓依靠德行来完美自身,以求飞升,不过是这些资质鄙陋、生性蠢钝的下等仙想当然耳。

    他们原本就是上界仙人临尘,归返仙界,乃是理所当然。

    却何必将回去的路径,寄托在一些朝生暮死的蜉蝣身上?

    不过,圣道的其他三宗,也好不到哪里去!

    重溟宗贪婪成性,身为仙人,却满身市侩,早已是贪欲蒙眼,道心蒙尘,纵然修行至祖师境界,也是无可救药;

    天生教尊卑分明,却不懂得,仙人的高贵与低贱,乃是以魂魄跟脚区分,而非肤浅的肉身,且所谓天生万物,唯人最贵,这个人,岂能是狭隘的人族?

    根本就应该是如山庄这般,仙人临尘,方是至贵!

    至于轮回塔,道心早已被扭曲,总以为这方幻境及及可危,必须立刻着手挽救……实际上,幻境不过依托幻阵罢了。

    阵法运转间,莫说供养这九大宗门,就算再多大宗,也不过是小事。

    左右都是虚幻,又哪来不堪承受?

    放眼整个天下,也只有这位裴仙帝,虽然出身重溟宗那等乌烟瘴气、鸡鸣狗盗之地,却仍旧出淤泥而不染,保持着内心的清明,早早堪破了世间万物的虚妄,恢复仙人本色。

    当然,天下之大,除了这位裴仙帝之外,重溟宗的苏离经,应该也窥破了此方幻境。

    但其已然修炼了数百年岁月,才幡然醒悟,想来跟脚最多只是一位仙尊,却与裴仙帝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此外,这幻境小宗现任宗主司鸿倾嬿,也疑似堪破虚妄……

    如今裴仙帝亲自前来山庄论道,惟微子自是无比期待这次机会!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266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