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书包网跪趴承受粗大撞击:少爷行房调教丫鬟

  “啪!”

    手里的木牌,滑落在了地上。

    无头尸体僵在原地。

    断颈处鲜血如泉喷射,滋滋作响,在寂静的树林里,声音格外清晰。        书包网跪趴承受粗大撞击:少爷行房调教丫鬟            

    “嗖”

    对面男子慌忙丢下手中锄头,猛然如利箭一般蹿出,惊骇而逃!

    同时,他满脸惊恐地对着山下疾声大喊:“阿叔!敌袭”

    一道肉眼难见的黑影,如风一般悄无声息地跟在他的后面,光晕中,一柄纤薄如纸的墨黑飞剑,微微颤抖着正在蓄力。

    武者并非普通人。

    无论是本身强大的气血,还是气息,都对阴魂和阴魂使用的东西有自动排斥和阻拦的作用。

    而且他们的皮肉骨头,都已经淬炼的坚韧如铁。

    洛青舟今晚又刚学会操控飞剑,所以必须要输入最大的魂力,并且要接近至少两米,才能保证可以一击致命!

    山下树林中。

    宋家三人正在低声商议着事情,突然听到山腰上的喊声,顿时脸色一变,立刻都向着山上掠去。

    其中一名身穿灰袍的中年男子,名叫宋岩,是宋家家主宋甫的堂弟,也是宋家现今幸存者中修为最高的武者,已是武师中期境界。

    他的速度最快,几乎转眼间,已经奔掠到了山腰上。

    漆黑的夜色中,他的视线依旧清晰。

    他看到了从山上奔掠而来的侄儿,也看到了侄儿脸上那惊恐的表情。

    他正要出声喝问时,突然瞳孔一缩!

    他这位正在急速奔掠,已经快要与他汇合的侄儿,竟不知为何,突然向前扑倒,“砰”地一声摔倒在了陡峭的台阶上。

    随即,翻滚而下。

    刚好停落在了他急速刹住脚步的脚下。

    “阿……阿叔……”

    青年吃力地抬起手,只颤抖着喊出了这两个字,便手一垂,彻底咽气。

    宋岩脸色剧变,“哗”地一声,身上灰色衣袍突然鼓胀起来,猎猎作响。

    他绷紧全身肌肉皮膜,眼中精光闪烁,目光警惕地看向了四周。

    “阿叔!”

    这时,一对年轻男女疾速奔掠上来,看到地上的尸体后,皆是脸色大变。

    “靠近我!”

    宋岩急喝一声,目光依旧在四周搜寻。

    那对年轻男女慌忙靠近他,一人抽出了手中的剑,一人握紧了拳头,满脸惊恐,目光也在四周的黑暗中搜寻起来。

    四周树林,一片死寂。

    只有夜风的呜咽声,和远处森林里偶尔传来的夜枭叫声。

    三人背靠背,全身紧绷,一动也不敢动。

    十米外的一棵大树上。

    洛青舟两指捏着飞剑,隐匿在黑暗的树冠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

    在他的视线中,那三人的全身,气血旺盛,汹涌翻滚。

    特别是那名灰袍中年人,周身气血如火焰般熊熊燃烧,更有劲气环绕,护住周身,仿佛一道护罩,笼罩着他的全身。

    劲气成罩,这是武师才有的技能。

    以洛青舟如今的神魂实力,只要靠近他五米处,就会触碰到他外放的劲气,就能立刻被他察觉。

    就像那晚去成国府,差点被洛延年一拳给打的魂飞魄散。

    武师气血旺盛,劲气环绕,普通阴魂根本就不敢近身。

    即便他如今修炼到御物境界,也不敢正面靠近,若是被一拳打中,非死即伤。

    阴魂终究是阴魂,不渡雷劫,不成阳神,终究还是惧怕和不敌至刚至阳的强大武者。

    洛青舟在树上远远地看着,并没有再靠近。

    刚刚即便偷袭那两名只有武生境界的武者,都要靠近两米,才能保证飞剑可以贯穿他们的身体,现在对面一名武者和两名武生,早有防备,他当然不敢再动。

    那三人同样心头惊惧,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他们不知道敌人是谁,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修为,也不知道对方到底在哪里藏着,更不知道对方有几人。

    地上的尸体,脖子处正奔涌着鲜血。

    看起来像是被剑或者其他利器刺的,但对方的实力应该很强。

    不然不会转眼间,就无声无息连杀他们两人。

    “走!”

    宋岩又坚持了一会儿,果断退走:“靠近我,看好两边林中!”

    三人立刻靠在一起,向着山下疾速退去。

    至于那两人的尸体,没有人再敢多看一眼。

    洛青舟立刻飘上夜空,跟在后面,不远不近,可以看到他们,也可以听到他们的声音。

    “这里不能再待了,对方应该早就发现了,而且还找来了高手。走吧,立刻通知城里,我们现在就进外城。让勋儿他们都来集合,不要再去监视秦府了,不能再给对方挨个击杀的机会了!明晚我们再一起行动,让他们血债血偿!”

    “让勋儿通知成国府的大夫人,借那位梅老一用。还有,让张家的人也赶快过来……”

    三人下了山,没有再丝毫逗留,立刻脚步匆匆地向着莫城奔去。

    洛青舟在半空悄然跟着,一直尾随到莫城外城,见他们进入了一间破旧的小院后,方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他们竟然还能进城。

    看来外城守城的守卫中,也有他们的人。

    不知道秦家到底有什么宝藏,竟然让莫城中这么多势力,都甘愿冒着杀头的危险,与宋家勾结。

    洛青舟又仔细观察了一会儿附近的街道小巷和空着的破旧房屋,方转身返回紫霞山。

    来到半山腰,他飘落了下去。

    双脚落地,轻飘飘的,仿佛并未踩到实物,但却不能穿透地面。

    看着倒在地上的木牌,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把它拿起来,重新插在坟墓前,但是手刚一触碰上去,就直接穿透了木牌,根本就无法拿住。

    说是御物境,其实只是初窥境界的一个小境界,只能触摸专门为神魂炼制的东西,大多数实物都无法触碰。

    只有突破至下一个大境界炼神境,才能开始真正的驱使所有的物体,同时可以修习附身之法。

    到时候神魂所至,不仅可以借助别人的肉身说话做事,就连那些动物妖兽,都可以暂借其肉身。

    那才是小有所成的时候。

    洛青舟收回手,目光看向了面前的坟墓,缓缓地跪了下来。

    夜风在林间穿过,响起了凄恻的呜咽声,仿佛有人在这深夜里孤独地哭泣。

    洛青舟弯腰磕头,轻声道:“母亲,您放心,今日之辱,孩儿一定会为您讨回来。害你性命之仇,孩儿也绝不敢忘记。孩儿向您发誓,一定要让她家破人亡,血债血偿。她喜欢什么,孩儿就让她失去什么,她在乎什么,孩儿就毁灭什么,孩儿要让她享受这世间最大最深的痛苦!”

    夜色悄然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林中突然响起了鸟儿的叫声。

    东方的天际开始泛白。

    洛青舟离开紫霞山,飞回到了城里。

    他先去了成国府,落在旁边邻家的屋檐上,默默地看着那熟悉而陌生的府邸。

    府邸最高的房屋飞檐上,多了两颗红色的圆珠。

    显然是他上次神魂的窥探,让洛延年有了警惕之心,所以才装置了这两颗专门克制神魂的东西。

    不过这东西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已经没用了。

    但即便这样,他现在也不敢随便进入成国府。

    因为成国府里现在已经布满了武者,正在府邸各处巡逻,显然是为了明晚的宴会。

    明晚恭贺大夫人受封诰命夫人的晚宴,不仅有莫城各个贵族参加,还有长公主以及朝廷来人,洛延年自然不敢大意,肯定要加强守卫。

    武者聚集的地方,即便是不用动手,那如火海一般燃烧的气血,也让神魂不敢靠近。

    洛青舟在旁边的房顶又默默地看了一会儿,方飘上半空,回到了秦府。

    他先去了梅香小园,看了一眼秦二小姐。

    秦二小姐正躺在床上睡熟,清丽的脸蛋儿依旧苍白,但看起来比昨晚要好了一些,而且并没有再咳嗽了。

    不知道那灵液是否已经起了效果。

    洛青舟又待了一会儿,方穿透屋顶,飘回了自己的小院。

    刚要进屋,突然见小院外面的大树下,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一袭淡绿衣裙,怀里抱着剑,身子纤细,俏脸冰冷,此时正看着关闭的院门在发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事情。

    洛青舟看了她一会儿,回到了屋里,神魂归窍。

    先把日月宝镜上面的两滴灵液收进了瓷瓶,然后把宝镜翻了一个面,重新放在了窗前的桌子上。

    做完这些,他披上外衣出了门。

    走到小院时,他放轻了脚步,悄无声息地走到了门口,随即“吱呀”一声,猛然打开了门。

    正在树下发呆的少女,突然惊醒过来,正要转身躲避时,洛青舟突然喊道:“婵婵,我给你买糖葫芦了!”

    夏婵脚步一顿,却依旧快步离开。

    洛青舟连忙又道:“专门给你一个人买的,百灵没有。”

    夏婵停下了脚步,却并未转身。

    洛青舟从储物袋里拿出了糖葫芦,走过去道:“婵婵,我有事找你帮忙。”

    夏婵握紧了手里的剑,依旧背对着他,低声开口道:“杀人,么?”

    洛青舟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夏婵微微低头:“我,能帮你的……就只有,杀人……”

    洛青舟闻言一怔,连忙道:“当然不止杀人,婵婵能帮我的,有很多很多。”

    夏婵转过身来,看着他的眼睛道:“有,哪些?”

    洛青舟歪着脑袋道:“等等,我想想啊……”

    这一想,就是好半天。

    “哼!”

    夏婵转身就走。

    洛青舟立刻追了上去,笑道:“婵婵,逗你玩的呢,别生气。把糖葫芦拿着,姑爷来给你好好说说,你到底可以帮姑爷哪些。真的有很多的,姑爷没有骗你。”

    夏婵这才停下脚步,目光冰冷地看着他。

    洛青舟把糖葫芦递到她的面前,道:“你看,第一,夏天姑爷跟你待在一起,很凉快,不用扇扇子,也不用去阴凉的地方;第二,你的剑很快,夏天姑爷跟你待在一起不怕蚊子,去野外也不怕虫子;第三,你不喜欢说话,姑爷跟你待在一起会很安静,不怕吵闹;第四……”

    夏婵转身就走。

    这一次,她的脚步很快,俏脸更冷,手里的剑握的更紧,粉腮也鼓了起来。

    她是真的生气了。

    洛青舟站在原地,没有去追,看着她快速远去的背影,突然大声道:“第四,夏婵,你很可爱!姑爷很喜欢你!每天看到你,姑爷的心情都很好!”

    已经气鼓鼓走到远处的身影,忽地身子一僵,停了下来。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264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