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家有三夫好为难全文免费阅读_粗暴玩烂货调教小说h

   万幸啊,啸天猫顺着嘎巴的声音去看去。

    才发现断掉的是蔡根裤子口袋里的一支铅笔。

    啸天猫虚惊一场。

    还好啊,刚才没有制裁,否则呀,追悔莫及。  家有三夫好为难全文免费阅读_粗暴玩烂货调教小说h    

    不过,蔡根为什么带着铅笔呢?

    啸天猫集中注意力,释放了一身黄色的火焰。

    含而不发,小火慢烤,逐步升温蔡根的身体。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蔡根脸上血水冻成的冰珠才融化。

    滴在了啸天猫身上,呲啦一下,蒸腾成血雾。

    蔡根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第一时间看向地上趴着的玩具熊。

    刚想发泄被冻上的愤怒,鼻血再次喷了出来。

    一阵无法抵抗的眩晕感,再次冲向脑门。

    蔡根赶紧扔掉了啸天猫,打开了房车的冷气,也不敢大声说话,小声的念叨。

    “一群大傻子,咱家车也不费油,空调留着生锈啊?

    又是冰又是火的,你们就折腾我吧,我早晚死你们手里。

    脑瓜里边儿,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豆腐脑吗?

    甜的还是咸的呀?”

    由于蔡根说话的声音很小。

    以为他是在留遗言,所有人都很认真的把耳朵凑过来听。

    结果呢,就是听到了蔡根的抱怨。

    或者蔡根本心是骂他们,他们并不当回事儿。

    小孙说:“我喜欢吃咸的。”

    杨三说:“岳父说的对呀,我也喜欢吃咸的。”

    小天猫说:“我喜欢吃甜的,闲的太齁人,我就喜欢吃甜食。”

    石火珠说:“我也喜欢吃甜的,闲的太普通了。”

    王苟胜距离很远,但是也听到他们在讨论什么,很怕把自己落下,虚弱的喊道。

    “甜的,我喜欢吃甜的,别给我整咸的,多放点糖。”

    终于段晓红给出了不一样的回答。

    “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我来一碗甜的,来一碗咸的不行吗?我又不是吃不下去。”

    蔡根看着身边这群货,简直是欲哭无泪呀。

    房车上的空调启动以后,温度并没有明显的下降。

    本来啊,这个空间里边儿,室外的温度就已经是零下20多度了。

    就是逼死房车,制冷效果也是有限。

    不过吹出来的寒风,让蔡根感觉舒服不少。

    头昏脑胀的感觉,有了显着的削弱。

    看样问题的根本还是自己已经适应了温度,这样不行啊。

    长此以往下去,自己即使住在冷库也不得活呀。

    按照以往的经验,解决根本问题的办法,肯定在这欧美世界,否则不符合苦神的行事风格。

    由于自身的生命受到了威胁,蔡根儿的积极性,一下子就被调动起来了。

    看来这一趟,不只是解决萨满教或者洛基的问题,还与自己的性命息息相关。

    下半辈子是住冰库,还是温暖的小床,就看这一遭了。

    “纳大爷,再试试看看电梯好使了没有?”

    纳启也没有废话,直接沉到湖里翻滚起来。

    也不知道他转了多少圈,把蔡根的鼻血甩出老远。

    再次浮出水面的时候,电梯果然好用了,又来到了一个新的空间。

    蔡根透过车窗,感觉到这个空间明显画风不对。

    雾气蒙蒙的,能见度很低,温度更低,而且吹着阵阵的阴风。

    房车慢慢的靠了岸,蔡根儿在小孙的搀扶下,走下了车。

    没等蔡根儿开口,啸天猫竟然掏出了一副轮椅,让蔡哥先坐下。

    并不是啸天猫,多有眼力劲儿。

    而是他深深的明白,按照蔡根现在的状态,如果不让他坐轮椅的话,是肯定要骑自己的,到时候更难受。

    蔡根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省着血压上涌,再次昏迷,或者叫死过去。

    所以啊,人体的平衡真的很重要。

    任何一个零件配置太高或者太低,达不到那个微妙的平衡,身体都会罢工。

    小孙推着轮椅,带着众人走向迷雾中。

    走了好久好久,蔡根才反应过来。

    “小孙,你要把我推到哪里去啊?”

    小孙一愣,好像是才反应过来。

    “三舅,我也不知道啊。

    你也没说去哪儿啊?

    我就觉得这轮椅应该有人来推。”

    蔡根扭头又问身边人。

    “你们知道咱们去哪儿吗?就跟着一起走。”

    看见蔡根停下,身边的所有伙伴,有蹲下的,有坐下的,王苟胜竟然还躺下了。

    都表示对目的地并不是很看重。

    去哪里不重要。

    跟着蔡根去很重要。

    看到一众人这样的态度,蔡根也是无奈,谁让自己是领路人呢?

    反过来一想,自己领个屁路啊,自己毛都不知道往哪领路啊?

    “带路党你过来,洛基,喊你呢。

    你不就是带入党吗?咋对自己的身份还没有习惯呢?”

    洛基被帝释天折腾的也很虚弱。

    好像把几百年的屎都拉完了。

    “大哥,你叫我咋的了?出啥事了?是不是迷路了?

    我看你们一直往前走,以为你们知道路呢,我也就没敢吱声。

    你不知道,那个帝释天实在太坏了。

    吃了点面条,不停的在我身体里边因果大循环,恶心死我了。

    你能不能管管他?

    照这样下去,我都想把恶作剧之神的名头让给他了。

    不是我没有他坏,是我真没有他恶心。”

    洛基的各种抱怨,蔡根压根没往心里去。

    这也就是他警告帝释天距离自己远点的原因。

    你非得贱次次的往帝释天身边凑,他不霍霍你霍霍谁?

    “行了,洛基,别说废话了。

    这是哪里呀?赶紧给我介绍一下吧。”

    洛基假装的一愣,感觉到好像很不可思议,不明白蔡根为什么会这样问。

    “大哥,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这算是咱们自己的地盘。

    我闺女海拉就是这里的一把手。

    这里就是赫尔海姆,欧北世界的冥界。

    所有欧北世界,去世人的灵魂,都要归于这迷雾中。

    无论是神还是凡人,或者是精灵还是矮人,就连巨人也不例外。

    而在这里掌控一切的就是我的女儿海拉,你的大侄女。

    就是不知道树妈是否把我闺女保留下来。

    万一没留下来,那可真是遗憾。

    我们父女啊,也是多年未见。”

    洛基给蔡根介绍完,扭头冲着迷雾就是大喊。

    “海拉,你在不在?你亲爹来了。

    赶紧出来,让你蔡大爷抱抱。”

    洛基话音未落,就被一条迷雾形成的大长腿给踹了出去。

    而且还是佛山无影脚,连环踹,把洛基踹得老高。

    蔡根本来听到抱一抱,还有点小害羞的。

    结果看到洛基的遭遇,默默的点了点头。

    觉得让洛基带路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这个货的人缘真是不好,到哪里都能找到仇人。

    仇恨拉的还很稳,避免自己这伙人受到第一波攻击。

    在一个团队里边儿,有一个这样拉仇恨的。

    真是幸运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259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