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口述,抵住她的小核快速旋转

    金鼓原,这是七大派对抗魔道入侵胥国阵地的最前线。

    胥国七大派分别为:黄枫谷、掩月宗、化刀坞、清虚门、天阙堡、巨剑门和灵兽山,跟七大派对抗并试图入侵胥国的魔道六宗则是:合欢宗、鬼灵门、天煞宗、御灵宗、魔焰门和千幻宗。

    眼下,七大派和魔道六宗就正是在这片土地,在这个远离喧嚣和凡尘的地方厮杀对抗着,且目前的状态是谁也奈何不得谁,对抗也仅仅发生在修仙界,所以,就暂时还没有影响到凡俗世界的胥国。    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口述,抵住她的小核快速旋转    

    而此时,在金鼓原这里,某个常常被墨彩环墨仙子挂念在嘴边并还被当做参照物的黄枫谷修士‘韩大哥’就正在这里,在这个七大派和魔道战场的最前线摸鱼着。

    “!!”

    “放开我!”

    “混蛋!”

    “快放我下来!”

    这不?

    他利用一群傀儡的配合,很轻易就将一个魔道的哨探给引到了这一处隐蔽的地方,然后发动自己的陷阱,在一阵骚扰围攻,趁其筋疲力尽和猝不及防之际,轻易就将其给控制并倒吊了起来。

    “你是谁?”

    “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快放我下来!”

    “要不然,有你好…….”

    “!!”

    可惜,那个骂骂咧咧的魔道中人似乎还有点分不清状况,还想挣扎反抗以及谩骂,所以,很快他就被一道定身符给轻松定住了,接着,就那么一动不动地被倒吊在了那大树下。

    “啧!”

    “就这么点货?”

    看着那个被自己略施小计就抓住并吊起来的家伙,再看看对方落下的储物袋以及袋里的那些许‘微薄’财产,某个道貌岸然,名为正派,可行事作风却猥琐下作阴险又狡诈,从不按套路出牌,比魔道还要魔道的‘韩大哥’却叹了口气并摇了摇头。

    “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一回事,魔道就净是派这些个小角色出来,收成比起以往可要差远了。”

    “罢了!”

    “就这么糟吧,好歹今天没有白忙活!”

    说完,他也不去管那个被吊着且一动不能动的魔道,而是径直收了对方的东西后便转身准备扬长而去。

    毕竟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他也该回营地去了,要不然,一旦在夜间被魔道中人发现并围攻的话,只怕他也是好不了的。

    ‘吼~!’

    “!!”

    “呃啊!!”

    在他的身后,那群傀儡很快就朝着那个已经成了待宰羔羊的魔道修士扑了上去,接着,就是一声惨叫声响起。

    再然后,这个隐秘的山谷就很快恢复了平静……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在胥国的京城郊外,在那片竹林边上的某大仙家的宅邸里,那个原本因为没有灵根,本不能修仙且注定只能孤独终老的‘墨仙子’此时却正在厨房熟练地忙碌着,给她家的安妮师父和小鲤师妹拾弄着晚餐。

    她不得不熟练,毕竟,这个不大不小的竹林别苑里就只有她墨彩环一个人会下厨做饭,同时还是她修为最低,所以,被自己的师父剥削,被自己的师妹监工督促,那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这不?

    她还没有忙完,她那锦小鲤师妹就迫不及待地凑到了厨房里,并瞪圆着眼睛盯着她刚刚放在灶台边上的那些菜。

    “??”

    “一、二、三、四、五……”

    “!!”

    先是伸出手指数了数灶台上的那些热乎乎的菜盘的数量,紧接着,锦小鲤便突然扯高了音调,直接惊声尖呼起来:

    “墨师姐!”

    “这不对啊!”

    “为什么今晚的菜这么少?!”

    听着锦小鲤那夸张的嗓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墨彩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呢。

    “少?”

    “不少了,两荤两素一汤,有足足五盘呢!”

    先是转头看了看一旁的灶台,再看看那一脸认真的小鲤师妹,早有心理准备的墨彩环似乎就并不是反应太强烈,她只是先稍稍掩饰了一番脸上的某种尴尬和讪讪的表情之后,才强自笑着安抚道。

    “可是!”

    “平时,至少都是有十盆的!”

    生怕墨彩环不识数,锦小鲤赶忙举起她手里两只白生生的手掌并肯定地说着。

    “十盆!!”

    “是十盆!”

    同时,由于她那奶声奶气的话语,还直接将‘盘’给说成了‘盆’,再配合她张嘴时露出的那颗小虎牙,看起来别提有多么娇俏和可爱了。

    “这个嘛……”

    张了张嘴,墨彩环有些无言以对。

    因为,平时三人的菜品就确实是有十盘那么多,而今天就确实是少了一点,这是怎么都没法辩驳的。

    “那是以前,今天就只有这么多!”

    “以后也只有这么多了。”

    于是,在犹豫了一会后,她便不得不向对方如实坦白,并明确了以后还就只能按照今天的规格来,以前的那种‘十盆’的规模就那么一去不复返了。

    “好哇!”

    “师姐,你偷懒!”

    “人家待会儿要去告诉师父!”

    “让她打你屁股!”

    “你等着!”

    然则,听到墨彩环的话,那锦小鲤却不再问为什么,而是直接竖起了眉头,然后直接奶声奶气地出声威胁着要去告状和打小报告。

    “不是那样的!”

    “小鲤!”

    “我没有偷懒!”

    墨彩环赶忙放下手里的锅铲,然后涨红着脸,手忙脚乱地凑到对方的跟前想要解释。

    “总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般!”

    但是,她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从哪说起。

    “你就是偷懒!”

    “我不是!”

    “就是!”

    “不是…….”

    “哼!”

    “……”

    “我决定了,待会就要去向师父告状,然后跟她一起打你的屁股!”

    看了看那可怜的五盆菜,锦小鲤决定了,她可不仅仅只是威胁而已,她还要付诸于实践,飞打得眼前的师姐屁股开花不可。

    “你……”

    “好吧!”

    “那我就不瞒你了。”

    本来嘛,墨彩环是不想跟自己的这个师妹说那种事情的,但是,看到对方这般胡搅蛮缠,且还想告刁状,那她就不得不说了。

    “??”

    闻言,锦小鲤皱起了眉头。

    “瞒我?”

    “你想说什么?”

    她确实是有点儿意外,平日里,她跟眼前的这个便宜师姐可是同吃同睡同洗同玩同外出的,对方竟然还有事情瞒着她,这可真真是不得了,所以,她倒是很想好好地听听。

    “唉!”

    “小鲤……”

    “不是师姐我不想多弄几个菜,而是……”

    “而是……”

    墨彩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反正,事到临头,看着眼前的这个一脸认真模样的小家伙,她突然又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了。

    “??”

    “到底是什么啊?”

    “这个……”

    “师姐,你不说的话,我一定会向师父告状的!”

    “我……”

    “我还会报告别的事情,比如前天那件?”

    “!!”

    “我还会……”

    “打住!”

    “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

    “是这样的,我们没钱了!”

    终于,在锦小鲤的威逼之下,不得已,墨彩环沮丧的叹了一口气,并将她原本不打算说的事情给抖了出来。

    “……”

    “……”

    说完之后,厨房里的空气都瞬间安静了下来,然后,墨彩环就这样和她的师妹小鲤你看我我看你地对视着。

    “师姐……”

    “没钱是什么意思?”

    眨眨眼,锦小鲤显然并不怎么理解她师姐憋了许久才下定决心说出来的那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啊?”

    “你不知道?”

    墨彩环一怔,下意识地问道。

    “??”

    “不知道很奇怪吗?”

    而锦小鲤则用那种奶声奶气的音调理所当然地回答着。

    “也是,我都忘了,你是妖兽化形的了……”

    “来胥国这里也才一个多月。”

    点点头,墨彩环很快就释然了。

    “总之!”

    “钱是一种好东西,有了它,咱们就可以买很多很多的菜,新的衣服布料和别的一些物件。”

    “而没有它,我们就没法买到那些!”

    “然后,我们以后每天晚上就只能吃五盘菜了。”

    说到这里,墨彩环心下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她现在算是明白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那种话不仅普通人适用,连她这个已经开始修仙的‘墨仙子’也是一样,没有钱的话,就没法买到足够多柴米油盐酱醋茶,也更没办法维持住天天晚上十个菜的优渥生活。

    这不?

    来到胥京这里定居没多久,她们师徒三人的生活开始就不得不缩减一半了,这才仅仅三个多月就这样了,以后是什么情况,她现在可还揪心着呢。

    “原来是这样。”

    “那师姐,哪里可以找到钱?”

    “哪里有?”

    “这个,有钱的大户人家应该都有吧?”

    “那……”

    “有钱的大户人家在哪?”

    “城里!”

    “胥京城里的大户人家,那颗多了去了。

    就这样,俩人这么一个敢问一个敢答地扯掰着,且墨彩环似乎还完全就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城里?”

    “那简单!”

    “师姐,咱们走吧,去城里!”

    锦小鲤挽起袖口,露出她那白嫩纤细的手腕后才挥舞着拳头,然后就打算领着墨彩环朝着厨房外走。

    “啊?”

    “去城里干嘛?”

    “我还有个汤没弄呢!”

    墨彩环不解,不太愿意在这个时候跟对方出门的她直接就避开了那只伸过来打算拉她的小手。

    “当然是去拿钱啊!”

    “要不然你以为呢?”

    千年大妖锦小鲤理直又气壮地插着腰说着。

    “!?”

    “去哪里拿?”

    “城里!”

    “师姐你刚刚说的大户人家啊!”

    “!!”

    “可是,人家为什么给你钱?”

    “不需要他们给!”

    “咱们可以自己直接拿的!”

    奶声奶气地说着,同时,锦小鲤得意地举起了她那小拳头。

    她本就是千年的大妖,不久前还吃了一个三千年蟠桃和九千年蟠桃的桃核,现在灵力法力什么的别提有多厉害了,放眼整个胥国,除了她们家的那个安妮师父,她谁都敢不放在眼里,所以,去城里找那些大户人家拿钱什么的,就肯定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

    “直、直接拿?”

    “那可不就是抢吗?”

    “不行!不行!”

    “咱们不能那么做!”

    听到自己这个师妹竟然是打着这种主意,墨彩环赶忙摆手并严词拒绝道。

    “小鲤师妹!”

    “抢东西是不对的!”

    接着,她又赶忙义正言辞地盯着对方的那张疑惑的小脸纠正着说教起来。

    “可是……”

    “没有好东西吃就更不对!”

    “我不管!”

    “我就要吃十个菜!”

    “每天都要!”

    锦小鲤板起脸,一本正经地跟墨彩环对视着。

    那别人家的钱对不对她不知道,但她就只知道,她们每天都必须要吃十盆菜,少一盆都不行,要不然,那就肯定是不够她们三人吃的。

    “总之就是不行!”

    “没钱咱们只能自己去赚,不能去抢!”

    “那师姐!”

    “要、要怎么赚?”

    “这个嘛……”

    “之前,我是靠卖韩大哥给的丹药……”

    “!!”

    “那你再去继续卖一点啊!”

    “我倒是想……”

    “可那灵药已经没有了!”

    “没了?”

    “那现在怎么办?”

    “我不知道……”

    “看来,只能去找份工作了……”

    墨彩环沮丧地说着。

    不过,这个事情之前她可是从未想过的,毕竟,她已经是一名修仙者了,而且还被人称呼为‘墨仙子’,可现在,竟沦落到要去赚钱维持生计的地步了,单是想想都觉得心酸。

    以前,她还以为修仙者都是那种高来高去的不染凡尘的‘仙师’,还一直都很是倾慕艳羡,可现在当自己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后,竟觉得,修仙者似乎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尽乎人意?

    “工作?”

    “师姐!”

    “工作是什么?”

    不管是化形前还是化形后,从未有‘工作’的概念,从来都是吃了睡、睡了吃、醒了就到处游逛,很有某个糟心小女孩师父七八分风采的锦小鲤突然就就举起她那嫩生生的小手手并问道。

    “工作就是可以得到金钱的活计!”

    “比如,如果师姐我去城里行医的话……”

    “那应该是可以赚到不少钱的!”

    “只是那样一来,修行只怕就要被耽误了。”

    唉……

    想到这里,墨彩环又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修仙是很浪费时间的,墨彩环早就深有体会了,但是,如果不去工作的话,那别说是修仙了,只怕要不了多久她就要被饿死了,这鱼与熊掌之间的利弊得失,她就还是掂量得清的。

    “行医?”

    “师姐,那些大户人家的钱,是哪里来的?”

    锦小鲤还是不太了解什么是工作,也不知道行医是什么,她就只想弄到钱,然后天天能吃十盆菜,那才是她的目的,别的都统统不重要。

    “我可不知道!”

    “可能是做生意,或者是让人去给他们工作?”

    “让人给他们工作?”

    “那他们自己不工作的吗?”

    “这个……”

    “我不知道,也许是的吧?”

    “!!”

    “他们不工作就能有钱,那咱们不工作,为什么却没钱?!”

    很快,锦小鲤便从跟自家师姐的谈话中发现了矛盾所在,于是,她反问的话不由得提高了好几个音调。

    “我……”

    “我不知道!”

    张了张嘴,最后墨彩环苦笑着垂下了头去,竟有些无言以对。

    “那!”

    “师姐,咱们还是别去工作了,咱们直接去抢那些大户人家的钱吧!”

    “既然大家都不工作,那凭什么他们就比咱们有钱?”

    “咱们又不是打不过他们!”

    理清楚了其中的关键后,锦小鲤再一次举起了她那千年大妖的小手手,表示她一个人就能收拾掉那些所谓的大户人家,然后,让那些不工作的家伙瞬间变得跟她们现在一样没钱!

    “啊?”

    “不行!不行!”

    “不是你说的那样子的!”

    “那是犯王法的!”

    听到自己这个师妹绕来绕去最终还是绕到了打劫大户人家的那种念头上,墨彩环急了,并准备去好好地跟对方说说什么是贵族,什么是由朝廷制定的王法以及什么是礼义廉耻和道德等等。

    不过,那些事情又岂是三言两语之间就能说明白的?

    所以,急切间,她纵有千言万语,面对眼前这个由千年大妖化形而来的小鲤师妹,她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

    ?˙?˙)?

    “喂!”

    ?)??

    “你们在这里说什么啊,饭菜煮好了吗?”

    ?(ψ`▽′)o

    万幸的是,在墨彩环和锦小鲤为了某件事情而纠缠不休的时候,她们的那个糟心的,又跑出去疯玩一天,也不知道做了些什么的火焰大仙师父就总算是回来了。

    “诶?”

    (*ˉ?ˉ*;)

    “怎么今晚才这么点菜?”

    ⊙﹏⊙‖∣°

    很快,安妮一眼就注意到了灶台上的那可怜兮兮的,不管是菜式还是菜量都有些‘寒酸’的五盘菜。

    (……)

    (● ̄? ̄●)

    “师父!师父!”

    “墨师姐说,咱家里没钱了!”

    “所以!”

    “咱们去城里找那些大户人家吧!”

    说着,锦小鲤不再搭理墨彩环,而是第一时间跑到了安妮的跟前,并继续挥舞着拳头,打算让她们的师父带着她们一起进城找钱去。

    “??”

    (???.???)

    “怎么了?”

    (°ー°〃)

    不明所以的安妮看向了墨彩环,直接用眼神示意对方说明情况。

    “师父……”

    “咱们没银子了……”

    不得已,虽然有些羞于启齿,但是,不想让那个只会胡搅蛮缠的小鲤师妹去乱来的墨彩环,就还是老老实实地将目前家里已经没有了银子,未来一段时间内家里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的事情给委婉地说了出来。

    “不过师父放心!”

    “徒儿很快就能找到办法的!”

    说着,墨彩环心下决定了,她明天就去胥京城里物色一个店铺,接着开个医馆,等名声打出去后,相信生活就肯定会很快富足起来的。

    虽然那样会影响到自己的修炼,但是,事情有轻重缓急,眼下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原来是这种事情啊……”

    (′~`●)

    “真是的,你早点说不就行了?”

    ε=(′ο`*)))唉

    看了看墨彩环那为难的表情,再看看灶台上那可怜兮兮的几盘菜,安妮很快就知道了问题所在。

    “银子人家肯定是没有的,不过……”

    ?乛?乛?

    “金子倒是有不少,你看,这个够没有?”

    ?(ψ`▽′)o~□

    嘭!!

    说着,安妮一挥手,直接丢出了一块一米见方的金锭,直接就丢到了厨房的地板上,然后那近二十吨的玩意瞬间就将厨房的那青石地板给压得粉碎并缓缓凹陷了下去。

    “!!”

    见状,看着那金闪闪且方方正正的大金锭,墨彩环就当然是瞬间瞪圆了眼睛并差点就当场石化了。

    “晚饭人家不吃了!”

    o(′^`)o

    “再见~!”

    (ˉ▽ ̄~)切

    看到对方的表情,知道肯定是够了的安妮直接转身就走。

    毕竟,那几盘小菜她当然是看不上了的,所以,她决定了,今晚,那些可怜的食物就让给这俩个笨家伙了,而她,则回到房间里偷偷吃那来自于美食界的大餐!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255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