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闺蜜同意不戴套(啊啊啊啊啊)最新章节列表

   归无咎正待仔细观看,岂料那女童感知极为敏锐,蓦然一个转身,便看到了归无咎。

    同时双眸中明光一闪,和归无咎四目一对。

    归无咎剑意震荡,将蓦然降临的奇异力量化去。    闺蜜同意不戴套(啊啊啊啊啊)最新章节列表  

    女童目中所藏,虽然只是一瞬,却足以令道境以下的任何人中招。

    归无咎的这具巅峰虽为圆满之上的近道境存在,却也只是堪堪能够运使空蕴念剑将其化去。若今日出现在此地的是元婴分身,其实难以抵挡这一击。

    归无咎眸中光华,也是一明一暗,随之一变。

    那女童见归无咎并未倒下,忽然呆呆地立在原地,好似不知怎么办才好。

    归无咎走进一望,仔细打量那女童的面容,更是惊讶。

    原来,方才听这女童说话的口气,自然像是一个少年老成之人,只是徒具童子相貌而已;或许心性之谙熟明练,较之少年时的黄希音尤要胜过。

    但此时一望,这女童唇红齿白,双眉既细且淡,神色天真,扎着四只小辫子,且浑身散发着一种安静的味道,分明像极了一个懵懵懂懂的小童,绝难和方才说话的神态联系在一起。

    归无咎问道:“你姓甚名谁?”

    女童一愕,似乎想不到有人会主动和她说话;但是她神色怡然,也不怕生。

    将右手食指放入口中吮吸良久,才连连摇头道:“不知道。”

    归无咎又问道:“你自何处来?”

    女童又是好一阵思索,旋即继续摇头道:“不知道。”

    归无咎再问道:“你通过什么方法来到此间?有何目的?”

    女童这一回似乎熟练了很多,立刻摇头道:“不知道。”

    归无咎心中一动。

    回忆起方才女童说话时的神采气度,望了一眼那石碑,伸手一指

    所指之处,正是近处碑文上被女童划去的一部分,笑言道:“你说这些碑文狗屁不通,那就请你斧正一二,该当如何修缮?”

    女童睁大无辜的双眼,将小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般,道:“不知道。”

    归无咎暗暗皱眉。

    这女童说话态度,前后都极为真实,没有任何矫饰。而前后之所以不通,理应是先有场合设定,应景而发。

    莫非自己所料有误?

    目光一瞥,向着那石碑望去。

    那三碑碑文,本来便是归无咎立下的道术精义。故而留下“心得”之人,其去道远近,层次高下,归无咎自然一望便知。

    此时留神一览

    虽然那些个所谓的“心得”在归无咎看来去道甚远,但其中依旧有高下之分。稍好一些的,已隐然勾连住真法的一丝涟漪,只是仿佛隔了数层隔膜,大有隔靴搔痒之感;而较差的,不乏离题万里,领会道术的方向上出现了根本的错误。

    而被女童划去的文字,恰恰是品阶最低、最糟糕的部分。

    归无咎念头一转,立刻有了主意。

    掌心一托,已然浮现出一道黄卷。将其展开,轻轻平铺在地面上,道:“你且看看这一段文字,有甚说法,高下如何,可还能入你眼否?”

    那女童双手捂着膝盖,弯下腰,仔细观望了好一阵,茫然道:“这是什么?一个字也看不懂。”

    归无咎心中一怔。

    他取出来的,正是越衡宗《通灵显化真形图》中十三正传中的一部,节录出部分文字。

    归无咎本以为或有惊喜;或许依旧是“不知道”,但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答案。

    反复辩证之后,归无咎又有了主意。

    掌心一动,又是一道色泽稍深的经卷,展开覆盖。

    归无咎微笑道:“你且再看看这一部。”

    女童双眼一眨,俯身去看,似乎并不因为前番受挫而稍有怯意。

    低头看了一阵,女童眸中忽然闪过一丝异彩,连连拍手,道:“此中意蕴,近于道矣!为此当浮一大白。”

    这一句话出口的神态和预期,和方才“不知道”时明显不同,而近乎于独自品评石碑、划去碑文时“口出狂言”时的模样。

    看来两眼,女童忽然面目惋惜,道:“此神通虽好,却是二转之义,自别处借鉴而来,而非我武道中一转之文。”

    归无咎双眸一动,更是惊讶。

    这一篇文字的来源非同小可,乃是归无咎将空蕴念剑原始八种形态的第一剑“紫薇”武道化呈现的产物,心中暂名之为“元一。”

    这可不是寻常的裱糊手段,粗粗改头换面而已;以他的空蕴念剑造诣和武道修为之深,这一式“元一”完全是最纯粹、最顶尖的武道神通,较之席乐荣、姜敏仪等人原先修习的武道法门只强不弱。

    而这小童却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篇“二转”之文。

    归无咎心头转动,试探着问道:“你说这是一篇‘二转’之文,那如何将其化为一转,你可能教一教我?”

    那女童连连摇头,道:“不知道。”

    就在归无咎微感失望之际,那女童忽然一个俯身,往归无咎所留的《元一》神通经卷上一趴,眼睛距离每一个文字不过二三寸,一字一句的仔细观看。随着文字过目,手足并用的挪动。

    大约百余息功夫,全盘看过之后,女童立刻骨碌爬起身,自不远处抓来一块石头,一个圈一个圈的将许多字迹圈出。

    旋即低声言道:“怎么变化不知道;但是变化的范围,就局限在这些文字之中。”

    归无咎目光一动。

    这女童所圈出的文字,果然丝毫不差。

    但这并不意味着归无咎的眼力不如这女童;因为归无咎创立这神通本为自用,所以和通行之法的文字上,自然会有微妙的不同。此时为女童所圈出者,正是归无咎已然具备但以武道寻常法门难以企及的部分。

    换言之,是归无咎这经文中省略的“过程”。

    她也是从这一点上,看出这是一篇“二转之文”。

    归无咎立刻又拿出许多法诀,一一相试。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已然大致摸清了规律。

    这小童之擅长,就是搜寻经文道术中的不足。哪怕是高明如接近圆满层次的经典,其中一线之疏漏,依旧能够教她揪了出来。

    但是她的能力只有“洞鉴”,却不能主动加以更正。你若问她如何修缮提升,她却是不知道的。至多只是帮你将她认为尤文第的地方标注出来。

    而且她的这番本领,纯以武道法门为限。其余仙道、阴阳道、巫道道术予她观之,却是一概茫然。

    最后一道经卷看完之后,女童忽地打了个饱嗝,晕晕沉沉道:“我要回去了。”

    旋即一个转身,双足轻轻浮空,便要往归无咎的“本身像”中遁去。

    但三息之后,归无咎尚未忽然,女童自己却停了下来。

    她一个转身,仔细望了归无咎一眼,十分困惑的道:“不对,不该回去。”

    旋即立刻摇头,道:“应该回去。”

    此时言语,可谓莫名混乱。

    女童忽然扳起手指,仔细拨弄了一阵,喃喃道:“寻到武道本身正传正法,近道相去不远者……”

    “近道不远是对了。”

    “正传正法似乎不对。”

    女童忽然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连连摇头,道:“到底该不该回去?”

    归无咎整理线索,心头忽然明亮。

    他方才取出的所有经文,哪怕是以武道经籍作为试验者,也是如空蕴念剑那般,自外间其余道术“转”来,而非武道本土正法。

    归无咎不再迟疑。指尖一动,笔走龙蛇,立刻化成一个个文字,落在地上经卷之上,将其中原有文字覆盖。随即言道:“你再看一看这一篇文字。”

    女童低首一望,眸中光彩四射,一副熏染欲醉的模样。

    归无咎心中暗暗一笑,这是他领悟真幻间之秘所得的武道之文,乃是最纯粹不过的武道法门。其实从根本上论,就是那三道石碑中的内容;只是此刻加以推演,化作一道神通。

    不料数息之后,那女童忽然一怔,似乎如梦方醒,连连摇头道:“这一篇的确是一转之文,层次品阶也足够了;但是此经我似曾相识,并不算数。”

    说话态度,却是异常的坚定,不复先前迟疑。

    归无咎为之愕然,不料这女童竟然如此难缠。

    再转念推敲,归无咎心中忽然有一道电光划过,仔细望着这小童一眼,道:“原来是为了这个目的……”

    这小女童之“用处”,是纠正武道一转之文、至高秘典中的“错误”,或“不足”。

    虽然她本身无法加以修缮,但是仅仅是发现问题,同样也是莫大的助益。

    除了归无咎所立三碑之上的文字外,连归无咎空蕴念剑转化的“元一”神通,她都能挑出毛病。那么武道中现有的古老传承法门,几乎没有一条能入她之法眼。

    偏偏碑上文字,她“见识过了”,并不算数。

    那么值得她下手的、且必须是最纯粹的武道法门,就只剩下一种历代武道第一嫡传,凭借“白虎印”渐次推演出来的己身修持之法。

    此念相通,归无咎微笑道:“你想要找的东西不在这里;但是我知道在哪里。你虽我去,我替你寻来。”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243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