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含着了她那肿胀的花蒂;男朋友隔着内裤亲我下面

    罗思康伯爵、伯爵长子和郡里的主要贵族,七天之后,终于出现在郡城当中。

    心急火燎,风尘仆仆。

    从王都一路快马加鞭,赶到离艾俄兰岛最近的港口;  含着了她那肿胀的花蒂;男朋友隔着内裤亲我下面    

    找到一条马上要开的快船,是渔船还是货船已经顾不上了,颠簸一天一夜冲到艾俄兰;

    找最近的贵族借了快马,继续死命赶路……

    不赶路不行啊!家乡传来的信写得分明,如果不赶紧回来,赶紧和自然之神教团达成一致,到时候雷霆震怒,兴师问罪的,就是尼维斯和王都教团!

    王都那位长老,可是16级!16级!更不用说,万一惹出在哪里隐修的,传奇层次的大老……

    跑掉半条命赶到郡城,留给他们的任务,已经只剩下在协议上签字,按手印,以及……

    执行赎罪圣礼。

    自然之神教团的赎罪圣礼,要求并不是那么苛刻。艾特夫长老很干脆地说:

    “既然冒犯了传承之地,就向传承之地的每一棵橡树赔罪。没问题吧?”

    “听起来没问题。”战神神殿,泉水女神神殿的领导者相视点头。对橡树赔罪,好过对神赎罪,对自然赎罪

    那种高大上到虚无缥缈的东西,要赎罪到什么程度,谁知道?还不是圣职者说什么,大家就听什么!

    “没问题!”同在谈判现场的伯爵次子点头不迭:

    “要怎么赎罪?向每一棵橡树献花,奉上祭品,焚烧香料?祭品要用牛羊么?还是猪?鸡鸭可不可以?或者……”

    他脸颊疼痛地扭曲了一下,如果格雷特在这里,一定会给他一个“心绞痛,放射至口腔区域”的标识:

    “每棵橡树下面,埋一条火腿进去?”

    “橡树不需要那些。”艾特夫长老缓缓摇头:

    “橡树不需要依靠伤害自然,伤害别的动物和植物,而得来的花朵,香料,其他祭品。橡树需要的,只是阳光,雨露,以及肥料。”

    一瞬间,战神神殿的大主教,和泉水女神神殿的大神官,几乎失声笑了出来。

    ……这还不如让他们摆祭品呢!

    最后的最后,罗思康伯爵站在所有头面人物的围观当中,仰头看着山丘上密密麻麻的橡树林,发愣。

    身边,一把铲子,一根木杠,两个水桶,一个粪瓢。一车水,一车粪。

    “自然之神的侍奉者会引导你前行。”面对伯爵本人,艾特夫长老一张脸板得死紧,半丝裂纹都没有:

    “没有草叶会主动绊倒你,没有荆棘会阻拦你的脚步。然后,你需要在每棵橡树底下,挖开一块土,浇水,施肥,覆盖。”

    “伯爵阁下,您好歹也是骑士了,这点工作,应该难不倒你吧?”

    罗思康伯爵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为了保持伯爵的体面,也为了在荆棘丛林里保护自己,他穿了一件小羊皮外套,坚实的马裤,厚重的牛皮靴子……

    他的脸颊无意识地抽搐了一下。所以,这些东西,都要被粪水染得一塌湖涂了吗?

    “伯爵阁下,请吧!”

    他澹澹地一引手。身边,一位年轻的自然牧师上前几步,单膝跪地,手按草丛轻声祈祷。须臾,草木摇曳,无声无息地让开了一条道路。

    罗思康伯爵又抽搐了一下脸皮。他拎起水桶,在水车里舀满满的一桶水,又迟疑地望了望粪车。满脸难堪,低声乞求:

    “我可以让我的儿孙们一起帮忙吗?”

    “可以。”艾特夫长老爽快地回答。顿了一顿,又加了一句:

    “但是,最开始的十棵树,以及传承之地最顶上,围绕着空地的那一圈树,必须由您亲手来。”

    罗思康伯爵是真的无奈。他在现场翻脸,整个家族被干掉,和低头受辱,在郡里被笑话一百年之间纠结了片刻,到底还是拿起粪瓢。

    一股恶臭味扑面而来。罗思康伯爵屏住呼吸,蹬蹬蹬连退三步。周边观众或皱眉,或嫌恶,或释放法术驱除臭味、驱除可能顺风吹来的脏东西:

    恶心死了!

    恶心死了!

    这些玩意儿,哪怕沾到袍子上一星半点,回去也要沐浴,净身,焚烧香料来消除臭味!

    只有自然之神的牧师们面不改色,平视前方,没有半点异状:臭味?那算什么?自然之神的侍奉者,谁不种田啊?谁不和这些东西打交道?

    格雷特也面不改色。

    当然,他能有这样的表现并不是种惯了田,也不是在医院急诊室里待得多了,各式各样的臭味已经闻到习惯。

    能有这种表现,纯粹是他有先见之明:气泡术走起,法师护甲走起,风障在身边环绕一圈。别说是风吹过来,就算是有人拿粪勺泼,保证都不沾半点臭味。

    伯爵长子,次子,幼子,所有成年或者半成年的孙子,在伯爵的横眉冷对之下,一个个硬着头皮跟了进去。拎水桶的拎水桶,扛铲子的抗铲子……

    走到一棵树面前,跪下,祈祷(有人在斜坡上跪不稳,滑倒或绊倒不止一次)。用铲子挖个坑,倒粪肥,掩埋;浇水;在自然之神牧师的带领下再次祈祷。

    然后,转往下一棵树……

    “啪!”

    粪瓢脱手,远远摔飞,在林地草叶间洒下一地褐黄。而可怜的伯爵大人,不知道踩中了哪个陷坑,还是被草叶绊了一下,笔直地摔了下去……

    “啊,父亲!”

    “伯爵大人,您别急,慢点走可以的……”

    “呕……”

    伯爵挣扎着抬起头来。刚才引导他的自然牧师站得远远的,面不改色,目不斜视。年轻的脸上,写满了事不关己,甚至连嘲笑的表情都看不到半点。

    脸色,姿态,眼神,都分明在述说着一件事:

    “不是我做的手脚,是你自己摔的……”

    而这座丘陵,上上下下,至少还有上百棵橡树。需要他亲手浇灌的,还有几十棵。

    罗思康伯爵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鞋子、双手,忽然悲从中来。

    这一轮赎罪礼走完,他走出林子,会不会迎风臭十里啊?

    以后再也不招惹自然神教这帮人了!写到族谱里,告诉子孙后代,再也不招惹了!

    这帮老好人,动怒了整起人来,这是玩儿真的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243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