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小学五年级小姑娘怀孕了|他抵着她慢慢的磨进去

  “不用管袁离。”

    一尊浩瀚飘渺的魔影,在魔山后方的虚空深处浮现,俯瞰着亿万天魔。

    “大魔神!”

    “老族长!”    小学五年级小姑娘怀孕了|他抵着她慢慢的磨进去    

    无数欢呼中的天魔,看到他的影像显化,顿时朝着他叩拜。

    “父亲大人!”

    阿德里娅也流露出惊喜之情,她才欲和那些天魔欢呼,忽然注意到贝尔坦斯的影像,并没有浓稠的魔魂汇聚。

    仅有影像,和少许的灵性,而没庞大的力量充盈其身。

    这便意味着,眼前看似浩瀚神秘的贝尔坦斯,不过只是一道幻影,不具备震慑诸天的恐怖魔威。

    “现在和当初不同,袁离真身降临了,也翻不了天。”

    贝尔坦斯的巍峨魔影,先安抚躁动的亿万魔头,忽然又道:“萨卡,塞布尔!”

    左右两座魔能磅礴的山川深处,同时传来回应声,“我们在!”

    两团魔魂响应着大魔神贝尔坦斯,移动着巨大的山川,来展示他们的存在,“族长大人,我们一直在等候您的传唤。”

    萨卡,塞布尔,也是两位大魔神,他们常年驻守此地,从不外出。

    经历了天魔族群变迁,永恒忠于贝尔坦斯的两位大魔神,却鲜有人知。

    在外域异族强者的排名中,从没有他们的身影和名号。

    但是,他们却是比大祭司里德,更悠久的老辈天魔。

    贝尔坦斯不召唤,他们就会永远沉寂,绝不会在世间显露他们的存在。

    “盯着深渊,留意最底层黑暗深处的动静。”

    给出这个指示以后,贝尔坦斯的庞然魔影,便在魔山后面的虚空隐没。

    他的最后一缕心声,传递给阿德里娅,“注意浩漭的那只妖凤,她的选择很重要。灰域已碎,你大部分的魔魂,应该放在灰域那边。小心点,浩漭和深渊的源魂,都有可能侵蚀你。”

    “我明白了!”

    ……

    灰域。

    以一股青黑本源,晋升为鬼神的韩七,化为一道灰白幽光,从一条裂缝遁离。

    韩邈远死了,而且他的好徒弟“曹嘉泽”也插手了,韩七心知不妙,再也不敢逗留灰域,只想逃的远远的。

    “曹嘉泽”也只能目送他的远离。

    “幽瑀,玛蒂娜,瓦格纳。”

    虞渊进阶中的那具鬼神之躯,在条条血黄色的厉司河中,看着韩七逃离的方向,吩咐道:“除掉他。”

    幽瑀悄然而去。

    玛蒂娜和瓦格纳,则是望着扎根一座阴山的古藤树,似乎在征求古藤树的意见。

    古藤树的树叶轻摇。

    玛蒂娜和瓦格纳点了点头,在幽瑀之后,也追杀逃逸的韩七。

    那位“亡灵主宰”的态度很明确,韩七代表着深渊的源魂,魉域中的那位意志,已在和源界的另外两大源灵,达成了一个小同盟。

    此界的源魂,源血、源魄,要共抗深渊的最强源灵。

    “你们剥离本源时,尽量不要在灰域,离浩漭越远越好。”

    虞渊十一级的阳神,低头看向祖安、秦珞,见他们也打算着手剔除本源,道:“我助你们一臂之力。”

    哗!哗!

    两团七彩缤纷的霞光,将祖安、秦珞裹住后,凿开一条虚空通道,将他们送达“开天耀星”的一个幽深洞穴。

    祖安、秦珞两人,等再现时,已到了湮灭星域的千鸟界。

    “咦!”

    虞渊眺望远方。

    灰域外,厚厚的紫色妖云翻腾涌动。

    一座略小于邪神圣殿,通体深紫的宫殿,漂浮在汹涌妖云中,和妖云浑然一体。

    妖云深处的那座宫殿,朝着灰域缓缓靠近。

    金色巨鹿,铁翼鸟,还有十级的暗金兽神,银狼,乌鸦,现出了妖神、兽神的庞大躯身,就在妖云中的宫殿前方。

    白色,金色,深灰色和银色的妖云血能,从这些忠于稚雅的强者体内散逸,令托浮宫殿的妖云颜色渐渐丰富起来。

    虞蛛和天虎,依旧是人之形态。

    吱呀!

    沉重的宫殿大门敞开,前一刻还在暗域的稚雅,通过殿堂内部的虚空阵列回归,从敞开的大门踏出。

    她在凤凰神殿前,以灰域裂开的口子,看向了局势诡谲的灰域。

    咻!咻咻!

    有女妖族,岩族,还有火蜥族的族人,从这条被“开天耀星”撕裂的口子飞出。

    这些血脉等级,大多只是八级、九级的异族战士,刚一冲出灰域,忽然看到滚滚妖云深处,矗立着一座恢弘壮阔的宫殿,看到一头头凶厉气势滔天的兽神,吓的差点魂飞魄散。

    “凤凰神殿!”

    “浩漭妖凤!”

    异族的血脉战士们,诚惶诚恐地,避开那座恐怖的神殿。

    他们小心翼翼地,生怕宫殿前方的兽神、妖神,会突然对他们下手。

    凶暴气息骇人的天虎,瞥了他们一眼后,便挥了挥手放行。

    他们如蒙大赦,再也不敢逗留,以最快的速度撤离。

    “殿主?”

    体魄雄壮的天虎,指着自己的眉心,眼瞳布满冷森,“有东西,还在想要侵染我,扭曲我的思想意识。”

    “我也是。”

    容貌依旧不显精致美丽的虞蛛,小声说了一句。

    她看到虞渊以斩龙台,抵住了自己的眉心,仿佛在阻止外力的渗透。

    一颗颗猩红如血的星辰,环绕在虞渊阳神的头颅周遭,妖异的血色光晕,扭曲了虚空,不断流逸出她都能感知的呓语呢喃声。

    这呓语呢喃声,令虞蛛的魔魂,都有片刻的迷失恍惚。

    另有一股思想意识,在她的魔魂深处时而浮现,想要渗透她的灵性,却被她的坚韧的意志挡下。

    天虎和虞蛛的轻声,没有得到回应。

    他们不由抬头,看着从暗域归来的稚雅,却看到五官绝美,组合在脸上略显别扭,极度不和谐的妖凤,目光就停留在不死鸟女皇的身上。

    天虎顿时感到无语。

    “贱人!”

    稚雅从牙缝内迸射出冷意,她强行移开凝望陈青凰的目光,道:“袁离来了。”

    天虎和虞蛛大惊。

    稚雅深紫色的眼瞳,透过灰域的口子,将空间距离收缩,极短时间就看清了灰域的乱局,看到了每一个人。

    她阴沉的眼神,在虞渊的阳神之躯,鬼神之体,还有本体真身逐个走了一遍。

    林道可,里德,极慧,钟赤尘、龙颉般的至高,她看都没看一眼。

    最终,她的视线落在了,矗立在半个乾玄大陆的邪神圣殿,望向了把握着“玄黄道旗”,刚刚拍碎一道本源的“曹嘉泽”。

    在她看到“曹嘉泽”的那一刻,“曹嘉泽”也忽有所觉,抬头望了过来。

    从不曾开口言语的这个“曹嘉泽”,因她和那座凤凰神殿,在灰域外面显现出来,脸上竟多了一些暖意。

    一道它的魂念,在稚雅的妖魂深处荡漾。

    “你和其它人族妖族不同。”

    “你是泰坦棘龙没进入浩漭前,便诞生在浩漭的生灵,在你的灵魂深处,有我的痕迹。”它向稚雅主动示好。

    白色天虎,麒麟,荒神,还有虞蛛这些妖神,都是泰坦棘龙陨落以后,在深渊的源魂出现以后,陆续在浩漭诞生。

    因它已被侵染,新生代的妖族灵魂深处,便有深渊源魂的痕迹。

    妖凤是个例外。

    她和大魔神贝尔坦斯,几乎是同时代的产物,她在浩漭出生的时候,泰坦棘龙尚未抵达,也没有将深渊的源魂带来。

    “你该帮我,我也能帮你。”

    它传递它的心声。

    妖凤不为所动,视线从这个“曹嘉泽”的身上收回,还轻藐摇了摇头,又看向大魔神格雷克化作的深红圆月。

    这一轮深红圆月,已经显得不再那么的妖艳,血色也变得极淡。

    在她看向圆月的霎那,这一轮充盈着生命法则的“圆月”,像是一直血色眼瞳般,也看向了她。

    源血也传递心声。

    她再次摇头,脸上满是冷冽,“迟了。早前,我去深黯星域的时候,你不肯眷顾我,当初处处抗拒我。”

    “既然你选了他,将最完整的生命序列赋予他,就好好承受吧。”

    因虞渊拒绝夺舍,拒绝了它的附体,且当真有这样的能力,让源血在看到稚雅出现时,起了别的想法。

    源血想要改变目标,想要让稚雅为自己效力,联合格杀虞渊。

    它承诺虞渊阳神碎裂以后,将生命序列赋予稚雅,补全稚雅缺失的部分,让稚雅能够以它来晋升十一级,成为和荒界之王袁离一般的存在。

    哗!

    不死鸟女皇,突然注意到了凤凰神殿的显现,也看到了妖凤稚雅的身影。

    几乎没任何犹豫,陈青凰脚踩若寻神树的枝干,在泥洹神土的托浮下,从灰域裂开的一道口子内骤然飞出。

    她三头六臂的巍峨法相瞬间祭出,条条道则如绚烂彩带,环绕着她的法相。

    在她的法相脑后,一片浑沌的异海呈现出来,有青色神鸟翱翔着,双翅扇动的时候,死亡之光和毁灭之焰再现。

    恢复过来的不死鸟女皇,战力再上一层楼,凶威毁天灭地。

    “贱人!你这是自寻死路!”

    稚雅厉啸。

    不死鸟和妖凤是天命宿敌,她们只要一见面,别的所有事情都会被暂时放下,要先去分个你死我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215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