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三龙一凤:庙里求子和尚送精H小说

    蒙晨坐下后就主动给华真行倒酒,赞道:“华总导可真是个天才,石点头刚刚入手,就已能布下法阵!”

    丹紫成也点头附和道:“确实了不起,我就没见过几个人能做到!”

    华真行这几天其实挺受打击的。先是遇到林太为不是对手,假如不是白少流及时赶到,他若坚持不动用守正神符,就算自爆斑蛟玄牝珠也未必能拼过。

    后来参加百花山之会,又亲眼见证各派高人不经意间展露的手段,都比他高明。

    在非索港的时候,华真行可谓顺风顺水,堪称打遍天下小无敌,哪怕意外险遇过几次高手,也都能够绝地翻盘,做事从来就没拉过稀。

    但是在东国的一系列遭遇,也让他充分认识到自已还嫩得很、能力也相当有限。此刻蒙晨的赞许和大师兄的肯定,让华真行又恢复了几分自信。

    林太为留下的这套石点头,华真行并没有得到专门的操控法诀,梅野石只是传了他可参考通行法诀。想成功布下法阵,他还得自行研究这套阵器的特点,然后单独祭炼。

    华真行将其拿到手之后,只是稍研究了片刻,便布成法阵掩住了这座院落。他虽然还没有掌握这套阵器的全部妙用,但已初步祭炼成功了。

    假如换成一位九境高人,做到这一点当然不值一提。

    可是在蒙晨、丹紫成看来,以华真行的修为刚拿到它便能随手布阵,那已是相当了得了。华真行听着高兴,就多喝了几杯酒,多吃了几口肉,多谦虚了几句。

    周荣又起身给大家敬酒:“今日问论,说了不少难听的话,给诸位添堵了!”

    丹紫成率先碰杯道:“理解理解,周道友也不容易,总得有人干脏活吧!”然后又向众人解释,在昆仑盟中近年就由真华门负责风谏汇总。

    众人喝完了这杯,蒙晨一挥手,在桌上摆出了一堆形状不规则的小石子。华真行刚刚对此器物有过研究,不禁惊讶道:“这也是石点头?”

    蒙晨点头道:“传世中最好的那一批,哪怕昆仑仙境众大修手中也不多见。刚才元朔门找到我这里想淘换呢,我听说是华总导喜欢,淘换给他们还不如直接来送给华总导。”

    华真行赶紧摆手道:“这怎么好意思!”

    蒙晨:“是我不好意思啊,前天事情有点多,没来得及去大使馆看望华总导,听说很多人都去给你送疗伤灵药了。”

    华真行:“蒙道友太客气了!”

    蒙晨:“是华总导先客气的,请我吃饭又请我赴宴,还送了春容丹。”

    曼曼好奇地问道:“这套石点头,怎么是一把小石子?”

    蒙晨:“这才是祭炼高明之处!虽然阵法妙用差不多,但华总导先前所得那套石点头,若无大成修为并有空间神器,根本不方便随身携带,难道还要开个小货车吗?

    这套石点头,平时揣包里就行,丝毫不占地方。行走江湖总不能随身带着洞府吧,假如在苍山野林过夜,布下阵法也能安稳休息与修炼。

    我原本就是这么想的,可是后来发现几乎用不上,如今到哪儿找不到酒店啊,用不着去钻野地草窠。既然华总导喜欢,那我就代表真华门送给华总导,结个善缘。”

    她的话听着似乎有些不对劲,她用不着钻野地草窠,难道华真行就喜欢往这种地方钻吗?但不论如何,这也是一番好意,华真行连声称谢,曼曼先替他把东西收起来了。

    蒙晨和周荣到访,原本只为补上真华门未曾看望华真行的礼数,见这里摆开了席面,又稍坐了吃半个多小时才告辞离去。

    这两人走后,华真行滴咕了一句:“真华门真有意思,居然只派了两个小姑娘过来,这是要锻炼她们经历大场面吗?”

    丹紫成噗嗤乐出了声:“华总导,虽然人家年纪不大,但也比你大得多!你咋能叫她们小姑娘呢,怎么着也得叫小姐姐吧?”

    丁老师则莞尔道:“这说明华总导已经能够跳出自身局限去看问题,在今天的场合,她们确实只是小姑娘,与华总导本人多大无关。”

    华真行赶紧岔开话题谈起了“正事”,介绍了刚刚跟丹紫成敲定的事项,包括与轩辕派的合作以及翰林府项目。

    他最后道:“房关发展芜城分公司创办在即,在那里建一个基地,运营成本会比平京低很多,现在正缺负责人。

    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石不全与尚妮二位道友能帮忙,负责芜城分公司的项目……生活方面都好安排,你们把家搬过去都行。”

    丁奇:“我没意见,就看他们自已的意思了。”

    尚妮抬头道:“这是好事啊!阿全,你说呢?”

    石不全:“多谢华总导看重,就怕干不好啊。”

    华真行:“以我对石道友的了解,你绝对能干好,拜托了!”

    华真行现在最缺什么?就是既值得信任、又有能力、还了解当地情况的人才。

    石不全夫妇这次就是他救下来的,江湖八大门出身,背后还有方外门,当然是合适不项目负责人选。

    华真行提前将芜城分公司项目的很多细节都给落实了,又找到了具体人筹办,接下来就让石不全夫妇和丹紫成那边对接工作。

    次日,各宗门修士陆续告辞,各大派尊长们也都先后离开,但还有几十位晚辈弟子留在百花山作客,华真行也没走。

    华真行本打算搬回几里国大使馆。可是房传蝉出面挽留,问他是不是觉得百花山不好,否则为啥不留在修行道场中疗伤呢?

    一听这话,华真行就没法走了。他如今受到昆仑各派关注,假如不在百花山道场中疗伤,好像显得对房隆关不够信任,或者关系不够到位?

    以华真行的身份,在百花山道场中养伤则表明了一种态度这里就是自家的地盘。

    人到了一定的地步,一言一行不经意间都会有各方面的影响,这就叫世事勾牵,人在世间总是难免,不是说一句超脱就能超脱的。

    华真行仍住在那处院落,曼曼当然也留了下来。他打算就在这里过元宵节,到时候伤应该已经彻底好了,而杨老头怎么着也该露面了吧?

    杨老头真是越老越不懂事,这么大的场面,从头到尾居然就扔他一个孩子在这里撑着!

    有很多事情,华真行已经打开了局面、制定了方桉,甚至谈妥了很多细节,但想落实还需要时间,也不可能全依靠他一个人去亲力亲为。

    难得有这么一段可以不问世事的疗伤时间,华真行很是闲适。每日有曼曼助其疗伤,还可以与留在百花山的各派修士交流。

    在他看来的悠闲生活,却是百花山道场几百年也没有的热闹景象,因为还有几十位各派年轻修士没走。所谓热闹并不是纷乱,而是生机勃勃。

    华真行的修为与眼界,其实已远超同侪。他的经历与阅历是很难复制的,有特殊的时代家国变迁背景,无论哪一方面的成就,都已经超出了绝大部分人。

    只是他自已还很谦虚,或者说没这份自觉。从小家里就有三个老头在,从各种境界上始终需要仰望,华真行的修为越高就越需仰望。

    他跟人打交道端不起架子,也没什么优越感。这不是他不愿意,确实就是不会,换句话说,就是没有上等阶层精英人士的自觉。

    他这种人,无意间流露出来的气质很受欢迎,同时也很讨厌,就看和他打交道的是什么人。

    华真行总感觉自已很简单,从小到大经历了哪些事,他都心中有数。但他面对别人时,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街区黑帮份子,却总感觉对方不简单。

    面对他人,无论是什么人,华真行都有未知与不解,总有莫名的敬畏与好奇,也不知他这种心态是怎么养成的。

    真正放松下来与华真行交流,感觉会很舒服。

    华真行本人也许没有意识到,但百花山中各派修士都意识到了,这是难得的机缘,与华真行的交流,在很多方面都受到了点拨与启发。

    这些修士愿意留在百花山,其门中尊长也建议他们多留一段时间,恐怕就是这个原因。平常哪有华真行这等人物就住在隔壁,每日无事就陪你们聊天打屁?

    华真行也不是没有收获,他在潜移默化间传播了自已的修行理念,介绍了养元谷与新几里国的历史,至少在昆仑修行界又培养了一批支持者。

    疗伤以及交流之余,华真行还做了两件事,其一是研究丹紫成送的那枚大地之童。

    这件礼物太贵重了,贵重到华真行不仅要尽心尽力的将翰林府小区接手完成,还要与轩辕派建立稳固良好的合作关系。

    将来轩辕派与三梦宗若有什么事,华真行也要尽最大努力予以帮助。

    都说丹紫成性情顽劣,从小就好调皮捣蛋,但看看他做的事情吧,其师祖、师父就算嘴上不说,但心里想必对这位传人都挺稀罕的。

    这枚大地之童真正到手之后,华真行才明白,为何丹紫成说此物对他更有用。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212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