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男play,丰满村妇撅起屁股

    几个侍女率先看到了王柄权,刚要出声,对方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他悄声来到小春子身旁,接过侍女手中的葡萄,然后剥开一粒递到小春子口中,小春子则是毫不客气一口吞下。

    “甜吗?”  男男play,丰满村妇撅起屁股    

    “甜着呢……”

    察觉到不对的小春子立马睁大眼睛,“腾”地站了起来。

    “主……主子, 您回来啦?”

    王柄权似笑非笑地看着小春子,他现在越来越看不懂对方了。

    先前他一直以为小春子是一个好奴才,现在发现其居然也会享受,也会压榨比他还低一等的下人。

    不过想想也对,没人天生就愿意当奴才,谁还不想享受一下?

    于是他拍了拍小春子的肩膀,意味深长地问道:“你喜欢别人给你揉肩捶腿?”

    小春子冷汗都下来了, 连忙矢口否认:“不喜欢, 不喜欢。”

    王柄权闻言摇头叹息道:“可惜了,兖州府台要送我一对璧人,我见用不到就没要,据说她们最擅长揉肩捶腿,刚才看你这么享受,本想要来送给你,既然你不喜欢就算了。”

    “……”

    小春子彻底不知该如何回答了,说不后悔是假的,可真给他他也不敢要啊,于是他赶忙转移话题道:

    “殿下,路上一切可还顺利?”

    王柄权若有所思道:“谈不上顺利,发生了一些无法理解的事情……”

    水寇帮的事情虽然无法理解,可京城的事更扑朔迷离,王柄权总有种感觉,似乎冥冥中有一股风暴正在酝酿。

    小春子这时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摸向怀中,从中拿出一个信封。

    “殿下,这封信是路老板让我转交给您的,他说有事要离开京城。”

    王柄权闻言心中一动, 他接过信封随口问到:“都有谁和他一同离开的?”

    现在他仍然对路小仙和聂映雪之间有私情这件事,抱有一定的恶趣味。

    “回殿下,是和喜顺一起离开的,对了,这里还有一封信。”

    “嗯?”

    小春子又递过一封书信,信封上以娟秀的字体写着“安康王亲启”几个字,看样子是出自女子笔下。

    “这时聂神捕托我转交王爷的。”

    “聂映雪?”

    王柄权觉得有些奇怪,她在钟离那边也仅是留下一封辞呈,连去哪都没说。

    可自己和对方的关系显然不及钟离,竟也收到了对方的留信。

    回到屋内,王柄权将两封信放在面前,略一思索,先打开了聂映雪那封。

    “映雪谢过王爷当日救命之恩,京城即将发生变故,望王爷提早离开!”

    短短三句话,让整件事更加离奇了。

    王柄权并不奇怪聂映雪能猜到自己的身份,但这之后的变故又是指什么, 为何她又能提前知晓。

    +

    目光闪动中,他又打开了路小仙那封信。

    路小仙的信封什么也没写, 但是拆开里面却是密密麻麻写了一整页。

    王柄权仔细看了下, 大多还是感谢的话语,另外还有对于自己突然离开的歉意,不过他跟聂映雪一样,也是没有写原因。

    这些也都没什么,谁还没个难言之隐,但当王柄权看到最后一句时,彻底懵了:

    “在下过些时日就会回来,万望王兄莫要离开京城。”

    合着这俩人约好了是吧,一个让自己别离开,另一个让自己呆着别走。

    但是他们理由又各不相同,是巧合也说不定。

    王柄权皱着眉不禁沉思起来。

    他是一个很听劝的人,只有有关生命安全,即使听起来再假他也会信。

    就比如如果有人神神秘秘告诉他,明天别出门,出门必会被天上掉下的母猪砸死,那他也会信,并且一整天呆在屋里不出去,就连大小号也会在屋内解决。

    他这种人说好听点叫趋吉避凶,说难听点叫怕死。

    虽然他怕死,但又总会往危险上凑,总之就是非常矛盾。

    “走还是不走?”

    王柄权口中喃喃自语,手中不由把玩起皇帝给他的玉牌。

    现在想来,自从他回来后,一切都变了,从刚进宫的时候,皇帝的种种表现,总给他一种有事瞒着自己的感觉。

    现在路小仙和聂映雪的莫名离京,也是如此。

    他现在只感觉一阵头大,与人拼命他不怕,他就怕这种云里雾里的感觉,当初老皇帝没少坑他,应该是那时候留下阴影了。

    正在他反复琢磨时,房门被推开了。

    “主子,该吃饭了。”

    小春子端着饭菜从外面走了进来。

    王柄权也觉得肚子有些饿,索性就不去想了,将手中的玉牌放在桌上就打算吃饭。

    “咦?”

    小春子在看到玉牌后面露怪异。

    “咋了,你认识?”

    小春子拿起玉牌,仔细翻看了一下,最终确定地点了点头,说道:“认识。”

    “是啥?”

    “暗卫令。”

    “暗啥?”

    “殿下,是可以调动十二暗卫的暗卫令。”

    暗卫,王柄权知道,王朝历代皇帝身边都有十二暗卫,他们有的来自军中,有的来自江湖,除了常年在外负责侦查情报的几个,剩余的都在京师,平日负责皇帝的安全。

    这些暗卫身份特殊,平时只用代号,除了皇帝没人知道他们的真名,王柄权曾在小巷中交手过的子鼠,就是其中之一。

    按照王柄权的印象,那人的身手可以和炼气期的自己打个平手,想来也不会高到哪去。

    “殿下,您这暗卫令从哪来的?”小春子显然比他要震惊多了。

    “皇帝给的,怎么了?”王柄权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似乎并没有觉得有多了不起。

    若是按照他以前的修为,当然没什么了不起,可能暗卫十二尽出,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但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东西的分量可属实不轻了,因为暗卫十二随便单拎出一个,都至少是四大神捕的水平。

    可四大神捕这种水平的人,整个京城又有几个?

    看到主子如此漫不经心,小春子解释道:

    “殿下有所不知,暗卫最厉害的并不是武功,而是刺探情报,当年太祖皇帝可以事先得到平南将军谋反的消息,正是因为这十二暗卫。

    如今他们大部分都混在四大异族收集情报,还有几个散布在京城,除了护卫京城安全,最重要的还是搜寻情报,这其中既有对大臣的监视,也有对京中其他异族奸细的制衡。”

    王柄权听到此处才明白过来,合着王柄贤还真给了自己份大礼,这可是一整个情报网啊。

    可是他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难道就是为了他口中说的一个人情?

    百思不得其解的王柄权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脸色奇怪地问道:

    “你怎么知道这么详细,莫非你也是其中之一?”

    说实话,他怀疑这小子很久了,从最开始替自己挡刀,后来又伙同子鼠演了一场假死的戏码,再后来不时和老皇帝“眉来眼去”,拉自己下水。

    这种种行为,分明像极了传说中的暗卫。

    小春子见王柄权面色不善,甚至眼神中透露的“杀意”,马上冷汗都下来了,他连忙表忠心道:

    “殿下放心,奴才确实在暗卫中受过训,但我只听命于圣恩帝和您。”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显然是想起了圣恩帝,但他马上又面露羞涩道:“如今,我是您一个人的……”

    “……”

    每次和小春子谈话王柄权都能被气个半死,他明明有一百种方式表达出这句话,可他偏偏要说这么恶心。

    王柄权有些无力地拿过令牌,随即立马正色道:“暗卫听令,我命你说出你的真实身份。”

    只见小春子闻言先是一愣,随即苦笑起来,合着主子这是在试探自己啊,若自己真是暗卫,那只能听令行事。

    “殿下,你若想知道属下的过往,有机会我定当告知,只是我确实不是暗卫。”

    王柄权闻言不禁眉毛一挑,合着这小子还真有故事呢,不过看样子也确实如他说,他并不是暗卫。

    “行了,既然你不是在我身边刺探情报的,那也就没事了,谁都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你若哪天想说了,我准备好酒菜,你慢慢说。”

    小春子闻言面露感激,这事其实也不是不能说,只是若逼他说,他还是有些难受的,毕竟,这段过往,太过沉重了。

    王柄权重新拿起令牌继续问道:“这玩意怎么用,或者说怎么找到十二暗卫。”

    “回殿下,这令牌只是其一,仅能命令暗卫做一部分事,要想完全掌控暗卫,还需要他们的名册,不过您若是有需要,我可以帮您联系暗卫。”

    “那岂不是没什么用?”王柄权皱眉问道。

    “倒也不是,一般持令牌的人,都会在之后得到名册,理所当然成为掌控者。”

    王柄权听到这里总算明白过来,皇帝应该是先付了个“订金”,等自己还上这所谓的“人情”后,完整的暗卫才会移交到自己手上。

    “还真是老谋深算。”王柄权沉吟片刻,马上吩咐道:“去帮我找个暗卫来。”

    “殿下要找谁?”

    “京城之中都有谁?”

    “禀殿下,之前有子鼠、卯兔、辰龙、巳蛇,这会不太清楚了。”

    “那就卯兔吧。”王柄权随口吩咐道。

    “是!”

    ……

    另一边的皇宫内,自王柄权走后,皇帝那边就再没动过笔。

    他坐在那,不知在想些什。

    许久之后,才沉声开口:“子鼠!”

    “在!”

    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出现在屋内。

    “王柄权可有找过暗卫。”

    “还未曾找过。”

    “好,若是他需要一名暗卫,你就去吧。”

    “是!”

    “还有,今后一段时间,你就在暗处负责保护他的安全,直至,这件事了结。”

    “是!”

    随后,黑影重新消失不见。

    皇帝则在这时站起身来,看向窗外,他脸色平静,只是眼中不时闪过阴霾,这在他身上并不多见。

    “真要走这一步了吗?”

    他轻声开口。

    ……

    另一边,王柄权处,吃饱喝足正准备出去遛弯时,却突然瞥见房间角落多了一个人。

    那人一身黑衣,半跪在地上,悄无声息。

    王柄权冷汗立马下来了,这他娘是人是鬼?

    他强装镇定道:“敢问大侠尊姓大名,来此有何贵干?”

    半跪之人整个身子处在阴影中,低着头,眼中却露出古怪的神色。

    “那个,他们出多少钱,我出双份。”

    王柄权现在俨然已经将对方当成了来暗杀自己的了。

    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小春子打外面走了进来,他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呆在角落的黑衣人,随即惊奇道:“这么快?”

    “你认识?”

    听到小春子的语气,王柄权立马放松了不少。

    “这就是您让我找的暗卫啊,不过来的好像不是卯兔,而是子鼠。”

    “卯兔出任务了,不在京城之内。”

    这时,那位于角落中的黑衣人终于开口了。

    王柄权闻言不禁有些惊讶,女的?

    他当日在巷子中被伏击,由于当时小春子受伤严重,他也没注意对方身份,现在听到对方声音,应该是一名女子。

    不过他马上就忽略了这些次要的东西,试探性地问道:

    “我且问你,皇上想让我做的事是什么?”

    “不可说。”

    回答他的是冷冰冰的声音。

    “……那你知不知道聂映雪口中的京城变故是什么?”

    “不可说。”

    依旧是冰冷的三个字。

    “那路小仙呢,你知不知道他去哪了。”

    “不可说。不可说。”

    这次同时有两个声音,是王柄权模仿子鼠语气说出了同样的话。

    他已经料到了对方会说什么,不禁有些郁闷,合着这暗卫有跟没有一个样,就这还想骗自己一个人情?

    许是料到自己做得过分了,那子鼠补充道:

    “不过我可以告诉您,他很安全,并且短则一个月,多则不超过三个月,便会回来。”

    听到这里王柄权总算是松了口气。

    “那我能看看你的真实面目吗?”

    他这纯属是没事找事,毕竟这么神秘的组织放在面前,说不好奇是假的。

    本来没抱什么希望的王柄权,居然在对方迟疑了一段时间后,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可以!”

    随即那人便抬起头来,同时摘掉了脸上的黑布。

    “是你?”

    ……

    与此同时,据京城两千里的王朝南部。

    此地有一座占地约二十亩的宅邸,宅邸深处有一座水榭亭台,四周分别由四个带刀侍卫把守。

    亭子内,正中石桌上,上好鎏金香炉正冒出缕缕香气,一名三十左右的男子坐于桌旁。

    男子身穿一袭青色长衫,头发随意束起,俊朗的容颜中透着几分阴郁。

    他面前放有一副棋局,男子手执黑子,皱眉思考,全然没注意到不远处走来的女子。

    女子走到亭中,看了一眼男子,并未出声,走到他身旁,自顾为他整理起了头发。

    男子似是早就习惯了一切,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棋局,最终他眼中精光一闪,将黑子落入局中,斩去白子一条大龙。

    直到这时,他才抬起头来,悠悠开口:“乌追回来了?”

    女子替他束好发冠,轻“嗯”了一声。

    “让他进来吧。”

    随后,一人从亭外走来,他弯身低着头,直直来到亭中男子面前,跪了下来。

    这人正是乌追,只是此刻的他再没了之前的阴沉戾气,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紧张惶恐。

    “事情完成了。”

    “回主人,以按照您的吩咐完成了。”

    “东西拿到了?”

    “回主人……仅有两百支。”

    此刻他只感觉后背发凉,因为并没有达到对方要求的数量。

    男子沉默片刻后,终于开口:“退下吧。”

    “是。”

    乌追如蒙大赦,恭敬起身离去,仅仅就这一会功夫,他后背已经湿透了。

    男子转头望向湖中,随手从桌上食盒内取出一把麸糠,撒入湖中,顿时引来锦鲤万千。

    他并不去看这罕见的景色,而是看着远处飘落的树叶,喃喃道:

    “这都入秋了,可天气还是这般燥热。”

    女子柔声附和道:

    “大概还要半旬,才能完全凉下来。”

    “那就等着吧。”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200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