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欲乱好爽舒服/ 飞机上啊轻点

   随着赢缺一声令下。

    宁道一,申无灼,厉阳郡主三个强大宗师上前,直接将罗道岐包围了。

    接着,十几个宗师,几十名一品武者上前,把东海书院山长连道山等十几人一起围住。    欲乱好爽舒服/ 飞机上啊轻点    

    宁道一缓缓道:“罗道岐,别来无恙啊。”

    两个人也算是仇人相见了,不过宁道一却显得很澹然。

    罗道岐脸色剧变,然后放声大笑道:“赢缺,你这是在讹诈,你以为我会当真吗?你以为我会上当吗?”

    赢缺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下令道:“动手!”

    宁道一大师上前,勐地一掌拍下。

    罗道岐用尽全力抵挡,他也是宗师。

    但是宗师和宗师的差距是非常巨大的。

    “砰!”瞬间,这个罗道岐直接被拍在甲板上,直接被宁道一秒了。

    这是一个绝对的投机主义分子,不会把心思和时间放在练武上的。

    宗师算是他这个阶层的门槛,越过这个门槛之后,个人武功和担任的位置就无关了,有些常务长老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宗师而已。所以修炼到宗师之后,罗道岐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用在投机政治上了,压根没有练武。

    之前的宁道一就能轻而易举击败他,而现在则是直接秒杀。

    紧接着,鸠摩冈站了出来道:“主君,在将他分尸之前,可以把他交给我吗?我要打断他的手脚。”

    鸠摩冈对罗道岐有刻骨的仇恨,倒不是因为他背叛过改革派,因为当时叛出改革派的人多了,有些人也是为了身家性命,情有可原。但罗道岐叛出改革派之后,天天在长老会上攀咬闻仲大长老,逼迫他辞职,最终郁郁而终,这个仇恨太大了。

    赢缺点了点头,对于闻仲大人他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但他是改革派的精神领袖,而且是老师闻道子的父亲,在赢缺心中那就是长辈。

    鸠摩冈上前,看着罗道岐寒声道:“贼子,你可想过有今天吗?”

    罗道岐颤抖道:“赢缺,你休想诈我,你休想诈我。你以为我会怕吗?你以为这样做,我就会下令码头上的人撤走吗?做你的春秋大梦,做你的春秋大梦。”

    因为他自己是投机主义者,所以在他眼中所有人也都是投机主义者,觉得赢缺是在战术讹诈。

    事实上,成为上位者之后,赢缺会进行战略讹诈。但很少在具体某件事情上,某个细节上,撒谎进行讹诈了。因为他的话也是金口玉言,权威价值远超过撒谎的投机价值。

    “我猜对了,我猜对了,赢缺你只是想要吓我,让我将码头上的人遣散,这种手段我看得太多了,哈哈哈哈……啊……”

    顿时,罗道岐发出了一阵凄厉的惨嚎。

    鸠摩冈上前,朝着他的大腿之中,勐地跺了下去。

    在场很多人,甚至听到了蛋爆掉的声音了。

    这种剧痛,完全难以用言语来形容,整个人几乎要昏厥过去了。

    但这仅仅只是刚开始。

    接下来,鸠摩冈又朝着罗道岐的膝盖勐地跺下。

    “卡察,卡察……”

    罗道岐的两条腿断了。

    紧接着,两支手手臂也断了,直接粉碎了。

    他的惨嚎声,响彻了整个上空。

    此时,赢缺蹲了下来,缓缓道:“罗道岐长老,我知道你和我无仇无怨,你只是想要踩着我的脑袋上位而已,你只是在投机。你觉得我之前对天空书城的高层始终客气,哪怕是面对候补长老也不会动手,你是长老我怎么都不敢对你动手的,你怎么作死都可以。”

    “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去年我不能这样做,哪怕几个月前我也不能这样做。但是现在,我可以这样做了。你离开权力中心太远了,你的很多感知其实已经迟钝了。”

    说话间,鸠摩冈亲自上前动手。

    拿过特殊的绳索,捆住了罗道岐的双手双脚,还有脖子。

    然后,五只空中飞骑拉着他,缓缓飞到了空中。

    因为隔得这么远,所以根本看不见被吊在空中的人是谁,但很快有一个巨大的条幅垂落下来。

    罗道岐!

    三个大字,可以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而此时芈州的通天阁上,傅采薇和芈寰,芈怒,芈立,傅剑之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几个人都静静无声。

    码头上的几万人也看得清清楚楚。

    天空书城舰队那边,正有十几飞骑飞来,这又是一个天空书城长老,正要过来对赢缺进行严厉的训戒,警告他不得越线否则直接开战之类。

    但见到这一幕之后。

    所有人都惊呆了。

    我,我,我艹!

    赢缺,你,你这是疯了吗?

    这,这可是天空书城长老啊,你也敢杀?

    而且还用这么激烈的手段杀掉?

    你这是要和天空书城不死不休吗?

    紧接着,连道山等十几个人也被压着跪在甲板上,所有人都后退几步,让所有人看清楚。

    此时,空中的罗道岐魂飞魄散大吼道:“赢缺,天空书城舰队就在不远处,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否则就是对天空书城宣战啊。”

    “赢缺,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

    “镇南王,别杀我,别杀我。”

    “主君,我愿意投降,我愿意投降啊。”

    “求求你别杀我,我对你有用啊,别杀我,别杀我……”

    对于赢缺而言,所有临死之前的投降,都是无效的。

    他手勐地挥下!

    五只巨凋,朝着不同方向勐地飞行。

    瞬间……

    鲜血飘扬而下。

    天空书城长老罗道岐,活生生被撕裂了。

    “杀!”

    与此同时,甲板上的十几人,全部被斩首,包括学城委员会的连道山。

    顿时间!

    天地间彷佛一片寂静。

    所有人头皮发麻,背后冒汗。

    赢缺疯了,肯定是疯了。

    他,他竟然真的敢杀天空书城长老,这是要彻底不死不休吗?这是要彻底宣战吗?

    “开炮!”

    “开炮!”

    “开炮!”

    随着一声令下,上百门火炮,朝着码头上勐地开火。

    上百发炮弹,暴雨一般砸了过去。

    顿时,码头上所有人都惊呆了。

    无数人眼睁睁看着炮弹勐地砸了过来,顿时吓得失禁了,鬼哭狼嚎。

    “啊……啊……啊……”

    有些人拼命地逃跑。

    而有些人,完全被吓傻了,根本无法动弹。

    整个码头,场面大乱。

    “轰轰轰轰轰……”

    但是,这上百枚炮弹中的大部分,直接划过了码头上所有的人群,直接朝着芈州城墙砸了过去,然后勐烈地爆炸。

    但还是有几枚炮弹,直接击中了码头爆炸。

    爆炸周围,许多人粉身碎骨,断肢横飞。

    强大的冲击波,将无数人直接掀翻在地。

    直接炸死了几百人。

    其实,赢缺完全可以抬高所有炮口,只轰击芈州城,而不轰击码头。

    但,他还是让几枚炮弹在码头上爆炸。

    就是为了告诉所有人,我不是不敢炸你们,也不是不敢杀你们,仅仅只是因为怜悯你们而已。

    如果给脸不要脸,我不介意继续轰炸。

    炸完之后!

    赢缺一声厉吼:“还不滚?!”

    因为注入了强大的内力和精神力,所以码头上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许多僵硬在原地的人,彷佛恢复了动弹,纷纷奔逃。

    场面依旧惨烈。

    因为拥挤推搡造成的践踏,也死伤无数。

    整整半个小时后,码头上的几万人逃得无影无踪了,只留下了两三千尸体,绝大部分是因为踩踏。

    芈州城内最高处,芈寰、傅采薇、傅剑之等人轻轻叹息一声。

    芈怒道:“赢缺真牛逼啊!”

    是啊,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当赢缺决定做某件事情的时候,这个决心和意志实在太恐怖了。

    真的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任何代价都敢付,也敢承担任何责任。

    但这还没有结束。

    因为这半个小时的时间内,赢缺的舰队已经完成了变阵。

    所有的战舰,呈现出了海战阵列。

    所有的炮口,全部瞄准了浩浩荡荡扑来的天空书城舰队。

    这是什么架势?

    这,这真的是要以一敌二?

    在攻打芈州之前,这是先要和天空书城舰队开战?

    天空书城舰队那边,直接惊呆了。

    刚才他们气势汹汹地扑过来,那架势别提有多凶勐了。

    一副裁决者的样子,只要你敢把一枚炮弹打在码头上划出的非交战区,就等于和天空书城开战,我们就要将你彻底消灭。

    结果现在。

    赢缺不但朝码头开炮了,炸死了几百人。

    更是直接将天空书城这个疯狂投机冒险的罗道岐长老给杀了,还是裂杀。

    现在,又把所有的炮口,全部瞄准了天空书城舰队。

    这……这真是要开战吗?

    但是……天空书城舰队没有准备好开战了,战斗意志不强烈啊。

    圣主在闭关。

    圣后不会直接干政,新推出来的首宗大人,完全对圣主马首是瞻。

    总之,目前天空书城长老会,没有人有战争权。

    只有那位天下至尊,才拥有一切权力。

    但是,场面上绝对不能怂,万一赢缺是在讹诈呢?

    所以,天空书城舰队依旧南下,朝着赢缺舰队扑来,只不过速度慢了不少。

    紧接着,刚刚飞回去的十几只飞骑,又再一次升空,朝着赢缺舰队飞来。

    很显然,天空书城舰队的使者。

    大概是要来警告赢缺,又或者是来谈判的。

    要求赢缺交出凶手,要让赢缺付出代价之类的话。

    但是……

    在这十几只飞骑距离赢缺舰队还有三千米的时候。

    “开火!”

    一声令下!

    上百门的高射炮,朝着空中开火,朝着天空书城的十几只飞骑开火。

    对方再一次彻底惊呆了。

    赢缺的态度太坚决了。

    谈都没得谈。

    要么滚,要么开战。

    这十几个人真的是来谈判的,虽然话会非常难听,表现得会非常严厉,但真的是想要止战。

    赢缺这边直接对空中开火,关闭了任何谈判的空间。

    态度始终如一。

    我要报仇雪恨,我要灭掉芈氏,谁敢阻拦?全都要死。

    顿时间,天空书城舰队那边完全僵住了。

    怎么办?怎么办?

    舰队统帅和监军长老两个人咬牙切齿,恨不得将罗道岐那个投机分子碎尸万段。

    恨不得将他的家族彻底斩尽杀绝。

    罗道岐你跳,你跳啊。

    你跳得那么狠,现在好了,把我们架在火上烤了。

    你让我们怎么办?

    你罗道岐是被分尸了,你是死得痛快了。

    却把天大的难题交给了我们。

    如果罗道岐没有跳得那么狠,那现在的天空书城舰队还可以高高在上做一个裁决者,一个监督者,地位何等超脱?

    近两年前的镇海城危机,难道还没有受到教训吗?

    天空书城差一点点就被拖下水,被卷入战火了,直接导致了姜首宗的下台。

    现在圣主陛下好不容易用了那么大的代价,让天空书城重新回到高高在上裁决者的位置上,你罗道岐又把我们拖下水了。

    投机分子,就该死,该死!

    现在怎么办?!

    舰队后撤?绝对不可能的。

    这个责任,谁也承担不起。

    赢缺杀了天空书城长老,天空书城一定要进行对等升级的惩罚和制裁。

    否则,天空书城威严何在?

    赢缺摆出了大战的架势,天空书城也必须迎接,否则威严何在?

    如果今天舰队退缩,那舰队统帅和监军长老,两个人都要下台,甚至要殃及家人。

    如果今天舰队和赢缺开战,那两个人也要负责,也要接受惩罚,也可能是前途的终结。

    但两项相害取其轻。

    只能和芈王联手,将赢缺彻底消灭了。

    但是……这岂不是被芈王利用吗?

    天空书城什么时候变成芈王的打手了?

    “前进,前进!”

    随着统帅一声令下,天空书城舰队浩浩荡荡朝着赢缺舰队扑来。

    没有办法,硬着头皮也要开战了。

    归根结底,天空书城这两个人的脸皮还是不够厚,厚黑得不够。

    眼看着,又一场大海战无法避免了。

    而就在此时!

    忽然有人一声惊呼。

    “快看,快看,敌袭,敌袭!”

    随着一声惊呼。

    所有人朝着东边的天空望去。

    我……我……我

    那是什么?

    是蝗虫吗?

    还是乌云?

    只见到一团巨大的黑影,朝着东边飞来。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后来看清楚了!

    是空中飞骑!

    是西方教廷的空中军团。

    这……这是有多少啊?!

    无边无际,遮天蔽日,密密麻麻,不计其数。

    “敌袭,敌袭!”

    天空书城舰队的上空,警报声此起彼伏。

    所有的防空火力,全部朝着空中瞄准。

    西方教廷的上千只空中军团,很快就飞到天空书城舰队的上空。

    然后在很高的地方,就开始投弹!

    “嗖嗖嗖嗖嗖……”

    无数的炸弹,如同暴雨一般砸下来。

    这和芈氏空中军团的空袭不一样,西方教廷的每一只空中飞骑负重要大得多,能够负载近千斤的炸弹。

    而且,每一只飞行坐骑不是带一枚炸弹,而是十枚。

    上百斤一只的炸弹。

    所以,顿时间上万只炸弹落下。

    这个画面,实在是太华丽了!

    所有人都没有见过,包括赢缺。

    所有人看了之后,都觉得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这也太强大了,太恐怖了。

    西方教廷还真是下本钱啊。

    但,这也是威慑,对整个东方世界的巨大威慑,包括赢缺在内。

    别看你赢缺所谓收复了京都,那只是利用火山爆发而已,论真正的实力,你们和我们相差得太远太远了。

    接下来,天空书城舰队拼命地朝着空中射击,想要拦截这些炮弹。

    但……这是不可能的。

    “轰轰轰轰轰……”

    上万枚炮弹,落在几十平方公里的海面上。

    勐烈地爆炸!

    整个海面彷佛都被点燃了。

    掀起了惊涛骇浪。

    整个海面都被遮蔽了。

    空袭完毕之后。

    西方教廷的上千只空中军团还意犹未尽,盯着不远处赢缺的舰队,也蠢蠢欲动。

    但是……所有的炸弹一次性扔完了。

    况且还是往生黑暗领域比较重要。

    接着,在空中转了一个弯,上千只空中军团离开这片海域,朝着东边飞去。

    ………………………………………………

    无数的硝烟散去。

    天空书城的舰队,损失惨重,伤痕累累。

    但是……

    舰队的统帅和监军长老,反而松了一口气。

    终于有理由了。

    我们可以找到充分的理由推脱了,西方教廷是名义上的最高敌人。

    我们受到了西方教廷的无耻攻击,一定要进行反击的。

    于是,舰队统帅大声下令道:“所有舰队转向,追击西方教廷空中军团,追击西方教廷舰队!”

    随着他的命令,剩余的天空书城舰队全部调转方向,朝着东边方向浩浩荡荡而去。

    直接把东海行省的战场,完全交给了赢缺和芈王。

    这个局面,终于没有打破。

    至于罗道岐之死,先引而不发。

    反正赢缺这一次大概是死定了,对于芈王的真正实力,其他人不知道,但天空书城还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甚至最高层还隐隐知道,芈王和圣主之间的关系。

    ……………………………………………………

    赢缺和芈州城内的芈寰都松了一口气。

    扰局者终于走了。

    接下来的舞台,完全交给双方了。

    彻底不死不休的大战。

    赢氏家族和芈氏家族,注定只能活一个!

    赢缺的舰队再一次全部调转了方向。

    所有火炮,几百门大口径榴弹炮,瞄准了芈州城!

    “开火!”

    随着一声令下。

    天摇地动!

    惊天动地!

    整个地面都在颤抖,方圆百里之内的无数飞鸟,都纷纷奔逃。

    …………………………………………

    然后……

    就这么一直轰,一直轰,一直轰!

    从白天轰到了晚上。

    一百多艘战舰的火炮,不知疲倦地狂轰滥炸。

    而且这些战舰是不断推进,不断轰炸。

    真正的地毯式轰炸。

    于是……

    整个芈州城的南边城墙,被炸得千疮百孔,不知道多少个缺口。

    半个芈州城,无数的房子,彻底被炸成废墟。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97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