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啊好浪再深点烫啊np(名媛的哀羞h)最新章节列表

    捐款2000亿!

    迦南公司宁愿“被”捐款2000亿来堵某些非议和责难,也不肯服软,看来这次删档是势在必行的了。

    大多数人都是这么解读的,一时间本就人心惶惶的局势再遭重击,刚刚稳定下来的兑换比率再次跳水,还是高台跳水,上午还是1比5, 下午就成了1比4,晚上就到了1比3,凌晨时分,好嘛,直接干到1比1了。    啊好浪再深点烫啊np(名媛的哀羞h)最新章节列表    

    从最高点1比12.67开始,缩水了近13倍, 你以为这就见底了?

    错!

    第二天早上一开盘, 就跌破了1比1这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心理关口,抛售再不计成本,能卖出去什么价都行,铜币沦为大白菜,开始打折、打包、忽悠、骗等等。

    就好像溺水之下,不顾一切的想要抓住一根救命得稻草。

    从理智和实际价值的角度来说,就算要删档,铜币也不该跌成这样的,可现在市场情绪理智已经不剩下多少了,弥漫的全都是恐慌之下的争相践踏。

    某些人拼命营造的利多因素在这样的争相践踏之下,溃不成军,特别是在网信部门深挖这些人的真实身份、雇佣关系后,就被撕下了‘伪善’和‘理智’的面具,暴露出资本家踩着普通人的尸体爬上岸的丑恶嘴脸,被全网唾骂、讨伐。

    但这些都只是插曲。

    要问还有什么比汇率市场更惨的,不是玩家的装备、道具,而是机构大量持有的地产和商铺。

    最大的投入通常都是以这种方式存在的。

    只是这里面有个问题……

    余庆东不明白,上次的通话记录早就交上去了, 上边怎么迟迟没有个准信,那么大的一个利好,早点放出去,也早点安抚惊恐的市场情绪,挽救很多很多正处于重大困难的元宇宙企业。

    “你就别猜了,上面考虑的可不是现在,更不止国内。”

    “什么意思?”

    “我问你,这个利好消息放出去,谁最高兴?”

    “当然是……”

    余庆东张嘴愣住,突然明白了什么。

    “这不就结了,不患寡而患不均,谁最无法接受?”

    “自然是……玩家群体!!”

    “那个群体的数量最多?”

    “废话……可那些可都是我们自己的企业……”

    “我们自己的吗?一部分吧?就说这次查出不少问题的洪山机构,注册地在开普勒群岛,股东五花八门,但细查下去,都跟华尔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以前不好动他们,要顾及国际影响,现在正好……”

    “你是说……”

    “老余你有些方面的嗅觉还是迟钝了一些,你的迦南游戏早就被人渗透成筛子了,救自然是要救的, 但要讲方式方法, 对根红苗正,真正有价值,有科技含量的企业,自然是要救的,这一点不用你担心。但对那些只是跟风炒作、哗众取宠、坑蒙拐骗、成分复杂立场动机模糊甚至干脆就是敌对实体的触手的实体,还要救吗?要首先弄明白谁是我们自己人。”

    “我……懂了!”,余庆东苦笑着说道。

    “删档就删档吧,轻装上阵,虽然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和损失,但那只是阵痛,你这个位置,需要考虑的不止是眼下,还有未来……我问你,这个国际化怎么个搞法?”

    “这个……零号没有细说。”

    “看,这才是你应该关心的大事啊。”

    受了一番‘教育’,余庆东表示受教了,自己的‘战略定力’还是太过欠缺了一些,容易被舆论影响和绑架,此后他就硬下心来,谁来打听,都只是一句话,无可奉告,爱咋咋地。

    游戏里又是另一幅场景了。

    级没人练了,任务没人做了,一部分接受现实的玩家开始‘及时行乐’,挥霍着存款,但不是醉生梦死,而是获得以往没有获得的经验。

    之前因为害怕掉经验的黑夜营地副本倒是变热闹了很多。

    说起这个副本,二测的时候都有了,原以为很快就会有人通关,谁知道都快5测了,连最后一关的BOSS,30级黑夜祭祀乔伊的面都没人见过。

    第一关的难度不大,层出不穷的黑夜教士、徘徊者、游荡者、游荡者首领,BOSS是22的圣武士卓洛·菲尔斯。

    这个卓洛·菲尔斯倒是有不少玩家见过,他最为著名的一个技能就是群体范围控制伤害【极暗地域】,这一招的范围极大,几乎没有可以覆盖不到的地方,还无法闪避,只能硬抗。

    大多数玩家在这个大招面前都会被‘五感丧失’2秒,boss又会跟着一个【极暗射线】,秒杀远程输出脆皮,所以近乎无解,只有全身抗性装备或者特效,才有可能抗过去,但这样的特效装备可遇而不可及,所以到目前为止通关的玩家极少。

    但那是在玩家们都很惜命的情况下。

    玩家不惜命,就是一头巨龙,靠人头堆也能堆死。

    在挂了十几次,生生掉了一级的情况下,张淼他们靠‘运气’总算磨死了第一关BOSS,一个个累的虚脱,躺在祭坛中央的血泊里,只知道喘气。

    BOSS爆了满地的东西,也没人起来去捡。

    22级的圣武士,就是个人形巨人,躺在那就跟个小山似的,流出来的血是黑色的,系统也没给马赛克,场面颇为魔幻和壮观。

    战场上到处都是BOSS砸出来的大坑,他那把在现实中只能用吨来形容的大铁锤也爆出来了,被系统缩小,变成了一个可以拾取的光球,就飘在张淼身边。

    “这要是二转关卡,我看没几个人能拿金牌的,太变态了,还只是第一关。”

    “我们这不是通过了?”

    “屁,真到那个时候,你愿意死个十几次,就算你原意,也要问系统愿不愿意吧?”

    “那怎么办,没人拿金牌了?”

    “还是有人能过的吧,操作意识特别变态的那种,我们估计悬了。”

    “以前你也这么说,最后怎么,还不是拿了金牌?”

    “一转的时候不能跟现在比,一转的狗头人矿洞其实不难,难在那时候大家对游戏都不太熟悉,上手有个快慢……”

    “得了吧,照你这么说,满大街都是金牌了,事实证明,金牌还是极少的。”

    “那是他们太笨。”

    “也许六测、七测三转的时候,你还会说二转如何如何,一句话,会者不难难者不会。”

    “还他妈测?拉倒吧,一个删档就折腾的老子欲仙欲死了,还来?”

    听到这里,张淼笑了起来,坐起来说:“辛苦咱们那笔交易大部分用的都是RMB,不然,这会可就要哭死了。”

    “也有不少金币呢!”,不是一般的坦克嚷嚷。

    “算了吧,咱们已经够幸运得了,买了咱们东西的那家伙才要哭呢,8000万,呵呵!”

    听若然哥这么一说,不是一般的坦克也乐了,“也是哈,果然幸福都是对比出来的,哈哈”

    “还打不打?”,职业奶爸问。

    “算了,累死,下次再说吧”

    这两天的游戏时间全耗在这第一关副本上了,回去没走传送,五人从走一遍通关的路,怪物的尸体自然被刷新了,各处是怎么通关的,有什么危险,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再重温一遍,也算是加强记忆。

    等下一次测试,这些都是经验。

    已经有不少理智的玩家喊出‘经验才是最值钱的’口号了。

    没办法,都闹到这份上了,迦南公司还是这么头铁,大家都是细胳膊细腿的,怎么跟人家较劲?

    连那些大机构无法幸免啊!

    要说损失最惨重的,就是他们了,破产的、倒闭的、上吊的、跳楼的……人都说天灾人祸,天灾无法避免,人祸总可以追究责任了吧,可这次就这么邪门,不管怎么闹,怎么舆论沸腾,怎么……有关部门就是不出手,迦南公司呢,抱着一个万金油的答案,也不说删档还是不删,只说技术困难,现实条件,早有合约条款等等。

    这么说的潜台词就是一定要删喽?

    啧啧,这么头铁的公司还是第一次见。

    还真成保护伞了?

    副本外面闹事还没全走,剩下一些有气无力的挡着副本的入口处,见人也不拉着说什么‘团结’‘让迦南公司看到玩家力量’的鬼话了,没用,大部分玩家好像都接受了现实,很少有人搭理他们了。

    “来一来,看一看啊,蓝装极品,挥泪大甩卖啊……”

    “商铺有没有人要,商铺有人没要?”

    “庞克城长期摊位,交过租的,一折甩卖啦!”

    “有没有要金币的,还有两金,只要5000块。”

    “绿色食品红烧肉排,10银一份,最后三份啦!”

    “五测预约,代人捏脸,价格公道,所见即所得,专业捏脸机构,独创意识流捏脸技术,成功率98%以上,失败包退款,有没有人,有没有人报名?”

    “五测寻找给力队友,效率升级队,爆肝流,有意留言,需要考核。”

    让人事前没想到的事儿,这才几天,安全区重新热闹起来,甚至比以前更热闹。

    挥泪大甩卖的最多,这样的摊位到处都是,还都是以前难得一见的好东西,便宜的跟白捡一样。

    张淼见若然哥往其中的一个摊位走去,问他:“你干嘛?”

    “护甲没耐久了,我去看看,有合适的买一件。”

    “这时候你还买装备?”,不是一般的坦克冲着他的背影喊。

    若然哥:“你们等我一会。”

    “毛病!”,不是一般的坦克转身回来,“接下来我们去哪?”

    “去妖精森林那边的硬骨湿地,那张新地图听说有不少高级怪物的营地,还有人发现过宝藏,我们去看看。”

    “有啥可看的,5测的时候说不定要改呢”

    “万一不改呢,从1级到20级的刷怪、任务流程做出来了?好多地方都需要实地看看才能做到心里有数。”

    “那好吧,我去修装备,你们呢?”

    “懒得修了,应该能用到测试结束。”

    “我去买点补给……唉,刚才那个卖绿色烤肉排的摊位怎么没了?”

    “卖光了吧?啧啧,10银一份,敢情一口一块金子啊?”

    “现在顶多算银子了。”

    几人约了集合的时间,就散开了。

    黑夜营地的安全区是最大的,位于半山腰上,正值游戏里的下午,太阳西斜,光照开始减弱,因此而变得朦胧且柔和,放眼望去,一望无垠的游戏地图尽收眼底,比最精美的CG画面还要高像素、高分辨率!

    看惯了游戏里的美景,已经不觉得稀奇,在第四次测试即将走向尾声的时刻,纷纷扰扰,悲欢离合,张淼莫名的想起首测的时候,第一次置身在这样天地中的感受。

    那时候的感觉应该早就淡忘了,这时却清晰的泛在脑海,新酒变成陈酿,再次品味,真是回味绵长。

    删档就删档吧!

    自己已经足够幸运了。

    人贵在知足,知足常乐,相比绝大多数人,已经站在很远的起跑线上,再说,删档也有删档的好处,可以捏脸了,可以重新选择职业了,可以弥补曾经的失误和遗憾了,可以……

    可以的事儿太多太多了,这样一想,删档也不是全没好处。

    想着、想着,他就兴奋起来,有种告别旧服准备去新服打拼的踌躇满志。

    一个人出了安全区,见外面的违章建筑都很萧条,以往热热闹闹的打造、生产场面很少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出售、甩卖的匾额。

    游客们是最为超然的群体了,有工作就干,没工作就到处溜达,特别是那些大爷大妈,早就赚够了钱,这时一个个都向放假了的小学生似的,没有作业不说,都撒了欢的在各处美景处拍照留影。

    张淼有些羡慕他们,可能他们才是真正的在‘玩’游戏,而他们只是被游戏“玩”。

    正满心感概的功夫,若然哥骂骂咧咧的出来,“擦,穷疯了都是,都啥时候了还只接受RMB交易,删档删不是你们!”

    张淼乐了,没接话,躺下随手抓了根枯草含在嘴里,双手枕着脑后,眯着眼看着游戏里的夕阳,感觉身心都沉静下来。

    这时候,系统公告来了。

    【尊敬的玩家,第四次测试预计将在10天后(游戏时间)结束……】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91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