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国产乱子伦小说(苏晴浴室大战)最新章节列表

   油灯已经烧残了,灰白的晨光稍稍透了进来。

    天子刘协与皇后伏寿,连同一干心腹的小黄门在椒房殿翻阅着什么,经过了一夜的奋斗,所有人的精神都有些委颓。

    天子刘协还是正襟危坐,聚精会神,可皇后伏寿毕竟是女人,已经熬不住了。    国产乱子伦小说(苏晴浴室大战)最新章节列表    

    头悄悄的靠着,一张面颊满是困意。

    小黄门中的冷寿光虽支着额头还在努力的认真看,但已忍不住掩口悄悄打了个哈欠。

    他强忍着睡眼,又拿来了一卷竹简,竹简被白娟包着,至于竹简的内容,是记载有关大汉税赋的。

    这是…大汉各个时期税赋的政令。

    突然,冷寿光看到了竹简上缠绕着一层又一层白丝上写着“废除商税”这四个大字,精神稍稍振作了下。

    他解开丝带仔细看,神情却从不可思议到震惊,再到亢奋,连握着竹简的手都只剩颤抖。

    天光已经微亮了,他还专门将灯挪近,灯油烫了手,他也顾不得擦,只是抖了抖手,眼睛未离竹简。

    冷寿光的反常与亢奋引起了其它小黄门的注意,他们凝望着冷寿光。

    只是,冷寿光没空解释,当即抱起竹简,就递给了天子刘协。

    “陛下,您看这个,商税的确是在汉武时期废除的,只收取了短短十年,而自打商税废除后,许多百姓出卖自己去给人做奴隶,也就是从那时起,世家豪门渐渐崛起。”

    冷寿光的表情与语气让天子刘协感到惊讶,他接过竹简看了看。

    震怒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陛下看出了什么?”皇后伏寿也醒了,见刘协的表情有些不对,连忙问道。

    “传御史大夫陆子宇!”天子刘协没有回答,只是当即吩咐。

    语气格外的迫切…

    “陛下,尚未到辰时啊!”

    皇后伏寿连忙提醒道…

    这个时间点去传唤外臣入宫是很失礼的,不光失礼,还乱了规矩。

    “原来氏族崛起起源于我大汉之税赋,朕一刻也不能等了,今日罢朝,朕要微服出宫,去白马侯府!”

    这…

    皇后伏寿一愣,可天子刘协的语气格外的坚决。

    已经有小黄门去准备便装…

    皇后伏寿则是牙齿咬住嘴唇,心情下意识的复杂了许多,她隐隐觉得,有大事发生。

    …

    …

    今日没有早朝,崇德殿上十分空旷。

    反倒是白马侯府的一处偏厅内,天子刘协与皇后伏寿,连同陆羽、蔡昭姬跪坐在这边。

    门外龙骁营甲士与御林军伫立,三十步之内没有人能靠近。

    就连伺候的丫鬟也被赶出很远。

    屋子里烫着一壶茶…

    蔡昭姬亲手为刘协、陆羽斟好茶后,方才带着皇后伏寿往万年公主刘雪的屋子去了。

    此间,只剩下陆羽与刘协两人。

    “陛下今日罢早朝来寻我,多半有急事吧?”

    “是有一些事!”

    刘协点了点头,目光转向案牍上。

    御林军早已把昨夜收录的,所有有关大汉税赋的政令罗列于此…

    “陛下?这是?”陆羽询问道。

    “陆御史不妨看下…”刘协伸手示意,陆羽展开的同时,他继续道:“大汉的税赋并不合理。商业税自武帝朝时废除后,朝廷的税收便以人头税为主!”

    如刘协所说。

    大汉的税赋主要分为三大类:农业税、人头税、商业税!

    而汉帝国的经济中,农业税是用来支付各级官吏的俸禄,人头税用以支付国防开支,商业税则是支付各级贵族、皇帝的开支…

    恰恰…

    在武帝朝时,商业税不明原因的被废除;

    至于农业税,那是在延熹十年,也就是永康元年,汉灵帝继位的那年,以外戚窦家与权臣陈藩为首的豪门联合废除了农业税!

    也就是说,从那时起,整个帝国无论是官吏的俸禄、还是国防开支、贵族皇帝开支,都需要从人头税中收取。

    这也使得人头税的税额逐年加大!

    使得军费日趋紧张!

    逼得汉灵帝面对旱灾、蝗灾、冰灾、水灾无能为力,异族两年寇边,可军费却迟迟抽不出来!

    可偏偏…

    另一方面,百姓手中的钱财也被盘剥的干干净净。

    那么…

    一个有趣的问题出现了?

    汉帝国的钱都到谁的手里了呢?

    刘协就是想到了这一点,才迫不及待的来寻陆羽,来探究解决的方略。

    “除了税赋外,兵役制度也有明显的漏洞!”刘协继续道。“百姓缴纳人头税的同时还需要参加繁重的‘兵役‘与‘力役’!而这些负担?不应该都强加于百姓身上!”

    诚如此前介绍过的那般…

    在汉代,男子服兵役是一种强制性的国民义务,任何人都不能逃避…

    而兵役又分为三种,第一种为其两年,是到汉庭的南、北两军服役!

    第二种到边疆地区戍守;

    第三种在远地方服兵役!

    而除了兵役之外,百姓更需要服“力役”,也就是每年抽出一个月无条件的为帝国做劳动,甚至往来、中间的花费,都需要百姓自己承担!

    简单点说…

    一个男人从二十三岁起到五十六岁终止,每一年里,有小半年都需要去服兵役、力役!

    而服役过程中的消耗、车马费用也需要自己去承担!

    然后…

    每一年还要上缴日益繁重的人头税。

    试问一下?他们有时间耕种么?

    可偏偏…

    那些坐拥良田千顷,利用权利,在商业活动中赚得盆满钵满的贵族、豪门却可以避免农业税与商业税的缴纳。

    致使他们的财富越来越多,贫富的差距越来越大!

    甚至,豪门贵族之间互相联姻,关系愈发的盘根错节,互相举荐孝廉…乃至于垄断官场,操纵朝廷!

    说到底…

    该交的钱,该付出的劳动,都特喵的让百姓交了!

    这些豪门士族反倒是拍拍屁股,什么也不用上缴,越来越富,手下的佃农、奴隶越来越多,乃至于形成庄园,自给自足,能够成为一方的土皇帝。

    只要我高兴就好,哪管这天下祸乱滔天!

    虽然这么说有些夸张,可事实就是如此。

    因为前段时日,蔡昭姬的提醒,刘协与伏寿去细细的、深入的了解氏族,而这不了解还好,单单从这税赋与兵役中…足可见豪门氏族可怕程度的冰山一角。

    因为繁重的人头税与兵役!

    小农经济几乎已经不存在于大汉。

    繁重兵役下的农户交不起人头税,若想活,只有两条路,要么被充作官奴,在各级官府中充当苦力!

    当然,这个更惨,不仅待遇差劲,而且当了奴隶也要交人头税,还要超级加倍上缴!

    与之相比,许多人宁愿出卖自己给豪门氏族做奴隶!

    这是因为,把自己卖给氏族当奴隶,不仅不用自己出人头税,而且私人奴隶的生活在相当程度上要优越于普通民户。

    如此这般…

    一个庄园中圈养上千人,乃至于乱世中起义,成为一方军阀的,也就是情理之中!

    “陛下能想到这一层,陆羽十分意外!”

    陆羽眼眸望向刘协,语气中带着些许意外。

    “朕总算知晓,父皇为何宁愿背负这千古骂名,也要卖官鬻爵…”

    刘协的话很轻,可语气中带着许多悲壮,宛若已经能体会到汉灵帝时期的无奈。“偌大的帝国,数不尽的良田,可最后,朝廷却入不敷出,何其可悲,可叹!”

    “是啊!”陆羽点头表示赞同,“虽然养着大批奴隶的豪门氏族,需要为这些奴隶缴纳双倍的人头税,可他们却省下了大量雇佣劳动力的钱,他们不但用自己手中的奴隶去开垦荒地。”

    “许多权贵者还用这些奴隶进行入山烧炭、砍伐开矿之类的活动,这些经济活动带给地主的利益要远远大于他们所出的人头税,多余的钱还可以拿出来一部分改善奴隶的生活,吸引更多人来为他们服务!”

    讲到这儿,陆羽顿了一下。“若是太平盛世,没有灾害,没有战争,那或许百姓尚可苟活,可随着天灾不断,随着异族连年寇边,那些走投无路的百姓根本没得选择,相比于做奴隶,他们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才能活下去!”

    “便是为此,这些豪门氏族手握的土地越来越多,手中的奴隶也越来越多,哪至于到最后,成为望族…敢叫板朝廷!”

    这…

    陆羽的话宛若一枚枚利刃般,一刀刀的没入了刘协的心头,倒不是说特别痛,就是窒息的厉害。

    当然,他并不知晓,为何三国争霸的是魏、蜀、吴,可最后胜利的却是晋!

    晋,是以“司马”为首的氏族王朝!

    其实,说到底,在这个时代,豪门氏族就是“白富美”,魏、蜀、吴再厉害,在氏族眼中那也是**,是“穷、矮、矬!”

    只要土地、赋税、钱粮尚掌握在这些豪门氏族的手中,那…左右一个王朝命运与归属太容易。

    历史上无数鲜活例子都能佐证这一点。

    不会有人以为,紧紧的一场高平陵之变,就能够让司马懿掌权吧?

    “可惜啊…”

    陆羽突然感叹了一声。

    “可惜什么?”刘协连忙问。

    “可惜先帝!”陆羽的眼眸眯起。“陛下的父皇绝不是世人口中的荒淫昏君,他当初被外戚与豪门扶持上台,成为傀儡皇帝,却动用宦官以‘党锢之祸’为名,清缴了窦武、陈藩等一系列的权臣,重新将权利收入囊中!”

    “他太懂氏族了,正是为此,他废除了名门之后的宋皇后,立没有背景的何皇后,彻底断了外戚掌权这条路!他重用宦官,就是想打压氏族…渐渐的改革原本的税赋、兵役制度,将氏族口袋的里的钱、粮给抢过来,只是…”

    言及此处,陆羽的口中多少带着些许哀婉!

    当然…

    历史上的汉灵帝是一个被黑了千年的皇帝,提及他的时候,往往人们就会想到开办商业街,设立裸泳馆,让宫女穿开裆裤,给狗带官帽子等一系列的骚操作。

    可…

    除此之外,他刻熹平石碑,开鸿都门学,就是为了打破阶级固化!

    他设西园八校尉,紧握南、北两军,这是强化军事!

    他卖官鬻爵,这是想办法从士族手中觅得钱财,解军费告急的燃眉之急…

    从他的身上,陆羽其实看到了许多抗争!

    只不过,这一抹抗争,是有心杀敌,却无力回天!

    “只是…”

    陆羽的话还在继续。“要不是那该死的天灾、人祸,先帝不得以妥协,不得以以一己之力,强行撑起大汉的天,他或许能做的更多!能改变的更多!”

    “可惜,历史往往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在所谓的‘胜利者’看来,先帝侵害了这些氏族权利,所以他注定要背负这无妄的骂名!”

    言及此处…

    陆羽想到的是这小冰河期!

    纵观历史,往往王朝更替无法避开的就是气候的原因,因为气候…天灾不断,也因为气候,天灾不断的异族断了粮食,只能选择南下寇边。

    一切的活动其实都是为了生存!

    汉灵帝刘宏是一个敢于抗争的人,可他唯一失败的地方,就在于生错了时代,这点倒是与崇祯有点像!

    可偏偏,崇祯比他更有耐心。

    汉灵帝不同,在自暴自弃…察觉到无力回天后,他只能借酒、女人、园林来麻痹自己,缓解肩头承受的巨大压力!

    难…

    当这汉末的皇帝何其难?

    骤然,天子刘协豁然起身,“朕打算废除人头税,重新收取‘商业税’、‘农业税’,去动一动这些豪门氏族的根基,陆御史一贯精于窥探人心,可能帮朕?”

    霍…

    废除人头税,重新收取商业税,农业税!

    刘协的话脱口,陆羽整个人惊住了…

    他都没想到,这位“傀儡”天子竟有如此魄力…

    要知道,所谓人头税包含“口赋”与“算赋”,口赋既是对未成年人征收的人头税,又称儿童税,算赋则是对成年人征收的人头税。

    《汉仪注》中有云,“民年七岁至十四出口赋钱,人二十三,二十钱以食天子,其三钱者,武帝加口钱以补骑马!”

    简单点说,就是汉武帝时期,一个儿童需要交二十三钱的儿童税,可随着汉武帝对外用兵日多,国库捉襟见肘,无奈之下改为了从三岁开始。

    所谓“民产子三岁,则出口钱”!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汉元帝时期,可到了桓、灵二帝时,因为农业税废除,国库更加的空虚,朝廷将口赋征收的年龄下调至一岁,税钱更是翻了十倍!

    正因为此,天下百姓到了“民多不举子”的地步!

    至于…算赋!

    民年十五及以上至五十六出赋钱,为置库兵车马!

    寻常人每年需要交一百二十钱,汉末时期亦是翻了几倍不止,更夸张的是,若是有女子十五岁以上没嫁人,则是需要每年交五倍的人头税!

    可以说,这项“人头税”的政令从武帝朝时延续至今,影响深远…可不是说废除就能废除的。

    更有甚者,這要废除,得罪的可不是某个士族的利益,而是所有士族的利益…牵一發而動全身。

    这…

    陆羽眼眸微眯,开口劝道:“陛下,这事儿不能急!”

    “急?呵呵…”刘协苦笑,“这些良田千顷的士族表面上一个个忠君爱国,可却是他们动摇着大汉的根基,呵呵…”

    又是一声冷笑,刘协的语气变得无比坚决。

    “陆御史,你顾虑的东西,朕都懂!”

    “可,若然要改变现状,一定会有所牺牲,朕就是‘傀儡’,何不,让朕去背负起所有士族的憎恶呢?”

    讲到这儿,刘协顿了一下,语气更添得几分沉重。

    “姐夫,许多时候…朕也想爲天下做一些事儿,为父皇做一些事儿,总不能让那些害了朕,害了大汉的世家豪门安然世外吧?”

    “这点…姐夫,你得帮朕!”

    说到最后,天子刘协的语气一字一顿,字字铿锵有力…

    很难想象,究竟是经历了多么绝望的心境,他才会有如此觉悟!

    不惜,让自己去背负所有的憎恨!

    呼…

    陆羽眼眸亦是凝起,他呼出口气。

    沉吟了片刻,他方才睁开眼眸。

    “陛下真的打算迈出这一步?”

    “若然迈出了这一步,陛下可就不是那些士族拥护的天子了…他们会用最凌厉的手段去对付陛下。”

    “哈哈…”刘协笑了,他缓缓行至窗前,抬起头望向苍穹。“朕这辈子先是被董卓劫持,又被李傕、郭汜劫持,现在在曹操手下,依旧只是个傀儡!”

    “对一个傀儡而言,哪怕是最凌厉的手段攻过来?还又何惧呢?朕还能失去什么呢?同样的,陆御史,你可知道一个傀儡他唯一的愿景是什么?”

    呃…

    听到这儿,陆羽顿了一下。

    “是什么?”

    “希望!”刘协的眼眸紧凝。“若然朕看不到希望,那就把这份希望留给后世的君王!也让全天下的百姓看到些许黎明前的曙光!”

    言及此处…

    刘协转过身来,他将手重重的拍在了陆羽的肩膀上。

    “姐夫!”

    “姐夫!”

    这一连两声姐夫,意味深长!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76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