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云鬟酥腰浴池里(想要自己动)最新章节列表

    帝释天被扎在那之后,并没有死,随着身体的不断颤动,伤口也在不断地愈合。

    而且,那恢复速度也是惊人,比蔡根的努努形态,强了不止百倍。

    奥丁那个死货, 也不说话,就是瞪着他漆黑的独眼,盯着帝释天,完全像是一个被邪恶操纵的傀儡。  云鬟酥腰浴池里(想要自己动)最新章节列表      

    看到帝释天并没有死,好像挑战了他的权威。

    那小标枪扔的,像是十字绣一样。

    在帝释天的身体各个部位,开始了穿针引线。

    针就是永恒之枪, 线就是帝释天喷出来的鲜血。

    一时间, 战场上很是绚烂。

    不是白光一闪, 永恒之枪出手,就是红光一闪,帝释天又被扎漏了。

    也不知道他们比拼的是什么?

    可能是奥丁的绣花手艺,可能是帝释天的生命力,还有那惊人的出血量。

    几个呼吸之间,帝释天就被扎成了四处喷血的筛子,然后依靠他惊人的自愈速度,堵住每一个伤口。

    循环往复,双方都不知道疲惫。

    如果他们是个嘴碎子,肯定会上演这样一番对话。

    “我就不信,你能扎死我,来啊。”

    “我就不信,扎不死你,站好了。”

    “孙子,你扎不死我,你就是废物点心。”

    “小犊子,扎不死你, 算你长得结实。”

    蔡根再旁边脑补了一番骂街之后, 噗嗤一下就笑了。

    “该说不说,小帝的气血很旺啊。

    出了这么多血,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没有休克,真不是一般战士。

    你们说,他有这个造血能力,如果去献血,一次不得几千毫升啊?

    可惜,现在没有有偿献血了,否则他这先天条件,自带好几百万啊。

    可惜了,真可惜。”

    大家对蔡根的脑抽,早就有了一定免疫力,谁都没往正经的上,除了段晓红跟着扯淡打屁。

    “菜帮子,你这格局就小了,目光被局限了。

    不能卖血,可以做血豆腐啊?

    现在纯鸭血涮火锅, 鸭血粉丝汤, 需求量也很大的。

    你开个鸭血加工厂, 把帝释天往那一绑,在让喳喳往那一站,六刀十二洞,二十四小时不停歇,全是纯利润。”

    段晓红的扯淡,大家就没有那么多包容心了。

    除了给他翻白眼,就是各种鄙视,一个酒钱都需要赊账的酒蒙子,还敢谈创业,纯利润,搞笑的吧。

    尤其是洛基,知道段晓红是雅典娜的转世,一度怀疑,是不是搞错了?

    雅典娜不是智慧女神吗?

    段晓红所表现的跟智慧有个毛的关系,一根毛都没有。

    蔡根认真的摇了摇头。

    “段土豆,你错了。”

    大家这才放下了心,蔡根终于看不过去了,准备把跑偏的事情,拉回正轨。

    别看蔡根平时有点不正经,真到垦结上,更加不正经。

    “哪里是纯利润啊,喳喳不吃饭啊,不睡觉啊,不呼吸新鲜空气啊。

    只要维持喳喳活着,就是成本,就不全是纯利润。

    对了,喳喳,你觉得,连轴转二十四小时,你能挺几天?”

    喳喳直接就被蔡根问蒙圈了,咬着牙说。

    “蔡叔放心,只要你愿意,你可以一直挺着二十四小时。

    就是不知道,帝释天能挺几天。”

    蔡根一听,喳喳说的就是孩子话,没往心里去。

    “是啊,主要问题不再喳喳上,还是在帝释天上,他这样流血,能坚持多久呢?”

    “蔡老板多虑了,这样流下去的话,帝释天能坚持到永远。”

    石火珠的话,让蔡根眼前一亮啊,卖血豆腐的买卖,突然有了可行性呢。

    “阿珠,此话怎样,难道这是他的种族异能吗?

    通过吸收太阳的紫外线,可以产生叶绿素。

    再通过各种化学反应,把叶绿素转变为红细胞。

    同时依靠皮肤从空气中吸收水分,补给自己丧失的体液,从而维持到永远吗?

    那黑天咋整?难道要照紫外线灯吗?”

    石火珠再次被蔡根给干服了,自己啥时候说紫外线的事了?

    还是蔡根脑子里的奇葩想法已经快溢出来了,一个劲的外泄。

    “蔡老板,请你克制一下,自己的想象力。

    我之所以说,他可以坚持到永远,是基于阿三世界的世界意志来推测的。

    他们的世界意志,就是创造,毁灭,再创造,再毁灭,无限循环的白玩意志。

    一切的因,最终走向果,然后新的因产生新的果,循环往复,无穷无尽。”

    白玩意志?

    那是什么玩意?

    就是瞎忙活一场,全都白玩的字面意思吗?

    蔡根没听懂,这个理论有点抽象啊。

    “阿珠,我知道你知识都学杂了,但是考虑一下我的感受,请说人话。”

    石火珠也是纯理论,在资料上看到的,真要给蔡根解释,他水平不够。

    如果胡扯的话,自己可能会遭到不自知道来自何方的一顿毒打,谁让他在生物链的最底层呢。

    “三舅,这还不好理解吗?就是倒嚼,反刍,像牛一样。

    你看,帝释天的血,开始倒流了吧。

    而且,我看到他身体上隐隐约约有一种规则在发挥着作用,帮助他进行恢复身体。

    有点像时光倒流,又好像是快进人生,我也说不清,可能就是因果循环的力量吧。”

    啊?

    蔡根彻底被小孙说蒙圈了。

    “等等,咱们慢慢说,肯定能说明白。

    如果按照因果说,或者把从因到果看成一个循环。

    你是说,这个循环,不断的在帝释天身上快速重复着?

    我好像明白了呢?

    小天,给我整个黑板,我需要演示一下。”

    啸天猫很听话,掏出了个白板,同时递上了笔。

    蔡根粗中有细,竟然发现是记号笔,赶紧让啸天猫换了一根白板笔。

    “如果说,受伤是因,那么愈合是果,这是一个因果循环。

    把这个循环,作用在帝释天身上,而且快速的重复,会发生什么呢?

    帝释天可能是永远在受伤状态,或者他永远在愈合状态。

    又或者,他可以永远游离在这个因果循环外,当一个看客,处于薛定谔状态。

    就像我们小时候,膝盖磕破了,三五天就结痂愈合了。

    只是他不需要三五天,只是一瞬间,就完成了愈合过程,好像膝盖从来没有磕破一样。

    卧槽,如果他掌握因果的力量,岂不是永远不死,永远不会受伤,永远有重来的机会,岂不是无敌了?”

    在场的众人,都不是凡人,从蔡根笨拙的推导,也明白因果规则下的力量,确实有点骇人。

    “不对,也不算无敌,否则阿三世界怎么会败给西边呢?

    阿熊,西边是用什么方法破的这个因果规则呢?”

    玩具熊想了好半天,才摇了摇头。

    “具体咋整的,我不知道,这种层面的事情,依靠八卦听不到。”

    蔡根再次看向帝释天,发现他果然在不自觉中利用因果规则。

    有没有伤口,他都在喷血。

    有的时候,喷出去的血,还会倒着流回来。

    还有的时候,永恒之枪还没有拔走,伤口就已经愈合如初了。

    好像时间空间在他身上产生了一个独特的规则力场,很是诡异。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67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