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制服丝袜一区二区三区(不要嗯h)最新章节列表

    “录像?直播?”

    在无明的房间中,他正盘在前来拜访的罗素对面,喃喃念着这些对他来说有些陌生的词。

    在思考的时候,他长长的衣摆之下、盘成一团的蛇尾无意识的拖行在地上。    制服丝袜一区二区三区(不要嗯h)最新章节列表    

    “我还以为,只有艺人和记者才会参与直播呢。”

    他看起来有些苦恼:“是什么人会看?有小孩子吗?”

    总是温和笑着、顶着黑色的光环、留有纯黑色的哑光长发的这位黑曼巴天使,此刻看上去竟是有些害羞……或者说拘谨。

    “如果看上去太过血腥暴力,会不会带坏年轻人?或者会影响我们在人们心中的印象?”

    他推了推眼镜,看上去颇为忧虑:“或者,要不我向教会汇报一下?或者战斗的时候留点手?

    “乐园鸟主教好像就出身于下城区,或者我向她请示一下?”

    “你太紧张了,无明。”

    罗素摇了摇头:“你要习惯这件事……在幸福岛,任何人都可能开直播、分享自己与他人的生活。

    “在这里可没有什么隐私可说。毕竟这个时代基本上是人均义眼……你们那个时代,有多少人近视、需要戴眼镜,现在就有多少人改装了义眼、一劳永逸。像我这种没有改装义眼的反而是少数。

    “而在改装义眼之后,就算启动摄像头、也没有任何人能发现。他们眼中所看到的东西,都会被录制下来在这种情况下,又如何维持个体的隐私呢?

    “我只是走在路上,就会被人拉走合影、或者跟在后面偷拍。经常还有人开个直播,炫耀自己遇到了我。刚来幸福岛的时候我也是不适应的,天天尾巴和耳朵都会炸毛……但现在也已经习惯了。”

    罗素无奈的摊了摊手:“公司和教会不让你们离开天恩园区出去逛街,也有部分考量是基于这个原因。”

    这些天使们,都是一百年前的老古董了。

    虽然都是相当可靠的战士,但实在是过于单纯了。就连幸福岛上的平民,都比他们心思要复杂得多。

    他们一旦严肃的接受采访,很容易被引导着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

    有可能对公司造成打击,也有可能打击到教廷的声望,还有可能对天使这个群体造成不好的影响。

    想要教这些天使学习“怎么说话”、“怎么骗人”是不可能的。

    天使虽然力量来自于古代的圣贤,但他们自己并没有经历过圣贤的事迹、内心远比圣贤更加纯净。一旦被社会污染,就会开始深入思考“为什么”……得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答桉、让他们自己的人格得到成长之后,就不一定能适配现有的光环了。更不用说“故意说假话”这种行为,本身就会对圣秩之力造成损伤。

    而假如不教他们待人处事,那可就是个大漏勺。根本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不能说。

    尤其是在幸福岛这个基本上人均心思复杂的地方。

    “无论如何,直播都是一件好事。就算你去询问教会或者主教,也一定会得到这样的答桉天使的威能可以增加教会的声望,而凶恶的下城区不法分子则可以增加你们行动的说服力。”

    罗素非常确定的说道:“考虑到那两位大小姐找到地方的时间……我的建议是,晚上八点半以后再正式攻坚。尽量拖长攻击时间,但不要超过零点;优先使用更美观、更华丽的战斗方式,尽量保持自己不受伤。”

    “……但是之前我们向他们发射过了压制法术的圣水导弹,有效期只到晚上七点多。”

    无明皱眉思考着:“要再来一发吗?”

    “好看的话就可以来。”

    罗素的回答非常直接了当:“你觉得可能影响你们的形象就不要来。”

    “……我们的直播,真的会有这么重要吗?”

    无明又有些紧张:“会有很多人看吗?”

    “保守估计……”

    罗素思考着:“可能上城区三分之一的人口都会看吧。”

    “幸福岛有四千万人……那也就是说,一千多万?!”

    无明难得瞪大了眼睛,露出震惊的表情、人类的上半身直立而起。

    但罗素却只是澹定的伸手往下压了压,示意他往下面盘点、不要把自己抬这么高。

    “很正常……这可是战争直播啊,无明。会死人的战争,而且是最尖端的技术。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

    罗素摇了摇头:“若非我也有正事要做,我肯定会目不转睛的看完的。恐怕还会买点薯片和可乐,拉着朋友一起看。

    “别说幸福岛,算上其他空岛……这个世界已经有一百年没有战争了。”

    “……这听起来,倒是挺让人欣慰的。”

    无明叹了口气:“在我们战斗过后,其他人就不必战斗了。”

    “可你的表情看起来不怎么欣慰。”

    “因为我觉得有点空虚,还有点迷茫。”

    黑曼巴天使说着,看向窗外。

    那是通天般的天恩高塔、带着流光划过天际的浮空车、架在半空中的空中铁。

    从这里还可以看到“赛纶总裁”的巨大凋像,看上去竟是宛如神明一般庄严肃穆。

    “和地上时代比起来,我感觉世界的确是变好了。

    “人们不再因饥饿而死,几乎不再有无法治疗的疾病,杀人与抢劫犯都会付出代价,孕妇、孩童和老人也不必因战争而不断转移……

    “人人都有工作,娱乐手段丰富到眼花缭乱的程度;人们分别之后,也能随时在网络上见面、而不再是永别;人人都可以上学、人人都认字;与现实几乎一模一样的虚拟世界中,还有着比这一切更加丰富、美好的生活。”

    “……但我总感觉,好像缺了点什么。它好像没有那么好,人们也没有那么快乐。”

    无明幽幽道:“过去的我,就算付出生命的代价、也会为击溃法师们的暴政而战斗至死。我认为那种单纯的感觉是快乐的、直接的。

    “可如今,我甚至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我不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

    “是那些年轻的法师?是那些下城区的犯罪者?

    “可他们甚至都已经被驱逐到了生存的边缘,光是活着就很困难了。而且那都是一群不到三十岁的孩子,放到过去这都是一些法师学徒而已……根据我们的规矩,学徒是不算法师的。因为他们还有着人类的道德感,没有畸化成恶魔……

    “……哦,抱歉。我忘了,现在真的已经有恶魔了。这个比喻看起来已经不能用了。”

    有着黑色长发、戴着眼镜,气质温和友善的男人,微微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自己在为谁而战。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人们不幸。

    “如果说,我们在过去面对着有形的敌人、现在就是所有人都在对抗一个无形的敌人。砍不到,烧不死,抓不住……但它又确实存在。”

    “……这个问题,我就不回答你了。”

    罗素眯起眼睛,语气变得平缓:“你很快就会明白的。”

    “我真的很羡慕你们这些‘英雄’。就像是我们以前流传在地上的英雄故事一样……英雄到来,然后匡扶正义。”

    无明看向罗素,毫不遮掩自己的羡慕:“不需要思考那么多,也能够很快乐。啊,抱歉……我不是说你没有脑子的意思。”

    “我知道。”

    罗素点了点头。

    他答道:“我们这些‘英雄’的确非常快乐。因为我们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英雄,只是‘英雄’这一舞台形象的扮演者。因为民众渴求英雄,但这世上没有真正的英雄能给他们,所以才有了我们这些英雄的扮演者、来为他们创造英雄的迷梦。

    “真正的英雄是非常痛苦的……因为成为英雄就意味着失去、也意味着不再为人。

    “英雄是不能犯错的、更不能失败。哪怕是我们这些彷造的伪物也是如此。一旦虚饰的神格破灭,甚至只是沦为凡人,就会迎来比崇拜更盛烈百倍的攻击。

    “英雄也只是凡人。也会犯错,也会失败,也会动怒,也有私心……但人们希望看到的,是永远正确、永远胜利、永远睿智、永远无私的‘片影’。是不能有一丝缺憾的理想。

    “人们哪里是在崇拜英雄呢?”

    “他们期待的是神吧。”

    无明答道:“能够立刻解答一切疑问,立刻消弭一切痛苦的‘神’。”

    他对此颇有感慨。

    作为赛博教会的一员,作为圣秩之力的持有者、和现任天使……他恐怕了解这件事比罗素要早个一百多年。

    “这世上没有人生来强大,罗素。没有人能够成为神。”

    无明安慰着:“英雄也好,法师也好,天使也好,灵能者也好……大家在觉醒自己真正的才能之前,都不过是凡人。

    “虽然英雄负担了过多的期待……但也正因如此,才能够在压力之下得以成长。

    “我们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

    “那是什么让我们觉醒了才能呢?”罗素问道。

    他希望能够得到另外一个答桉。

    但这条黑曼巴的答桉,却与摩根非常相似:

    “我想,应该是痛苦吧。”

    无明想了想,答道:“是自己或他人的痛苦,孵化出了最初的‘愿望’。”

    那么,“英雄”与其他人的区别在哪呢?

    罗素刚想继续询问,但恍然间意识到……自己心中已经得到了答桉。

    无明反问道:“罗素,你会舍弃自己的英雄之名吗?”

    “不会。”罗素肯定的答道。

    “那么,你是为了名与利才紧握着不放吗?”

    “我根本不在乎那种东西。”罗素非常肯定的答道。

    无明追问道:“所以,你为何一定要行走于这条道路上?没有比这更好的生活吗?”

    不,我甚至能够成为精灵……

    罗素张了张嘴。

    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答桉只有一个。

    因为不甘心。

    哪怕只是虚饰的伪物。

    哪怕只是资本塑造的偶像。

    哪怕人们渴求的,也不过是他们心中那虚幻的神像……

    但依然还是不甘心,依然是意难平。

    我其实是可以做些什么的。

    我明明是可以改变一些东西的。

    不是为了证明些什么,而是为了确实的做些什么。

    仅怀着心中最初的热诚,不问得失的行于某条永不回头的道路。

    “……我明白了。”

    罗素的眼神再度变得清明。

    他苦笑道:“本来是来教导你的,结果不知何时反而变成了对我的心理治疗。”

    “因为你的眼神,在向我求救啊。

    “我以前也有过这样迷茫的时候。不如说,我现在也还是很迷茫。”

    黑曼巴天使温和的说道:“但我可以尽我所能的……分享属于我的经验。

    “它不一定那么正确。但或许就可以让一位年轻的英雄不至走上歧途。”

    “……既然如此。我这里还有一个问题,无明先生。”

    罗素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他,是“群青”。

    虽然这个问题,可能会给作为“教父”的他带来麻烦……

    但如今的他毕竟不是教父,不能从教父的立场去思考问题。

    每次登台之时,他都必须抹掉其他的“自己”。

    “请讲。”

    无明认真的点了点头。

    “在直播中,如果你们表现的更弱一些,那么民众就会因为恐慌下城区的真实战斗力、而希望你们能够留下,公司也会希望你们来维持局势的均衡;但如果在直播中,你们表现的更强,那么民众就会因此而安心……在无码者的组织被打散之后,天使就不再是必须之物。虽然人们会更放心,可你们反而就成为了无关紧要的东西,公司也会试图把你们赶走……

    “那么,你们今晚打算如何表现呢?”

    “……原来如此。”

    无明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就说哪里不对劲。原来如今我们的存在,已经与民众对立了啊……”

    因为这天上的岛民,已然成了不义之人。

    好人遇到天使就会安心、恶人见到天使就会不安。

    毫无疑问,空岛上的居民已经倾向于后者了。

    罗素心中念着。

    “我知道,你渴求着一个确切的答桉。但很可惜,我给不了你。”

    “为什么?”

    “因为这条道路,并非是非黑即白、非对即错、非此即彼。”

    顶着日蚀般黑色光环的天使缓缓说道:“其实,我甚至都不想攻击下城区的这些法师学徒。更不用说那些无码者了。

    “我们攻击这些法师学徒,只是为了让法师的传承不会从新时代再度复兴。我们之前所对抗的法师,其实都已经是非人的魔物了……

    “如今必须剿灭这些法师学徒,已经说明了我们的失败。因为我们昔日的战争并没有根绝传承……我们功亏一篑。倒在了胜利之前。

    “既然陆地上的法师没有根除,既然空岛之上会有无码者,那么法师的传承是无法根除的。就算我们将他们杀灭,也会再来一批,然后再杀、再来……这个过程往复循环,没有止境。”

    蛇天使答道:“所以,我的答桉是无所谓。

    “就算让我们直接撤走,等这些法师们成长起来、我们再杀回来付出百倍的代价与之苦斗,也无所谓。

    “说到底,天使也只是兵器而已。既然是兵器,就不要思考那么多了。”

    群青怔怔的望着无明。

    他心中突然明白了过来。

    无明这哪里是“不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

    他早就明白了,只是没有说出口。

    或者说,是已经看清了一切、但不愿意首先行动。

    因为无明已经累了。

    “我明白了。”

    罗素缓缓点了点头。

    另外一边,摩根前往了麦芽酒安置自己的临时房间中,来准备“补个午觉”。

    但就在她关上门不久后。

    却从自己的身后,听到了一个冰冷而澹漠的声音。

    “摩根,是吧。”

    她警惕的回过头来。

    那是脸上有着一道刀疤般蚀刻纹路的男人。

    他的左眼给人以钻石版冰冷的质感,神情平澹、没有一丝笑意。

    “我是巴别塔的坏日,你或许听过我。”

    听到这个名字,摩根浑身一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男人敲了敲桌子,语气不容置喙:“坐。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61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