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摩擦着她的臀;被蛇钻进去了很享受

    双子握着羽毛球拍,噼噼啪啪练了一会,我在一旁双手抱胸,煞有其事的看着,想点评几句,又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着手,还是让她们自己先捣鼓一会儿,熟熟手吧。

    反正,她们真正的训练场并不在这里,我心里已有定计。

    但是不得不说,双子的体力还真不可小窥,看着柔柔弱弱,纤细修长的胳膊腿儿,握着一个七八斤重的羽毛球拍,竟然能一口气训练这么长时间,这份耐力,换成是男性都未必做得到。  我摩擦着她的臀;被蛇钻进去了很享受    

    一会儿后,我回过头,看着琳娅从上边的楼梯走下来。

    居高临下扫了训练场一眼,看到双子握着球拍哼哼哈嘿的模样,不由大奇。

    “不是说要学一点实用的武艺技巧么?怎么在做羽毛球训练?”

    我没有正着回答她,而是先投去一个疑问眼神。

    惊了,你怎么还没走?

    昨晚来了蹭饭,那没什么好说,邻居加青梅竹马,正常的很。

    蹭完了饭吧,你又说要开睡衣大会,把我家小狗狗也蹭了,我还是没说什么。

    今天一早,你们用家里常备的牙刷毛巾,洗洗刷刷,又蹭了个早餐,我依旧可以理解。

    你说吃饱了要在我家稍作休息,自顾自的,比我还熟悉我家的找出咖啡机和咖啡豆,打开早间新闻,让我忙自己的去,我总是迁就的。

    可这都过去多长时间了,你咋还没走?

    琳娅同志,能不能尊重一下你现在的角色设定,别老是和现实混淆,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否则的话,咱这青梅竹马可没办法继续做下去了。

    “吴大哥,要开始干活了。”无视我念念碎的表情,琳娅晃了晃手机。

    “什么活?”

    “有人要租房子。”

    “哦,好吧。”我有点没理清状况,不打算在这里交谈,便摸了摸双子的头,吩咐她们自个练着,先上上手。

    然后领着琳娅离开训练场。

    等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口,隔音的厚重大门砰一声关上,一直做着萌新挥拍训练的双子,相视一眼,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身上解放下来。

    忽然,她们不约而同的面对面,向后一跃,拉开数米距离,摆出架势,将手中的羽毛球拍指向对方。

    “正义的魔女西露丝(艾柯露),代表圣光消灭你!”

    “妹妹,我可怜的堕入黑暗的妹妹,即便你是我的亲妹妹,我手中的棍,也绝对不会对你留情。”

    “姐姐,我愚蠢的被肤浅正义所蒙蔽的姐姐,藏在那黑暗的尽头,是正义的含苞待放,我才是真正的魔女,我即正义!”

    “喝!”

    “哈!”

    随着两声娇喝,训练场砰砰锵锵的金属撞击声,得益于双子心心相印,两人比训练了十几年的表演赛选手更加默契,对方在想什么,要出什么招,是什么力道,走什么角度,都了如指掌,根本不用担心误伤,因此可以放开了打,看起来竟是有模有样,激烈异常,好似一场真正的,赌上了荣誉乃至性命的战斗。

    实际上,TAS罢了。

    见状,我将刚打开一条裂缝的门,默默关好。

    本来想回过头叮嘱她们一声劳逸结合,别把自己给伤着了,现在看来,时机不对,强行出场的话女儿们分分钟社死。

    这种时候,只要投以老父亲的关爱眼神,默默把好门,就够了。

    回客厅的路上,我低头沉思,良久无言。

    会不会是自己平时关心双子公主关心的太少了,莫非现实里的双子公主,也有这样不为人知的……呃,热血一面?

    “吴大哥,你有在听吗?”

    “哦……嗯,抱歉,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刚才在跟你说,因为失忆的缘故,关于租房的事,伱有任何的疑问吗?”

    “有的有的。”不愧是青梅竹马,我都还没问,你就先把台词给抢了。

    “就是这租房啊……租房,话说回来,琳娅,我有多少房子?就是拿来出租的,自己住的不算。”

    琳娅笑着在我眼前晃了晃三根手指头。

    “三间?”

    琳娅摇摇头,道:“三栋。”

    “多少层多少间……算了,无所谓,迟早还得失忆。”我摇摇头,数量应该不少,反正有琳娅管着呢,怕啥。

    琳娅来到靠近楼梯口的墙壁前前驻足,正在我奇怪她想做什么,只见她伸手往墙壁上一扒拉,原本看不到丝毫痕迹的雪白墙壁,就从中间裂开了,竟然是一个隐藏式的橱柜,里面放的不是衣服和钱,而是装满密密麻麻整整齐齐的挂钩,挂钩上又挂满了一串串钥匙,每個挂钩上面还帖了标签,所有挂钩又被分为三个板块,每一列每一行的排头分别也贴了标签,强迫症看了会很舒服。

    瞧着琳娅不声不吭的,就是在我家里开了一个隐藏门,我大惊失色。

    哪来那么多钥匙?!

    她怎么比我还懂我的家?!

    “对方说好像要看这个……还有这个……这个以及这个。”

    琳娅自言自语的取下几串钥匙,关好门,橱柜又重新变成了一面完整墙壁,除非是菲妮那种王牌选手,普通老贼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

    “准备完毕,好了,吴大哥,还有什么问题么?”琳娅朝我晃了晃钥匙串,笑道。

    问题多了去了!

    我愣了片刻,弱弱问了一句:“那个,琳娅,别人租我的房,得我亲自去?”

    “不然呢?”

    “房子应该不少吧?”

    “三位数吧,这样吴大哥比较好理解一些。”

    神它喵好理解。

    “那我岂不是会很忙?!”

    “大概,应该,或许,肯定会很忙吧。”

    “所以问题来了,为什么不交给中介去打理呢?”

    “吴大哥说,自己的钱还是自己赚比较好。”

    “……”不愧是我,第三吝啬。

    “起码自己开个小中介,请几个人去打理,这样也会好点吧?”

    “这个问题问到点子上了,法子确实不错。”

    “对吧对吧。”我有点小骄傲,穿越二十年,我竟然还是商业精英!

    “但是吴大哥早就说了,这种小事,一并交给方便面厂那边管理就好了。”

    神它喵交给方便面厂管理!

    “这样……人事和财务挺乱的吧。”

    “诶,是很乱。”

    “你到是对我的奇思妙想挺放心的。”

    “我不是对吴大哥放心,我是对莱娜有信心,这种级别的管理根本难不住她,倒不如说是大材小用。”

    “……”

    是……是哦,别说区区上百间出租房,你就是把整个城市交给莱娜,她也能打理的井井有条。

    但是,肆意压榨妹妹的劳动力真的好么?

    原来幻境里我竟然是这样的渣哥哥设定!

    这对足以领导整个联盟十几个种族数亿生命的姐妹,给我这个小暴发户当秘书,管财务,是不是有点暴殄天物了?想到这里,我不自觉的用上了敬语。

    “您,您也是。”

    “不谢。”琳娅冲我眨眨眼,俏皮的很。

    “好了吴大哥,没问题我们就赶紧出发吧,可别让客人久等,维拉丝,吴大哥我借走咯。”这般风风火火的,拉上我的手,在琳娅的带动下出了门。

    “我说琳娅。”看到摆在自己眼前的熟悉的自行车,我苦起了脸。

    “那个……就是那个黑色高级轿车……”

    “我家哪有那东西,黑色高级自行车到有,要不换一下?”琳娅一本正经口胡道。

    “胡说,昨天莱娜坐着来的!”

    “哦,那个呀。”不知为何,琳娅的脸色黯然下来,露出伤心之色,明明知道她在演戏可我却还是情不自禁的被她带动了情绪,心脏一阵揪紧。

    “其实那车,是因为莱娜体弱多病,你知道么,就是体弱多病。”

    “我知道,我能看出来,长眼睛了呢。”

    “所以说啊,因为这个,家里的长辈们就只能咬咬牙,砸锅卖铁,租了一辆黑色高级轿车接送她,平时是不能用的,要加钱的。”

    “我明白了。”我一拍手心,完全悟了:“也就是说那辆黑色高级轿车,还有那个酷酷的墨镜司机,其实就是你们家,用你们家一个锅,就一个锅,忍痛砸烂,当成废铁卖掉后,用换来的钱租下来的对吧。”

    “是的呀。”

    所以你家那锅,其实是黄金做的对吧?

    琳娅哭唧唧的抹起了眼角:“因为这样,我那可怜的白发苍苍,行将就木的奶奶,在每天早上绕着自家别墅湖畔晨跑完一圈二十公里后,回到家,都没办法用她最爱的那个锅,做她最爱吃的巧克力蓝纹奶酪葱油大饼卷鲱鱼罐头了。”

    我:“……”

    麻溜的骑上自行车,打扰了,告辞。

    “你认得路吗?吴大哥。”得我骑远了,琳娅才不慌不忙的,笑意盈盈的问上一句。

    提起车头,来了一个托马斯回旋折返回来,我瞅瞅后座,眼神示意。

    小妮子带着一双笑成月牙儿形状的大眼睛,拢着裙摆,姿态优雅的坐了上来。

    “出发!”

    看我风驰电掣!

    “方向走反了吴大哥!”

    “按照我这个速度,大不了多走1000小时。”

    “那可真是太好了,就这么办吧。”

    “等等,这种时候你不是应该吐槽自行车如何横跨大海吗?”

    “吴大哥的数学,竟然变好了。”

    “闭嘴啦你!”

    还是昨天那节奏,琳娅时不时扯扯左边衣角,右边衣角,指引我左转右拐,当领导的臭毛病,连骑个车也喜欢指手画脚,有本事报个地址,看我会不会用导航。

    时间比昨天晚了许多,避开了高峰期,马路稍显清静,昨天排着队的早餐店,今个儿显得焉巴巴的,带着几分慵懒,连蒸锅冉起的水汽都带着几分有气无力。

    太阳高升,空气稍显燥热。

    但是,只要我骑的快,紫外线就追不着我。

    “吴大哥,你当心点,别像昨天,差点撞着那个小个子高中女生……叫什么来着?”

    “莎拉。”

    “吴大哥到是记得蛮清楚嘛,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对吧,说实话就连电视上都没见到过这么漂亮的。”

    “漂亮是真的漂亮,但你们也差不多?”我轻咳几声,现实里未曾感受到过的修罗场,幻境里它竟然来了。

    还真有点小刺激。

    “哦?‘你【们】’?‘【差】不多’?”

    “别阴阳怪气的啊,多少年青梅竹马了,少跟我来这套,我这个人没别的优点,就是实事求是。”

    “也就吴大哥你了。”琳娅莫名其妙的叹了一口气。

    “换成别人说这种话,我就立刻跳车,然后启动自行车上的飞行翼和液氮助推器了。”

    “别在自行车上装这种危险玩意啊混蛋,你和爱丽丝是一伙的吗?!”

    “开玩笑的,诶嘿。”

    “琳娅,我真的希望你是在开玩笑,算我求你了。”

    这小日子,大家都过的越来越有判头了。

    “吴大哥其实大可放心,除了你的自行车,我谁的也不会坐。”

    “所以受害者只可能是我一个么?你装这玩意就是为了对付我的么?!”

    “吴大哥想太多了,真正的目的为了摆脱那些整天追杀我的人。”

    “原来如此,那我总算是放心了……放心个屁啊!为什么你会整天被人追杀?你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也没啥,就平时和莱娜一起,操纵一下国外的股市基金期货债券汇率什么的……”

    “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们姐妹俩就喜欢上网和外国友人玩大富翁游戏对吧!”

    “对的对的,莱娜喜欢黑卡红卡,我喜欢造原子弹。”

    “琳娅,咱说点正经话题,我现在搬家还来得及么?”

    “应该是来不及了。”

    “好吧……”

    我觉得,现在,此时,或许在附近的某个屋顶上,正蹲着一名黑衣人,揣着一把大狙,准心在我和琳娅的脑门之间徘徊。

    “吴大哥。”

    “嗯?”

    “我们回过头说说莎拉吧。”

    “你这头回的有点猛啊,就不怕颈椎增生?”

    “莎拉……真的很漂亮,说真的,连我这样的绝世美人都被惊艳到了。”

    “都是实话,但我觉得你该谦虚点。”

    “吴大哥,喜欢个子娇小的女孩,对吧。”

    “等等,我要纠正一下你这句话,字数太多,精简点。”

    “好吧,吴大哥是萝莉控对吧。”

    “对的呀。”

    “……”

    “……”

    “哎呀,这坐垫底下好像有一个奇怪的按键,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呢,要不按一下试试看吧。”

    “等等等等,琳娅冷静点,你这是在谋杀,谋杀!”

    “骗你的,底座没按键。”

    “呼”我松了口气。

    “不可能装底座去的,误触了怎么办,其实是红外线遥控。”

    “我劝你善良,真的。”

    “唉,总感觉又要多一个劲敌了。”

    “不是,就昨天意外碰过一次面的小女孩,你咋就脑洞上了?”

    “女人的直觉。”

    “我们家不兴讲直觉的,来点实际证据。”

    “证据就是,吴大哥特别受小孩子的欢迎,所以和莎拉肯定会擦出火花。”

    “……”

    惊了,真它喵惊了,连我都忘掉的设定,这破幻境竟然帮我回想起来了!

    还别说,小妮子这乌鸦嘴,说曹操,曹操就到。

    马路,我们看到了一个熟悉身影,竟然就是正在讨论的莎拉。

    只是,她在干什么?

    马路中间的一个井盖周边,四个雪糕桶分立四角,醒目的警戒线缠着雪糕桶绕上一圈,离着井盖前后二十米距离,分别竖了两块【前方施工,车辆绕行】的警示牌。

    再看看莎拉,站在井盖旁边,一身肥大的蓝色工装服,外边套着反光衣,宽松的黄色安全帽,时不时从脑袋上滑落,帽檐上面的【安全第一】分外醒目,哨子衔在嘴,两手握着交通指示旗。

    时不时吹响哨子,哔哔哔,对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拼命挥动红色小旗帜,打出慢行绕路的旗语。

    生怕别人看不到,吹哨挥旗的同时,她一边手舞足蹈,一边连蹦带跳。

    天啊噜,这是哪里跑出来的迷路血小板,好想抱回家!……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55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