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骚包总裁受深夜自慰男男\下身一阵撕裂般h

    上午,天阴。

    赵淮中凭借送入罗盘的法力,来追溯其表面指针的指向。

    浮光掠影般的画面,在他眼前闪逝。

    深暗的虚空,有东西发出微光。    骚包总裁受深夜自慰男男\下身一阵撕裂般h    

    另一片虚空,混沌缭绕,一个庞大达千丈的巨物,宛若陆地般漂浮。

    那是一扇青铜巨门。

    画面交替,罗盘上指针旋动,又升起一个球状的法力壁,其上浮现出一个个亮点。

    赵淮中收回法力,罗盘便归于平静,变化消失。

    他这次接连献祭三扇阴间之门,是有原因的。

    献祭可以大幅度提升补全阴间散失的气息,同样是为了寻找其他阴司之门和其中的勾魂笔。

    祭台降下来的这面青铜盘,大概率和阴间散失的那些部分有关。

    “这罗盘能指向不知所踪的阴间之门?”

    “刚才看见的画面,是处于不同位置的阴间碎片?”

    也就是说,罗盘的指向很可能有先天灵宝勾魂笔的线索。

    那它的价值可就大了。

    赵淮中研究罗盘的同时,意识里则在关注另一边的妖怪。

    他带着不少手下妖族,找到了曾经留下布置的空间秘境。

    其位置远在三界之外,无垠混沌当中。

    那入口藏匿如芥子,当妖怪找到它,以对应的方式开启,空间秘境的入口,便拉伸开来。

    妖怪大步流星的进入其中。

    那是一方古老,破败,寂静的大型洞天。

    这方洞天已经沉寂了久远的时间,其内大地广袤,但沟壑处处,到处都是破败的痕迹。

    细看那些沟壑,竟是久远时间前的某场战斗所遗留。

    有的沟壑长达数百里,甚至上千里……荒芜的大地上,还有诸多白骨遗骸,体型巨大,没有活物存在。

    那些遗骨都是传说中的混沌生灵,天地间最初始的一批生命。

    漫长的时间流逝,他们只剩皑皑白骨,有些连白骨也在腐朽,和大地融为一体。

    这处秘境在虚空中漂浮了也不知多久,一切都濒临消散。

    妖怪若是不来,可能几十年,或几百年后这里就会不复存在。

    整个空间内,能抵御住岁月侵蚀,有价值的东西已经很少。

    妖怪进来后,让手下群妖,散开进行搜索。

    破败的秘境洞天,还有各别区域有东西在发光,那是远古生灵们遗留的武器。

    当其他妖族散开,妖怪开口吟诵出叱雷般震耳的古老妖族语言。

    那是一种特殊的咒言,随着他的声音,这方洞天倏地升起一团黑气,往妖怪的位置卷来。

    黑暗中,仿佛承载着另一方世界,一个古老的身影在其内脚踏大地,双手擎天,桀骜不驯。

    倏地,风暴般的黑气,被妖怪张嘴吞入口中。

    那黑气里的身影,正是他的第二妖身。

    这一刻,妖怪重新找回了完整的自己!

    第二妖身归于本尊,还给他带回了最后的神魂碎片。

    他缺失,遗忘的部分意识,也在此刻回归,变得完整。

    妖怪记起了远古的诸多事情。

    他开始在这方秘境空间大地上奔跑,发出惊天动地咆哮,苍凉而又雄浑。

    他每一步踏出,身形便拔高百丈,数步后就变得连天接地,体外黑气翻腾,头上两只巨角弯曲,呈现出桀骜无比的弧度。

    他身后,第一妖身相柳的九颗头颅,也露出真容。

    那是九颗巨大的蛇头,在妖怪身后孔雀开屏般展开,狰狞至极。

    此时的妖怪,展现出藐视一切的霸道和凶狂。

    他的周身,黑气蒸腾如同燃烧的火。

    他一手指天,脚踏大地,咆哮道:“吾为十方妖主,统领群妖,叱咤天地,不服任何管教,吾敢叫这天地跪伏,众生为奴,吾……”

    “别嘚瑟了,收回妖身赶紧办正事。”

    妖怪吹牛逼的台词戛然而止,被虚空中响起的声音拉回了残酷的现实。

    几乎是下意识的,妖怪一躬身:“谨遵陛下命令。”

    好像觉得有点跌份,妖怪轻咳了一声,声音下沉了一度,用呵斥手下的妖怪来强行挽尊:“都听着,把有价值的器物一件件收好,带回去呈给陛下,谁有遗漏,腿给你打折。”

    他麾下的群妖齐声答应。

    妖怪回头对着虚空执礼:“陛下,吾收拾好这里,就开始探查陛下要寻找的阴间散失部分。”

    “嗯。”虚空中传来回应。

    一个圆形的青铜器,流星般横空而来,落在妖怪面前。

    正是那个罗盘。

    赵淮中凭借和妖怪的联系,隔空投送了过来。

    妖怪将罗盘托在手里,震惊道:“陛下能将器物推送到三界之外的秘境,当真神通广大,法力通天,千秋万代,一统三界……”

    咸阳殿里,赵淮中感觉这马匹的用词似曾相识。

    “你按照罗盘指向,以及之前朕让你探查的虚空秘境坐标,相互印证,逐一排查,当有所得。”

    赵淮中又道:“你要是想拍马匹,想些新鲜的词。”

    妖怪愣了愣,拍马屁还能有什么新鲜的词,不就那几句,神通广大,法力通天这些……

    咸阳。

    赵淮中收回意识,切断了和妖怪的沟通。

    他坐在那,捋了捋手头的事情。

    追寻阴司之门,勾魂笔,暂时交给妖怪来探查。

    仙界接下来将有一场大乱,妖族和人族的争锋,已经逐渐白热化,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仙界只会越来越乱。

    仙界交战,秦在发展自身同时,可以加快对阴间的整合……

    赵淮中道:“褒姒,朕有事让你去做!”

    小秘书从画卷空间应声而出,听到又有事要做,祸国殃民的脸蛋顿时一紧,近乎哀求的道:“又……又要去阴间吗?能不能不去?”

    “三界乱象初现,朕想尽快整合阴间,这对朕,对大秦很重要,你愿意帮助朕吗?”

    赵淮中心忖这么忽悠自家小秘书,好像不太合适。

    这傻妞心思单纯,朕这么说,她一准同意。

    果然,褒姒听到能帮助赵淮中,觉得被信任和重视,还有一种莫名而来的责任感,下意识地挺了挺柔韧的小腰,前边也跟着颤了颤:“能帮上陛下,褒姒做什么都愿意的。”

    “那你去阴间吧,督促各路诸侯尽快完成整合。”

    关于阴间,赵淮中早就有了完善的计划,和魂鬼,裴育、阎罗等诸侯都有过探讨。

    小秘书过去,锻炼居多。

    “你过去就是朕的钦差,穿配朕的甲胄,骑乘烛龙,有事对朕直接汇报。”赵淮中给小秘书壮胆,提供了个代言人的身份。

    褒姒乖巧点头,忽忽悠悠地再次登上烛龙头顶,破空而去,进入阴间。

    正午。

    吕不韦和郑国等一众群臣,骑乘着一只红色神鸟,在西北以南的边境落地。

    而后到廉颇驻扎在这里的军营,换乘夜兽,继续往南去,开始实地考察勘测龙河的开凿路线。

    一行人骑乘夜兽,往南数百里,来到一座大山之上。

    郑国是当代最杰出的水工之一。

    登高望远,手里拿了一个小本本,边看边画出山势地脉走向,进行标记。

    像龙河这种贯穿数千里的大工程,事先勘察至少要数十,甚至数百次。

    除了郑国,还有墨家和张苍手下的人负责测算。

    一行人正在忙碌,却是忽然听到一声锐响。

    周边跟随,负责护卫的廉颇麾下精锐,迅速反应,其中一人抽出腰间佩剑,横空斩出,将一支射过来的利箭,拦腰斩断。

    其余秦军神色骤然锐利。

    带队的首领一挥手,百余秦军刹那间兵戈前指,整齐划一的对准了箭矢射来的方向。

    尤为难得的是整个队伍百余人,没有一个出声,全凭首领的一个手势和平素训练的默契,遇敌亮剑,战斗意志所向披靡。

    吕不韦和李斯等人负手而立,对秦军的精锐程度,颇为骄傲。

    这时,比邻的另一座山峰上,驰骋出一队人马。

    “你等何人?”

    对面的是一队骑兵,大概有七八十人,各个精悍膘壮,眼神锐利。

    且他们统一骑马,穿戴也一样,皆是身披褐色皮甲,背着弓箭,装备精良。

    “是月氏国的人,他们以蓝氏城为中心建国,面积不算大,但战斗力颇强。”

    月氏是游牧部族,分散各地,主支分成两部分,其一便是此前在草原上被匈奴击溃的一支。

    还有一支则是秦境以西千裡,康伊以南,以蓝氏城爲中心的這一支。

    他们和更西方的安息帝国(波斯前身)比邻。

    吕不韦身畔,护卫首领低声道:

    “廉颇将军带领吾等换防到此,主要便是防备蓝氏城的这支月氏人和安息帝国的人。”

    话音未落,突然又是锐响连声,有多支箭矢从对面射过来。

    秦军首领大怒:“放箭,让这些蛮子见识见识我秦军的箭!”

    “诺!”

    秦军立即还以颜色,弩箭破空。

    嗖嗖嗖!

    秦军如今的弩箭,经过多次改良,祭刻起源秘文,快如闪电,猝然将對面的月氏游骑射得人仰马翻。

    对方措手不及,又缩回了之前出来的山峰后方,声音隔空传来,说的是和康伊人一样的语言:

    “尔等是何人,敢擅闯我月氏,射杀我月氏部众。”

    随着声音,对面的山峰后,走出一个披甲壮汉,显然是对方的将领,远眺吕不韦等人。

    吕不韦身畔有一名秦吏道:“吾等来自大秦。”

    秦吏就说了这一句,然后眼神睥睨地斜眼看对方,等着对方被大秦的威名所摄。

    想不到那月氏将领,神色轻蔑,往地上唾了一口唾沫:“从未听过有秦这等蛮夷小国,尔等可知,若我月氏出兵,你等不日就有亡国之祸。”

    那将领话罢取出一个号角,吹出了震耳的低沉声音,响彻百里。

    吕不韦冷笑道:“反了你了,没听过秦,本相让你好好听一听。”

    “他在说谎。”李斯眯眼道。

    咸阳。

    赵淮中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已经是下午。

    他出了书房,往后宫走去,半路上却是看见一幕奇异的景象。

    一只老龟驮着大秦太子赵季,身边追随着一只大公鸡,另一侧是两只胖熊猫,还有赵音和赵恪左右伴同,和仪仗队一般雄赳赳气昂昂的横行咸阳宫。

    他们身后是一群宫女内侍,小碎步跟随。

    龟背上的赵季洋洋得意,威风之极,看见赵淮中,远远地扬了扬手,居然没搭理他。

    “反了你了,赵季,你们几个过来。”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49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