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马车上的欢乐,几天不见这么多水想不想要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雷轰问道,既然有人盯上了雷门,他们就必须作出应对防备。

    “不动声色,将计就计,引蛇出洞,然后关门打狗!”

    虎目中寒光闪烁,雷千虎可不管对方是谁,只要胆敢向雷门伸出爪子,他都会一一轰碎。  马车上的欢乐,几天不见这么多水想不想要    

    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无法确定对方是谁,这是最为棘手的。

    为今之计也只有先行将对方引出来,只要身份暴露那就好办了,他们雷门不怕任何明面上的敌人!

    “轰哥,今年的英雄宴我想让我们雷家来操办,不过时间推移一下,放到年关上。

    在此之前我要闭关一段时日修炼天罡核爆拳!”

    目光落向箱子中的天罡战甲,雷千虎打算给那些暗中的敌人一份惊喜,一份大大的惊喜。

    “那天罡核爆拳很强?比你的五雷天罡拳如何?”

    雷轰很好奇司空长风所言的天罡核爆拳有多强,连雷千虎看了都要果断转修。

    “根本没办法相比,按照功法所述,如果能修炼到第九重的话,我有信心一拳轰死剑仙。”

    握了握拳头,雷千虎满心的激动期待。

    虽然还没有修炼那套天罡核爆拳,但他能看出那套拳法与自己修炼的五雷天罡拳有诸多相似之处,甚至精髓本质都一模一样,只不过要更加精妙。

    最重要的是那种功体和特殊体质一旦修成,便可无损承载拳力爆发。

    比五雷天罡拳强,还能无损爆发,想想就让人激动。

    “咱们雷家五雷天罡拳有那渊源?”

    抓抓头,雷轰想不通五雷天罡拳什么时候多了这种渊源。

    “先祖的事情我们这些后辈怎么可能知晓?”

    雷千虎对此并不在意,只要拳法是真的,并且能让自己变得更强就好,其它的无需理会。

    “轰哥,在我闭关的期间你多盯着点,尤其是天启城那边。”

    心中杀机更浓,雷千虎直接锁定了天启城。

    不管想要谋算他们雷家的敌人是谁,总之绝对与天启城脱不了干系,那是北离国内一切麻烦的源头。

    “哼!我正想找机会给梦杀老哥和嫂子报仇雪恨呢!”

    冷哼一声,雷轰心生杀机。

    虽然雷梦杀要比他们三个年长许多,但关系却十分要好,否则他也不会将雷梦杀的孩子收为弟子悉心教导。

    雷梦杀当年的死绝对有问题,问题也必然出在天启城中。

    “老祖宗定下的规矩都是有原因的,我们这些江湖人士论起阴谋诡计可远远没有朝堂上的那些人阴狠。”

    雷千虎一直都很认同老祖宗留下的两个规矩,正因为那两个规矩才有了现今雷门延续,否则早就如同那些消亡的家族宗门一样没了。

    对此他看的很清楚,对于雷门而言,是否成为江湖第一不重要,有多么辉煌也不重要,族人的安危传承才是最重要的。

    “你安心闭关,我会照看好一切的,天启城!”

    遥望北方,目光好似横跨数千里看到了那座外表光鲜,内里肮脏凶唳的城池,雷轰可不会小瞧那里面的人物。

    那都是能以天下为棋盘的存在,真要让其谋算开来,雷家堡还真的会很危险。

    “我也得尝试着更进一步!”

    低头看向手中的火凤剑,雷轰决定继续领悟,争取早日成为剑仙,如此才能更好地守护雷家。

    ……

    如同雷千虎等人所料,天启城内部在暗流潜涌,很多人都在为未来而谋划,有人暗中进入了天启城,也有人暗中离开了天启城。

    杭州湖边,一座不起眼的坟头被人挖开,显露出内中的一具尸体。

    一具虽然干瘪,但却并未腐朽的尸体,甚至还能依稀看出对方的面容,生前肯定是一个老帅哥。

    “尸身不朽?佛门金身?”

    开启棺材板的黑衣人大惊,在这种潮湿的环境中按理说尸体早就应该腐烂成枯骨了,可对方的尸体却完整的保存着,着实诡异。

    “果然没让本王白来!”

    一旁的锦衣青年强压下心头兴奋,伸手按压在尸体腹部,功力运转,很快一丝丝特殊的功力被牵引出来,融入青年体内。

    这还没完,青年似有所觉,拔出腰间长剑将尸体头颅破开,显露出一颗暗金色的珠子,透露着凶唳与平和两种气息,十分诡异。

    “据说魔教教主叶鼎之曾经随忘忧禅师修炼过一段时间,看来他的确有些收获。”

    将那颗特殊的舍利子捡起,锦衣青年更显兴奋。

    舍利子是佛门圣物,据说会承载高僧的残念传承,执念越强,修为越高传承的就越多,不知这一颗舍利子内中是否存有叶鼎之的传承。

    要知晓叶鼎之所学甚广,甚至成爲天外天宗主后,获得了整个北阙国的传承,尤其是那套北阙国至高绝学虚念功。

    那是他此来的主要目标,本来也没抱多大希望,没想到不仅得到了叶鼎之尸身中残留的一丝丝功力,还得到了一枚舍利子。

    希望能从中得到叶鼎之的武学传承,否则就得去一趟天外天了。

    “虚念功!虚怀功!瑾宣阉狗,看我们谁能笑到最后!”

    锦衣青年神情多了份阴厉,心中更杀机涌动。

    没错,来者正是赤王萧羽。

    当日从西域回来后他与支持自己的瑾宣交流过几次,也暗中派人做过调查,的确发现了一些奇怪之处,也更加确定当初那神秘人给的纸条内容。

    他们所有人从始至终都只是棋子,即便那位父皇也只能算半个执棋人。

    想要跳出棋盘成为下棋之人,就必须拥有强绝的实力,所以才来了这里。

    本来只是一次尝试,如果不成便会转道前往天外天,与那位同母异父的弟弟做笔交易。

    不过好似老天都站在自己这边,运气着实不错。

    “据说北阙的虚念功和我们北离的虚怀功分属同源,相生相克,单单一门便可直通神游玄境,如果能够融汇两大功法,必将无敌于天下。”

    黑衣人狂热的看着萧羽,这位主子一定能够笑到最后,坐上那个位子。

    到时候他也可跟着平步青云。

    “两种功法的功力都能够通过相互吞噬提升,的确是一门旷古绝今的神功绝学。”

    萧羽也分外欣喜,正好当代的五大监就有修炼虚怀功,谋算一番完全可以吞噬他们的功力提升。

    尤其是那瑾宣,其可是上代大监浊清的嫡脉传人,甚至据他所知,浊清的尸体好像就是瑾宣处理的。

    “将坟修好,我们回天启!”

    压下心中激动,萧羽示意尽快动手。

    黑衣人不敢耽搁,将棺材板扣上,泥土填充回去,甚至连之前拔下的杂草都按照原样覆盖回去。

    等清理完一切,确定没有遗漏后,两人方才快速离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47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