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的性经历(真实回忆)(闺蜜交换)最新章节列表

  太阳系舰队,也有“本土舰队”的俗称,也即是共同体海军序列中的第一舰队,虽然经常被外环舰队的骄兵悍将吐槽为“马路标本”,“少爷兵”等等,但不管怎么说,纯粹以纸面战力来说,确实也是共同体最强大的舰队。他们常驻太阳系,没有正面防守任务,充当的自然是国家最重要的战略机动力量。

    另外,青年俱乐部的另外几个小伙伴啊,维恩啊罗泽士啊邓正清啊等人,现在都正在本土舰队服役。据他们所说,军中大部分将士确实都只是绣花枕头,但至少舰船和装备水平还不错,只要给时间操练,还是能抢救得回来的。    我的性经历(真实回忆)(闺蜜交换)最新章节列表    

    可问题是,就连派里斯元帅这位正牌军中第一人,都没办法把自己在外环舰队的作风复刻到太阳系,更别说几个才毕业的菜鸟军官了。

    当然,在外人看来,本土舰队依旧是地球人最强大的战略机动力量,也是“银河第三大军事强国”的虎皮上最靓丽的条纹。以地球衮衮诸公的操性,既然要把这样看家机动力量派到南天门,这自然是说明,银河文明议会那边的谈判,应该已经取得决定性进展了。

    至于卡莉拉号,当这艘拉满了军援物资的船只抵达新玉门的时候,联盟也算是表明自己的态度了。

    “所以啊上校,您得接待好他们,要注意国际观瞻。我们的胜利者,是银河文明的捍卫者,当然就更要表现出自己的风度……“总督先生说到这里,似乎看到余连的表情不太好看,又压低了声音,用语重心长的声音道:“当然,也得保护好这里的遗迹。可不能让联盟的间谍占了便宜啊!”

    余连觉得自己和总督先生认识了这多年,也就是这句最像人话了,当场便敬了一个军礼:“明白了,下官坚决地执行总督阁下的命令,把他们当成掠夺者来防范的!干脆,就把他们全员隔离在港口吧。”

    “我才没有下这个命令!”总督先生无奈,然后又压低声音道:“这个,也不用这激进,毕竟远来是客,还是要讲究外交礼仪的。而且,卡莉拉号和我们新玉门有宝石合同的,每两年会来运一次。今年正好到期。这次可以乘机……”

    “明白了,乘机涨价是吧?现在兵荒马乱的,奢侈品开采是会受到影响,自然是要改一改合同了。”余连比了一个大拇指,表示一切我都懂。

    “不,不能涨价,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涨价……咳咳咳!”总督先生咳嗽了好半天,这才道:“联盟那边最近确实在流行新大陆宝石的消费,但说实在话,这玩意也不是什么不可替代品,越是战时才越要谨慎啊!而且,我们这边香料种植园扩大了,尤其是新的K7公司旗下的香料都是标准化种植和加工的,物美价廉滋味清新而且绝不会有断货的风险。您可以借这格机会问问船长,愿不愿意以海神船团的名义购进一些试用品什么的。”

    K7?余连表示自己还是听说过这家公司,乃是本地起来的一家中小企业,做的香料粗加工、包装和外销,在图隆有厂子,和新玉门大多数种植园都有供货合同,还算得上一家做事踏实的本地公司。

    余连顿时要对姜总督刮目相看了。作为一位地方行政长官,居然在想方设法给本地企业寻找销路,确实能算的一个敬业。

    当然,也有可能是K7公司给总督先生送了果盘的,但作为一个布尔什维克,余连觉得自己应该还是把人往好的地方想的。

    “我觉得,以您和贝……联盟高层的关系,船长会卖您的面子的。”总督先生握住了余连的双手:“这都是为了新玉门人民的福祉啊!拜托了!”

    你刚才想说的贝伦凯斯特吧?你刚才一定是想要说贝伦凯斯特吧?

    总督先生就当没有看见余连难看的表情,继续道:“哦,对了,寰宇的旗下,也来了一艘演出船,说是过来劳军的。如果说那些军援物资,是在实际上表达态度,这就是在舆论和大众方面表明态度了。船上面的可都是明星,能不得罪,当然还是不得罪的好。这个,真的就麻烦老弟里做好接待了。”

    余连点头。他倒是怀疑,军援物资和明星档期,说不定联盟那边早就安排好了。那帮子奸商大资本家做事,向来都是滴水不漏走三步算两步的。

    “不过,哈哈,您是神选冠军,现在就是全宇宙最大的明星了,说不定和他们会有些共同语言的。这倒也是人尽其职嘛。”他一本正经道。

    余连好奇道:“既然是劳军,那共同体的明星却在哪里呢?”

    “地球但凡是有点骨气的艺人啊,要么根本没法成名,要么一准备就被联盟给签了。”总督先生没好气道。

    余连倒是第一次看到这个职业政客身上还有愤青的一面,不由得感慨人性果然是复杂的。

    总督先生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是有点失态,赶紧干笑了一声,有些生硬地道:“总之,这一定会是新大陆建区以来最大的盛事了,吾辈终还是不能参与,说不定会成为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啊!”

    “既然是最大的盛事,您再多呆上一两个月也无所谓嘛。”

    总督先生下意识哆嗦了一下:“别开玩笑了,说不定什么就又有谁谁打过来,而且之后打仗的时候这里是前线,一大堆事有哪里处理不好,上的可就是军事法庭了……呃,哎?这个,啊哈哈哈,余连老弟你真是诙谐。我们各安其职,你要忙着处理前线防务,我也忙着回后方尽量多给你凑些钱物支援啊!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老弟你还年轻,等到了哥哥的岁数,便会明白逍遥自在的难得了。啊哈啊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事实证明,愤青和怂,其实是可以有机统一咋一起的。余连便也大方地陪他笑了几声。

    总而言之,说是要走但总是走不掉的姜育东总督先生,终于还是在第二天一大早离开了新玉门。他现在依然是新大陆星区的总督,此次出行乃是返回本土为星区的防务募款,但明眼人都知道,此去之后,便真的会是一去不返了。

    当然,大约是由于职业政客只要不在竞选期便实在是缺乏存在感的缘故吧,新玉门的人民谈不上讨厌他,却也并不爱戴他。于是,他便连走,也都是走得悄无声息的。

    可是,放在地球的衮衮诸公眼中,姜育东的两年的总督生涯,却交出了一份堪称惊艳的答卷。更重要的是,明明把新玉门建设得很好,却也一点不恋栈,没等到上面暗示就自己闪人了,给各位大老下场摘桃子留了充足的活动空间。

    这特么不是人才,什么才是人才?一定要大用特用!

    总之,这个在余连上辈子一点都不出名,甚至很可能死在那个犄角旮旯的平庸职业政客,就这样成为了政友党中的希望之星。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姜总督润了之后,新大陆星区政府秘书长伯纳德·伍德先生自然也跟着离开了。在登机之前,他告诉余连,在履行完最后两个月的工作之后,便可以无缝直接前往新神州上任了。

    必须要承认,帝国统治时代就建立起来的公务员系统,只要有主观能动性,效率确实是刚刚的。然后,余连便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就这样湖里湖涂地成了新玉门的最高军政长官了。

    “通常来说,当一个地方长官,尤其还是军官,拥有了兵权和行政权之后,我们都会管他叫什么呢?”菲菲笑着问余连。

    这个灵魂拷问属实是把余连吓了一跳,赶紧把新玉门所有公务员、中尉以上的军官,以及所有愿意服从共同体统治的沙民领主和酋长们,都喊到图隆连夜开了半天的会。

    他要早早地把工作安排下去,充分发挥大家的主观能动性,自己居于C位垂拱而治,这才是一个符合现代化民主精神的合格领导啊!

    他觉得自己的安排还是很合理的。反正之前的姜总督不也成了吉祥物吗?自己现在偶尔当一下吉祥物,其实也是很合理的。

    当然,在正式成为一个橡皮图章吉祥物之前,余连也愿意发挥一下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说服沙民领主们老老实实地把各自领地的矿山地图拿出来,把奴隶都解放了,再放开边境允许政府的工作人员进驻工作什么的。

    如果有一些沙民领主实在是不识时务,就可以充分发挥一下神选冠军的威慑……啊不,亲切的好人缘了。

    于是,沙民领主们都非常感动,纷纷表示为余连长官马首是瞻。

    这让余连和秋名山八幡都有点失望。他们本来还等着这个机会再任死啊不,在让几个不怎么跟得上文明进步的老爷实现量子物理意义上的进步了,但居然一个头铁的都没有。

    不过,想象也不奇怪。三年之内连续经过了两次大战,头铁的沙民老爷都应该剩不下来了。

    “那就按照你的原计划,直接推行下去就是了。”余连对八幡说。

    “可是,马上就要打大仗了吧?”

    “就是因为马上要打大仗了,现在才是最好的机会。”余连说:“到时候,这里会沦为前线后勤基地,所有人的目光却都会放在星河深处的广袤战场,没有人会注意一个小星球的地表上发生了什么。”

    于是,在这一天,沙民这个新玉门的土着文明种族,至少在法理上是彻底告别了奴隶制和人格依附关系。

    要让他们真的变成工业人口还需要大量的工作,但只要把第一步解决了,后来的事情都是水到渠成的了。

    然后,余连便真的决定垂拱而治了,每天都在办公室里继续码自己的《原论》都是心得,从没有过问过任何具体事务。可即便如此,大家却总是会主动跑来早请示晚汇报。后者无奈,决定充分相信专业人员和现场一线工作人员的判断。

    于是,在这样上司齐心,一片和谐的工作氛围中,一切的工作便都有条不紊地推动了下去了。

    这不,除了第一天开启的时候,余连一次也没有去过在遗迹那边,但大家的工作还是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大体收获便被直接统计了出来。

    各种各样的高纯度零元素制品,初步估计市场价值就在1000亿信星以上,这还是忽略了古董和艺术加成的情况下。

    按照某个识货的有个老公务员的说法,光是那尊用赤金、星辰刚和别的零元素晶体打造而成的百臂凋像,若是留到了黑市上,有的是匿名的收藏家愿意用上百亿去收购。

    就算不包括那些正在充当凋像的机器人,还可以运转的古代设备也在两位数以上。

    虽然大家都不会知道它们是用来干什么的,但只要搞明白了,就可以进行逆向研究了。在这个宇宙中,这就是妥妥的革命性的技术进步。

    当然还有一些可以提取出来的资料,不过都是看不懂的启明者文字写成的。目前对启明者文字的研究,帝国和联盟才是最顶级的。共同体完全可以拿着这些资料待价而沽左右横跳的。在国际政治的利益交换中,这绝对是非常好用的一手牌了。

    另外,各种可以辨识出来的灵能宝具也有三十几件,能级和作用倒是还没有确定,但这些玩意哪怕就算都是微光级,也是今年来最规模最大的发现了。

    余连对大家的统计很满意,但还是忍不住又多问了一句:“所以,漂没了多少吗?”

    菲菲眨巴了一下眼睛,笑道:“这可不算漂没,只是和新玉门政府打了一下商量。他们留下了一些自己想办法处理发卖,自负盈亏。新玉门政府这边会拨出一笔特殊经费,作奖金发给大家的。这也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多年的默契了。”

    余连不置可否地“呵呵”了一下。

    菲菲又道:“不过,鱼儿,我觉得,其余人我们管不着,固然是可以按照行规处理。可是,青年俱乐部的成员却不可以这样。应该统一上缴,统一分配才行。”

    “一切缴获都要归公,确实应该如此!这也是俱乐部的纪律!也是我们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个政治团体应有的纪律。”才从遗迹里扣了一件破晓一件金哨子的余连,一脸严肃地表示赞同。

    他虽然知道菲菲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但在桌子底下的脚已经快要尴尬地抠出一个龙临宫来了。

    不过,再细细琢磨一下,破晓是上辈子的小老婆,是情怀,既然没有账外吹箫的雅兴,便还是不好分给大家的,金哨子则是自己跟我走的。除此之外,遗迹中的一切自己可都没有动过。

    想到这里,余连便又昂首挺胸地支棱了起来:“把这条纪律对现场所有的俱乐部成员强调一遍。若是他们不愿意,可以现在就退出……嗯,不,八幡和西蒙才是新大陆支部的副书记,让他们去传达。”

    菲菲抿嘴一笑,用力点头。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46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