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给女神口舌伺候*王爷在花丛中要了她

    今天制作的烤猪肘,凝聚着周书玲证明自己厨艺天赋的决心。

    香气散溢,“叮”的一声,周书玲戴着厚厚的防烫手套从烤箱里拿出烤猪肘的时候,一走一跳,嘴里唱着歌的上官澹澹挥舞着手里的五百块钱, 准时回到了家中。

    “暖暖,你先去厨房看看小玲需不需要帮忙。”上官澹澹对跟在自己身后,正和刘长安对上眼神的安暖说道。    给女神口舌伺候*王爷在花丛中要了她    

    这样既能表现太后是惦记着厨房里的家务事,又避免了刘长安发现她走进厨房就趁机为难太后的危机,蛾子为难谁也不会为难他心爱的女朋友。

    安暖连忙去了,也不好和刘长安讲自己做完留宿可能被上官澹澹发现了的事情。

    上官澹澹吩咐完安暖, 就来到了刘长安面前,双手捏着五百块钱, 左摇右晃,蹦蹦跳跳地在他面前炫耀,得意非凡。

    “我听暖暖说了,你去年在工地上打工,才赚了两百块钱一天,你看看我!”上官澹澹高高举起她的工资。

    “你那传单今天才发完,还能拿到钱?”刘长安疑惑地看着上官澹澹,难道又是靠太后眼睛里的威严,使劲瞪别人以后拿到的?

    她屡屡使用这一招,在保健品营销组织等地方骗人家的鸡蛋和礼品,还有在菜市场买东西时得到搭稍的几根小葱,辣椒和紫苏什么的。

    “传单上的那家公司,决定今天举行日期是昨天的营销活动,所以传单上的宣传是有效的, 那我当然能够拿到钱了。”上官澹澹又朝着灯光仔仔细细辨认了下纸币的真假,把五百块钱揣进了袖兜兜里。

    她本来打算交给刘长安,让他在微信上再转500给自己, 但是想想平日里也可以用用现金, 例如打牌的时候输的不那么高兴, 就拿一百块钱的让别人去找零,找不开就可以下次再一起算。

    下次的时候,说不定澹澹都翻本了!太后真是精于算计,谋略如海,上官澹澹满意地点了点头,称赞自己。

    这什么神经病公司?刘长安没有看到上官澹澹眼泪汪汪的美好景象,不由得扭头看了一眼竹君棠,安暖是普通人的心性,按道理只会告知上官澹澹不要做无用功而已,只有竹君棠才会处心积虑去多此一举。

    竹君棠正牵着她的小羊羔在啃阳台上的盆栽,这盆铁线蕨长得可真是旺盛,根部还有很多茶叶,刘长安把它养的让小羊羔觉得很好吃的样子。

    感觉到刘长安的眼神,竹君棠转过头来,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他也无须谢她,让太后开心本就是七彩琉璃纯白仙境咩咩公主兼虚空斩绝龙炎仙义不容辞的责任。

    “朕以后还要出去打工!”上官澹澹收好钱以后,跺了跺脚示意刘长安看她, 双手叉腰大声宣布。

    “打工?你那个叫化缘。”刘长安嗤笑一声, 不管是打工还是经营她的自动售卖机,上官澹澹都走的歪门邪道,不是正经人的营生。

    上官澹澹不以为然,他一定是看到他自己打工赚的没有她多,气急败坏。

    他还是适合去搬砖,做那种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工作,赚的自然也少,希望他以后能向太后学习,做高级一点的工作。

    太后不但勤俭节约,懂得把日子过得细致而精明,还能够外出务工赚钱,更拥有巨额流水的实体产业,基本上已经把只有半个米粉店的刘长安远远甩开了。

    从此以后,应该由澹澹当家,一切支出用度都由她来掌控和决定,只是刘长安肯定不会放权,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上官澹澹摸了摸鸮卣,聚精会神地盯着他,希望他懂得她的眼神,自觉把账簿,银行卡,存折之类的交出来。

    刘长安继续看书,傅里叶变换,狄利克雷定理的证明,拉普拉斯变换,基本数学物理方程的建立,三维波动方程,都比上官澹澹的眼神好懂一些。

    于是上官澹澹就去找正在喂羊的竹君棠,一起在背后悄悄说刘长安的坏话。

    “我今天赚了这么多钱,刘长安可能一辈子都没有见过,他嫉妒我。”

    “那肯定的,他在赚钱这件事情上就是个普通人,和我们这种天才不一样。”

    “我要存点钱给他娶媳妇,你看他有这么多礼金要准备。”

    “可怜天下父母心……”

    “……”

    安暖在厨房里帮周书玲处理烤猪肘。

    今天周书玲的烤猪肘做的十分成功,看上去像一个熟透了的黄色菠萝,猪皮一块块的焦黄脆爽,一刀切下去还有“咔嚓”的碎裂声。

    周书玲准备了干料,现在再熬制一点蘸料酱,这就超出了安暖能够帮忙的范畴,安暖要做的只是把猪肘子切片摆盘。

    周书玲的厨艺没有办法和刘长安,秦雅南之类的相提并论,但比普通人还是强一个等级的。

    “澹澹刚才在路上教我做家务,她有個绝招,就是把水龙头拧到只出一滴水的程度,这样接水,水表不会转。”安暖压低声音,忍俊不禁地说道。

    “她就说着玩玩的,反正除了烧水,澹澹什么家务活都不会做……有一次她玩洗衣机,浪费的水和洗衣粉,够她这样攒水节约一年半载的。”周书玲也笑着摇了摇头。

    可是谁会和这么可爱漂亮的小姑娘计较呢?周书玲反正硬不起心肠,也就刘长安能够免疫上官澹澹各种委屈,楚楚可怜,难以置信,娇柔,惊怯的眼神与表情。

    “那平常刘长安下厨做饭做家务什么的吗?”安暖又问道。

    “用不着他。一般我都做了,就是有时候店里比较忙,他也不会把活放那里等我回来做,他自己也顺手就收拾了。”周书玲语气温柔,提起他来总是忍不住声音就放低了一点,浅浅长长地吐字。

    “他确实比别的男孩子强多了,现在的男孩子,有几个会下厨做家务的?结果女孩子也一样,所以常常恋爱还好,一旦一起生活就过不下去。”安暖油然而生一些危机感,正是这样的刘长安,和那些不会做家务,只会打扮卖萌撒娇的茶茶,也能一起生活下去吧?

    好在自己小心防范,一定不会给她们机会。

    “这倒是……不过等你嫁过来,刘长安肯定不会让你多做家务活的,瞧瞧你这双手,细皮嫩肉都要发光了一样,可得好好保养,谁舍得让你干活?”周书玲看了一眼安暖的手,这皮肤好的几乎和上官澹澹一样了,太漂亮了。

    安暖有些羞涩,这两天感觉真不错,无论是婆婆还是大姑子小姑子都很好相处,看来将来一定能够家庭和睦,自己可以全心全意地防备那些西湖龙井信阳毛尖太平猴魁庐山云雾恩施玉露什么的。

    吃完中午饭,工作了一上午的上官澹澹娇弱的圣体感觉十分疲惫,需要好好休息,窝在电暖桌后面半眯着眼睛,抱着保温壶摸来摸去看电视,打算等会儿再去找人打牌试试手气,今天赚了五百块钱,是捞钱的一天。

    周书玲去宝隆中心,刘长安和竹君棠下午有课,安暖也一起过去。

    竹君棠把她的小羊羔交给面包人带回去,她已经发现了,和自己最匹配的宠物就是小羊羔,什么猫、狗、羊驼、科莫多巨蜥、小熊、兔狲什么的,都不是最佳适配品种。

    海豚还不错,海中哈士奇的感觉,但不能牵着在大街上遛,稍有遗憾。

    “宝郡投资的那个游乐园,明年就开放了,我在那里养了几条海豚,白鲸,企鹅,海狮什么的,到时候我要让我的宠物们一起争宠,让它们展开宫斗,最得宠的就会被封为仙宠。”竹君棠颇有帝皇气象地决定了。

    “你能不能干点正常的事?”刘长安怀疑竹君棠一定是在苏眉肚子里呆太久了,脑子才这么奇怪。

    就像正常人被关在一间吃喝拉撒不愁但和外界隔绝百八十年的房子里,一放出来肯定就已经疯了。

    “我听说白鲸会学人说话吔,非常的聪明!”安暖很感兴趣地说道,“你说的游乐园,是不是在大王山那边啊……那边开发了很多旅游项目,什么影视城,冰雪城什么的。”

    “是的,这些白鲸原本是我养在哈德逊湾的,我妈妈养了一些在西格陵兰岛附近的封闭海域,那里有她的一个秘密……一个公园。这些白鲸在游乐园服役几年,就会放回去,以免它们心情抑郁,精神崩溃。”竹君棠及时打住,她现在的权限已经知晓了世界邪恶势力掌门人的大部分秘密基地。

    让竹君棠感觉奇怪的是,妈妈拥有的很多房产、地产和竹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历史悠久的传承下来,竹君棠常常怀疑那是糟老头子的海外资产,他对妈妈终究是心怀愧疚的,所以就送点钱。

    这和现在很多男人发现女朋友怀孕了,就在分手前好心转个打胎费什么的,是同样的操作。

    好在妈妈和他搞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怀孕了,妈妈大概是出于对竹家的情面和歉意,所以坚决没有同意糟老头子打胎的暗示,还是把咩咩生了下来。

    还好妈妈意志坚定,要是她完全成为恋爱脑,被糟老头子支配,只怕这个世界都没有咩咩了!

    不对,应该是因为这是咩咩宇宙,在宇宙大意志的支配下,谁能违抗?要是自己都没有出生,这个世界根本就不会存在!

    哼!

    竹君棠昂首阔步地往前走。

    “白鲸还会心情抑郁,精神崩溃?”安暖想起了很多动物园里的白鲸,基本是终生被困在小水池里,哪里还能像竹君棠的白鲸那样,回到白鲸群居栖息的家园?

    “是的,动物心情抑郁,精神崩溃的时候,就和刘长安常常打我的时候那样气急败坏,暴跳如鞭炮。”竹君棠十分熟悉动物的这种状态,刘长安常常在她面前示范表演。

    “我现在表演给伱看看。”刘长安也不反对竹君棠趁机侮辱,笑着对安暖说道。

    竹君棠看到他脸上绽放笑意,就连忙躲在了安暖背后。

    “算了……算了,别和她计较,大家随便开开玩笑,她骂你,你骂回去就好了,别动手了。”安暖连忙好言相劝,紧紧地搂住刘长安的手臂,用自己宽广的胸怀包容他爆发的火气。

    “来,对骂。”竹君棠跃跃欲试。

    安暖吐了一口气,要不是自己正处于恋爱时极力在夫家人面前表演的阶段,她大概不会阻止刘长安了,竹君棠真的是气死人不偿命。

    刘长安冷笑一声,很多时候爸爸妈妈打小孩,都是几件事情一起算账,先记着,下次一起打了。

    “不过……安暖,你身材好像好了许多啊。去年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觉得你好像只是小奶牛的样子。”竹君棠盯着安暖那个把刘长安的手搂在胸前的动作。

    “啊,哪有?”安暖窃喜,自己的身材果然一直都不错,也就刘长安嫌弃。

    “她的意思是……小奶牛,就是还没有长大的奶牛,它没有奶,也没有奶挤。”刘长安在安暖耳边小声翻译了一下,不想自己女朋友被竹君棠羞辱还得意。

    “你……竹君棠,下次刘长安揍你,我一定不拉着他了。”安暖笑眯眯地看着竹君棠。

    “哈哈……开个玩笑,我那不是说你过去吗?意在赞美你现在今非昔比。”竹君棠打了个响指。

    一直跟随的红旗L5加速驶来,竹君棠上车以后,对站在路边的安暖和刘长安咩咩叫了几声,就让司机赶紧开车,她可不陪着两个人从河东走到河西去。

    仙女偶尔走走路,接接地气没有那问题,那叫下凡,但下凡久了就会变成凡人,失了仙气,不再高高在上。

    “竹君棠……真是让人又好笑又好气,不过这大概就是她的个性与人格魅力吧。”安暖放开刘长安的手臂,只是松松地挽着,好久没有和他这样闲逛散步了。

    记得以前高中午休的时间,自己都常常和他走好远的路,能沿着江边景观带绕一圈再回学校。

    “她还有人格魅力?她连人格都没有,只有羊格。”刘长安摇了摇头。

    “噗!”

    走到五一路上,正要往地铁站里去,安暖突然“哎呦”了一声。

    “怎么?”刘长安连忙握住安暖细细的腰肢,低头看去。

    “脚好像崴了。”

    刘长安弯下腰去察看,安暖却趁机趴在了刘长安的后背上,“嘻嘻,你背我回学校。”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46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